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天以后的一天早上,龙浩天精神奕奕的伸了个懒腰,“啊..呀...爽啊...”自从三天前,在恒通商会,定了下了自己的终身大事以后,周爸爸和蓝爸爸已经全面接手了龙浩天的生意,当然也包括军火生意和药品生意,但是呢龙浩天已经明确告诉了两个老头,这两样东西他们只有帮忙联系买家的权利,具体卖给谁活着不卖给说,龙浩天说了算,而且这两样的利润是不会给他们的。但是药品的利润除了盘尼西林(青霉素)其他的所有药品的利润他们是可以分配的。

因为盘尼西林现在还没有提炼出来呢,只是被发现了,要到38年才能提炼出来,到43年才能治疗伤病,被称作药品黄金。但是由于基地的作用,咱们的盘尼西林根本就不是问题,而且还有更好的药。但是一旦仗打起来了,那别说更好的就是这个都是很昂贵的。

至于其他的什么,农副产品啊,什么电器啊,什么服装鞋帽啊,通通的都交给了自己的两个准岳父。这些东西的利润一年下来虽然是得到一半,那也是叫龙浩天的两个准岳父赚翻了,这俩老头现在就像打了鸡血一样,为了尽快了解所有工厂的运作,以及工厂产品的产出量,完全是没日没夜的来回在各个工厂之间跑,天天充实的很呢。

而龙浩天这几天的小日子过得那是相当舒服了,每天周蕊和蓝馨儿两个人都是轮番来给他送饭送菜,嘘寒问暖的,当然没有人的时候,龙浩天那小动作也是非常多的,亲个嘴儿啊,偶尔的动手动脚,也是占了二女不少便宜,虽然都是被二女的二指禅功夫给收拾的不轻,但是还是占了不少便宜的,至少二女的禁地就没少被他袭击。

龙浩天刚刚进入办公室,就有人来报,晋绥军保第二安纵队,第四旅,旅长刘光斗求见。吩咐卫兵请刘光斗来办公室,毕竟刘光斗也是自己的学生不是,礼貌上还是要有的。

“哎呀,龙教官,许久不见啊,老哥甚是想念啊...”刘光斗一进办公室,看见龙浩天就是拱手,又是教官,又是老哥的,套着近乎。这年代没办法啊,这称呼就是这么乱,你说是他学生吧,还比他大,你说是他老哥吧,他还教过你,没办法。

“哎呀,刘旅长,好久不见啊,最近一切安好?”龙浩天也马上笑眯眯的对着刘光斗抱拳说道,对于这刘光斗,龙浩天的印象也是有的,其实说白了这刘光斗就是阎锡山任命的一个警察局长,但是人家的警察局的人数太多,而且都是军管。刘光斗也算是阎锡山麾下的老人了,也是战功累累,百战之将。

“哈哈...劳龙教官费心了,老哥现在身体倍棒,而且啊自从装备了龙教官卖给老哥的装备,那老哥现在可是鸟枪换炮,洋气得很啊。”刘光斗也是大笑着回答。其实刘光斗急啊,自己儿子犯了人家的忌讳被抓了,现在还关在榆林县的大牢里呢,能不急吗,但是自己儿子什么样子,自己清楚,而人家龙浩天没一下给他那个宝贝儿子毙了,那是给自己留着情面呢。要知道龙浩天可是个狠人啊,当初刘大疤瘌想要,要他命,转身就被他给弄死了,这他儿子也是想要他命来的,但是他都没给弄死,这就是天大的人情啊。所以额也得耐着性子,和他套套近乎啊。毕竟师生一场,而且也和自己做过买卖,还分数同仁。

“那不知道,今天刘旅长,来到我这小庙有何贵干啊?”龙浩天笑眯眯的问道。这叫啥?这就叫明知故问。我急死你我。

“额...嘿嘿...那个龙教官啊,那个前几天啊,犬子不知道是你龙教官当面,冲撞了龙教官,还请龙教官高抬贵手放犬子一马吧。我和内人就这么一个孩子,平常娇惯坏了,疏于管教,还请龙教官大人大量,不要与孩子一般见识,老哥这里给你赔不是了。”刘光斗一听龙浩天这么问,于是赶忙说道。

“哦?不知道,贵公子是哪一位啊?刘旅长,可否把话说明白了?”龙浩天对着刘光斗眨了眨眼睛,继续装糊涂。

“犬子刘瑞琪,前几天冒犯了龙教官,被龙教官抓住关押在县城里的大牢里。”看着龙浩天装糊涂,刘光斗又气又急,你装,你装,你就装吧你,你会不知道我儿子是刘瑞琪?不知道还叫人给我发报叫我来喝茶?

