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袭击了机场,击毁了机场内所有飞机,和所有油库弹药库以后,于小山和刘卫国分别带领部队,进攻机场两侧驻扎的小鬼子的两个师团。

147师团由于师团长和指挥部所有高层全军覆没,只剩下两个少佐,还趴在炮弹炸出的弹坑里,所以于卫国的进攻异常的顺利,本来是打算和147师团搅和在一起好躲避小鬼子的飞机,和外海的舰炮,但是由于147师团没有了指挥官,所以造成了147师团的快速溃败,而且抵抗虽然是很猛烈,但是还是不成规模,被刘卫国带领的人马,给杀得人仰马翻,屁滚尿流,慢慢的一个一个的抵抗小团体,被逐一消灭,剩下的大约有2个联队的鬼子士兵,向后方逃跑了,这也叫刘卫国和于小山干开始的制定的计划有了纰漏,谁也没有想到,鬼子的师团也会有不要武士道精神的时候,当然武士道是挡不住钢铁洪流的。所以刘卫国这里就变成了无物可当的尴尬境地。

“旅长,我是刘卫国,计划实施很顺利,而且歼灭大部分鬼子师团的士兵,但是情况有点小小的变化。”于小山的通讯器里传来了刘卫国的呼叫声。“计划实施的很顺利?很好,歼灭大部分鬼子的士兵也是很好的,至少可以减少他们以多打少的尴尬局面,但是你说的小小的变化是什么?伤亡很大?”于小山先是肯定了他们的功绩,然后才发问,因为他觉得计划是可以安全实施的,因为他们可是装甲集团的冲击,附带步兵配合,而且炮兵也是事先把鬼子的驻地用炮火光顾了好几遍。但是战场上的事情瞬息万变,大量的伤亡也是有可能的。所以这小小的变化,于小山第一想法就是伤亡很大。

“伤亡?就有10几个轻伤的,都是皮外伤,几乎就是没有伤亡。就是。。“刘卫国向于小山报告说。“就是什么?快点说,别墨迹这是战场。”于小山一听几乎是没有伤亡,就10几个人轻伤,也就放下心来,迅速的问刘卫国。

“就是没有小鬼子了,他们也太不禁打了,我们的部队冲进他们的驻地的时候,遇到了的抵抗也是不少,也很激烈,但是大部分都是由尉官带领的小队式的阻击,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阻碍,全部就地消灭,但是打着打着就有士兵报告说,鬼子剩下的人都逃跑了,这边没人了。我们没办法和他们搅和在一起了。怎么办?继续追击就追到别的鬼子师团的地盘了,那时候就有可能吧我们给吃掉了。毕竟他们人太多了,我这边只有几千人。嘿嘿,旅长你说咋整?”刘卫国在通讯器里有些不好意思的说。这边于小山听完这个报告以后,也是哭笑不得,然后表情严肃起来,这可不是小事啊,这计划本来是要把小鬼子们拖在自己的身边,然后叫小鬼子的飞机和舰炮,投鼠忌器,不敢开炮和轰炸,那样会吧自家的陆军断送掉的,虽然海军和陆军素来不和,但毕竟是鬼子国的部队不是。但是现在的情况就有点耐人寻味了,是不是刘卫国他们打的太狠了,没掌握好尺度,所以才把小鬼子打跑了?现在不是想这个的时候,现在该想想如何能叫刘卫国那一队人马能够安然无恙的回来。

“刘卫国,你少跟我笑嘻嘻的,我告诉你,你现在的任务有所改变,那就是把你那队人马,给老子安然无恙的带回来,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你得保证在鬼子飞机和舰炮光顾你的部队的时候,你的部队不会有太大的伤亡,我现在命令你部,现在停止追击小鬼子的溃兵,马上撤退,用最快的速度撤进刚才我们驻军的那片树林。”于小山也是马上紧张起来,马上命令道,要是他的部队损失严重的话,那不但他心疼,估计龙浩天都会直接毙了自己,和刘卫国。自从被龙浩天征召出来以后,龙浩天总是提醒他们这些警卫排的老人,不论战争打到什么程度,武器装备可以被摧毁,被缴获,在不可力敌的情况下可以选择投降的,但是人一定要完好无损的,这样有命,才有继续吃饭的本钱,也是变相的告诉他们,你们的命比什么都重要,但是红警兵团的士兵心中感动,在他们的词典里,就根本没有投降一词,所以于小山实在是不知道如果这次行动造成了较大的伤亡,龙浩天会怎么样,估计会暴跳如雷吧,在出发前龙浩天多次嘱咐自己不要冲动,尽量在保存自己的情况下尽可能就的多消灭敌人,这才几天啊,发生了如此棘手的事情。

