蕰藻浜的河南侧国府军队的阵地上,现在基本上是一片废墟,守卫在南岸的国府军队的师已经钉在这里近8个小时了,都已经伤亡惨重,而两个师所带的炮团,那可怜的几门75野炮已经被小鬼子的飞机敲掉了,现在全靠两个师的官兵用血肉之躯抵挡小鬼子的进攻。

“奶奶的,大黑子你的机枪打的准点,小鬼子上来了快点打一定不能叫小鬼子过来。”蕰藻浜的一座大桥南侧的国府军队的机枪掩体里一个老兵对机枪手吼道,“哎呀喊啥喊啊?老子耳朵又没聋。”那机枪手一遍大声的对旁边的那个老兵抱怨道,一边手上的机枪可没有停止,哒哒哒哒哒的长点,短点,的打着冲过来的小鬼子,而且别说他操控重机枪的功夫还真是不来,马克沁在他手中就像是张了眼睛一样,他机枪前面扇面形的四十五度角基本上就这一个扫射,就倒下了不下30个小鬼子,这枪法还这真是不赖。

“报告联队长,河对面的支那军队抵抗意志很高,我们联队的第三中队,又被压制在了桥上,依靠桥上的部分掩体在进行还击,第三中队长向联队请求炮火支援,打掉对面的机枪阵地。”一个小鬼子通讯兵来到了正在组织进攻的384联队的联队长面前报告说。

“八嘎,藤田中队的帝国勇士都是猪吗?他们随身携带的掷弹筒都是摆设吗?这才开始攻击第3波就要炮火支援,难道没有火炮他们就没有进攻的勇气了吗?就不会打仗了吗?这简直是我们384联队的耻辱,是帝国军人的耻辱。告诉藤田,如果在20分钟之内还拿不下对面支那军队的机枪阵地,叫他刨腹吧。”384联队长愤怒的大骂,这也太扯淡了,从早上6点到现在帝国的勇士已经帝国的勇士已经进攻对面支那军队的阵地8个多小时了。竟然被打惨了2个联队,而且还没有攻下对面的阵地,而且他的联队是第三梯队的第三波攻势,结果他的联队现在已经第三波攻击了,而且是也是伤亡惨重,现在已经伤亡了300多人了,支那军队的战斗力怎么会这么强呢?而且刚才后边的重炮旅团已经发了电报过来说,支那军队的炮兵已经全部被歼灭了,这还攻击不上去,会叫帝国的同仁们笑话的。

“八嘎,联队长难道是猪吗?宁愿帝国的勇士用鲜血去战斗,也不舍得联队的炮兵用炮弹来支援吗?”那个藤田中队长,看完了电报,心里暗暗骂着,他可不干大声的骂出来,在小鬼子的军队里,上下级观念很强,所以他一旦骂出来,要不是有道理的,要不就是被责罚。“命令中队所属的迫击炮给我敲掉对面支那军队的重机枪火力阵地,掷弹筒敲掉他们的轻机枪。”藤田中队长无奈的下着命令。

咚咚咚...轰轰轰...小鬼子的士兵执行命令倒是很彻底,掷弹筒兵也不管对面的机枪打来的枪林弹雨,站起身来目测了一下国府轻机枪手的位置,然后半蹲下来调好标尺就发射了出去,瞬间爆炸声就在国府军队的阵地上响了起来,轻机枪哑火,接着就是小鬼子的迫击炮,也是敲掉了对面的马克沁。

