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于小山率领部队,进驻蕰藻浜以后,直接把小鬼子的进攻部队,给赶回了喝北岸,然后就地修筑掩体战壕,防御体系,重点防御放在了蕰藻浜的桥头阵地上和小鬼子选择的泅渡地点,而后续的牵引火炮,全部展开,在距离阵地后方的2.5公里处的一处树林里,并且进行了伪装,以防被小鬼子的侦察机,小鬼子的飞机除非抵近飞临炮兵阵地的上方,要不根本就不可能发现炮兵阵地,但是于小山是不会给小鬼子侦察机抵近侦察的机会的,在炮兵阵地外围,于小山留下了500辆步战车作为防空火力,而且步战车的机动性相当的好,所以当发下小鬼子侦察机的时候,会第一时间敲掉它。

而那150辆各口径的自行火炮,则是被于小山藏在了离阵地只有1公里的一片工厂废墟里,并且也做了很好的伪装,从空中看就是一片倒塌的房屋。作为一个杀手锏使用,要知道自行火炮的机动性和反映时间可是所有牵引火炮的上百倍。打了就跑,绝对叫小鬼子想要反击炮台的机会都没有。

至于前沿阵地,则有小山旅的红色警戒兵团的征召士兵,布置在一道战壕和环形工事里,二道战壕是红色警戒兵团的士兵和接收的老兵们混合搭配,第三战壕里是接收的老兵们组成的,梯次配置。分段攻击,进可攻退可守,基本上是攻守兼备了。其中配置火力突击步枪,通用机枪,不计其数,那是有多少人就又多少“轻机枪”了,40火箭筒和60迫击炮。两者加起来都要以万为单位来计算了,就这些的活力密度,作为防御的一方,只要不是被地方的炮兵和轰炸机或者是军舰的舰炮,轰击,那么绝对可以说是万无一失的。

而于小山的突击力量集群,式坦克,1500辆步战车(其中有500辆在作为防空火力防御在牵引火炮炮兵阵地上)。全部都被于小山放在了距离阵地5公里处的一个山坳里,座位突袭机动力量,正在修整。而且做了伪装,那里植被茂密,适合隐藏,隐蔽功能非常的好,更何况基地产的坦克和装甲车是有专门的数码涂装的,再加上伪装,不走到坦克和步战车跟前别说看见了,就根本没法察觉。

在原来的336师的指挥部里,现在已经变成了小山旅的指挥部了。于小山和刘卫国,还有王大凯,田即墨,张风骏等人围着地图桌和沙盘,在哪里研究对策,和制定进攻牵制计划。

“各位,我看我们今天晚上应该来一次突然袭击式的夜袭,对北岸的鬼子9个师团和两个支队的联合指挥部进行一次突袭,由我军的装甲突击集群,前进,后方跟随田即墨的三团加上接收的老兵团,随队出发,突破鬼子现在的防御阵地,直插小鬼子的联合指挥部,如果操作的好的话,就能将对面鬼子的所有主官一勺烩了。”于小山指着沙盘上鬼子北岸阵地的联合指挥部说道。

“嗯这个计划哦同意,但是需要完善一下,我觉得应该使用我们手中的现有所有火炮,在白天轮番对小鬼子的阵地进行不间断炮击,然后叫驻守阵地上的士兵,轮番进攻小鬼子阵地,每次打到他们阵地300米左右就撤离,各路出击,轮番上阵,还可以增加部队的磨合程度,慢慢完成默契配合。还可以叫小鬼子白天一整天都处于精神紧张的状态,四处疲于奔命。到晚上他们还有什么精力和体力防御阵地呢?”刘卫国点头同意,然后补充自己的意见。

