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刘卫国撤回到安全地区的时候,于小山正在指挥部队,歼灭眼前的146师团,“所有部队以排头,坦克和步战车为先锋,跟随前进,交替掩护,抓紧时间消灭对面的小鬼子,然后撤离。”于小山用通讯器对周围的士兵下命令。

哒哒哒,突突突突,“杀给给,所有人顶住,敢死队快快地,冲上去炸掉支那军队的战车,拿出你们帝国军人的荣誉,上啊。”小鬼子的阵地上一个少佐,挥舞着指挥刀,大声的嚎叫。啪,只是他刚刚喊完,就被红警军团的是狙击手,一枪打爆了脑袋。

“穿的这么明显,还敢出来嘚瑟,老子不打你打谁?”在一个被炸毁的步战车旁边一个红警狙击手,在那嘀咕道。

“八嘎,我们不是有战防炮吗?怎么都不弄过来?支那人的战车就快冲上我们的阵地了。命令勇士们一会蹲在战壕里不要动,只要对面的支那军队的战车越过战壕时,就炸掉它。”另一个鬼子大尉接替了刚才被打死的鬼子少佐接着指挥。“现在我命令全部集中火力,先攻击战车周围的支那军队士兵。只要把他们消灭了,那么我们的勇士就可以顺利的冲过去炸掉来犯的装甲车了。”那个大尉倒是有些常识,知道要先处理掉跟随坦克和步战车的士兵,暴露了坦克和步战车的侧翼,才好对其下手,但是独立师的随队步兵是你那么好消灭的吗,虽然第一波的攻击打伤了几个措不及防的随队步兵,但是其他的红警军团士兵一看,小鬼子的轻重机枪开始朝自己射击,马上就躲在了坦克和步战车的后便,造成了鬼子的子弹都乒乒乓乓的打在了坦克和装甲车的前装甲上,一点印痕都没有留下,倒是打得火花四溅,像极了绽放的烟花,甚是绚烂,壮观。

“命令随队的迫击炮马上进行小范围炮火覆盖,把小鬼子的火力点给老子压制住,命令所有坦克和步战车对准小鬼子的火力点直射,把小鬼子的火力点给老子敲掉,奶奶的用烧火棍和老子打仗,你们活腻歪了?老叫你们知道什么叫酸爽。”于小山一看自己的士兵又有几个受了伤,马上就开始命令随队的个班排连的迫击炮进行火力覆盖,坦克和步战车直射消灭小鬼子的轻重机枪火力点。然而叫于小山没有想到的是,确切的说是遗忘掉的东西,掷弹筒。一个鬼子的老兵那掷弹筒200米内隐蔽好了,可以压制200米范围内的轻重机枪火力点。

咚咚咚...轰轰轰,“掷弹筒?坏了!”眼看着前锋坦克已经开到了对面小鬼子阵地的战壕前边了,战壕后边的交通壕里响起了掷弹筒的发射的响声,而随后在坦克和步战车的车身身后响起了爆炸声,这下可叫红警军团的士兵们吃了大亏,一下子被炸死炸伤了,200多人,于小山当时就觉得不好了。“尼玛,这亏吃的,叫他都感觉脸红,我说他们小鬼子的防御活力怎么只有轻重机枪,虽然炮兵应该是被消灭了,要不这么长时间的进攻,小鬼子早就使用步炮还击了,刚开始就总感觉到差了点什么东西,原来把掷弹筒都给集中在一起使用了,掷弹筒如果成建制的使用,也赶上小口径火炮了,而且发射速度快,临阵变换阵地的机动性强,一个人拿着就能跑的飞快,尼玛,失策失策啊。”

