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于小山拒绝了光头的封赏以后,继续修整了几天,然后就接到了淞沪战场司令部的命令,启程驰援,蕰藻浜。那里的战事已经很焦灼了,被称作东方的“绞肉磨盘“。

蕰藻浜战役双方投入军队近百万

作为抗日战争中国正面战场22次会战中规模最为庞大的战役之一,淞沪会战中,中日双方参战的兵员总数将近百万。

在两个多月内,中国方面除中央军外,长江以南各省,包括广东、广西、云南、四川相继派出部队,先后投入78个师、7个独立旅、3个暂编旅和财政部税警总团、中央军校教导总队、炮兵7团、宪兵1个团,以及上海市保安总团、上海市警察总队江苏省保安团4个团,兵力总数75万人以上。另有空军的第二至第九大队等8个大队和1个暂编大队,几乎调动了当时全国1/3兵力。

日本军队不断增兵,其参战部队总兵力也达到25万人左右,包括陆军9个师团又2个支队,另有从华北的第五师团分遣出来的国崎支队,以及海军第三和第四舰队。其调动规模也是史无前例。

中国军队伤亡33万余

虽然中国部队的兵力是日军的近3倍,但装备上的巨大差距和战斗指挥的巨大失误,造成了中国军队只能在淞沪正面、纵深均不足20公里的地区,与日军反复拼搏,筑起血肉长城。

以中国军队中最精锐的第98师为例,在仅仅18天的作战中,伤亡达4960人,几乎占全师兵力的62%;阵亡的营级以下军官约200人。陶峙岳为师长的第8师并非中央嫡系部队,进入淞沪前线时,其装备甚至仍以19世纪20年代的汉阳造步枪为主,全师根本没有重型武器。第8师参战近3星期,全师作战人员从参战时的8000余人减员至700人。在蕰藻浜战场,第78师467团迎击渡河日军,1个连在10分钟内就全部阵亡!

而接到命令的于小山和刘卫国,带着刚补充来的王大凯和田即墨的两个团,加上自己得一个团,还有补充到位的式坦克,1500辆步战车和150辆各口径的自行火炮,起身前往蕰藻浜,这一路上浩浩荡荡,叫路途上的败兵和下来修整的国府军队看的一愣一愣的,这是哪个部队啊?这么牛逼,全机械化啊?光是那卡车就最少有1000辆而且后边还挂着大炮,其实小山旅的运输用卡车1500辆,各种口径牵引火炮是810门,叫这些国府军队看的眼红不已,要是自己的部队有这些大炮,那还能叫小鬼子嚣张了?在看他们卡车上拉着的士兵那身装备,就是自己的长官的亲卫队也没有啊。一水的轻机枪(81-1)就是不知道是不是银枪蜡头啊。

“部队加紧前进,速度驰援蕰藻浜,拿的的国府军队的弟兄们在等着我们,我们早去一会他们就少牺牲几个。油门给我加到最大。”于小山也管不了那些下来修整的败兵溃兵是怎么想的,看到他们就只想要快点开赴蕰藻浜,就这一路上看见的这些国府士兵,几乎都是人人带伤,士气低落啊。但是他们都是英雄,就是失败了,那也是用自己的血肉铸成了一道,小鬼子侵略者永远越不过的钢铁城墙。

“这两位长官,请问你们是哪个部队的?”由于车队前进中和退下来修整的国府军队挤在一起条道上,所以于小山和刘卫国都在自己的步战车旁边等候部队通过,而且在一起低头研究一章蕰藻浜的地图,这时候一个国府军队的少校来到了于小山和刘卫国面前操着一口四川口音敬礼问道。

“你好,我们是晋绥军独立师的部队,这是我们独立师的小山旅。这位是我们旅长于小山。请问兄弟你是哪个部队的?”于小山和刘卫国抬头看了一眼眼前的国府军队的人,然后刘卫国抢险说道,然后回了一个军礼。他是尊重扯下来修整的国府军队将士的。但是于小山是自己的上级,当然不能叫于小山先说话啊,所以他抢先说话,并且介绍了于小山。

“长官好,我是川军团的,刚从战场上下来,打算去修整。”那个川军团的少校马上又是立正对着于小山和刘卫国回答说。川军团,一支刚刚由农民为了吃饱饭而放下锄头拿起了枪的部队,有的甚至连枪都没有,穿得破破烂烂的,补给甚少,曾经有人戏称他们为叫花军,已说明他们的困境,但是就是这样一支军队,却也打出了国人的威风与血性,就是这群为了能吃口饱饭,而参军,拿着手中的简陋原始的武器,穿着草鞋和小鬼子拼命的人,打出了中华民族的血性。当时,川军的装备,在全国各省军队里,算是最差的之一,“汉阳造“步枪都算是精良装备,大部分士兵用的是川内自产的单打一,很多枪膛线都磨没了,子弹出膛就不知道歪哪儿去。手榴弹是自产的“麻花“,火炮和机枪更是寥寥无几的奢侈品。川军的物资也紧缺,绝大部分士兵穿着草鞋,单衣,号为“草鞋兵“;没有军用水壶,腰间挎着竹筒;没有包裹,背上背着竹笼子!此外,很多士兵嗜好旱烟,被人讥讽为“双枪军“。然而就是这样一支部队,在排挤和鄙夷之下,却打出了许多惨烈而壮阔的会战。