“哦......就那个公然在大街上行凶,动不动就要把人削成人棍,而后又拿着枪指着我,要杀我的那个刘瑞琪啊?”龙浩天故意拉着长音说道。“当时我还以为,他说是你儿子,是个冒名顶替的骗子呢,所以我叫人给他丢进大牢了。哎呀那可真的是误会了。”龙浩天接着装作惊讶的说。

“正是犬子,还请龙教官不要介怀啊,我一定领犬子回去好好教训,重重的责罚,好叫他悔悟。”刘光斗这头上的汗都寄出来了。

“啊...没事没事,既然真的是贵公子,那与我的那些误会,那都算什么...”龙浩天装作恍然大悟,并且很大方的说道。

“哎呀,那就谢谢龙教官了,那还请龙教官颁发一道命令,写一道批条,我好去带犬子出来...”刘光斗看龙浩天这么大方的说误会解除了,擦了擦头上的汗说道。他不是没想过直接去大牢先把自己儿子弄出来,然后在带着儿子来给龙浩天道歉,但是到了大牢,可是他连牢门都进不去啊,多少人想要从里边出来都出不来,他倒好想要进去,都进不去。看守牢门的士兵是原来土匪改变的保安团的士兵,在收了刘光斗几个大洋以后,好心的告诉刘光斗,要进大牢,须得有龙浩天的命令才行,要不就是天王老子来了,他们也不买账,没办法,刘光斗这不就来赵龙浩天来了。

“贵公子与我的误会,我就不追究了,但是....他非军人,也非政府要员,却非法持有枪支,这个龙浩天认识他,国法可不认识他。”龙浩天接下来的一句话,叫刘光斗直接崩溃了,非法持有枪支?现在这世道,有点钱财的地主都有几个带枪的保镖。何况是我儿子了,没有枪在手,在这个年代那就是没了半条命啊。你拿这事说话也太勉强了。(具体资料没查到,但是应该是禁止贫民百姓拥有枪支的)

“哎呀,龙教官,龙老弟哥哥们来看你啦...哈哈老弟一向可好啊?”就在刘光斗为难的时候,门口进来了两个人。刘光斗回头一看这两个人当时就松了一口气,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傅作义与孟祥吉。哎呀这两个人来的可真及时啊。

原理刘光斗在接到龙浩天的电报以后,就觉得这事情肯定不好解决了,事情的前因后果,也都说的很明白,自己要恨也只能恨那两个小贱人,要不是那两个小贱人,自家儿子能得罪龙浩天你吗?但是还是救自己儿子出来才是当前要紧的事情。但是自己的面子,在龙浩天那估计没那么大,思来想去,于是就给傅作义和孟祥吉去了两封电报,前前后后把事情说明白了,请两人过来帮忙,虽然两人的军衔都比他大,但是毕竟是在一起的老兄弟了,两个人一合计行,能帮就帮吧。于是答应了刘光斗,叫刘光斗先走一步,他们俩随后就到。这不刚到了龙浩天的办公室门口,就听见里龙浩天在哪为难刘光斗,然后也不敲门就这么推门进来了,为什么门口卫兵没有通传?因为他们是跟着卫兵进来的。美其名曰怕卫兵在多跑一趟。这也就是保安团的卫兵在外边站岗,这要是红警士兵,他们两个老家伙都得叫人打趴下在门口。

“哈哈哎呀,傅老哥,孟老哥,什么风把您二位给吹来了,您二位现在可是阎长官身边的红人,太原城的大忙人啊。”龙浩天一看傅作义和孟祥吉联袂而来,就知道了个大概,但是这不妨碍和他们开玩笑啊,调笑一下。毕竟算是好朋友啊。但是估计今天想要敲刘光斗一大笔的事情,估计要泡汤了,这两个人的面子不能不给啊。