“呦西,干得好,帝国勇士的精锐,智慧和胆识,其实支那军队可以比拟的?呵呵,很好。”这时146师团的指挥所,田园近一放下望远镜,呵呵直笑,这个战术是他在被攻击以后,才想到的,因为作为小鬼子国的高级指挥将领,他知道他们的士兵,在面对装甲集团的冲锋时,是复发取得胜利的,所以他需要大量的杀伤敌军的有生力量,但是这些狡猾的支那士兵,一旦受到帝国勇士的轻重机枪的招呼时,就会缩回坦克和装甲车后便,使帝国的勇士用直射火力根本就是收效甚微,所以既然对付不了对面冲击阵地的坦克和装甲车,那么久用曲射火力对坦克和装甲车后便的协同士兵进行打击,所以命令师团所有部队的掷弹筒手,和迫击炮手集中在了这师团指挥部前最后的阵地里。只等待支那军队的坦克和装甲车开上阵地,越过凹凸不平的战壕时,产生晃动无法开炮掩护身后的步兵的间隙,进行几轮齐射,以达到打击敌军有生力量的目的,而且第一轮的攻击效果还不错,但是他不知道的是,红警军团所编制的独立师,每一个班都有一门60迫击炮作为曲射火力支援,当他的第一波攻击结束以后,第二波攻击的炮弹还在小鬼子装弹手的手里的时候,他们的末日降临了。

“后便的临时火力支援小队,你们干什么吃的?刚才我的命令,都被你过滤掉了吗?什么叫火力覆盖?你怎么打得?为什么现在小鬼子的掷弹筒和迫击炮还能够打得响?赶快测算好距离和方位,马上立刻反击他们的火力支援阵地,我要立刻看见他们的曲射支援火力阵地消失!”于小山恼火的对着步话机大喊大叫,这尼玛丢人丢大发了。小河沟里翻了船了。

“是所有迫击炮班组成员,马上测定距离方位,干掉小鬼子的曲射火力阵地。快点,前方的兄弟们有了较大伤亡。”负责指挥临时火力支援小队的小队长,马上命令道。他现在也是觉得两侧的脸颊在发烧。但是天知道,那些属耗子的小鬼子是怎么躲过他们几轮轰炸的。这也叫他憋了一口气。要为刚才被袭击的红警军团的兄弟们报仇。

“报告测距前方500米,方位903。”这时一个测距手,马上报告那个队长说道。

“尼玛的,还等什么,等下酒菜呢?给老子马上极速射,给我打,给我敲掉对面小鬼子的支援火力。”那个小队长听见报告以后,就直接命令道,极速射,可没说打多少啊,反正就是给我炸,他已经下了决心,就是老鼠都叫他死个10回,才能一解他心头之恨。“是,前方500米,方位903极速射,开炮。”所有的操炮手都在重复着坐标信息,开始调节了60迫击炮的角度,一发接着一发的发射炮弹。

咚咚咚咚.....轰轰轰轰轰....“纳尼?什么情况?怎么会有这么多的炮弹落在我们的支援阵地上?支那军队怎么会有次多的炮?难道他们也装备了众多掷弹筒?”田园近一还没有得意完,就听见了巨大的爆炸声,然后抬起了望远镜,看到了叫他震惊的一幕,他所安排的掷弹筒和迫击炮的阵地被淹没宰了一片爆炸所产生的火光当中,当时心中惊讶不已,还以为独立师也装备了掷弹筒一类的东西呢,但是他那知道啊,独立师的班级的支援火力炮火都是以40毫米以上算的,掷弹筒?好东西哟!但是我们看不上眼!你留着慢慢玩吧。就连独立师的60迫击炮也可以在2000米的距离上精准的击中目标,要知道红警军团的60迫击炮是国产63式的迫击炮基本数据上最远距离就又1490米,最短距离200米,但是别忘了这是基地产的,所以最远距离可以达到重型迫击炮的标准6000-8000米的距离,最短距离可以缩减到50-100米之间,这是现在很多迫击炮所不具备的,倒是有能打到那么远的,但是精准度就要笑了很多了。

“完了,我们完了,连最后的手段都完蛋了,146师团也完蛋了。”田园近一,缓缓的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低着头自言自语的说道。而指挥部里的人,也都没有了刚才掷弹筒迫击炮阵地刚刚取得战果的开心,现在以一个一个的也都低头沉默不语。“命令所有的帝国勇士,能可战至一兵一卒,也不许后撤,他们要用他们的武士道精神捍卫天皇的尊严。你们都下去吧,把军旗烧掉,不要叫支那人给抢了去,都走吧..诸君现在已经是最后的时刻了,谢谢诸君长久以来对我照顾,请诸君为了帝国的荣誉去奋战到最后吧,拜托了”田园近一好像一个迟暮的老者,在哪里对着指挥部里的所人员神鞠了一躬。然后缓缓的走进了指挥部后便的自己的休息室,而指挥部所有人员一看田园近一走进了自己的休息室,也都知道了为了什么,然后集体想田园近一的背影鞠了一躬,缓缓的退出了指挥部,奔赴了前线,去做最后的抵抗。