于小山现在的心理压力很大,没办法现在只能这么命令,要知道战斗从打响到现在,已经持续了快两个小时现在天已经亮了,鬼子的飞机随时随地会到来的,就在这时从东面的天空传来了嗡嗡声,于小山的心一下子沉到了谷底,“完了!”于小山心里想到,小鬼子的飞机已经飞到了自己这边,那刘卫国那边还会没有吗?“所有步战车准备防空,把机关炮都给老子竖起来,小鬼子的飞机是不敢下蛋的,但是咱么也要给他们一个难忘的回忆。”于小山虽然心里想着,但是还是下命令给所有步战车,就算是刘卫国他们着了小鬼子的道,那他也要给小鬼子一个深刻的教训,就算是给刘卫国那边的弟兄们报仇了,战是争这样残酷,战斗就是这样的变幻莫测。没办法,你做初一我做十五,战争有这铁一样的法则,于小山狠下心来,又重归冷静,拼死也叫那些小鬼子们吃些亏。

而刘卫国这边,小鬼子的飞机已经飞到了头上,刘卫国也下了和于小山同样的命令,因为自己的疏忽大意,叫本来可以算是完美的计划,变成了现在这种情况,自己也是很痛苦,刚刚加入独立师,并且被于小山看重委以重任,缺犯下了如此大的错误,命令部队的步战车开始对空攻击,虽然步战车的20毫米机关炮对防控很有效果,一接战就直接揍下来20多家鬼子的96舰爆机,但是飞过来的鬼子飞机实在是太多了,还有鬼子路航的飞机和航空母舰上的飞机,足足有几百架,丢下来的炸弹像下雨一样,直接在自己的阵地中到处爆炸,瞬间就有2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被炸毁,引起了坦克和装甲车里的自毁系统,这20多辆坦克和装甲车被炸成了粉末-是的几乎是粉末数千块的碎片到处横飞。基地产的坦克和装甲车都是有自毁的程式,不会叫别人缴获他们的残骸,但是这一下就上网了近300人啊。

“所有部队迅速按刚才的命令撤退,边撤边打,交替掩护撤退。”刘卫国的心也在滴血,这几天他已经融入到了这个部队当中,当看到昔日还在一起嘻嘻哈哈的战友们,瞬间牺牲在了鬼子飞机的航弹下,他的心都碎了。但是他是这支分队的指挥官,必须要狠下心,冷静面对,只要他不死,那他就必须下命令,指挥这支军队。

嗖嗖嗖。轰轰轰。。鬼子的飞机连续不断的照着刘卫国的分队丢着炸弹,爆炸声不断在独立师的部队里到处响起,独立师经历了第一次真正的血与火,独立师的官兵们依然是无所畏惧,毫无慌乱,他们带着他们受伤的战友,带着牺牲的战友的尸体,一个倒下去了,另一个就马上背着牺牲了的战友,连步战车上的独立师的士兵也都下了步战车,加入到了抢救车外战友的行列,步战车慢慢的变成了,防空车,医疗车,更多的慢慢成了战士们的的光荣的墓碑。战士们在逐一的减少,连坦克装甲车也在不断的爆炸,但是空中的小鬼子的飞机,也是伤亡惨重,来的时候数百架飞机,到现在10几分钟的对地攻击,损失了100来架飞机,但是不管什么时候,不论飞机的性能先进与否,不可否认的是,飞机永远是坦克装甲车的噩梦。

“旅长,小山兄弟,我军遭到了小鬼子的大批飞机空袭,现在伤亡惨重,我有愧啊。愧对了你于小山的信任,愧对了你对我的期望啊,我刘卫国是罪人啊,但是请于旅长放心,我现在就是拼了命,也要把部队能带出去的全部带出去,然后我就自裁,以谢那些战死的兄弟。轰轰轰,,轰轰轰”刘卫国在通讯器里对着于小山说道。

而在这个时候,于小山的通讯器里听见刘卫国那边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而这种爆炸声至少都是300毫米以上的炮弹产生的。于小山马上就意识到了什么

