西弗勒斯在爱人和孩子离开后,也慢慢的起身,作为斯莱特林院长的他,自然也在迎接其他两大魔法学校的教授行列。只不过,今天的主角可不是他,想到邓布利多一会可能有的反应,西弗勒斯难得的露出轻松的神情。他知道,今天开始,也许他不需要再防备邓布利多了,并且邓布利多的伤势,也有人自愿接手。

当然,西弗勒斯也没有想到,那个意外居然让伟大的白巫师当场失态,眼镜都从断掉的鼻梁上滑落,引来了所有人的诧异眼光,更惹得恢复了魔力的一代黑魔王轻笑不已。

“阿不思,这么意外吗?”盖勒特借着介绍相识的机会,抱住邓布利多,凑到他的耳边,轻声的问着。

如果不是知道,阿不思对于英国魔法界安全的执念,或许他会第一时间将阿不思掳走。毕竟这段时间和西弗勒斯的通信,他发现,阿不思的伤势,的确不容乐观,如果只是强行压制,以他的能力,也只能多争取半年而已,可是阿不思那么骄傲,他又怎么忍心,剥夺他拿着魔杖的右手。

为了光明正大的站在阿不思的身边,为了保护他的安全,所以他才动用圣徒的力量,催促国际巫师协会,举办了这一次的三强争霸赛。当然,这也是卢修斯的建议,想到那位马尔福家主和魔药大师的关系,以及魔药大师的身体状况,格林德沃不由心生羡慕。

马尔福之所以这么做,也是想要随时守在斯内普的身边吧。可惜他们已经太老了,彼此浪费了最美好的年华,已经不可能拥有自己的子嗣,好在最后的时间可以相守在一起,也不会太遗憾。

阿不思看着盖勒特眼里的了然和笑意,忍不住的伸手去摸焦黑的右手臂,他已经没有时间了,盖勒特突然越狱,究竟是为了什么?这么多年他都一直在纽蒙迦德,偏偏在伏地魔复活的时候出狱?

邓布利多自然是相信,盖勒特早就放弃了统治魔法界的野心,否则的话,在1970年-1980年英国魔法界战火纷飞的时候,他完全可以统领圣徒与伏地魔合作,相信谁也无法阻止格林德沃的脚步。更何况那一场决斗,格林德沃未必会输的。

“当然是因为你啊,阿不思。”盖勒特坐在校长办公室对面的沙发上,眼睛一直不曾离开邓布利多。“我们已经那么老了,你难道真的打算,就这么永不相见吗?”

邓布利多神色一僵,眼睛不由自主的看向办公桌那个空白的相框。他当然会遗憾,可是他一直以为,他们早已错过了一生。阿丽安娜的死,就是横亘在他们之间的巨大鸿沟。他无法跨出去,也阻止着盖勒特跨进来。何况,无论当初他有多少的理由,都改变不了他亲手将自己的爱人送入纽蒙迦德的事实。对外,他无愧于心;于己,却是不可能无动于衷的。

盖勒特顺着他的视线,看到办公桌上那个异常熟悉的相框,碧绿的眸子似有荧光闪过。“你一直带着吗?”

他握紧拳头,使出全身的力气控制自己不要失态。那是他在决斗之后,被关进纽蒙迦德的时候给他的。他告诉阿不思,他愿意遵守承诺,永远不会离开纽蒙迦德,可是他希望,当他死去的时候,画像可以陪在他的身边。到时候,他不可以再拒绝他。阿不思并没有回答,可是盖勒特从没想过,他会把相框放在办公桌上,那是这里唯一的饰物了。

邓布利多扭过头去,他其实一直都认为,自己会在盖勒特之前走上死亡的道路,事实也是如此,相框也只是在提醒着自己,因为权力和**,他失去了什么。

“巫师的寿命是两百年,可是实际上能活到150岁的都是极为稀少,如今我们快120岁了,能有几年的相守呢?阿尔,如果你还是觉得对不起阿丽安娜,就等我们一起去见梅林的时候,向她请求原谅吧?现在,让我们一起面对即将来临的战争吧,生与死,我们总是在一起的。”盖勒特神情淡漠的说着,偏偏眼里的执念和深情,令人无法不动容。

邓布利多眼睛亮了一下,却又瞬间黯淡了下去。他再清楚不过身上诅咒的威力,就算西弗勒斯可以帮他压制,他也经受不起那些被吸取生命力的折磨了。这一年他的全部精力,都要用在销毁魂器安排战事上。英国魔法界的事情,又何必让盖勒特参与。至于他出狱的事,他相信盖勒特已经不再是那个嗜血好战的黑魔王,也就足够了。

盖勒特注意到邓布利多的不自然,长身而起到了邓布利多面前,伸手撸开了他藏着的右手。“你应该知道,只要砍掉这只手,诅咒就不会蔓延了,那个一年之期也就不用在意了,不是吗?”

