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连串的疑问把李梅打的措手不及,她仔细一想也是那么个意思。喝酒的时候一直都是范守牛再说,叶枫只是象征性的回应几句,并没有表态啊。

其实,她又哪里知道叶枫与范守生之间的事情呢?

她眼前一亮,抓住叶枫作怪的手掌,惊声说道:“小枫,你说的是真的?”

叶枫点了点头,道:“当然是真的了?我管你女儿干嘛,还是守着婶子好。”

李梅一琢磨也是这个理儿,毕竟这个年纪的小男人是对女人最为痴迷的时候,他们更加在乎的还是身边的女人哩。

其实要是她这会儿知道叶枫正在琢磨老娘这么漂亮,女儿能差到哪里去的话绝对会一脚将叶枫踹下去。

‘啪……’的一声轻响,叶枫的手掌重重的落在了李梅的臀部上,说道:“老婆,你可是被我打了烙印了,也戴上老公送的戒指了,怎么能说摘就摘呢?”

叶枫的话让李梅心下大定,身体禁不住扭动起来,毫不客气的反击道:“老娘还怕你?我这个年纪的人,都能当你母亲了。”

叶枫左手揉捏着李梅的胸脯,右手在她的大腿上游走,坏笑道:“看来今天不给你点厉害,你以后还不翻天了?”

他起身分开李梅的双腿,将身体压下,隔着衣物摩擦着李梅的大腿,笑嘻嘻的道:“今天一定让你尝尝叶氏棍法的厉害。”

话音落下,叶枫便压在了李梅的身上。

啪啪的撞击声在屋内回荡,在寂静的夜里显得那么的清脆悦耳。可是李梅还是知道范守牛就睡在不远处的房间中。她只能咬着嘴唇迎合着叶枫,发出了一声胜过一生的骄哼。

偷情的快感恍若海潮一般袭击着李梅的身心,心底壁障的清除让她全身心的投入到了这种欢快的运动中。

其实,女人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奴性的。只是这种感觉有些被她们压抑在了心底深处,有些则在不经意间爆发。

这一点其实从历史上便能看出来,譬如,古代那些女人一般都自称贱内,奴家,贱妾之类。

当然,这种表现并不是她们在说自己如何下贱。只是想迎合男人,让男人知道她们更加需要怜爱罢了。

现如今的李梅就承受着叶枫肆意的蹂躏,在偷情与这种情况下,她得到了另外一种快感,这种感觉让她欲罢不能,甚至,沉迷于其中。

长达三个小时的激战让李梅浑身上下都变得酥酥麻麻的,等叶枫停下来的时候,她仍旧剧烈的喘息着,显然还没有从激情的余韵中清醒过来。

而叶枫的双手仍旧在李梅的身上游走,他十分的精神,没有一点乏力的表现。

直至又过了半个小时,李梅恢复了一点力气,她看着蒙蒙亮的天才依依不舍的离开了叶枫的床铺,穿好衣服回到了房间之中。至于叶枫则是自然的将被子抱在了怀中,吻着李梅留下的余香进入了梦想。

早上八点半的时候,李梅才摇醒了叶枫。

“小枫,快点起来吃饭了,昨天晚上的鸡肉我刚给你热了,又给你煮的鸡蛋挂面,快点趁热吃了。”李梅抚摸着叶枫的胸膛,柔声呼唤着,两人的隔阂被打破,让她们的关系又变得进了一步,李梅不知不觉间就变成了这副模样。

叶枫迷迷糊糊的爬了起来,洗脸刷牙之后来到桌前开始狼吞虎咽。说实话,这一晚上的运动他真的饿了,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慢点吃,慢点吃,又没人和你抢。”李梅柔声说着,坐在桌对面服侍着叶枫吃早点。最近的她容光焕发,脸色越来越好,整个人也变得好似妙龄少女一般。甚至,就连偶尔的腰疼都没有出现。当然,她并没有注意这些,也不知道叶枫所修习的欢喜诀在不知不觉间改变着她的体质。

这顿饭叶枫吃的也是格外舒畅,以至于到了半途李梅坐在了叶枫的大腿上,含着肉块喂给叶枫,让叶枫大呼秀色可餐。

说实话,这种食物绝对比不上他原本的生活。可是却胜在温馨和美女相伴。叶枫在与李梅吃饭的时候,大脑却是在急速运动起来。

他觉得自己最近还是不要太过放纵,要保持痴傻的姿态,静观其变。这样一来不但可以试探梁雨薇,还可以迷惑方皓。毕竟,方皓的实力摆在那里,饭要一口口吃,事要一件件做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一想到方皓,叶枫的心底的仇恨便迅速滋生。

李梅没有发现叶枫的变化,她拨开叶枫放在胸脯上的手掌,嗔道:“你真是我的小冤家,吃个饭也这么难。现在饭吃完了,你可别折腾我了,我等下还要去地里呢。”

“嗯!”叶枫点了点头,说道:“婶子,那我出去逛逛。”

“去吧去吧。”李梅一边收拾餐桌,一边回应着叶枫。今天不知怎的,范守牛那老混蛋竟然不让自己先去下地,而是要让自己在家等叶枫吃完饭再去。难道他不知道叶枫早就没打算娶他女儿,一直都在敷衍他吗?

只是,她却没有想到这种事情是她与叶枫床地之间的悄悄话,范守牛怎么会知道。要么俗话说,陷入爱恋中的女人是不太精明的。

章节目录

猎艳乡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千年癞蛤蟆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千年癞蛤蟆并收藏猎艳乡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