“刘参谋长说的对!这就是兵法上的疲敌之计,用好了,几天时间就能拖垮对面的小鬼子进攻部队,但是白天用咱们的火炮轮番炮击对面的小鬼子阵地,这样不危险吗?”张风骏在旁边说道,为什么张风骏能够来旅部开会?因为他现在手底下也有个和红警军团配置一样的1万人大团,当然了还没有配备火炮,他现在可是团长,牛皮哄哄的不行,整个团里的干部框架都是川军团以前的老人,而且现在装备,在国内除了独立师那就是他们了,都比独立师在榆林县明面上的部队装备好的多,开会当然有他的份了。

“这个不用担心,我已经排除了侦察兵,侦察到了小鬼子的炮兵联队和重炮旅团的部署位置,我能保证在第一时间我们的炮兵就能第一时间的敲掉小鬼子的重炮旅团,不过有点困难的是,小鬼子的几个炮兵联队,并没有集中在一起,而是分散开来,估计也是防备着咱们敲掉他们呢。”于小山听了张风骏的话对着他解释道,然后把里边的困难也说了出来。

“这没什么吧,咱么你的侦察兵发挥来的坐标是否准确?并且小鬼子的炮兵联队是否有活动的迹象?如果没有的话,我建议现在咱们第一时间就敲掉小鬼子的炮兵,然后开始实施计划。”王大凯也在旁边说道。

“对了是不是还有鬼子的装甲部队啊?他们要是用坦克反击我们怎么办?或者他们用坦克装甲车对我阵地实施反冲锋又怎么办?”刘卫国突然想到了这点。

“卫国啊,你的担心是对的,但是你的担心也是多余的,你忘记了我们战士手中的40火箭筒了吗?打小鬼子的小豆丁,那绝对是一打一个准。放心吧没事的”于小山马上对旁边的几个人说。

“现在我命令,再过一个小时.中午12点整,所有火炮以侦察兵发送回来的坐标,先敲掉鬼子的炮兵,然后对小鬼子的前沿阵地进行不间断炮火打击,再由王大凯和张风骏两人带领所辖部队,轮番冲击小鬼子阵地,注意啊此次是佯攻练兵,在距离小鬼子阵地300米左右就撤回来,然后换人继续冲击,到300米后就再回来,然后如此反复直到天黑,天黑之前不准叫小鬼子休息,夜间也要叫火炮轮番炮击,直到夜间9点停止炮击,后半夜3点,也就是明日凌晨,由我亲自率领装甲突击集群冲击小鬼子阵地,直插小鬼子的联合指挥部,田即墨带领所部随队进攻,现在田即墨可以回去组织部队休息了,养足精神,晚上好给小鬼子好好的上一堂课。大家散会”于小山马上下了命令。然后叫大家散会,但是结果大家都没用,就那么看着他,把他看的也很纳闷啊。

“还有事吗?”于小山疑惑的问这几个家伙,干嘛那种眼神看我啊?这几个大牲口要干嘛?

“旅长你确定你真的带队突击?没有说错?”刘卫国对着于小山以询问的口气问道,但是口气里依然都是你肯定说错了的感觉。

“没有错啊,我亲自带队啊,怎么了?”于小山纳闷的看着几个大牲口,我自己带队怎么了,我是个战士不上战场,还能干吗?但是他却忘了一点,他现在是独立师小山旅的旅长,是整个旅的核心,灵魂人物,好好的旅长不做,要去做突击队队长?笑话太大了,那个部队听说过,几万人部队的旅长不坐镇指挥,去前线冲锋的?当然了,如果是所有部队拼没了,亦或者是非常特殊的时间这个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关键是现在小山旅是兵强马壮,还用的着你一个堂堂的少将旅长冲锋陷阵吗?王大凯和田即墨他俩虽然是红警军团的征召士兵也是龙浩天的老警卫排出来的,但是也是这种表情,毕竟在他们的观念里,于小山现在式他们的上司,上司的安全比什么都重要,就像是他们老警卫排的人和张飞军还有于小山对龙浩天一样。但是刘卫国和张风骏却不一样,他们想的虽然和王大凯和田即墨不太一样,但是他们认为作为一个部队的主官,而且是作为指挥员,于小山的位置应该在指挥部,而不是冲锋陷阵,不怕一万就怕万一,你于小山有个三长两短的,这小山旅七八万人,可就抓瞎了。