“大黑子?大黑子?你醒醒。”那个国府军队的老兵,很幸运的躲过了刚才的迫击炮弹,他刚才出了阵地去取机枪弹药了,弹药都要见底了,当他扛着弹药回来的时候,一看大黑子被炸得肠子都流了出来,马上抱起他,大声的呼唤着,“额..轻点...你奶奶的,轻点晃....疼....疼死老子了...你在晃下去..老子没被小鬼子炸死,也被你球的晃死了...额...”大黑子好似听见了老兵的叫唤声,缓缓睁开眼睛如是说。“哈哈你没死啊,你等着我把你送下去,保证你死不了。”说着那老兵就要搬动大黑子的身体。“别...别动了,我不成了,我自己知道,你赶紧去操枪,鬼子肯定上来了,别管我了,你把这个给我家二丫送去,告诉他再...再找个好人嫁了...别等我了...这辈子...这辈子...”大黑子一把拽住要拉他起来的老兵的手,递给他一封信,然后声音越说越小,在生命的最后关头,他只关心两件事,小鬼子和二丫,小鬼子自不必说了,二丫是他从小的青梅竹马,本来两人都快结婚了,他在家里却奉命赶回了战场,结果这一来就再也回不去了。“大黑子...大黑子....****你姥姥的小鬼子,老子和你拼了”这老兵一看大黑子撒手人寰,当时就怒了,大骂着冲过去抓住了没有被炸毁的马克沁,哒哒哒...哒哒哒..的继续射击,似乎是要把所有的哀伤和怒火,全都发泄出去。儿小鬼子趁着马克沁和轻机枪停火的间隙,正在往前猛冲,结果老兵这突然的一顿连射,瞬间就给干翻了排头的50多个小鬼子。而其他的机枪也被活着的中国军人接替了,又开始激烈的喷出愤怒的火焰。这下叫小鬼子一下措手不及,吃了大亏了,这边的轻重机枪火力点可是有10个之多,这下小鬼子一下子就倒了上百人,小鬼子们有趴下来在同伴尸体的掩护下开始了和对面中国军人对射。

“纳尼?机枪火力点还没被炸掉?这样下去我们的中队就完蛋了,赶紧发报给联队长请求战术指导。”藤田也在往前冲的过程中被打中了胳膊,现在正被医疗兵包扎,也是疼得要命,趴在那里对身旁的通讯兵说道。

“八嘎,藤田这头猪,我要送你去军事法庭。给师团长发电,请求师团长再一次用帝国炮兵的炮火狠狠的教训下对面支那军队。”384联队联队长虽然大骂,但是他也在后边的指挥所看到了前方交战的情况,他也知道现在不是追究藤田责任的时候,一切都要等拿下对面的阵地以后再说,然后马上命令发报请求师团的炮兵联队支援。

“报告师团长阁下,384联队请求炮火支援。”在接到电报以后,一个鬼子的通讯兵马上拿着电文来到了384联队所在师团的师团指挥所报告说。那个师团长气定神闲的拿起了电报看了一样以后,什么也没说直接就命令炮兵联队马上炮火支援,覆盖对面的国府军队的阵地。

轰轰轰轰.....国府军队的阵地上,又开始到处开除了炮弹爆炸后的绚丽烟花。但是这是死亡的绚丽,国府军队的阵地上到处都是中国军人的遗体。大部分都是残缺不全的,这个收桥的国府营级部队,在顶上来2个小时的时间就全部阵亡,到处是尸山血海,残破不堪,当10分钟的炮火过去之后,国府军队的阵地前慢慢出现了小鬼子的身影,小鬼子也在小心翼翼的前进,生怕向前一次一样,对面的国府军队的阵地突然冒出死亡的火化,那就得不偿失了。

就在第一个小鬼子踏上了国府军队坚守了几天的阵地上的时候,还没等他们欢呼起来,就被一枪打到在地,回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去了,“杀啊..为203营的弟兄们报仇,干死小鬼子啊,冲啊.”哒哒哒哒哒....啪啪啪...嗖嗖嗖....轰轰轰....小鬼子还没等全部进入国府军队的阵地,就再一次被赶来支援的国府军队给赶了回去,而藤田也被一发步枪子弹削掉了半边脑袋,死在了国府军队的阵地前,赶来的是和203同属一师的336师第二团的202营,他们早就接到203营的求援电报,就赶过来支援,但是紧赶慢赶,还是来晚了一步,到阵地上的时候203营已经全营殉国,小鬼子也已经攻上了阵地,但是在小鬼子没有在占领阵地以后站稳脚跟,就又把小鬼子给赶了出去,这阵地是203营从营帐至士兵,用血肉保护下来的,在他们手里绝对不能丢掉。

