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儿知道自己说错了,立刻迎了上去:"我知道夜你也是关心我才如果做的,现在事情一查清楚,夜就立刻放了袭人,其实我就知道夜永远都是一个奖罚分明的真女人."花儿的话让冬夜非常的受用,阴沉的脸立刻笑了起来:"好了,袭人最近几天你好好的在房间里面养着.如果不是你的话,我的花儿就可怜了."

现代不会的服软,我在古代运用的非常好:"是,谢谢大师姐."

冬夜挥了挥手,楼着花儿离开,我则在他们离开后,全身象闪架了一样的慢吞吞的朝房间走去.花儿担心的目光一直紧随着我,直到我完全消失在他的视野中.

冬夜发现花儿的不对劲非常生气:"花儿,你的眼里只能有我."

花儿立刻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误,怎么能忘了身边还有冬夜呢?他立刻展现出疑惑的神态:"夜,为什么上次袭人醒来以后好象变了一样,居然还会游水救我."

冬夜心里才稍微舒服一点,原来花儿的心还在自己的身上:"是啊,我也不明白,可能是我把她打聪明了吧.花儿,我们昨天晚上都没有,现在我们回房吧!"

如果是以前的花儿肯定会满足冬夜的任何要求,但是现在他却犹豫了,他不想让自己的身体除了袭人之外的人再碰了,只好掩饰地说:"我昨天才受惊吓,现在还没有完全恢复,过几天好吗?"

冬夜没有一丝的疑惑:"好吧,我的小心肝,好好休息."

我躺在床上呼呼地睡了很久都懒得起床,直到晚上自己饿得实在是受不了才慢吞吞的起来,想想现在自己已经完全取得了花儿的信任,最近几天就把香料卖一些凑到一点银子只要够吃饭就饿不死我.现在最重要的是填饱肚子.

我偷偷的摸到厨房里面,找了半天都没能找到吃的东西,怎么她们如此的节俭,连供品都是假的都不能吃,哎怎么办呢?

"咚"的一下一只烤鸡出现在我的面前,但是无端出现的食物,我还是有点警觉性的."哈哈,没有想到你的警觉性挺高的.吃吧,没放毒."

我四处望了望,东方云亮就站在厨房的门口笑眯眯的望着我:"我刚好路过,买了两只,送给你的."

我毫不客气的抓起来就吃,真香古代没有污染的鸡就是好吃,但是味道就欠缺了一点:"没有我做的好吃."

东方云亮惊讶地说:"你会烧菜?"

我拍着胸脯自豪地说:"这有什么难的,只是看我想不想动而已."

东方云亮的眼睛亮了起来:"真的吗?什么时候做了我尝尝."

"现在吧,这只鸡再做点饭.但是如果你要吃的话,就要烧火."

他想了半天,最后为了尝我的手艺只好答应了我的要求.他可是宫主,十指不沾洋葱水.

我炒了个小白菜,西红柿,还有烧鸡加了一点料,没有想到他能吃整整两碗米饭,我见识过花儿的饭量,现在的东方云亮的饭量让我惊讶的合不上嘴:"你,你,怎么吃了那么多."

他生气的撅起嘴巴:"怎么了?嫌弃我吃多了?"

我忙住口,那天晚上我可是见识过了他的武功,现在的我什么防身的东西都没有,即使有也不一定打的过他,还是服软是聪明的选择:"不是,我没有想到你这么喜欢我烧的菜."

他的脸色稍微好点:"你做的挺好吃的,什么时候多烧点肉就好了."

我勉强地说:"下次有机会一定烧给你吃."

"真的?你一定要记住."

"哦,好"谁知道是哪一年呢?我都快要逃跑了.

"现在我吃饱了,要先走一步,下次我来的时候你一定要做给我吃."

"好,再见."直到看到他离开,我才悻悻的坐在凳子上,我做了半个时辰的饭菜全被他吃光了,我什么都没有吃,好象饿的人是我.他怎么象饿鬼投胎似的.

两个馒头递到了我的面前:"吃吧."

我抬起头看到的是花儿的笑脸:"你怎么来了?"

"我知道你没有吃饭,就给你留着了,谢谢你救了我."

我啃着馒头,含糊地说:"不用谢,是谁谁都会这样做的."

"你不要再安慰我了.谢谢你."

"花儿,你能不能不谢我了,来点实际的."

他傻眼了:"什么?"

男人的心是最柔软的,要拿捏的刚刚好不容易:"你别误会,你也知道我现在的处境,所以我不想再留在这里了,但是离开的话,肯定要银子,我也不想白拿你的,以前我给你的香料,我做了很多卖给你,一两银子怎么样啊?我也知道贸然的求你是很不正确的,但是这里我和你最熟悉,我没有求的人了."

他还以为我要报酬,正准备把我痛打一顿,没有想到原来我如此的诚实:"好吧,这是一两银子."说着掏出来放在桌子上.

我真的没有想到事情如此的顺利,忙拿起来放在怀里:"谢谢你花儿,你真好.对了千万不能和任何的人说."

"我知道,你放心好了."

可是我没有想到的是,第二天我就被痛打了一顿,看来人真的不能说实话,还以为男人的心非常的柔软如同现代的女人,没有想到就是柔软心的男人把我给出卖了.

章节目录

风流小尼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雪舞雨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舞雨飞并收藏风流小尼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