“哈哈龙老弟啊,我也不和你废话了,我们的来意你也知道,怎么样?给哥哥个面子?”孟祥吉在旁边直接说道。

“是啊,龙老弟,看在傅某人的面子上,你就大人有大量,大人不记小人过,高抬贵手,放了刘贤侄一马吧,毕竟他也算你我的晚辈,这晚辈犯点小错误,也是情有可原的,你说是吧。何况你当初可是带人吧公署警卫团的人都给打到医院去了,那个事情可不小啊,长官部也是原谅你了吗,立案追究都没追究,年轻人犯了点错误,改了就完了。怎么样放了?”傅作义也在旁边劝说道,而且还提起了当初龙浩天在,太原城公署警戒侍卫团的事情,虽然说那不赖人家龙浩天,但是毕竟是个教材不是。

“哎!?我说你们三个,这是来逼供了是不,特别是你傅作义,啊?还来揭我的短?你忘了你吃了我多少好处了你?还有你孟祥吉啊?...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龙浩天一听傅作义揭他的短,当时就笑骂道。这要是叫外人看见非得亮瞎一地钛合金狗眼不可。谁能想到堂堂的晋绥军上将第十军军长傅作义,能喝一个20多岁的年轻人在一起笑骂,虽然那年轻人是个少将,但是军队也是讲求资历的。

“行了行了,你们两个一会再说,怎么样?给个痛快话,放不放?”孟祥吉也是着急解决这个是事情,因为一会还有个重要的事情需要办呢。

“放了?”龙浩天看着傅作义和孟祥吉。眨了眨眼睛。“放了..”傅作义和梦想将当然还有刘光斗异口同声的说。其实这里没有刘光斗的事儿,但是刘光斗着急啊,傅作义和孟祥吉一愣回头看着刘光斗,“嘿嘿,这不是急的吗..”刘光斗摸着自己的脑袋说。“哈哈哈.....”说着四个人都是哈哈大笑了起来,这刘光斗也是在那感慨,还是人家傅作义和孟祥吉的有前瞻性啊,提前和龙浩天打好了关系,要不就他自己,还真不一定吧儿子弄出来,在一个自己也知道,人家龙浩天是给自己留着面子呢。要不就凭他儿子拿枪指着龙浩天,要杀人家,他儿子早就成了死人了。龙浩天你给了这么大面子,那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报答一下才行啊,想到这里他就又想到了,他儿子为了那两个贱人而得罪了龙浩天,他就心里堵得慌,他一定要报复。

“龙教官啊,多谢你了,日后但凡能用上老哥的,你只管说。”刘光斗急忙感谢这龙浩天。然后接着说“就是不知道,犬子追求的那两个姑娘,是哪里的?我想去当面道歉一下,不知道龙教官可知道?”

龙浩天哪里会不知道他要干什么,于是眼睛一眯“刘旅长,就不要惦记了吧,那两个姑娘是在下的未婚妻子。刘旅长要是道歉的话,就不必了吧。”龙浩天说这话的时候,这屋子里的分度一下就下降了许多,连傅作义都感觉到一阵凉意。而且说这话就是告诉刘光斗不要想着报复,怎么着你儿子为了追求我媳妇儿,和我起了冲突,还要打死我,我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你儿子,你还要报复我媳妇儿啊?那哪行啊。

“啊?原来那两位,都是龙教官的夫人啊,哎呀真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啊,请龙教官接受刘某的道歉。”一听龙浩天这话,再加上周围的温度不对,刘光斗终于知道这是为什么了,急忙尴尬的向龙浩天道歉,得这仇啊是报不了了,想都不要想。

“哎呀,事情完美结束,那个龙老弟啊,哥哥我和傅长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向你商量啊。”孟祥吉一看气氛有点尴尬就马上过来搂着龙浩天的脖子说。

“哎..哎..我告诉你啊,孟祥吉,老子不喜欢男人,有事说事,你理我远点啊?”龙浩天一看孟祥吉搂着自己的脖子,怪叫一声推开孟祥吉,一本正经的说道。

“哈哈哈。。。”傅作义在旁边也是不禁开怀大笑,摇了摇头,感觉自己和龙浩天这小子在一起总感觉自己又年轻了不少呢。年轻真好啊...

