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军第三师团覆灭,军旗被夺,让整个上海派遣军一片哗然。军旗在日本军队里是荣誉的象征,而且日本天皇成精发过一道命令,军旗在则部队在,军旗不在则部队不在,意思就是一面军旗的损失,就意味着一个部队的消亡。而第三师团全群覆没更是叫松井石根惊讶,愤怒从开战以来就从来没有过这么大的损失。整整的一个师团,还是日本的常备师团,是王牌中的王牌,精锐当中的精锐,说没救没了,那么他也没有办法向大本营交代,在他看来,不论是否是他的指挥失误造成的,他都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而第三师团的覆灭,却叫中国人,沸腾一片,特别是国府那边,更是欢喜不已,这是开展以来叫人最兴奋的一个消息了,不但消灭了第三师团,更是击毙了其师团长藤田进忠,更是缴获了他们第三师团的军旗,这意味着日本的常备师团里有一个编制被永久抹除,除非他们吧军旗夺回来,但是这是不可能的,军旗还在晋绥军独立旅一团那里。

而且听说独立旅可是富得流油啊,坦克,装甲车,运输车,大炮,而且一人双枪,人手一把轻机枪,就这装备,别说在国内,就是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也是独一份啊。然后国府知道了独立旅的旅长就是卖给他们武器的那个龙浩天以后,就更加的重视独立旅了,然后赶紧派人前往战场去慰问独立旅一团的官兵。

在消灭了第三师团以后,于小山叫部队原地休整了一天,而且派人将阵亡将士送回了榆林县,其他的伤员说什么也不回去,他也由着他们去了,在送走烈士们的时候,他托人给龙浩天带了一句口信,大体说自己第一次正面冲突就造成了较大的伤亡,很是对不起龙浩天,请龙浩天等自己回去再收拾自己,他要给兄弟们报仇。

第二天天一亮,中央军的低67师前来换防,于小山也没推辞就和刘卫国,带领着各自的士兵撤了下去,进入上海市区进行修正,其实于小山的部队已经修整过了,但是碍于刘卫国的劝说,没办法就跟着回去了。在走的时候,刘卫国和67师的师长交接阵地的时候,告诉67师师长,阵地一寸不少的交给他,希望它能够继续钉在那里,因为这阵地是88师得弟兄们用鲜血保护下来的。在得到67师师长的郑重承诺以后,刘卫国才恋恋不舍得拖着疲惫的身体和于小山赶往上海修整。

“哎呀这就是大上海啊?虽然是在战争期间,还是很繁华的呢,国人也没有因为战乱而过于的慌乱不错不错。”于小山和刘卫国带领着自己的弟兄开进上海的时候,感叹的说,也确实像于小山说的,整个上海的国民都因为他们覆灭了日军第三师团,而一扫刚开始对战争的恐惧,也发现日本人也不是战无不胜,也是血肉之躯,没什么好怕的,所以也都不着急迁移了,也都开始三三两两的出来走动,做生意的也都开始打开门做生意了,该干什么干什么,丝毫没有再受战争的影响。

“是啊小山,上海还真是个好地方呢,特别是很多女孩更是对咱们军官留恋呢。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美女,叫你这雏开开荤啊?”这一路上由于和于小山的开导,刘卫国已经从当初的低落中走出来了,听见于小山夸赞上海的时候就和他开了一个玩笑,而于小山被他这句话给弄了个大红脸。

“滚出,就说你们中央军,没好鸟,看看这才认识几天啊,就要把我这个五好青年给带坏了,你安得什么心?”于小山对着刘卫国笑骂道。

“咋地?你小子还不好意思了,看来你真是雏啊?哈哈哈..哎呀笑死我了...堂堂的一团之长竟然是个没有尝过荤腥的雏,哎呀是再是太好笑了。”刘卫国一看于小山这么说,就知道于小山肯定连女朋友都没有,于是哈哈大笑。