邓布利多猛地起身,惊骇的看着格林德沃。他受伤的事情,只有西弗勒斯和他知道,就算是他手下的圣徒再厉害,也不可能知道他他受伤的严重程度,更不可能知道的那么准确。否则的话,伏地魔早就打来霍格沃兹了。可是,西弗勒斯怎么可能背叛他

盖勒特眯起双眼,伸手将他按坐在椅子上,自己则轻轻地靠在办公桌上。“你的魔药大师,其实并不算背叛你,你没有发现,这一个月来,你受到诅咒的影响已经越来越小了吗?”

邓布利多眼睛不停的闪烁着,盖勒特的意思,不就是西弗勒斯分明受到了他的指导,在为自己疗伤吗?可是,就算是为了他的伤势,西弗勒斯又怎么会找到盖勒特,甚至还如此的信任他。

“他为什么信得过你?”西弗勒斯的确不会背叛他。毕竟真正的背叛,只需要他将伤势告诉伏地魔,同时只是袖手旁观,他连一年的时间都没有。然而这一次,西弗勒斯的做法,还是让他无法理解。身为双面间谍的西弗勒斯,是最多疑的,又十分的谨慎,他为什么信得过,外人眼中同样残酷的一代黑魔王。

盖勒特看着始终被自己信任的魔药大师蒙在鼓里的爱人,,眼里忽然闪过一丝促狭。

“因为他的爱人,选择了与我合作,你知道的,还有不少流亡的食死徒,一直在德国。”

邓布利多的眼镜终于没能保住,“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下,粉身碎骨,蓝色的眼睛瞪得圆圆的。爱人,西弗勒斯的爱人?

“不可能,莉莉,莉莉明明死了!”邓布利多彻底失去了一贯的从容冷静。

蛇王斯内普是个十分孤僻冷漠的男巫,这些年来一直在霍格沃兹,除了表面要好的卢修斯·马尔福,他连朋友都没有,当然去年的时候,他可能有了一个相对不错的朋友,可那是一个魁地奇球员,就算丽塔·斯基特曾经说过所谓的“三角恋”,西弗勒斯和迪夫·普伦顿也不可能,至少在伏地魔解决之前,是不可能的,他太了解西弗勒斯心中的执念了。

盖勒特笑了起来,只是帮邓布利多恢复了眼镜递过去,然后看着邓布利多不再言语。

邓布利多凝视着盖勒特,忽然全身无力的靠向身后的椅背上,三年级的过往,一一的在眼前浮现。西弗勒斯的确改变了很多,从他主动研究缓和剂开始,所有的受益者,其实都是卢修斯·马尔福一人。

即使是阿兹卡班的改革,如果卢修斯·马尔福对伏地魔已经存了二心,那么对食死徒使用封魔药剂,分明也只是为了规避伏地魔的怒火,而且也只有卢修斯·马尔福这样的斯莱特林大贵族,才宁可选择最为艰难的中立立场,因为他们不可能选择与格兰芬多的合作;也只有他才可能下狠手,去对付流亡德国的食死徒,只为了尽可能的剪灭黑魔王的党羽。还有谁,比卢修斯·马尔福这个伏地魔最为倚重的左右手,了解食死徒的势力分布呢。

卢修斯·马尔福更是有了背叛的充分理由,第一个被发现的魂器日记本,就是出自马尔福之手,那个斯莱特林挂坠盒,他一直很奇怪,怎么那么凑巧,布莱克家族会有销毁魂器的魔药,其实那根本来自西弗勒斯的杰作吧?