“报告师长..防御大桥的203营全体同仁,全部殉国,无一人退出战斗,但是成功阻挡了小鬼子的进攻。”336师师部一个师部参谋向师长报告。“好...我知道了...都是好样的,不愧是老子带出来的兵..兄弟们先走一步..你们打光了老子一会就拿脑袋补上,兄弟们在黄泉路上慢走几步,老哥随后就来。警卫营操家伙,跟老子上,老子的兄弟们都打光了,老子也尼玛的不过了,大家随我来干死小鬼子。”336师得师长大声命令道。然后转身拿起随身的配枪和大刀,除了师部,连头都没有回一下,而他的身后,师部所有能动的人,全都拿起了武器跟着他奔赴战场,就连伙夫和师部参谋还有喂马的都跟他出来了。而一个通讯兵,在帮336师师长给淞沪战场司令部发了诀别电文以后,也是拿起了身边放着的一把德国98k步枪,带伤头盔跟随着336师师长的脚步走上了战场。

而331师得阵地还好一点以为是防御小鬼子师团泅渡过河,所以伤亡基本上都是被小鬼子的火炮造成的。“封锁河面,不许叫小鬼子靠近100米范围给老子狠狠的打”331的是一个团长大吼道,然后操起了旁边已经牺牲了的机枪手的机枪就对河面扫射,而阵地上的迫击炮也是在往河里猛烈的轰炸,已经不管什么炮弹基数的问题了,装填手就是一下接一下装填发射,装填发射,迫击炮的炮弹在河面上炸起了无数的冲天水柱。而水柱也掀翻了,小鬼子的泅渡船只,但是这毕竟是少数,小鬼子也在船上用机枪和迫击炮还击,而且还异常的凶猛。

小鬼子在对面国府军队的凶狠打几下,仍旧没有冲到对面的登陆地点,仓皇撤退了。紧接着没等国府军队的战士们欢呼起来,阵地上就又迎来了小鬼子重炮旅团的光顾,而且小鬼子的飞机也来凑热闹,炸得331师得阵地上一片狼藉,哀嚎遍地,残肢断臂到处可见。犹如人间地狱,甚是可怕啊。但是331师得官兵们好像习以为常一样,都默默的躲在防炮洞里,等待着,忍耐着,等待炮火覆盖和飞机轰炸的间隙出去再继续迎头痛击来犯之敌。轰轰轰炮火在331师得阵地上继续想起而331师得战士们现在还有心情在那聊天“哎...我说老王,你说你咋还活着呢?咋没被炸去小鬼子国,露个鬼子娘们呢?”“去个蛋的,老子能死吗?那小鬼子的子弹炮弹都怕老子,你小子狗嘴里吐不出象牙,咒老子死是吧”那个叫老王的老兵啪嗒一巴掌呼在了那个逗弄他的小子后脑勺上,引得同防炮洞的几个老兵哈哈大笑,完全没有战时的紧张。反倒是有种看淡了生死的豪迈。“哎呀...老王,你个老不死的,都说过多少遍了,不许打我头,我娘说了,打头会打傻了的,而且财运都给打没了,叫我以后怎么当富翁啊?娶媳妇啊。”那个小子捂着被老王打的生疼的脑袋抱怨道。“哈哈救你?还富翁?我看是负翁还差不多。还娶媳妇呢,毛都没长齐,娶了媳妇给谁?”“哎..你...小爷和你拼了..我去..”那个小子咋咋呼呼的大喊“哈哈哈哈”其他的人哈哈大笑,而这种事情在战场上的每个防炮洞里都在上演,这也看出来331师得官对待生死的态度。

“都给老子从那耗子洞钻出来,小鬼子都到河中间了,喘气儿都给老子出来打小鬼子喽。他奶奶的小鬼子的火炮还真厉害差点没把老子给活埋了。老子要是不叫你们都进河里喂王八,老子就不是王金武。”10分钟后鬼子的炮击结束以后,一声笑骂声穿了出来,然后就是恨的牙根痒痒的声音,这就是331师得师长王金武,曾经是个土匪,但是被招安了以后进了国府序列,但是他和别的土匪不一样,他敢打敢拼,是个好汉,而且以前从来都不祸害老百姓,要不是被乡绅恶霸给欺负的实在活不下去他也不会去做土匪,都是穷苦百姓,干嘛欺负老百姓呢,被招安了以后也是正义感爆棚,所以一听去打小鬼子,他就报了先锋的名,自愿带队伍上战场。和小鬼子硬磕。