“刘卫国,你信不信你在笑,小爷吧你门牙打掉?我这是为了找到我心爱的女神好不好?我的要把我的最美好送给我喜欢的女神。”于小山对着刘卫国说,而且说着说着还做出了很向往的表情,叫旁边的刘卫国看了以后,都有点恶心了。

“哦...好的这位余大厨(雏),那你什么时候能够找到你的女神呢?其实找女神也不当误你找个女孩啊,你说是不是,咱当兵的保不齐那天就光荣了,你不想到那时候都还是个厨师吧?”刘卫国继续打趣于小山,并且给他起了个外号,叫余大厨,意思就是剩余的鸡雏。为此于小山背负了好多年,知道最后终于脱单了,才把这个外号拿掉,这是后话。

“你给我滚,你...你...你...说的好像你不是一样,你比我年龄大,还和我一样,还好意思说我?”于小山张红了那张比较稚嫩的脸,被刘卫国气的说话都磕磕巴巴的了,要是说于小山的这张小脸啊,那用后世的话那就是小鲜肉啊,这要是叫现在上海的那些深闺怨妇,豪门阔太,有钱寡妇看到,那一准的想要包养他...

“哎呀...老弟不好意思,哥哥比你早走了那一步,叫你费心了哈”刘卫国继续气着于小山。看着于小山被自己气的不要,不要的,那心情,这个酸爽。真该扬天大笑三声,哈.哈.哈.

“对了我们开到哪里去修整?”于小山一看斗嘴是在不是对手,马上转移话题对着刘卫国说道,他是在是怕了这个刘卫国了,你说着在战场是咋没看出来他是这么个损货呢,早知道不救他了,叫他在那陪他的弟兄们得了。

“啊?哦哦..忘了忘了,咱们的休整地,在上海女中,怎么样啊?小山,那可是美女云集啊,而且可能碰见你的女神呢?哎..别怪哥哥么提醒你啊,那变得女孩子都是知书达理,非富则贵啊,你要是搞定一个那你这辈子就飞黄腾达了,而且都可以脱下这身军装了啊,哥哥祝你早日脱掉厨师的帽子啊!”刘卫国一脸献媚的表情对着于小山解释,而最后一句话更是加重了口气。

“我尼玛,老子和你拼了。”于小山实在是受不了刘卫国的刺激了,直接就开始动手,要说身手,这刘卫国也算是一等一的好汉了,要不能刀劈10几个鬼子而自己只受了点皮外伤吗?但是他在于小山含怒一击之下直接败北,被于小山揍得嗷嗷直叫。

“哎呀,于小山,你跟老子玩真的,哎呀你别打脸啊,哎哎..啊...说好了不打脸的,我靠,在打我翻脸了,哎呦,还打?我说你能不能换个地反打,哥哥还指望着这张脸吃饭呢,那天不打仗了,哥哥去做小白脸去,哎呦......”刘卫国要是不说他指脸吃饭,于小山都要停手了,可是他一说这个,于小山就气不打一处来,就你张那张和榆树皮一样的老脸,还指它吃饭?要说我还差不多,啊呸!!我才不吃软饭呢。霹雳啪嚓的打过之后,于小山一看就忍不住哈哈大笑,原来刘卫国被于小山给打的两侧腮帮子都肿了,这也够狠的啦,不就是几句玩笑话吗,刘卫国相当委屈了直接躲在了装甲车的角落里,双手抱着双膝坐在那里,就这么看着于小山,活像个刚被人霍霍玩的小媳妇。那眼神那个幽怨啊。

“唔嚯(我说)余下三(于小山),咛爷太哼了吧?(你也太狠了吧)”刘卫国在那幽怨的说道。于小山一看刘卫国这个样子很是满意的笑嘻嘻的看这刘卫国。

“哼!叫你消遣小爷,小爷的拳头可是硬的很。”于小山笑嘻嘻的说着,哎呀舒坦,刚才被刘卫国挤兑的这个憋闷,这现在收拾了这损货,心情这个酸爽啊,要是刘卫国知道他用嘴换来的酸爽,到了于小山这里一样的惯用,他不知道作何感想啊。