“哦?是川军团的兄弟,兄弟你有什么事情吗啊?”于小山看着眼前穿的破破烂烂的四川汉子,静静地问道。他觉得川军团的人是可敬的。当年百万川人出川抗击日寇,是何等的悲切壮观。

“报告长官,请问长官是要去前边的蕰藻浜支援吗?”川军的少校问道。

“是啊,我们就是前去支援的,有什么问题吗?来过来坐下说。”于小山觉得川军少校有事情要说,所以也不嫌弃拉着这位川军少校的手让道地图卓旁边的行军折叠椅上。这叫那川军团的少校很是感动,多长时间了从蜀地走出来的时候就没想过回去,但是到哪都遭受白眼,连做个火车都叫人赶下来说他们不是正规军。而到了这里一个少将对自己这般的亲切,不能叫他不敢动啊。

“长官,卑职不敢,长官请坐,卑职身上脏站着就行。”那川军少校赶紧说道。

“屁话!你们是军人,我们也是军人,而且你们是前线奋勇杀敌才撤下来的军人,有什么脏不脏的,打仗哪里干净?坐下,这是命令。”于小山当时佯怒对着川军少校说。那川军少校一看马上笔直的坐在了椅子上,一副军人风范,就是身上的一副叫人有点无语了。

“兄弟你叫什么名字?”于小山看见川军少校坐下来便问道。

“报告长官,我叫张风骏。”张风骏马上起身回答道。

“坐下,咱们简单聊聊前边的情况,你不要紧张来回的站起来你不累?我还累呢。放松”于小山马上用手按住了张风骏的肩膀把他按回椅子上。

“报告长官,前边的战斗打得很激烈,我军伤亡惨重,这几天轮换的上了快10个师的兵力了,但是一个师上去没有3个小时就损失了一半的人马。有的5个小时下来四分之三的人都打没了。而对面的鬼子九个师团和两个支队也是是团伤亡也是很大,但是没有咱们的大,逼近鬼子的师团火炮飞机,舰炮都朝咱们打啊。”张风骏报告说。

“嗯,其他的还有什么吗?”于小山听着张风骏简短的报告,就大体知道怎么回事了,因为就这简单的几句话已经说明了战场情况,估计再多的张风骏也提供不上,然后问张风骏是否还有什么要说的。当半天没有听见张风骏说话,抬眼看见张风骏,在那瞪着双眼猛烈的咽着唾沫,顺着张风骏的眼光看到他在盯着于小山地图桌上的一份牛肉罐头。心里顿时明白了。

“卫国,去吧咱们车上的补给拿下来点。”于小山回头对着刘卫国吩咐道。刘卫国也是看到了张风骏的眼睛了。于小山分付完了随手将那份牛肉罐头推到了张风骏的的面前“吃吧,饿坏了吧。”

“卑职不敢!”张风骏看见那份罐头被送到了自己的面前,突然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低着头说道。是啊,他是很饿,从战场上下来都走了快1天了就吃了1个掺着野菜的窝头,能不饿吗。但是他很尴尬啊,这叫怎么回事啊,他着人丢大发了。会不会叫人耻笑啊,但是偷眼看了下于小山,看见于小山微笑着看着他,眼神中并没有什么看不起或者鄙视他的目光,而且还带有一种对待亲人的目光。

“吃吧,吃完了好赶快赶路,争取早日修整好了,回来再揍小鬼子。”于小山又开口道。

“谢谢长官。”张风骏拿起了面前的罐头但是没有吃,而是拿着一块褪了色的手帕,给盖了起来然后装到了兜里。

“你为什么不吃,放起来要给谁吃啊?”于小山看着张风骏的动作,奇怪道。

“长官,我还有好弟兄没有吃呢,特别是一些受了伤的,他们这辈子也没吃过罐头。就看过别的部队打牙祭时,我们才看过。我想拿回去给大家尝尝。”张风骏并没有把这个事情当成很那丢人的事,因为他说的是实情,川军团的士兵为了吃饱可以上阵以命相搏,但是到头来却连一口饱饭都吃不上,国府的其他军队还排挤他们,连最起码的补给都供应不上。而且现在队伍里就又上百号伤员,没吃没喝,更没有药品,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张风骏很清楚。