“刘卫国,刘卫国,你们那边怎么了?鬼子的军舰向你们开火了?现在伤亡如何?你怎么样?快回答。”于小山马上对着通讯器喊道。

“咳咳咳,,妈,的。小鬼子的舰炮真的不是盖的,真尼玛的响威力也大,现在部队伤亡有扩大了,现在我没有心思去看有多少伤亡,但是可以肯定的是,就算我么能逃出来估计也剩不下什么了,小山兄弟,你恨我吗?就是恨我,哥哥恐怕也回不去了,不能站在你的面前,直接接受你的处罚了。”刘卫国在这边晃了晃,被炮弹爆炸冲击波搏击到的步战车,而造成的影响的脑袋。对着于小山说,他现在又些诀别的味道了。

“刘卫国,你个混蛋,你听着,不论你是用跑的,或者用走的,甚至就是爬你也得给老子把部队带回来,否则老子做鬼都不放过你。步战车,快速解决接近之敌机,然后清理残敌,快速撤离去支援刘卫国他们,快。”于小山这边一听刘卫国有了诀别的意思,大声的骂道,然后命令部队快速解决来犯的小鬼子飞机。因为于小山这边的压力几乎是没有的,鬼子的飞机看见于小山的部队和146师团搅和在一起也是不敢贸然轰炸,而鬼子的军舰也是接到了电报,不敢开炮,这就造成了,鬼子的飞机一遍遍的从于小山所率领的队伍头上俯冲飞过,最多用枪来回扫射,但是鬼子飞机的机枪是打不穿那些坦克和装甲车的,最多留下一道凹痕,但是于小山他们的步战车,可不会跟他们客气,忠实的执行者于小山的命令,就这么一会鬼子的飞机就已经被打下来200多架,已经接近了这次空袭于小山的飞机总数的一多半了。

“八嘎,海航和路航的那些笨蛋,在干什么?为什么不快点丢下航弹,就这么叫来犯的敌军一架架的揍下来?快点发报给他们,叫他们不要顾及我们,一定要在这里消灭这批来犯的支那军队。我们作为帝国的军人,用玉碎来换取胜利,那是帝国勇士的荣誉与光荣。”146师团的师团长田园近一大吼道。

“嗨,师团长阁下,我已经发报请求空军的人轰炸我军的驻地了,但是空军方面回电说,他们不可能将炸弹丢在自己帝国军人的头上,这样是对自己人的屠杀。”一个少将参谋长说道。

“八嘎这群蠢猪,如果叫支那军队把帝国的空军消耗殆尽的话,那么我们也会随之覆灭的,他们难道连这点道理都不懂,如果丢下炸弹的话,虽然我和你们这些帝国的勇士会牺牲,但是死的是有价值的,至少可以把现在驻地内的支那军队全部留下。”田园近一很是气愤的说道,是啊,如果来援的飞机被全部干掉,那么可想而知他们的下场会是什么,最重要的是海军和帝国航空部队的那些蠢货们,还在做着自己的打算,怕担当一个向自己同僚开火的责任。

“报告师团长阁下,敌方突然加快了对我军阵地的推进速度,我们的勇士们快要抵挡不住了,敌方的火力实在是太密集了,我们勇士根本连头都抬不起来,全被压制在了掩体和战壕当中。而我们的炮兵根本就么有火力支援。也联系不上。”这是一个大佐头上包着纱布,冲进了指挥所,对着田园近一说道。

“八嘎,你是蠢猪吗?在支那军队进攻的时候,咱们的驻地被支那军队的炮火犁了几遍,炮兵估计早就完蛋了,没有炮兵你们就不会打仗了吗?你马上滚回你的阵地上,组织帝国的勇士,组建敢死队,用炸药包把来犯的敌人坦克装甲车炸掉,就是用牙咬也要给我咬断他们的履带,不能叫他们前进一步,告诉勇士们我已经请求了海军部,过一会儿,帝国的军舰就会将炮弹打到咱们的阵地上的。快去。”田园近一,大骂了一声那个大佐。命令道。

“嗨,师团长阁下,我马上就去命令勇士们去做。属下告退了。”那个大佐接到了命令,就退了下去。

因为于小山的命令,红警军团的官兵们,加紧进攻的节奏,短短的30分钟时间。已经突破了146师团的两道防线,到达第三道防线的时候,也开始出现了伤亡,大部分是刚刚接到命令的小鬼子,大喊着板材,光着膀子绑着一身炸药,头上带着像刚用完的卫生巾一样的头戴的小鬼子造成的。59坦克他们炸不动,但是步战车确实损失了不少,而且周围的随车步兵也是被炸到了不少。这还是少量冲到他们附近的小鬼子造成的。