“不行我坚决反对!”刘卫国和张风骏异口同声的大声反对着,然后两个人互相看了一眼,点了下头,就这么默默无声的直接变成了攻守同盟,他们俩坚决反对于小山身临险境。

“哦?为什么?”于小山看着他们俩人合起伙来反对自己带队突击小鬼子联合指挥部,纳闷的问道。

“因为你是指挥官,你的位置在旅部,坐镇指挥是你的责任和义务,全旅七八万官兵都看着你一个人呢,你冲锋陷阵?我们还没死呢,再说就是我们同意了?全旅官兵能同意你冒险?你扯淡呢?”刘卫国作为参谋长而且和于小山关系非常好,所以半说半骂道。

“哦!还有吗?”于小山转过脸问刘卫国。

“额...这还不够啊?”刘卫国被于小山的问话,给弄傻了,这还不够啊?还有啥啊?

“那你的意思呢?也是这个?”于小山不理傻掉的刘卫国,又转过头问张风骏。

“是!旅长,我也是这个意思。你不能冒险,要去也是我去,绝对不能叫你去,万一你出了什么事情,这小山旅就不是小山旅了,会被旁边的那些国府军队的大佬吃的连骨头都不剩的。所以你不能去!”张风骏反映倒是快,直接把这些实际情况搬了出来劝说于小山不能上战场。

“哦!也就是说就这些了?就这些理由,你们不叫我上战场?是吧?”于小山接着环视众人问道。

“是!”众人也没多说什么就直接异口同声的说了一个字。而且众人看见于小山那种根本就没听进去的表情,恨得牙根直痒痒,要不是现在是在弄作战计划和颁布作战任务的关键时刻,他们都有心思一拥而上,打死于小山这丫的。也太没有责任心了。

“那反对无效!”于小山对着众人直接说道。“第一,我是战士,而战士的责任就是上战场,所以我必须去!第二,我是旅长,作战计划是我定的,任务是我分配的,你们必须服从,而我也是算在了任务行动的人选里,所以我必须去!第三,就算是我有什么三长两短的不好了,别人也别想燃脂我小山旅,开玩笑!我们是谁的兵?独立师的兵,龙师长会同意别人把爪子伸到独立师吗?答案是否定的,所以我必须去。第四,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对于装甲集群突击作战,我比你们在座的人都熟悉,换一个人来你们谁也做不了,所以还是我必须去!明白了?”于小山懒洋洋的跟这几个大牲口洋洋洒洒的开了四个必须去的理由,然后环视众位大牲口,得意的扬了扬自己拿还略显稚嫩的脸,那表情,那意思就是说,咋样我的这些理由充分吧?小样的不让我上战场,你们还有没有更好的理由?嘿嘿无话可说了吧?

“你..你放屁...于小山老子告诉你,不要以为救你一个人懂得装机集群突击的战术,你别忘了老子和你是从一个地方出来的。”这时旁边的同属红警军团的王大凯大骂了一声,他没敢说和于小山是一起被红色警戒基地征召出来的,只是用一个地方出来的话来给其他几个不是红警军团的人说,要说装甲集群突击战术什么的,红警征召兵都会,这个是不争的事实。而旁边的田即墨却是在一旁没有说话,他说啥?他能说啥?他可是被选上的随队突击的人员,本来就是要出战的,根本就没有他说话的份,只不过他也表示不许于小山上战场。

“你?嘿嘿我说大凯啊,你可是有任务啊,这一天折登下来,你就是铁人你也会疲乏的,所以你啊?等下次吧”于小山嘿嘿一笑对着王大凯说道,而且那表情厚颜无耻极了。

“我...你...”王大凯憋了半天,就憋出来俩字,我和你!“你来说!”他转过头来对着田即墨大声说道。

“我?啊..哦..那个小山啊,我不同意,但是其他的理由,我没有!”田即墨马上吭哧瘪肚的说了几句话,差点没把王大凯的鼻子气歪了!狠狠的瞪着田即墨,而田即墨看见王大凯看着他的那凶恶的眼神,缩了缩脖子,干脆低头不看王大凯了同时心里想着“反正我能去打主要计划,我怕啥?你们谁爱去谁去!”