这时候,于小山的部队已经顺利的冲进了146师团的阵地,然后开始快速的分割包围消灭146师团剩下的小鬼子,当基本上全部歼灭小鬼子146师团的时候,在围攻146师团的指挥部的时候,于小山接到下属报告说,指挥部里的小鬼子的指挥官要求和于小山单挑,以武士的方式解决战斗,于小山听了以后,微笑着摇了摇头,心里想着,这都什么年代了,还武士对决?去看看这傻缺长得什么样子?也好做个纪念。

“小鬼子你们听着,老子就是独立师一旅旅长,于小山。你们哪个笨蛋要和老子做决斗啊?赶紧站出来,老子好解决了你,然后回家吃饭了。”于小山来到了146师团的指挥所门口,看了一下周围都是自己的士兵,然后满意的点了点头,对着147师团的指挥部里大喊道。

“呦西,于君,你地果然有大将风范,我地佩服,作为帝国的勇士,我要用这种决斗的方式和您一决雌雄,以捍卫我帝国军人的荣誉,看见于君如此的年轻,却能打败我们强大的帝国军队146师团,我实在是觉得不可思议。但是我也觉得败得不冤枉,帝国的情报部门竟然把你们这个这么的重要的情报给漏掉了。实在是遗憾啊。”就在于小山问完了以后一个大佐打扮的小鬼子走出了指挥所,来到了于小山面前用半生不熟的中文,啰里啰嗦的说了一大堆废话。

“这位小鬼子,就是你要和我单挑吗?以什么武士的身份对决吗?你是这里的最高指挥官吗?”于小山也是笑眯眯的看着眼前的小鬼子问了好几个问题。

“纳尼?八嘎,我地不叫小鬼子,我叫井下一郎,是我要找阁下以武士的身份对决,以捍卫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荣耀。”那个叫井下一郎的小鬼子一听于小山说他是鬼子,马上就大骂道。

“哎呀?你还生气了?还荣耀?尼玛的给你脸了是吧?多说那么多干嘛开打吧?”于小山一看,井下一郎生气了,也不客气的对他说道,挑衅的意味可见一斑。不叫你小鬼子叫你什么?叫你****?猪粪?尼玛的还真把自己当成一根葱了,说着抬脚就要往前冲。

“等等...等等...你地等等,我还有话说,”井下一郎一看于小山要冲过来,马上抬起手对着于小山做了个停止的动作,然后嘴里说。

“嗯??有话就说,有屁快放!小爷没有时间和你墨迹。”于小山马上停止已经前冲的身体,差点没有扭了自己的腰,你大爷的小鬼子,尼玛是故意的吧?差点闪了老子的小蛮腰!

“是这样的,于君与我的对决,是不是该有点彩头呢?没有彩头似乎是没有什么意思啊。”那个井下一郎马上对于小山说道,要打没问题,哥们还有个条件,需要你答应。

“什么彩头?”于小山问道,而且也是纳闷,这个条件提的好像很诡异呢,怎么感觉到对方小鬼子,有设么阴谋呢?而且对方似乎很淡定,就像是提了赌注以后,肯定能赢一样?嗯..要小心一点啊。

“这样吧,于君,你我对决,如果我胜了,请你放过我现在指挥部里的所有帝国勇士,如果我败了那么我们所有的帝国勇士将由你随意处置如何?”井下一郎马上说出了自己的条件,而且他心里也在狂笑。哈哈对面支那军队的指挥官虽然打仗指挥还算的上市出众,但是就这智商实在是太叫人惊讶了,实在是太低了,要知道自己可是日本有名的剑士,断刀流的5师兄啊,那武力值可不是一般二般呢。和他绝对,那就是找死,自己的快刀,连老师都要全力以赴才能接得下来,何况你个小小的支那军队指挥官了,呵呵赌注赢定了,而且还能取你项上人头,以报师团战败之仇,给146师团雪耻,而且要是拿下了眼前的支那指挥官,他可是大功一件啊,那么有可能从建146师团的重任就落在他的肩膀上了,想起来就是非常的舒服,开心啊,哈哈哈...