“嘿嘿...”刘光斗,现在就是个当酱油的角色了,在哪嘿嘿干笑。

“哎我说你小子,你话说清楚,你不喜欢男人,老子喜欢啊?我告诉你你不和我说明白,我和你没完。”这孟祥吉也是不依不饶的开玩笑道。

“不和你闹了,你就是喜欢男人,我也不会嫌弃你的,也不会不和你做朋友的。你说你一个四五十岁的老爷们,还和我这小青年没大没小的,你有意思啊你,臊的慌不?还有赶紧说重要的事。不说我可走了啊。”龙浩天看见孟祥吉那个样子,很是鄙视的说道。并且眼神很是嫌弃。这让孟祥吉很是受伤,尴尬的站在那里。哼...我岁数大怎么了,岁数大你咱心年轻啊。没听过心态决定年龄吗?不过转眼一想哼哼,你等着非叫你做了那件重要的事情不可。

“这个重要的事情就是,老哥我和傅长官来的急,这几天都在路上解决的吃喝,肚子里没什么油水了,这既然到了你这里,你是不得尽下地主之谊啊?请我么你好好吃一顿啊...”孟祥吉一本正经的说道,这就是他说的重要的事情。也确实是从太原赶过来一路坐车,到榆林县也要2-3天的过程,主要是路不好走,路上为了节省时间也是风餐露宿的,所以和傅作义打定主意要宰龙浩天一顿。

“什么?叫我请客?你们是为了他的事情来的,要请也是他请”龙浩天怪叫一声,然后用手指着刘光斗。

“嘿嘿...应该的...应该的..”刘光斗点头称是,继续打酱油。

“应该你妹呀..应该..就得他请,你不知道他才是土豪,他有钱...”孟祥吉也是学者龙浩天怪叫一声,对着刘光斗骂道,而傅作义,站在旁边微笑着,就这么静静的看着他们俩作妖。

“昊天,我今天炖了些人参汤,来给你补...补...”这时候周蕊突然拿着一个食盒出现在几位“将军”面前。把要和龙浩天要说的话都给丢掉了。而除了龙浩天其他三个人都看着周蕊,表示吃惊,然后再看看龙浩天。

“看什么看,我老婆,刘旅长,这个我就不介绍了啊。”龙浩天看着他们吃惊的样子,很是感觉到自豪。

“啊?哦,那个弟妹啊,我是国民革命军,晋绥军,第十军,军长傅作义....”“我是国民革命军,晋绥军,第一军,第一师师长孟祥吉....”“我是...我是我是国民革命军,晋绥军,第二保安纵队,第四旅,旅长刘光斗...是刘瑞琪的父亲,对于那天犬子冒犯弟妹,我表示道歉。对不起。”这个是刘光斗说的...屋子里的三个人马上介绍自己而刘光斗也给周蕊道了歉,然后就是傅作义他们拿出随身的值钱物品赠送给周蕊,以作为第一次见面的礼物。傅作义给的是一块通透无暇的玉佩。孟祥吉给的是一个碧玉扳指..刘光斗给的是一块玉牌..

“喂...你们三个,的多准备一份,我还一个老婆呢......蕊儿收着没事,他们可都是有钱人...”龙浩天一看三人给的东西,他可是知道那都是好东西啊,不是好东西,他们三个堂堂的将军,是不可能佩戴在身上的。对着周蕊说道,因为周蕊站在那里是收也不是不收也不是。

“蕊儿,参汤你就放在这吧,你先回去,晚上我去看你和馨儿,我们一会还有事情..”龙浩天叫周蕊先回去,周蕊马上点头然后和其他三人打了声招呼就走了。

然后,然后龙浩天就被三个人生拉硬拽的去了顺喜楼,狠狠的宰了他一顿,至于刘光斗他儿子,那就先在关一会吧,等着他老子吃完了饭再来接他...

另外一边刘瑞琪,在大牢里浑身邋遢,满脑袋的长发,胡子拉碴的,在哪里画着圈圈,等着他老子来救他回家。要是知道他老子在哪和愁人喝酒呢,他会是什么感想....(旁白:龙浩天,在知道刘瑞琪是刘光斗儿子的时候,就打算之教训一下就完事了,不是怕刘光斗,而是知道刘光斗日后也是一员敢打敢拼的抗日虎将。所以刘瑞琪在牢里就没受什么特殊照顾。)

章节目录

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飘逸De飞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逸De飞雨并收藏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