“好了,就这样吧!现在大家抓紧时间赶紧吃饭去,吃完饭了以后就开始计划了,但是要注意伤亡,去吧这是命令。”于小山一看这样,赶紧把命令搬出来了,然后转身头也不回的走出了指挥部,往装甲部队那边去了,他要在那休息,要不然他们这些家伙肯定会唠叨个没完的,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他们现在没有想起来给龙浩天报告这件事,估计龙浩天也不会叫他去的,那时他就是想去也没办法了,红警军团的战士必须服从指挥官命令,这是不争的事实。而以刘卫国为首的几个大牲口,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也都无奈的摇摇头然后出去安排作战任务了。

中午12点整,由刘卫国代为指挥的蕰藻浜攻防计划开始实施了,“旅属各部炮兵,按预定坐标开始轰击,5分钟以后炮火覆盖小鬼子的阵地,然后步兵各部轮番出击,现在我命令计划开始!”刘卫国一手看着手表一手拿着通讯器,大声命令到。

而此时小鬼子的炮兵阵地上!小鬼子也开饭了,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山田君!昨天听你说,前边的步兵前辈们都已经冲上了支那军队的阵地了,却又被打了回来,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哦!加藤君,听说好像是支那军队又来了援军了,而且数量众多,还有火炮支援,所以把步兵的前辈们给打回来了”“哎!这什么时候是个头啊?这都曾兵多少次了?支那军队也够执着的,上来多少死多少,还打,赶快投降我们大日本帝国多好”“呵呵没什么的,他们来多少死多少,我觉得这次上来支援的支那部队也不会坚持太久的,一天时间也就完蛋了”呜呜呜呜...“哎?那是什么?山田君你看天上怎么那么多黑点?”那个叫藤田的用手指着天上快速朝自己飞过来的黑点问旁边那个叫山田的老兵。“嗯?这是?敌袭...防炮...”山田顺着藤田的手指一看天上,当时就是瞳孔一缩,大声示警到,但是已经晚了。

轰轰轰..轰隆.轰隆..轰隆...“啊,救命啊,”一个没有备炸死的小鬼子浑身是火的疯狂的挥舞着双臂,然后到处乱跑,“哎呀我的腿..救命...医护兵...快来救我...”“哎呀我的眼睛,我的耳朵,啊我看不见了,疼死我了”“八嘎..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小鬼子的炮兵阵地上到处都是哀嚎声和叫骂声!到处都是打翻的的饭盒装饭用的饭桶,而这些哀嚎声马上就被轰轰轰的爆炸声淹没了,而小鬼子的炮兵阵地上的弹药储备处也被一发炮弹击中,马上引起了殉爆,而且是连锁反应,被殉爆带起来的炮弹也是到处横飞,然后就是爆炸,直到爆炸连成一片,小鬼子的炮兵阵地已经是一片火海,这只是小鬼子的炮兵联队的下场,而小鬼子的重炮旅团,就更加的悲惨,连那种200毫米以上的重炮都在殉爆中被炸成了麻花,甚至被炸成了零件,而且重炮旅团的弹药殉爆更加的可怕,炮弹爆炸产生的高温和冲击波,直接把周围50米范围内的所有人和物全部变成了齑粉,更有甚者,直接被气化掉,直接抹去了,他在这世界上的存在过的证明。