“伤员很多吗?大家都吃不饱饭吗?国府那边不是给每个部队都有适量的补给吗?怎么会连基本的罐头都没有吃过呢?”于小山听见张风骏说道他们的士兵一辈子都没吃过罐头,就很纳闷,不说别的,就榆林县的各种罐头,那全国的销量是很好的,国府也采购过很大规模的一批,不可能连部队的补给都跟不上啊。但是于小山哪里知道啊,这罐头在他们红警军团不算什么,在国府军队都基本上是贵重补给了,不到一定时候是不给补给的,只有少数的嫡系部队才有补给,但是数量也不是可劲造的。

“报告长官,我们部队,没有接收到国府的食品补给,不过弹药倒是给了不少,也是一战而光了。吃的自由自己部队火头军自带的玉米面和着四处挖来的野菜,做出的窝头,而且就这个一天也就是一人一个窝头的定量,其他的时候就是野菜汤充饥。”张风骏说到这里已经哽咽了,说不下去了,他们川军团很多战士是因为吃不饱饭,和鬼子进行白刃战平次到的时候,由于体力不支,头晕眼花而牺牲的。他们也是抗日的队伍,他们也是中国军人,他们也为了祖国的大好河山拼劲血肉抛头颅洒热血啊,为什么就不能收到公平的对待啊。

“你们有多少人?我给你们发补给,给你们发半个月的量,发半个月量的各种罐头。一定叫你们吃饱。战士们在前线打仗。还不能吃饱,这太叫人寒心了。”于小山听了张风骏的话,并没有多说什么别的,他知道,国府的东西和事情,他也参和不了,只能用自己的方法,去帮助慰藉这些抗日英雄的心。

“谢谢长官,但是长官你们有药吗?治疗枪伤的药,要是有药的话,我不要罐头,我用罐头换药行吗?吃的都好说,但是我的弟兄们有100多号伤员,没人管,缺医少药啊,国府那边的军队都不接收我们川军团的人,他们说他们自己的药品还不够呢,怎么可能给我们这群叫花子。可那也是一群抗日的战士啊,他们在战场上和小鬼子厮杀,都没牺牲,可是却要死在缺医少药上,而且自己人都不救。我...我心里有恨啊....呜呜呜呜.....”张风骏在说完以后,那张坚毅的脸上瞬间的留下了痛苦的眼泪。

“你们总共有多少人,先别难过,你慢慢说,我一定帮你,不就是药品吗,我这有的是,别人不管我管,别人不救我救。不管你们有多少伤员,我独立师,我小山旅都救定了!我就不相信,堂堂的中华大国,竟然连给保卫国土的英雄救命的药物都没有。”于小山脸色严肃的对着张风骏说道。

“真的?长官你说的是真的?长官,只要你能救下我的弟兄们,我张风骏和手下兄弟的这条命就是你的了,日后给长官当牛做马,效犬马之劳。长官叫我往东我不往西,长官叫我打狗我不骂鸡,只要长官你救了我的兄弟们,你叫我干什么都行。”张风骏一听于小山说不管他们又多少伤员他都救,马上激动地说,而且表示如果真的,他这条命就卖给于小山了。

“你个瓜娃子,你乱说什么呢?救你是我辈军人的本分,不能叫你在战场上拼了命流了血,到了最后却因为没有药品而流血过多死去,死一个人也是我国防力量的损失。好了别哭了去叫你的兄弟们过来吧,需要人手我叫人帮你。”于小山难得的和张风骏开了个小小的玩笑然后安抚他说,这么多天来于小山因为之前虹桥机场的事情也是很自责的。

“是长官,我马上就去...”说着张风骏给于小山敬了个军礼,转身离去,是飞奔而去的,时间不等人啊。不大一会就带来了大约1000多名穿的破衣褴褛的士兵,而这1000多人当中还有100多号伤员被人抬着,来到了于小山面前。于小山也是上前查看,而且马上吩咐医护兵进行救治和战场急救手术。还吩咐部队的士兵把罐头拿出来分给川军团的人,叫他们先吃点垫垫肚子。因为他有话要说。

“川军团的弟兄们,我是晋绥军独立师小山旅的的旅长,我叫于小山,我现在代表中国,代表国人,向你们表示最崇高的敬意。”说着于小山对着他们敬了一个标准的军礼,站得笔直的身体一动不动的对着川军团,而这个时候没有掌声,因为川军团的人都在大口大口的吃着于小山给他们的罐头,有的吃得快的已经吃了一个了,然后就看着周围人手里的罐头咽着口水,但是没有人上去抢夺,因为他们知道那是他们的战友,他们的生死兄弟,他们也是好久没有吃饱了,更别说是肉,他们相互扶持,互相掩护,从血与火当中走出来,不能因为一罐小小的罐头,就抛弃不顾。于是就又小山旅的士兵就再递过去一个,那些川军团的战士们抬眼看了一下小山旅的士兵,点了下头拿过那开了封的罐头就低头又吃了起来,两个不够再来三个。知道于小山发现了吃的太多了的时候,赶忙叫停的,因为他知道如果在这么吃下去,川军团的人会被吃坏的。