吱嘎....吱嘎...哧哧唦...装甲车里的刘卫国和于小山猛地一晃,都互相看了一眼不知道怎么回事,车停了,而且后边的车也都停了。因为于小山的步战车是车头,他停下来,后边的车就都得停下来。“停下,你们是哪里的部队?怎么开进城里来了?停下都停下,全部下车接受检查快点”这时候就听见车外边有人在喊,于小山赶紧从步战车的炮塔顶舱钻了出去,要看看情况。而刘卫国也是紧跟着钻了出去。

“我们是刚刚从前线下来修整的队伍,你是?”于小山看着截停车队的人是一群国府的宪兵,领头的是个上校。

“刚刚从前线下来修正的?我就没看见过刚刚从前线下来修整的部队有这么整齐的,不会是逃兵吧?”那个上校看着于小山很是高傲的说。

“哎..这回熊迪(这位兄弟),活门贞德是光粗去洗下俩的(我们真的是刚从前线下来的),活食8484的(我是八十八师的)”中着脸的刘卫国一看对面是个上校和自己评级,马上对对方解释道。

“艾玛,这什么玩意?是人是鬼?”见到刘卫国这熊样,可把那个上校吓了一跳,要不是看着周围都是士兵,他连拔枪的心都有,太尼玛吓人了。

“这位兄弟,我们是刚从前线下来的,我是晋绥军独立旅的,这位是88师得一个团长叫刘卫国。我们奉命回来修整。”于小山用手拦住要爆发的刘卫国,心里憋着笑在那解释。

“晋绥军?晋绥军怎么到这了?你糊弄鬼呢?”那个上校根本不信。

“是的,我是晋绥军独立旅的,我奉了我们旅长的命令,前来淞沪战场支援,这绝对不能造假的。”于小山接着说。

“真的?”上校还是有点疑虑“千真万确不信你看我们车上还有伤员呢”于小山回手一指后边的卡车上边拉着伤员。

“哦还真是,那个你们去修整吧,但是你们的装备车辆必须都留下,你们修整也用不上,这些交给我们来处理,放在前线才能发挥出最好的效果,来人啊请他们下车。”那上校看了一眼伤员马上说道。

“你说什么?要我们的装备?我没听错吧?”于小山眼睛一眯。“你是什么人?凭什么要我的装备?”

“我是什么人?我是占时装备调动课的主任,兼任宪兵队队长,你说我是什么人?我凭什么要你的装备?你也是国府序列,应该知道,占时所有武器装备都归国府统一调配,我说你们修整就用不上这些装备了,所以上缴,等你们修正完毕我在还给你们。”那上校贪婪的看着于小山身上的装备和身后的车辆,坦克,装甲车,火炮,当然还有士兵身上的装备,早在于小山他们开进上海的时候,就有人给这个上校打了报告,说是刚刚撤下来修整的88师和一部不名番号的部队,带着数百辆车的辎重,还有坦克.装甲车.火炮等重型装备,这个上校也是刚刚接到上边的命令叫他筹措武器弹药,准备下一场战役要用,而且这时候到处都缺武器弹药装备啊,这么一只肥羊,送到了口里,他能不想咬一口?更何况要是吧这批装备都上缴国府,那他的上校都有可能变成上将那是不可能的,但是最少能混个少将,搞不好一个中将都没得问题。所以就在这里一只等着于小山他们,看见他们来了以后就借口要下装备,但是他的如意算盘可是打错了,他要是威胁别人,还兴许有用也可能会交出一些装备给他,但是于小山是谁?是龙浩天红警军团第一军,第一师,第一团的团长,红警士兵征召出来以后虽然融入这个世界,但是他们还是红警士兵,骨子里除了龙浩天,就没吧别人放在眼里,这中借口不说还好,说了?嘿嘿,这个少校要倒大霉的。