“继续前进,先不要管受伤的弟兄,医护兵留守原地照料伤员,其他的全线压上进快消灭眼前的敌人。然后支援刘参谋长。”于小山不为所动,依然催促着部队快速前进,而此时天上的小鬼子飞机也都像接到命令一样,直接盘旋着飞往刘卫国那边去了。

当看见天上剩余的小鬼子飞机向刘卫国的方向飞去,于小山心急如焚。但是暂时也没有办法,只有祈求,刘卫国他们能够在坚持一下。

“小豆子,,小豆子,,你小子怎么了?快点睁开眼睛和老哥说句话啊”那原来的国府军队里的大个子,抱着小豆子的身体坐在战场上,也不管旁边的爆炸,此时的小豆子紧闭着双眼,嘴角和鼻子耳朵都流出了鲜血,而且断了一条手臂,双脚也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眼看是活不成了。

“大个子,快走,咱们一起来独立师的老弟兄,已经没有几个了,快走,把小豆子抱上步战车,快走。别墨迹,这是战场,小豆子不行了,你不能再有什么事情,不然谁给小豆子报仇,谁给弟兄们报仇,我们活着,就是为了给弟兄们报仇而活着,快走。”那个曾经在独立师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场战斗中问旁边红警兵团士兵手中枪械的问题的那个老兵,一边用手中的突击步枪向天上扫射,一边一只手拉拽这大个子。

轰轰轰。。。爆炸在持续着,飞机丢完了航弹,也是来回扫射,更要命的是,从于小山阵地转移阵地的而来的小鬼子的100多家飞机,也赶到了刘卫国这边,刘卫国现在的部队,减员三分之一,现在只有七八十辆步战车和三十来辆坦克。而随队的步兵更是减员严重,现在也只剩下了2000人左右,还在拼命护着车队向虹桥机场外的树林撤退。虽然刘卫国所率的红警兵团分队,在小鬼子飞机和外海军舰的攻击下损失惨重,但是也把小鬼子的飞机击落了300架左右,现在天上除了刚从于小山那边飞来的100多架飞机,就只剩下了七八十架飞机,估计就算是把刘卫国所率领的红警军团士兵全部留下,那小鬼子的这批飞机也要完蛋了,因为小鬼子附近的航母和所有机场的飞机几乎是都飞了过来,如果在这里被打的全军覆没的话,那么对接下来的淞沪战场上的小鬼子军队绝对是致命的打击,毕竟小鬼子此次只是动用了的军队数量对于中国军队来说实在是太少了,不靠着装备的优势和火不力的优势,那么这场战役胜负将是未知之数。就算是有外海军舰的支援,那么也是组织不起来太大规模的进攻,如果要补充这些飞机没有个几个月时间是不可能的。最主要的是飞行员,飞机的制造还是很快的。闲话少扯,再看刘卫国的战场。

“我去你小鬼子的姥姥,这么看的起老子,又来了这么多飞机,遮天蔽日啊?行。想要留下老子,你们也得付出一定的代价。老子这块肥肉可不是那么便宜,那么好吃的。”刘卫国通过步战车观察口看见又来了这么多飞机,咬牙切齿的说。

“所有步战车都对准天上的飞机,坦克上的高平机枪,也给老子支起来。地面的随队士兵都把手中的轻重火力抬起来射击。让小鬼子们看看咱们中国爷们的雄起。边撤退边给我狠狠的揍小鬼子。”刘卫国把心一横,估计是跑不掉了,就是老子跑不掉,也得咬下你们一块肉。既然跑不过飞机,那老子边跑边揍你,我就不信了,你们的炸弹都丢完了就凭你们的机枪能打穿老子的步战车?把你们飞机都给你捅下来了,你们的舰炮往哪打?

哒哒哒哒哒,,咚咚咚。。。啪啪啪啪,突突突突。。。听了刘卫国的命令所有的剩下的坦克装甲车都把顶舱盖打开了,用机关炮的用机关炮,用车顶防空机枪的用防空机枪,不管不顾的,向天上的鬼子飞机射击,而随队士兵的突击步枪和56-1通用机枪也是射击个不停,也对小鬼子的飞机造成了很大伤害,火力密集程度简直到了叫人发指的地步。这突然地反击,可叫小鬼子吃了大亏。一下子就被打掉了三四十架飞机。

“纳尼?支那人都疯了?那种没有见过的坦克装甲车用自带的武器攻击我们也就罢了,地面的士兵也是抬起枪口对我们设计,而且火力密集程度太高了,对我们的伤害也是太大了,”一个小鬼子飞行员,心惊胆战的大叫。