“这条件听起来似乎我是很吃亏的啊?你要知道,现在你们已经被我们包围了,只要我一声令下,只要一颗炮弹,你们就都没有机会再活着走出你们的指挥所了。”于小山冷静的看着井下一郎道,而且还在思付为什么小鬼子非要找自己单挑呢,难道有什么阴谋?

“于君,你知道的,正如你所说,我们这一役确实是战败了,而且也被你们包围了起来,但是你们如果不敢跟我们对决的话,这是懦夫的行为,并且不符合武士的精神。请于君深思,拜托了。”井下一郎听了于小山的话,马上对于小山劝解着,开完小这么个天衣无缝的计划,我可是想了好久才想到的,你要是不上当我的师团长的位置可能就飞了。

“行了,不和你墨迹了,开始吧,就按你说的做。”于小山现在也没有想明白里边到底有什么阴谋,索性也就不去想了,直接打断了井下一郎要继续说下去的动作,然后挥了挥手说道,这一下差点没把井下一郎给噎死,刚要接着说话却被对方一句话给封死了,嘎的一下,吧刚要出口的那句话的空气给吃尽了肚子,然后顺着气管直下而去经过了胃部,向十二指肠进发,经过荡气回肠的大肠,到达了****处,说时迟那时快啊,随机两个屁股蛋子一紧,再一松,噗的一声,把那要接着说的话,化作了一缕浊气,给释放到了体外。

而于小山和周围的士兵马上都单手捏着鼻子,在哪里扇着风,鄙视着看着对面的井下一郎,心想,决斗就决斗呗,多大个事情啊?还防化学武器来助阵,小鬼子就是不要脸。

“八嘎,看招..”井下一郎,由于被于小山把自己要说的话给堵了回去,憋在肚子里,憋屈的实在不行,到了不吐不快的地步,于是放了一个响屁,但是放了屁以后呢,看见周围包围着他的于小山的士兵和于小山在鄙视着看着他,叫他怒有心中生,掂起了手中的宝刀,藏颈缩头,缠头裹脑,脚踩七星八卦步,身上刀似游龙,快似闪电,刀光剑影,一看就一幅大侠风范,刷了一阵,摆了一个台型,一手持刀,一手遥控虚点于小山,嘴里哇呀呀,大叫道,呔....我乃大鬼子帝国军中上将,特来取尔首级,而快来送死,说着提刀纵马,本于小山而来,按说那马儿有多快啊?就听见唏律律一声暴叫,四蹄分开,闪电般的冲了过来,额...有点扯远了...

井下一郎由于一个屁放出来,脸色通红的刷了一顿刀法套路,叫于小山好是眼花缭乱啊,于是于小山慢慢的抬起了右手,手里抓着自己的配枪,对着井下一郎,慢慢的扣下了扳机,啪!世界清净了。

井下一郎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眼睛瞪得大大的,直视这眼前的于小山,虽然眼神已经空洞无神,但是大脑里还在失去意识之前在那想到“我靠,不是说好的单挑吗?怎么还用枪?于小山你丫的也太不讲究了吧?狡猾狡猾滴啊。”然后双膝跪在地上,脑袋往前一处就趴在地上,死的不能再死了。

“都什么年代了,还决斗?手里有枪不用,你脑子锈到了?来呀快速肃清残敌,打扫战场,这次咱们损失可大了,打扫完了看看还能贴补回来不。”于小山吹着手里配枪枪口上的硝烟,缓缓的说道,然后命令大家打扫战场,不然这次可是真赔坏了。然后就听见噼里啪啦的一阵枪响,和小鬼子指挥部里的鬼子们的大骂声,什么不讲信用啊,什么不是武士了,反正骂什么的都有。不过很酷开这生意就消失了。

然后于小山他们开始打扫战场,为什么打扫战场?虽然这些小鬼子的武器,他们看不上,但是不代表国府的一些杂牌军看不上啊,少要点钱,贴不下这次战斗的损失,虽然于小山知道这次的损失根本就是贴补不回来,但是还的做啊。

等于小山他们打扫完战场以后,撤退到了虹桥机场旁边的小树林的时候,于小山下车以后,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而且阴沉的可怕,像是能够拧出水来一样....

章节目录

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飘逸De飞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逸De飞雨并收藏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