“哈哈是师长来了。快出去快出去,一会师长该骂娘了。”331师剩下的老兵们也都嘻嘻哈哈的从防炮洞里钻了出来,见到师长都打招呼,“嘿..你们这帮小兔崽子,还都喘气儿呢?哈哈哈,好不错。快打别叫小鬼子摸上来,那咱们可就丢人丢大发了。”王金武大声的对周围的士兵说道“师长,您老怎么上来了?弟兄们还能顶住呢。”一个士兵对王金武打趣道。

“滚犊子,老子怕你们都死光了,下去了不等老子,老子一个人走在黄泉路上寂寞。所以就上来了,怎么着小子害怕不?恨我不?”王金武也是打趣着说,但是手可没有停下,拿着步枪一枪干掉了一个小鬼子的轻机枪手,那可是200米的距离啊。“嘿嘿害怕啊,我还没有娶媳妇呢,不过我不恨你。就很小鬼子。”那个士兵也不含糊一枪也干掉了一个小鬼子,然后继续说道,现在这个时候,这个阵地已经没有了上下级的关系,有的只是一个战壕的生死战友,生死弟兄的关系。

“奶奶的,你们都给老子小心点,小鬼子的枪法可不赖咱们可别吃了亏,还打不死一个小鬼子啊。”王金武继续鼓舞周边的士兵,周边的士兵也是哈哈大笑匪气冲天的放肆大笑,那种对死亡的恐惧仿佛就不是他们能够感觉道的,这也是这个阵地上没有太多紧张气氛的原因,虽然阵地上还在不断的传来爆炸声。

士兵还在持续的减少,“师长你老快点撤回去吧,这边太危险了。”那个士兵对着王金武说道。“哎撤什么撤,金方城那老家伙都顶上去了336师是要打没了,我也不好在后边待着了,反正他们的阵地一旦完蛋了,咱们也是没地方撤了,而且咱们也不能撤,咱们是中国军人,大家知道不,军人要有气节,要有骨气。老金就是有骨气,有气节的中国军人,老子今天才彻彻底底的佩服他。从今天起老子和他的恩怨一笔勾销了”王金武大声说道。

原来金方城就是王金武的愁人那个乡绅恶霸的大儿子,两家的恩怨情仇,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但是偏偏是这两个冤家路窄的家伙,在一起合作打鬼子,真是不得不感叹老天,造物弄人啊。

在大桥的南边阵地上,气氛就相当紧张了,由于没有事先在桥上安放炸药,小鬼子是可以直接过桥来战的,虽然紧守桥面还是可以防御住的,但是鬼子似乎知道泅渡登陆似乎是太浪费时间和精力了,所以也是集中兵力攻打守桥的部队,佯攻331师阵地,所以331师那边的战斗才不是那么的激烈。

336师得压力骤增,而且刚刚赶到的336师师长金方城,带了警卫营和师部直属的所有人700多人进入了阵地以后,202营业已经伤亡过半了,“师长你怎么上来了?”一个少尉看见金方城来到阵地上。“我来和兄弟们一起赴死,我有你们才是师长,没有你们,我还能成什么样子?我都不知道。”啪啪啪...突突突突....轰轰轰。爆炸声和枪声还在继续着。

“兄弟们舍身报国的时候到了,大家狠狠的打,一定不能叫小鬼子突破我们的防线,咱们身后还有亿万的老百姓呢,还有咱们的家人,朋友,为了不让小鬼子伤害咱们的家人朋友,大家杀啊。”金方城抱起旁边的一挺轻机枪吧军帽往地上一摔,就向前突突一梭子,然后身边就响起了爆炸声,随即就被扑倒在地,哒哒哒哒哒,“小鬼子们,老子是336师得伙夫,哈哈,杀你们都跟杀猪一样容易,来吧...额...”一个336师炊事班的战士拿着步枪在那开枪大叫道,但是没等他说完就被一颗三八式步枪的子弹打穿了头颅,直挺挺的瘫了下来。

“杀给给...帝国的勇士们支那军队已经是强弩之末了,大家全军压上,一鼓作气拿下对面的阵地,轻重机枪掩护,联队火炮迫击炮全速射击,全力轰击对面支那军队的阵地,杀给给...”384联队长一看336师得阵地上已经没有多少人了,然后抽出了指挥刀,亲自带队冲向了336师得阵地。