西里斯发现雷古勒斯事情,本来就是卢修斯·马尔福将他接出圣芒戈的,只是西弗勒斯后来告诉他的,那只是为了让西里斯继承布莱克家族的产业,让他没有追查下去。

“是卢修斯·马尔福,对吗?”邓布利多吐出一口浊气,却还是难以相信。

卢修斯·马尔福可是有妻有子的,更别说德拉科·马尔福还是他的教子,虽然二十年前在霍格沃兹,卢修斯·马尔福就十分的照顾西弗勒斯,可是如果他们真的是一对,卢修斯·马尔福就不可能结婚生子,西弗勒斯也不会因为莉莉的死亡痛不欲生。

“的确是他,他比我执着,也比我透彻多了。”看着邓布利多一脸的诧异,盖勒特伸手拉住他完好的左手,轻轻的摩挲着。“他们本来就是一对,只是因为一次意外,西弗勒斯失去了记忆,卢修斯却一直不曾放弃,甚至因为他双面间谍的身份,宁可选择了建立独立于黑白势力的中立势力,只是为了保住他的爱人。”

邓布利多略显呆滞的看着盖勒特,他的爱人从少年时期就异常的骄傲,从来没听到他如此夸赞别人,尤其卢修斯·马尔福再怎么精明能干,也不可能有盖勒特在魔法上的成就。可是失忆?邓布利多想起那只银色守护神,就是那一次,让他彻底放下了对西弗勒斯和德拉科·马尔福过于亲近的担忧。

“德拉科·马尔福,和西弗勒斯是什么关系?”他低声的问着,然后不出意外的听到盖勒特的回答:“父子。”

邓布利多忽然发出几声笑声,眼里却满是愧疚。果然一切都是阴差阳错吗?难怪后来,西弗勒斯怎么也不肯,教导哈利黑魔法防御术,还有德拉科对哈利异常仇视的态度。让一个孩子失去父亲长达十四年,他又哪里有资格,让他把亲生的孩子放一边,去守护仇人的孩子。西弗勒斯在恢复记忆以后,没有直接倾向食死徒,已经足以说明他没有看错人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他对斯莱特林很了解,以卢修斯和西弗勒斯的谨慎小心,就算寻求圣徒的协助,也不会轻易的暴露自己最为隐秘的私事,更不要说会找到盖勒特。

“卢修斯名义上的妻子纳西莎·布莱克,原本有一个爱人……”盖勒特低声的讲述了那一场阴差阳错,很多其实都是伊夫说了以后,再配合卢修斯和西弗勒斯的表现猜测的,倒也八、九不离十。

“是我对不起西弗勒斯。”邓布利多喃喃的开口,如果他早早的将魂器的事情说清楚,也许西弗勒斯并不需要那么辛苦,还有卢平的事情,虽然是迫不得已,可也的确是对他不公的。虽然再来一次他还会那么做,可是那份愧疚,始终不曾消失。

“不过是互相利用,他可没少算计你。”盖勒特不以为然。他是很欣赏卢修斯和西弗勒斯,可是阿不思在他心中的地位是不同的。

邓布利多苍老的脸上,满是坦然的笑容:“那不一样,他的利用对我来说,其实是心甘情愿的。如果不是我对斯莱特林存有偏见,西弗勒斯也不会采取这样的手段。再说,我受伤以后,如果不是他尽心尽力,我早就没命了。更不要说这段时间,他付出了多少的精力,只为了补充我被诅咒吸取的生命力。”

所以西弗勒斯的所作所为,都没有引起他的怀疑,因为他是真的站在食死徒的对立面的。邓布利多不得不称赞,西弗勒斯果然是最成功的双面间谍。

盖勒特不由失笑,也对,他们都一大把年纪了,比起西弗勒斯他们,足足大了八十多岁,哪里还计较这些。他眯起双眼,开口建议。“你要是想补偿还不容易,远的说来,将来你为马尔福作证,他一定感激你,更别说他可是怀孕快生产了,巴不得你出力呢。”

“你,你说什么?”邓布利多惊得踉跄着站起身,要不是盖勒特眼疾手快的扶住他,一定会摔倒在地,梅林,他到底有多失职,自己的院长在他眼皮底下怀孕快生产了,他居然都不知道。该说果然不愧是最优秀的双面间谍吗?他用着平时绝对没有的速度,抓了一把飞路粉,把头探进了壁炉,正好看到西弗勒斯在和德拉科对练。

“哦,西弗勒斯,你怀孕了怎么可以再教导德拉科,不如就交给盖勒特吧?”

西弗勒斯脸色一下涨红,想起德拉科清晨撞见的一幕,立时恼羞成怒,顾不得邓布利多如何知道的,大声的咒骂:“该死的邓布利多,谁让你不经允许,把长满芨芨草的脑袋探进来的!”

章节目录

[HP]颠覆之抉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呆提欢颜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呆提欢颜并收藏[HP]颠覆之抉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