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冬天迷雾13

其实每个人都是孤独的。

酒越来越少,身子却越来越热。

眸子里面的光,愈明亮。

脑子,却格外的清醒。

我和杨丽环确实是太相似了。在这样密闭空间而喝酒之后,脑子格外活跃,这样的活跃让我意思到一个本质的问题,那就是,我和她其实都有一种很深刻的不安全感觉。这种不安全感觉来自内心深处。如果一定要说有分别,那就是我所觉得的不安全,或者空虚,更多的是感受到那种叫做灵魂的精神上的东西,找不到着陆点,所以我需要一个可以指引我前进的力量,或者是支柱,让我安宁。而杨丽环,更多的是对物质匮乏的一种恐惧,因而她在寻找可以依靠的强大靠山。自然,她家的条件其实好过我,但父亲的遭遇,却让她深深恐惧于这个社会隐藏的巨大不确定性。

而归根结底,我们都是精神上的失落者。

如果她真的只是追求物质,她,就不需要这样落魄了。

她以为她只要找到依靠,就可以轻易放松自己,但她太过强大的内心,终于不肯让她丢失自己。

这便是同是天涯沦落人。

后面的酒,喝得很慢,那张张学友的磁带,也不知道反复了几次了。

终于夜阑,酒尽,杯盘狼藉。

我们都像怀着心事,但对视一眼,却有仿佛一切都不必说。终于我说,我们这样子,恐怕很难对酒清谈至天亮了。或者,再去拿点酒喝?

她说,不要了吧。来,我们把东西收拾一下。

反正也无事可做,我开了后门的灯,将碗筷杯盘拿出来,放了水洗。

水很凉。

外面很冷。

杨丽环说,我来吧,你站着,就好。

我就站着,我看着她的背影,她修长的身材,腰身曲着,这后背,是很蛊惑人的。

若你看到此刻的我们,在一盏橘黄色的灯下,女的弯着柔和的腰身洗碗,男的在后面站着,温柔地看着,你是不是会觉得,这是一种温馨的家庭画面?

洗了碗后,杨丽环说,我想去散步,你去吗?

我关了门跟她去。

这时候,只有几声犬吠,整个山村,已经完全深刻地寂静了。

很自然地,我们的手互相牵着。我的手很烫,她的手很冰。也许是因为刚洗碗。

天色并不很亮,我们也没有带手电筒,只是凭着直觉,在黑暗中摸索前进。因了我对道路的熟悉,又是把她紧紧地拉住,我们虽然不时踢到石头,但并没有摔倒。

空气清冷而干。

我们都没说话。也许是不需要说。

大概走了几百米,她是觉得冷了,说,回去吧,路太不好走了。

于是回来。路上我还是忍不住问她,你真的请假了啊?

她说,不行啊?

我说,可以。但是你晚上,确定要和我一起睡觉了吗?

她打了我一下,说,讨厌。谁跟你睡了,我睡宿舍,你或者去睡厨房,或者去睡教室。

我忽然想起很久以前和雨林共度的那个晚上,也许今晚,又要这样了。

所以我忽然笑了笑。

她又打了我一下,这下重得很多,我忍不住哎呀一声。

她说,你笑什么,不准想坏事。

我忍住笑,将话题岔开。说,对了,上次你怎么会和林冰琴一起来找我,那么突然的?

她说,你难道不知道吗?林冰琴喜欢你啊。

我吓了一跳,说,不要乱说。

她说,她当然没有明说,但是你知道吗,那次你们不是刚期中考完吗,她也是忍不住,搭了车来找我,求我载她去找你。你不知道她求得多可怜。

我狠狠地握紧她的手,只是她想来见我,你没想。

去,谁想你。

我怅然若失,说,难怪,当时有商人哥哥。

她用力甩我的手,说,放开。

我当然不放开,我说,许你开玩笑,就不许我开玩笑吗?

