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两天由于冬夜的赦免我每天都可以悠闲的生活,过的非常惬意,但是今天早上我还在睡梦之中时,春天和夏日就把我从床上拉了起来,拖到了院子中间的板凳上,然后用绳子把我绑在了上面:“哈哈,袭人又要遭殃了,好久都没有见到了。”我无奈地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师姐不是要让我休息的吗?怎么把我绑起来了?”

春天开心地笑了起来:“袭人你还不知道吧?你都要逃跑别以为我们不知道,花儿可是大师姐的人,你还妄想要逃跑,你不想活了吗?”

我愣住了,没有想到单纯的花儿既然会出卖我,他真的是我知道的花儿吗?一天我在院子里扫地,花儿礅在地上哭泣,我十分不解:“花儿哥哥你怎么了?怎么哭了?”

花儿抬起哭泣的脸蛋:“我养的红红死了。”

“红红?”他点了点头,我终于想起来红红是花儿养的一只小狗,每天跟在他的身后特别的可爱,怎么会突然死呢?

花儿挂着泪珠:“昨天它不小心掉在水里面淹死了。”

“原来是这样啊,它已经死了,你就不要在伤心了,下次如果有机会的话,我再给你找一只吧。”

花儿开心地拉着我:“真的吗?你说的是真的?”

“是的,真的”

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再说了我怎么知道我哪天可以出去上街,反正就是先答应他:”是的,只要我出去上街就一定会给你找的。“

花儿笑的非常天真象一个天真的孩子,他也只是一个孩子而已,可能太多的事情,一只小狗把他的真性情表露了出来。古代的孩子真可怜,没有享受什么童年生活就已经成熟了。

现在眼前的事实告诉我真的是单纯的花儿出卖了我,那天我还以为可以博取他一个小男孩的同情心,原来是我低估了他,毕竟冬夜才是他爱的女人,我算得了什么呢?

冬夜居高临下地望着爬在板凳上的我:”袭人,你居然还想利用花儿逃跑,不要忘了可是师傅把你抱回来的。“

我现在真的不知道怎么说好,只有哭丧着脸:”大师姐我只是和花儿开了个玩笑,上次我告诉他要给他买只小狗的,我只有出去才能给他买小狗不是吗?“

冬夜笑的非常狰怩:”哈哈,袭人你不要骗我了,你和花儿的事情他都告诉我了。“

”既然如此我就没有什么话说了,大师姐希望你能够手下留情。“我表现出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啪啪“板子打在屁股上的声音,在现代的时候受到的惩罚不比这个少,那时我越是叫的厉害,养父母就打的越狠,从那天开始我学会了忍耐,再也没有叫过一声,现在我更是不会叫,我知道再过一会我就要昏过去了,聪明的人应该先假昏,我就学得非常聪明.

春天大声的说:"大师姐,袭人已经昏过去了."

大师姐保持了半天的沉默终于挥了一下手:"拖到她的房间里去."说完就回自己的房间里了.

花儿已经知道外面的情况,他不能去救我,毕竟昨天晚上他和我在一起的事情全都被冬夜看到了,所以回房以后,冬夜就命令人把他关了起来,想了很久才想出这样的方法来考验他对自己是不是真心的.现在花儿的心即使很疼,很想去看我的情况如何,但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表现出来,他知道如果一旦让冬夜知道的话,我受到的惩罚会更重.现在他只有装作若无事是的做在椅子上做衣服等待冬夜的到来.

冬夜推开门的一瞬间,见到的就是花儿认真的在给自己做衣服,她的心被温暖了,可能真的是自己误会他了,如果他不爱自己的话为什么给自己做衣服.她轻手轻脚的走了过去:"花儿,歇会再做."说着拉过花儿的手抚摩着.

花儿早就知道她进来了,但是还故作吃惊地说:"夜你什么时候进来的,吓了人家一跳,哼不理你了."

冬夜脸上的笑容更深了:"我的小心肝,好多天都没有碰你了,我们是不是该好好的聚聚?"

花儿压抑住心中的厌恶,笑脸相迎:"夜,现在是白天,被人听见了多不好啊?"

"心肝我等不及了."说完就扑了上去,房间内奏响了甜蜜的乐曲.

我在房间中握紧了拳头,没有想到自己的眼睛也有看错的时候,幸亏她们没有翻我的房间,银子还在,等我修养好了以后,第一件事情就是逃跑.既然做出了决定必须立刻实行不能再拖了,自己又挨打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是个头,想着想着进入了梦乡.

晚上,房间里一个黑影哭泣着剪开我的衣服露出血肉模糊的屁股,然后用纱布轻轻的擦拭,摸上了名贵的创伤药,我痛苦的蹩眉,但是怎么也无法睁开眼睛.

花儿哭着说:"对不起,都怪我.是我对不起你."

"花儿,七天的时间已经到了,没有想到你居然为了一个女人把我的命令都当成耳旁风."

花儿惊得手直发抖,慌忙跪下:"宫主,你应该也知道是袭人救了我,如果没有她的话,我恐怕就要暴露了,冬夜已经告诉我书在藏金阁内的密室中,但是里面有很多的机关,一般的人是没有办法进去的.现在我正在找寻方法进去.请宫主在宽限几天."

东方云亮呵呵一笑:"好吧,看在她的面子上,我饶了你."

花儿望着眼前消失的身影,心才回归到原位:"宫主到底怎么了?既然会放了我."说着看了看床上躺着的我:"难道是因为你?"

一瞬间房间又恢复了以前的宁静.

早上醒来,我感觉到屁股没有昨天那么疼了,到底是谁来过,闻了闻房间里的药香,难道我的魅力挺大的?

胡思乱想的我,没有发现冬夜已经来到了我的床边:"袭人,昨天的事情已经给你惩罚了,希望你以后不要再有逃跑的想法."

我愣愣的望着眼前一脸春光的冬夜:"多谢大师姐的不杀之恩."

"好了,既然你有了教训就好了.你的伤口谁给你上的药啊?"

我眼睛珠子转了一下,不能说实话,昨天花儿和另外一个人的谈话我都听到了,但是我不能说,我的小命才是最重要的,管你们要什么东西:"我~~~~~~~~~~"

章节目录

风流小尼姑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雪舞雨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雪舞雨飞并收藏风流小尼姑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