轰轰轰...哒哒哒....叭叭叭...歪把子..92式..三八式..小鬼子的各种枪械响起...后边的掷弹筒迫击炮,步兵炮也是在拼命向336师得阵地轰击。

“唔...”金方城晃了晃脑袋,看到身上压着他的副官,一个20来岁的小伙子,是他的本家侄子,就这么无声无息的趴在他的身上,用生命保护了他,金方城来不及悲伤,用力推开了趴在他身上的副官,环顾四周,心里就凉了半截,刚刚带过来的700多人马,加上阵地上的半个营1000多号人,现在还在战斗的不足400人...这么快就被小鬼子放到了600多人,而剩下的人还在不断的倒下,小鬼子的火力太猛了,金方城换换的站起身来一看小鬼子离阵地已经不足100米了,他知道他的使命迎来了最后一课,缓缓地抬起自己手中的大刀,大吼了一声“全体都有,上刺刀。”其他的战士也都赶紧抽出了自己腰间的刺刀,安装到了枪头上,然后继续射击,80米,50米.30米10米。“冲啊...杀一个够本,杀两个赚一个,兄弟们为死去的弟兄们报仇,为国家人民而奋勇向前,杀鬼子啊。”金方城大吼一声,然后一马当先的冲出了防御阵地,开始了和小鬼子的白刃战,而此时冲出阵地的336师官兵已经不足300人,在面对对面384联队剩下的2000多小鬼子,还有后续不知道是哪个联队的小鬼子,义无反顾的冲了过去,他无愧于军人的称号,无愧于中华民族的子孙。

“杀给给....干掉那些不知死活的支那人。”小鬼子也是哇哇怪叫的冲上来和336师得官兵们拼在一起。336师所剩下的300来人很快就被淹没在了小鬼子的攻击之下,当金方城再一次奋力砍杀了眼前的小鬼子以后,缳首望去,自己的336师士兵已经一个站着的都没有了,暗叹了一口气,准备做最后的一搏,此时的金方城,已经是身受15处刀伤,有的伤口深可见骨,但是尤不自知,双手紧握住了手中的大刀,发一声喊,依然冲向了对面的小鬼子,小鬼子们一看金方城冲了过来还是个当官的当时就兴奋的一拥而上,想要生擒金方城,金方城哪里会叫他们得逞,在奋力挥刀又砍杀了两个小鬼子之后,已无力前进了,于是奋起最后的力量装向了小鬼子的刺刀,当金方城感觉自己可以放下的时候,在阵地上又响起了巨大大爆炸声,他用劲最后的力量艰难的转过头,看见周围的小鬼子眼睛里都透漏着恐怖和惊慌,他的嘴角微微的抬了抬,他的使命结束了,他用他和全师官兵的血肉,保住了他身后的阵地,也用死亡将身后的阵地转交到了友军的手里,虽然他不知道来的是什么人,但是他知道是中国人.........

“突击,突击,火力全开,趁着小鬼子们立足不问赶快冲进阵地,快快,不能叫前边的弟兄们白牺牲,上..”田即墨大声命令道.突突突突.....哒哒哒哒哒...哧哧...轰轰轰...通通通....轰轰轰....正在小鬼子马上就要占领阵地的时候,独立师小山旅3团在田即墨的带领下趁着自己的自行火炮轰击小鬼的时候,奋勇冲进了336师全体官兵用血肉护住的桥头阵地。

田即墨在来到阵地后方的时候就发现了,336师得人都拼光了,只剩下一个人浑身是血做了最后的冲锋,那个人就是336师师长金方城,死的悲壮,死的刚烈,田即墨心里非常的恨自己,为什么不早点来,哪怕是早来5分钟,也能救下336师,可是没办法,旅长说过阵地战没办法用坦克和步战车来防御,但是现在冲击阵地的话,小鬼子的重炮会对坦克和步战车造成无法估计的伤害,所以只能用走的,赶过来支援,而随队的自行火炮团,发挥了很大的作用,其他的牵引火炮还没有准备好,自行火炮就已经定下坐标开始轰击阵地钱的鬼子了。其实于小山他们也是刚刚赶到蕰藻浜,连休息一下都没有,就冲上了阵地,因为一到蕰藻浜,就得到了报告说师的指挥所李空无一人,而且发报给淞沪总司令部,才得知336师师长金方城已经发了诀别电文,所以才派了田即墨率领三团火急火燎的前来支援,但是紧赶慢赶还是慢了一步。