“川军团的弟兄们,你们的伤员我小山旅接收了,但是我们要赶去蕰藻浜支援,你们的伤员需要和我随队前往战场,你们商量一下行不行,如果行,我保证吧这些伤员治好,然后送回去找你们。”于小山看见他们在那吃喝,继续说道。

“长官,你带走伤员我们没有意见,但是你能不能把我们也带去?我们刚从那边下来,对那边的情况都熟悉,而且我们吃饱了,回去的话还能上阵杀鬼子,还能为了那些死去的弟兄报仇。请长官带我们回去吧。”张风骏这时候擦了擦嘴,站起来对着于小山说,因为他觉得,跟着于小山不吃亏,而且于小山很待见他们,给他们吃的,给他们治病,也没把他们当成叫花子看待,对于给他们的东西,不是施舍,而是正常的部队之间的补给,这叫他心里有了要和于小山走的想法,这就和当初刘卫国的心思是一样的。而且现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时候,这种被打散的游兵散勇加入别的部队都是正常的事情。

“是啊,长官,你收了我们吧,我们只要能吃饱,绝对很能打得,不会给长官丢人的,绝对不让长官的罐头白给我们吃的,请长官接收我们吧,我们以后就跟长官干了。”那个吃了三四个牛肉罐头的川军战士站起来大声的说道,这一声引起了连锁反应,众多的川军将士也都七嘴八舌的要加入到于小山的麾下,给于小山卖命,而这边的热闹也被其他部队退下来的人看到了,然后一传十十传百,结果造成了来独立师,小山旅投靠的人达到了三四万之众。这叫于小山措手不及,有些不知所措,甚至是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这次“无心之失”却叫自己变成了众望所归。

“小山啊,咱们的后勤补给车辆都已经停下了先头的装甲部队还在前往蕰藻浜的途中,中间不能空缺太长时间啊。你看看这有三四万人?怎么办啊?”刘卫国把于小山拉倒了一旁问道。“怎么办?凉拌,全收了,怎么说也是老兵,对咱们以后发展有好处,再说了别人不管他们,咱们独立师必须管,他们都是英雄。你先给他们登记,我去给师长发报,告诉一声,估计师长是很乐意的。”说着于小山转身发报去了,不一会得到了龙浩天的回复只有十三个字“全盘接收,决不让抗日英雄寒心!”随后又紧追一封电报“所用补给不日空降给你,先用随身所带补给武装部队,增强实力。”于小山拿到了这份命令火急火燎的来到刘卫国那边和刘卫国嘚瑟“看见没?看见没?这就是咱师长,这虚怀若谷,普度众生。”“行了你赶紧帮忙吧,我这都忙不过来了。”刘卫国连眼皮都没抬一下就。“得行”于小山嘀咕一声马上也加入了编辑造册的大军当中,大家一看旅长都亲力亲为就更加的卖力了,这三四万人的登记竟然只用了短短的2个小时就完事了,而且是都把运输卡车上的备用的军装武器全部按照红警军团的配置给这三四万人装备好了,至于这三四万人的长官问题,于小山干脆叫张风骏来毅力承担,这可教张风骏累哭了,他最大才当过营长,这一下弄三四万人叫他怎么弄啊。

于小山不管这些,吩咐大家换装完毕赶紧先吃口罐头垫垫肚子,然后把伤员装上拿下了装备的空卡车,然后随队前往蕰藻浜,这下小山旅的人数大涨啊,虽然这三四万人的队伍没有配置火炮但是装备可是鸟枪换炮,又都是老兵,那战斗力比红警军团的士兵也不逞多让。看见众多投靠过来的老兵们脸上洋溢着喜气。于小山也是高兴的不得了,心想有了这些部队我都敢和整个淞沪的鬼子掰掰手腕。

“所有人整装完毕,能上车的都给我上车,装不下的对不起兄弟们了啊,都随队走步前往战场吧。”于小山命令完毕,那些老兵们就有序的蹬车,这个时候就看出了老兵的纪律性了,车辆装满了以后,一看还行还都装下了。于是于小山命令运输卡车车队,立刻全速赶往蕰藻浜,追上前锋装甲车队。准备给蕰藻浜的小鬼子们一个大大的惊喜................

章节目录

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飘逸De飞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逸De飞雨并收藏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