而此时有很多有经验的小鬼子的飞行员,赶快把飞机拉高,其他的没有得到通知的还在那里被揍得晕头转向,现在小鬼子的飞机还没有装载无线电通讯设备,只有电报机在飞机上(我查了点资料,应该算是准确的)也根本来不及发电报通知队友拉高。但是想要拉高哪是那么好拉高的,刚刚有拉高的趋势,就又有了三四十架飞机被击落了,被突击步枪和机枪打到的还好点,冒着浓烟坠落袭来,但是飞行员由于离地面太过于接近,连开窗都的时间都来不及,更别说跳伞了。全都在一声声的爆炸声中见他们的天照大神了。被步战车和坦克上面的防空机枪大众的轻者段成几节,重者凌空爆炸。一点悬念都没有。

“哈哈干得好,就这么干,尼玛的小鬼子,叫你欺负爷爷,追着打爷爷,要不是有舰炮炸我们,爷爷敢在这原地跟你们打。”刘卫国一看就这么两个回合,就给小鬼子造成了七八十架的损失,不由得激动不已。要不是有舰炮轰炸我们。老子不敢停下来揍你,你们早就都被老子吃掉了。飞机咋地,拼命了也拉你们垫背。

这时候鬼子的剩下的100多架飞机突然在天上突然转头分成了两波一波飞往外海方向,一波飞往虹桥以北。看样子是撤退了,因为不论是小鬼子的陆航部队,还是海军航空兵都接到了自己派出去的飞机电报,就这一会的战斗虽然斩获颇丰,毙敌无数(小鬼子吹,牛,逼,呗!)但是自身损失惨重,面对这支那军队的坦克装甲车除了航弹和舰炮或者100毫米以上的火炮能够有杀伤力意外,记载机枪除了对步兵有些杀伤以外,基本没有建树。而且反而因为俯冲和低飞扫射,吃了不小的亏,出站的时候路航和海航联合出击有600多架飞机,这么一会就剩下了100多架,这叫小鬼子路航和海航的大佬们甚是恐惧,这是个什么样的战斗部队啊?面对如此众多的飞机空袭,在损失惨重下竟然还有能力一口气吃下自己这么多的飞机,而且还有一部没有受到他们舰炮和飞机的照顾呢,所以赶紧电报命令所有的飞机返航,反正航弹已经丢下去了,再打也没有什么效果,不如撤退,见好就收吧,小鬼子的飞行员也是想要早点回去,这下边的部队,也太猛了,实在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给自己来一下狠得,但是上边有命令又不能私自撤退,一接到命令就马上掉头飞走,生怕飞的慢了被下边的防空火力给弄掉。

“哈哈,兄弟们小鬼子的飞机跑了,哈哈哈,大家快点抓紧时间撤退,全员把能带走的伤员装备都赶紧送上步战车,能上车都都上车坦克上边也坐人,加快撤退的速度。”刘卫国一看小鬼子的飞机撤退了,马上就命令其他的人能上车的尽量上车加快撤离的速度。

此时的刘卫国率领的部队伤亡近3000人,剩下了69辆步战车,和30辆坦克,随队步兵剩下了不到2000人而且人人带伤,击落敌机300余架,击溃147师团。击毙147师团近3个联队的小鬼子,虽然看似占了便宜,但是还是吃了大亏,要知道刘卫国损失的可是大量的装甲车和坦克啊和士兵啊,虽然是基地出产价格便宜但是那也是比小鬼子的金贵太多太多了。

而随着小鬼子的飞机撤离战场,小鬼子的舰炮也找不到了目标,随即也停止了炮击,等到刘卫国撤回到虹桥机场那边的树林时,下车看到那些战士的尸体的时候,忍不住扬天痛苦。暗恨自己大意,抽出了于小山送给他的配枪,就要饮弹自尽,多亏了其他的红警军团战士和他原来的国府军队老兵,把枪支抢了下来,阻止了他的冲动。

而于小山这边也接到了,刘卫国突围成功,但是确实伤亡惨重的消息,所以现在也算是放下心来开始面对眼前的敌人,虽然他的早有准备会是损失惨重,但是他还是感觉心痛不已。那么多战士,那么多鲜活的生命,就因为一个突然地错误,而葬送,于小山把怒火全部射向了对面的146师团。

章节目录

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飘逸De飞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逸De飞雨并收藏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