整个上海乃至整个中国,都因为中国军队击败消灭了小鬼子的王牌,小鬼子的常设师团,第三师团,陷入了空前的热闹之中,特别是重庆那边,国府的统帅,乐的在办公室直转圈,而且这还不算,还在记者招待会上,发布了洋洋洒洒的一片长篇大论,意思就是小鬼子并不可怕,看我们只有一个团的部队就灭掉了,小鬼子的王牌师团,第三师团给拿下了,号召全国人民,团结抗日,捐款捐物,为保卫祖国出一份力,尽一份心。其实他也不想想,这一个团有多少人?武器装备有多先进,而且数量有多少,当然这些事情那位光头是不会说的,然后就是对着这次的有功之臣,晋绥军独立旅的嘉奖,当然了对外宣称是自己的嫡系中央军敢的,但是暗地里派遣了两波国府专员前往了上海女中,独立旅的休整地,还有一波去了山西,去见晋绥军的独立旅旅长龙浩天。

这几天在休整过程中,那个被揍得很惨的上校,上司找到哭诉,说晋绥军独立旅的人多么多么的不讲理,自己多么多么委屈,自己多努力的工作,而独立旅的人却是多么不的不配合,而那个上校的长官,一个少将,可是知道他的这个手下是什么样子,稍微一调查就知道了事情的前因后果,这还了得,连抗物资日英雄部队的都敢打主意,他不要命,我还得活呢,而且这事情一旦传出去,别说上峰会要了他的命,就算是上峰不深究,他也会被全国的老百姓的唾沫给淹死的。

于是第二天,就带着自己的卫兵和慰问团,来到了上海女中独立旅的休整地,当到了独立旅驻军的休整地的驻地以后,也是被独立旅的装备给下了一跳,这时他才明白,为什么那个上校,那么的人家想要的装备,别说那上校,就是他现在看见也是眼馋的紧啊,但是可惜的是,别说现在他们是全国的抗日英雄,动不得,就是刚来的时候,也动不起啊,没看人家看有人看上他们的装备就把人给揍得不成人形了吗,要是动枪动炮的硬抢,就现在上海战区的中央军就没有一个部队是他的对手,看人家把日本第三师团都给弄没了,中央军就是2个军都不是人家日本一个师团的对手,更别提独立旅了,不被打的满地找牙才怪呢。

“请问下,你们哪位是独立旅的旅长啊?”这位少将还以为整个独立旅都来了呢,于是问在驻地门口站岗的独立旅士兵。看着独立旅的士兵着身装备,再看看自己带来的卫兵,那就是富翁和乞丐的对比,自己的卫兵身上的装备不敢说是中央军最好的,但是那也是全德械,但是和眼前的这个站岗的士兵一比,那就完蛋了,人家手里端着(81-1)大腿上还带着手枪,前胸挂着6棵手雷,头上带着钢盔还是花花绿绿的,身上也是穿着花花绿绿的衣服,脚上是军靴,自己这边的卫兵虽然也有钢盔,也有手榴弹,但是和他们一比缺少了不少东西呢。

“我们旅长?我们旅长来了吗?”其中一个站岗的士兵转头问旁边的一个士兵,“不知道啊,没看见啊,如果旅长来了肯定会来看望我们的啊。”旁边的那个士兵也是遥遥头。

“那你们是独立旅吧?怎么一个旅的士兵都来了,旅长却没来呢?”那个少将一听士兵这么说就懵逼了,什么玩意?部队打仗,部队的主官却不在部队指挥,叫部队自己打仗?这怎么可能啊。

“是的,这位长官,我们是独立旅的,但是我们不是全旅开拔,我们是独立旅一团,被我们旅长单独派过来加入淞沪战场的,好帮助中央军抵抗日寇的。”那个站岗的士兵对着少将解释说。