巨大的爆炸声和产生的震动,连小鬼子的联合指挥部都感觉,而爆炸声更是传入了小鬼子联合指挥部和周边阵地的小鬼子耳朵里,每爆炸一下,就像是有一把重锤,敲打在他们的胸口上一样,震人心肺。“纳尼?怎么回事,?”联合指挥部里的一个小鬼子的师团长马上问值班的作战参谋。小鬼子参谋没有说什么马上出去查看,没过多久就气喘吁吁的跑了回来,“是团长阁下,是我们的炮兵阵地遭受了支那人的炮火袭击,恐怕现在我们的炮兵联队已经全体玉髓了,包括我们的重炮旅团估计也已经全体玉碎了”“八嘎..你说什么?我们的炮兵联队分开的那么散怎么会同时遭到支那军队的炮火打击呢?怎么可能!你一定在说谎..”那个师团长在哪里大吼道。“对不起师团长阁下,恐怕是这样,具我收到的报告上来分析,就算是炮兵没有全部玉碎,估计也剩不下几门炮了,而且都是步炮,大口径的重炮应该都已经被彻底的摧毁了...”那个作战参谋马上说道,轰轰轰轰....哗啦哗啦...沙沙沙......就在这个时候在联合指挥部周围也响起了爆炸声,而且爆炸产生的冲击波震的联合指挥部上边的浮土灰尘都掉了下来,“八嘎,可恶的支那人,怎么可以这样!在我们帝国的勇士吃饭用餐的时候偷袭我们!太卑鄙了!”那个是团长晃了晃头上的尘土大骂道!卑鄙?他也不想想!到底是谁卑鄙!是谁用借口和无耻的欺骗手段,开启了对华战争。

“报告,师团长阁下,前沿阵地报告,支那军队进攻我前沿阵地,而前沿阵地被支那军队的炮火猛烈轰击,根本无法组织起有效的攻击!请求帝国的炮兵予以还击!”这时另一个小鬼子作战参谋浑身是土的跑进联合指挥部来报告说。

“八嘎,卑鄙的支那人,趁着现在我们没有了帝国炮兵的支援,就来趁火打劫,太无耻了!”那个值班师团长大骂道!然后也不说支不支援,他那什么支援啊!两个重炮旅团,5个炮兵联队,全体玉碎,连火炮估计都剩不下几门!这叫他怎么说出口啊!他眼睛一转马上就计上心来!

“嗯..我知道了,你去告诉前沿阵地,支那人的进攻不会持续太久,叫他们用迫击炮和掷弹筒还击,现在还用不上帝国的炮兵来打击支那军队,他们都是一群弱小的绵阳,现在才是体现出我们帝国勇士的武士道精神的时候,叫他们奋力去战斗吧,叫对面的支那军队感受下什么叫大和魂,什么叫武士道,这是给他们表现的机会!”那个师团长在那里说道。

“纳尼?一群弱小的绵阳?还体现武士道?还给我们表现的机会?这尼玛是哪个混蛋胡说八道啊?就对面进攻过来的那些支那军队可是全部轻机枪的自动火力,而且别说我们被他们大炮轰击,就连他们带过来的迫击炮都把我们打得抬不起头来而且伤亡惨重了,这是绵羊吗?这尼玛就是一群牧羊犬啊,而且还是那种非常凶狠的牧羊犬!”那个前沿请求支援的大佐联队长看到了上边给的命令,直接大骂道,但是他也是很无奈啊,地面的攻击活力密度太大,他的战士都没有机会抬起头,更别说设计了。这也太扯淡了,没有炮兵也就罢了,还叫我们玩武士道,就这活力密度,你玩一个试试,不给你打成筛子都怪了,而自己这边的轻重机枪和迫击炮掷弹筒,都是被进攻的支那军队第一时间照顾的,而且照顾的非常彻底,都被炸的用不了了,不是变成了零件,就是变成了麻花。这叫我怎么反击,就凭着手里的三八式步枪?这个联队长非常苦恼的摇了摇头,站起身来准备指挥反击,但是叫他惊奇的发现,来进攻的支那部队,竟然在距离他所在的阵地前300米左右停下来而且掉头撤退了,这叫他欣喜异常!但是没过多久他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章节目录

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飘逸De飞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飘逸De飞雨并收藏红色警戒之卫国商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