“纳尼?怎么回事。怎么还有支那军队?而且火力还这么强?这火力密度,太大了,为什么?为什么支那的军队,总像是杀不完一样。”384联队长被突如其来的重炮轰击给一下子打蒙了,就这几下,他的联队就全完了,就剩下他和100多人了,而刚才跟随他们后边的那个联队也好不到哪去,一下子也报销了几乎是损失殆尽,和384联队所剩的人数也差不多,而这时候炮弹还在拼命的落下,好像是在为336师阵亡的将士们鸣炮送行。也像是在向小鬼子奏出了死亡的乐章,轰轰轰...当384联队长木那的抬起头来的时候,一颗203毫米的炮弹正好落在了他前方不足5米的地方,384联队长连发喊的时间都没有,就瞬间被炮弹爆炸所产生的高温给气化掉了。当炮击停止以后,田即墨团又再次成功的吧桥头阵地握在了中国军人的手中的时候,日军进攻的前锋两个联队已经全部报销,组团回国去见他们的天照大神了,而非常遗憾的是336师官兵们的遗体,也被炮弹炸得不知道哪去了。

另一边,当于小山来到了331师得阵地上时,331师得阵地上也已经没有多少人了。全师不足600人,而且人人带伤,王金武师长阵亡,全师官兵营长以上全部阵亡,现在最大的一个官是个上位副营长。而这位上尉副营长,估计也是不活了,他现在前胸都被炮弹的碎片炸烂了,一条胳膊一条腿都炸没了,当看到了援军来到的时候,只说了一句话“我们331师吧阵地完好无损的交给你们了,一寸都没有丢”然后就永远的闭上了眼睛,于小山命令吧331所剩下的战士送到后边修整然后敬礼目送那名上尉被战士台下了阵地。虽然他们这边是佯攻,但是小鬼子依然动用了3个师团的兵力对付他们,抱着如果佯攻顺利就变成主攻的希望奋力的进攻,但是眼看着就要成功渡河了,却被及时赶来的小山旅的士兵给一顿乱揍打了回去。

接下来于小山命令,全旅所有官兵分批进入阵地,轮班值守,防御,由红警军团带领半路收留的老兵,混搭驻防,这样可以快速增加默契程度,较老兵快速融入到自己的部队当中,现在这个小山旅可了不得啊,都达到了七八万人,这都赶上了国府的一个军了,吧那些新加入的老兵都带回到后方好好休整,然后等待迎接小鬼子更猛烈的攻击。

“弟兄们,现在由咱们独立师接替前辈们的任务和责任,守卫这个阵地,咱们要像前辈们学习,用热血,守护好咱们脚下的每一片土地,不要脚下的土地,成为侵略者盘中的美餐,绝不丢掉,前辈们用血换回来的荣誉。不辜负师长对我们的期望,不辜负师长对我们的栽培。不辜负中华亿万百姓对我们的信任。如果小鬼子想要咱们的阵地,那么他们就要用他们的血灌满整个蕰藻浜的运河,如果小鬼子真的登上了我们的阵地,那么他们一定是踏着我们旅全体官兵的尸体上来的,人在阵地在,”于小山大声的对着周围的独立师官兵们说。

“人在阵地在,人在阵地在,人在阵地在...”在于小山的鼓舞下,不论是红警军团的士兵还是独立师的老兵和刚加入进来的那些游兵散勇们都是大声的呼喊道,山呼海啸,声音传出去很远,连小鬼子的阵地上都能听见独立师官兵的怒吼声,叫小鬼子们听见了以后,心底产生了莫大的恐惧,是什么样的部队,能光凭怒吼神就叫震慑人心肺,叫人胆寒,颇有一种风萧萧兮,易水寒,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悲壮气势,是的他们在用悲壮的气势来给刚刚守卫在这片土地上的前辈们送行,也叫小鬼子知道,悲壮是一种力量,悲壮是一种瞬间可以叫人提高士气的手段,于小山就是要用这悲壮,点起独立师老兵们心中的愤怒,叫他们记住是谁造成了眼前的一切......

章节目录

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飘逸De飞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逸De飞雨并收藏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