“哦....这样啊。那请问长官可有,上峰的命令?可有装备协调调动的文件?可有装备调动资质证明?”于小山平静的问道。

“这还需要什么文件?我军整个战场的军需装备,都是由我的长官千字,由我调拨,这个事情人人尽知,怎么会骗你这个小小的团长呢?”上校回答说。

“哦,这么说你一没有文件,二没有命令,三没有证明。那我可以怀疑你是小鬼子间谍了?是来破坏我军重要军事装备的。来人啊给我抓起来。”于小山冷笑着说了三个没有,然后直接栽赃上校是间谍,这也够阴损的,哪有带着一群宪兵在街上公然抢劫国府军队的间谍啊,但是这个借口必须用,然后就有了拒绝交出装备的理由,而且于小山也看出来了,有人惦记他们团的装备了,要知道现在整个国府序列,就没有一个像他这样的成建制的装甲队伍。而他们的装备又是现在全国乃至全世界最好的,他于小山并不笨,想通了关键,我.去.你.奶.奶.的.先弄了再说,想要抢劫我的装备?没门!窗户都没有,除非是踏着他于小山和红警兵团士兵的尸体才行。

“哎我看你们谁敢?来人啊,他们要造反,拿下但有反抗立即击毙。”那个上校一听于小山要拿下他,就知道这件事不能善了了,于是恶向胆边生,决定先弄死眼前这个团长,震慑了他手下的士兵以后,这装备就是自己的了,但是他也不想想,就他带的那点人,能喝人家相比?他身后的宪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然后都开始看着天空,研究天为什么这么蓝!扯犊子呢?看看人家多少人。在看看人家什么装备?就咱们这几个人,就这几条破枪,真打起来还不够人家塞牙缝的呢。

“哎?你们干嘛,上啊,干嘛不动?快上,不然我毙了你们,哎呀...啊...”那上校一看自己带来的士兵动都不动,一个个的站在那里当时就火了,尼玛,你们这群废物,不让你们动的时候乱动,叫你们动的时候,你们丫的装听不见。而还没等他说完呢,就被冲过来的红警军团士兵给反剪双手按在了地上,手里的枪也被下了。然后就是噼里啪啦的一顿打,而于小山也没闲着,也是赶忙冲过去一顿狂踹,边说还边骂“尼玛的,你当小爷傻啊,你还要缴了我的装备,你怎么不去死,见过不要脸的,就没见过你这么不要脸的,哎呦...气死我,我踢死你”刘卫国一看于小山他都上了,自己也跑过去一顿猛踹心里想着,我打不过于小山,被他欺负我认了,我的命都是人家救得,你,他,妈,的,算什么东西,敢说我是什么玩意,老子,他,妈,不,是玩意,哦不对,老子是玩意,哎呀也不对,老子是中国军人,尼玛的叫你说我,踢死你。就因为想着这些问题,刘卫国又多踢了几脚..

这顿胖揍,给那个上校直接揍晕了过去,然后于小山也不想把事情闹大,叫士兵把这个上校丢在一旁,指挥士兵们上车,然后继续开往女中驻地,而上校带来的宪兵们,一看上校被打惨了,打人的人还坐车走了,连拦都没敢拦,看着于小山他们车队走了以后,都是一个个的擦着额头上的汗,唉呀妈呀,这都是什么人啊,这些个爷,也太狠了,专照着下三路招呼,而且什么眼睛嘴啊得都不放过,太凶残了,你看看吧上校打的都成什么样了,这不就是刚才那个“什么玩意吗”,原来那小子也是被揍的啊。

宪兵们七手八脚的吧上校抬起来往医院送,送的途中还故意的摔了几跤,给那个上校伤上加伤,心里想着,叫你装,该,踢到铁板了吧,还让我们担惊受怕的,差点没叫他们给突突了。摔死你丫的......

章节目录

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飘逸De飞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逸De飞雨并收藏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