“什么?你们不是独立旅?哦,不是,是你们是独立旅的一个团?而不是独立旅全员编制?”那个少将一听门口的士兵说自己只是独立旅其中的一个团时,整个人都不好了,我尼玛,一个团就配备就配备这么多重火力,而且看独立团休整驻地的规模,至少有1万多人,这尼玛是团吗,这是师吧这是。

“报告这位长官,是的,我们是独立旅的一团,并不是全员编制。”那个士兵马上回答说,而且还很纳闷,你惊讶个什么劲啊,我们红色警戒兵团,一个团的编制都是这么多啊,这有什么奇怪的。

“额。。那你们独立旅有几个团啊?其他的团的武器装备配置也和你们团一样吗?”那个少将非常惊讶的问道,这尼玛一个团就1万多人,那一个旅游几个团啊?不会全旅就一个团吧,但是不可能啊,人家已经说了全旅就派遣了他们一个团过来啊,而且就这装备,要是全旅每个团的标准配置,那还不逆天了。

“对不起这位长官,这是军事机密,还有请问长官有什么事情吗?如果没事情退到黄线以外。”那个士兵一听这个少将询问自己部队的配置编制,当时就严肃的说道,而且态度也已经不是很好了。开玩笑,这能随便告诉你么,再说了,你算老几啊,还敢问我们这种军事机密的问题。没把你抓起来审问就不错了。

“额...别误会,我也是好奇,那请问你们的最高长官就是你们团长吗?你们团长在哪我要见他,我是来****的。”那少将一看卫兵如此的小心严肃,也是尴尬不已,毕竟现在是战争时期,任何部队的任何信息,都有可能叫这个部队受到重创,甚至全军覆没,这问题问的确实是有些唐突了,他也确实很好奇,什么样的人能养得起这样的军队。

“这位长官,要知道好奇害死猫啊,作为军人什么该问,什么不该问,你应该清楚,更何况你是个将军。”这时候从大门里边走出来一个20左右岁的年轻人,和一个30来岁的中央军军官。而且那年轻人边走边暗带威胁告诫少将不要乱问问题,否则可能连命都会保不住的。

“团长好!”门口的两个卫兵马上来立正对着来人用枪敬礼。并且目不斜视的盯着前方,也像是盯着那些少将带来的人一样,眼神锐利,叫人看了,不禁望而生畏,感觉凉飕飕的。

“额...这位是?”那少将看门口的卫兵对着年轻人敬礼,并且喊对方是团长,但是并没有看见来人的肩章什么的,而这声团长一定不是喊他旁边的那个中央军上校的,因为两个人穿戴就是不一样的,那年轻人穿戴和门口站岗的卫兵式样的花花绿绿,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红警兵团的士兵根本就没把国府的军衔当回事,而且在作战的时候,红色警戒军团的士兵,军官是都不佩戴明显证明身份的东西的,防止被敌方侦测到,然后予以斩首。这个时候中国军队,乃至全世界军队还都没有这样的习惯,甚至可以说没有这种概念,在他们的概念中佩戴自己的军衔是可以鼓舞士气的,其他的作用就是他们向别人炫耀的资本了。

“独立旅第一团,团长于小山,不知道长官是什么人?来此贵干?”于小山礼貌性的对着少将敬了个军礼,然后问道。

“中央军,88师3团,团长刘卫国向长官报到。”刘卫国给眼前的中央军少将敬礼道。这叫中央军的少将心里终于找到了一点欣慰,因为自从道这里以后,那些独立旅的士兵虽然表面恭敬,但是他知道那是碍于一种情面,都是中国军人,而不是看到了他肩膀上的星星。但是这刘卫国毕竟是中央军的人,所以这一声长官叫的,舒坦,暗夸刘卫国会做人,日后一定要提拔提拔他,需要武器弹药什么的率先供给。其实他不知道刘卫国的团已经基本上没有多少人了就剩下一个营不到,而且在上战场的话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把人员满编。而且刘卫国也不是为了给他张面子,而是一名军人对上级的基本礼貌而已,是他自己自作多情,想多了。

“鄙人是淞沪战场,上海前线军需总调度,一来是为了前几天我手下不懂事,鲁莽行动给贵部添了麻烦而来道歉的,希望你们这些抗日的英豪不要介怀,第二个鄙人带来了慰问团,前来对在前线立下大功的英雄们表示慰问。”那个少将说道。

“哦这些都是小事,而且前天也确实是误会了,我以为他是小鬼子的奸细呢,上来就要抢我们的装备,至于慰问嘛。我想就不用了,将士们现在都在拼命的休整训练,并不适合分心,还请长官还有众位同人回去吧,我代表我的士兵向你们表示感谢。”于小山婉言拒绝。

“哎呀,于团长你这么说就不对了,被人感觉不但应该慰问,更应该奖励。”就在哪个少将不知道如何是好的时候,身后走过来一个人。

“哦?你是....?”于小山询问着来人。

“哈哈哈,鄙人是重庆统帅的特派员,是来给于团长庆功嘉奖的,鄙人姓廖,是此次的两位特派专员之一。是专门负责于团长嘉奖的。”廖专员哈哈大笑着对于小山说。

“哦?两位专员?你是负责我的,那另一个是负责谁的?”于小山纳闷的问道。

“哦,是这样的,鉴于你们是独立旅的一个团,但是你们是一个整体,可是你们并没有全员到来,所以统帅部那边是要颁发给你们前线战斗部队一份奖励,另外还有你独立旅旅长龙浩天的一份奖励,而我就是来给你们颁发嘉奖的其中一位专员。”廖专员微笑着解释。

“哦我们旅长也有奖励啊?太好了,那不知道给的什么奖励呢?”于小山听说龙浩天有奖励,比自己要有奖励都开心。于是问廖专员。

“这个啊,于老弟啊,我不能说啊。”廖专员表示为难,对着于小山说。其实他也就是卖个关子而已,因为他知道上边给了龙浩天一个中将师长的军衔,另外带了给了龙浩天100万大洋的奖励,另外还带给了龙浩天一份很大的军火订单,而于小山呢,是国府那边点名给的少将旅长一职,隶属于独立旅,哦过几天就应该叫独立师了。所以廖专员也是相吊吊于小山的胃口。

“廖专员啊,你既然知道,就不妨告诉我吧,咱们也好一起高兴高兴啊,毕竟我们没有我们旅长的教导,也不可能取得此次的胜利,我们既然知道自己马上要有奖励了,那也需要知道我们的长官,会的到什么奖励,要是比我们的奖励少,我们宁可不要这份奖励。”于小山马上就很严肃的说,在他心里,不管什么人都比不上龙浩天。

“哎呀哈哈哈哈,于老弟真是军人性格啊,直来直去,老哥佩服,那老哥就透漏一二?”那廖专员看于小山说的严肃,也知道不好再吊人胃口,以免得罪了于小山。而且心里佩服,看来龙浩天在其下属心中的分量很重啊。

“呵呵,还请廖专员直言,小山洗耳恭听。”听廖专员好似询问要不要说的话,于小山马上做出了洗耳恭听的样子。

“这次你们旅长可是因为你们的功劳而的了大便宜呢...”廖专员还没说完就看见于小山和门口的士兵冷眼的看着他,什么叫因为我们功劳旅长捡了大便宜?没有指挥官会有他们吗?“额...呵呵呵...咳咳咳...这次你们旅长因功被提升为中将师长,所率独立旅升级为独立师,下辖3个旅的超编师,另外奖励了100万现大洋的汇票,另外国府的统帅可是亲自提及了你了,并且亲自下命令,给你提升了军衔,少将军衔,独立师,第一旅的旅长。”廖专员看着于小山他们那冷漠的眼神尴尬的咳嗽两下然后继续说,之所以说是超编那边师,因为国府已经听说了,独立旅一个团就1万多人,而又轻重火力,火炮,坦克,装甲车,在这个战争年代,这些什么超编的东西统统不是问题,只要能够有实力对付小鬼子就行,但是以那位光头的性格,这独立旅的龙浩天还真的是不能不防,所以也暗中命令廖专员暗地里挑拨于小山和龙浩天的上下级关系,以求能够得到于小山的效忠,然后就给于小山一个师长,这样他就多了一个装甲师了,而且也多了2个炮兵旅了,那可是一百多门火炮啊,就算是得不到于小山的效忠,也要安抚他继续在淞沪战场上效力,然后压榨他们每一份的战争潜能,并且也会叫龙浩天和于小山离心离德,最后分道扬镳,那时候真正胜利的将是自己。

但是光头的想法是好的,他并不知道于小山和麾下的战士对龙浩天有着怎样的忠诚度,但是作为政客,他的这手玩的实在漂亮,一方面拍专人找一个之前还名不闻经传的小小的团长,给予奖励,另一手安排人去奖励这个团长的上级领导,表示都很看重,这要是一般人,早就起了疑心了,何况是这么一个领重兵在外的手下将领。

“这么说我们旅长,升官了?再见面要见龙师长了?哈哈这还不错,那我现在是旅长了?而且也是将军了啊?这还真的不错呢。”于小山高兴的说道,因为龙浩天的奖励算是比较高的了,其实以独立旅干掉鬼子第三师团,击毙第三师团,师团长,缴获了第三师团军旗,给鬼子的战斗序列中抹去了一个王牌师团建制的功劳,龙浩天完全可以升任上将的,但是为了分化龙浩天和他手下将士的心,就给了一个中将师长,然后下边带了几个少将旅长,这样也确实叫人挺恶心的。

“是的呢,怎么样于团长,哦不。应该是于旅长,现在可以叫我们开始慰问你的军队的士兵了吧?是否也该请我们这些大老远来的人在军营里吃顿饭啊?这趟差事可是个苦差事啊,老哥我坐飞机过来都要把老哥的骨头给颠散了。”廖专员对于小山开玩笑道。

“呵呵这是自然,不过我们军队里可是没有什么好吃的,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我们那自产的各种罐头了,如果各位不嫌弃就随我进去吧。”于小山很是慷慨的说道,其实他是你在谦虚,龙浩天为了他的士兵着想,对待自己士兵做的罐头,要求非常严苛,因为他知道,士兵作战在外有时候根本就吃不上热食,甚至连点蔬菜都吃不上,更别说肉类和水果了,所以龙浩天给每个部队都配备了罐头食品,他的罐头食品的种类也是很多的,肉类就有红烧肉类猪肉罐头,红烧牛肉罐头,烤鸡肉罐头等,另外还有蔬菜罐头,和各种水果罐头,以便自己的士兵能够很好的补充体力,不至于吃太多苦。

而廖专员想要进于小山的营地,是为了看看独立旅的装备配比,人员配置,和一些基本情况,为以后回去重庆也好和光头有个交代,当他进入营地以后,那张大的嘴就没有比上过,一直到于小山给他们安排了一顿罐头大餐,更是叫廖专员吃惊,而且味道一流,一点都不必饭店做的味道差,而且那水果和蔬菜罐头,更是叫他大块一朵而且那些肉食罐头和蔬菜罐头混合在一起加热食用,更是变成了一盘盘的美味佳肴。叫人觉得新奇。

廖专员在对于小山宣布了嘉奖吃过晚饭以后,就开始和独立师的士兵们一起观看慰问团的演出,更是和于小山攀谈很久,但是于小山也是有一搭无一搭的和他聊着,只要不关系到龙浩天的个人隐私和军事秘密,那么其他的就是扯呗,叫廖专员好生恼怒,但是还要保持微笑,一直到演出结束,他也没有能套出多少龙浩天的私人秘密和独立师的秘密...。

章节目录

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飘逸De飞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逸De飞雨并收藏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