这样说着,就到了学校。

她挣了几次,没挣脱,就说,这不是开玩笑,这是真的,林冰琴真的喜欢上你了。我告诉你。这是正经的。

我返身关了门,然后回头就一把抱住她,说,那是她的事情。我只想娶的是你。

也许是我的力气太大了,她一下子就酥软在我的怀里。

34冬天迷雾14

我将她拥在怀里,却不敢动,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一步,我是否该放任自己身体的**?

毕竟,杨丽环和赵翠娥是完全不一样的。

但我很难区分这种不一样。

如果真的有区别,我想,若此刻在怀里的是赵翠娥,我们肯定已经烈火燃烧。但此刻是杨丽环,所以我们都没动。

直到脚,酸,软了。

后来身体渐渐僵硬,温度过低的感觉就显示了出来。我们都觉得冷。

这时候,杨丽环忽然说了一件事,她说,我要上厕所。

我不由噗嗤笑了出来,刚才的僵硬就此消失。

我拿了手电筒,说,走,上厕所。

上完厕所回来,气氛就变得很平常,不,很家常,如刚才在洗碗的时候。所以我说,睡觉吧。然后我自然而然地脱去外衣。

但也还是害羞,考虑到她在场,我还是先钻进被窝,再把衣服递出来。

她还站着,好像在想什么。

我说,你不睡吗?你放心吧,我有两床被子,你担心的话,就分开盖好了。

然后坐在被窝里面,将另一条被子从身下扯出,铺好。

她伸手拉熄了电灯。黑暗中,我听到她窸窸窣窣的脱衣声。

我竭力睁大眼睛,但是看不到。

屋内还是太暗了些。

34冬天迷雾15

她上了床来,一脚踩在我身上,身子倾了一下,我连忙伸手拉住她,触手的地方,一片滑腻。

终于她躺在被窝里面,我将头转向她,她也将头转向我,热气,呼呼地在彼此鼻子口呼来呼去。

我忍不住笑,说,真好玩。

她嗔道,怎么好玩。

我不回答她,说,没什么。你在想什么?

她说,我觉得真奇妙,真没想到我们会是这样子的。

我也说,是啊。

接下来我们都回避彼此的现在,开始讲起各自的过去。由于是不同师范学校毕业的,就有很多相同和不同的话题可以聊,从上课的习惯,从对教学基本功的要求,从常规的训练,比赛,活动,总之,师范生活可以聊的东西,还是太多了。

最后,终于聊到了,异性朋友。

我就想起了阿珠。

说实话,阿珠,真的是年少时候的梦,我不知道喜欢她什么,也不知道她喜欢什么,我们在一起,或许就是为了度过那个危险的青春期。

她跟我说她没有故事,因为她那时候,只是一个丑丑的胖丫头。师范学校里面男生僧多粥少,闹绯闻的,肯定是大美人坯子。我说不尽然吧。她就反问我阿珠是不是很漂亮,这我倒是无法否认了。

她说,我怀疑你命犯桃花,很有女人缘。

我笑笑,好像是,不然你就不会和我睡在一张床上了。可惜桃花不够鲜艳,否则我们就是一张被子了。

她说,林冰琴知道了,会杀死我的。

我激动了,凭什么。

她说,你知道的。你难道觉得她不好吗?

我只好沉默,我不知道林冰琴好不好,但对我确实挺好的。经过杨丽环捅破窗户纸,我已经确信她对我确实是有心的了。

只是我怎么可能喜欢她?

我觉得她太矫情,又太自我,甚至有些幼稚。

关键的是,我和杨丽环,甚至赵翠娥,都是心思复杂的人,林冰琴明明是应该很明媚的一张白纸,却也故意装的复杂。

这真让人受不了。

所以我狠狠地摇头,说,不管她好不好,我是不会跟她的。

杨丽环说,你傻的。你不是要过平淡的生活吗,我觉得她是你最适合的人选。

我反驳,肯定不是,她现在,说穿了是对白马王子的一种虚幻的崇拜。在我们的生活圈里面,我刚好是那个名不副实的白马王子,如果她现我的真面目,她肯定会深深失望的。这还不如你,我们都是知根知底,反而不会有分歧,即使不满意,也不会又过高的期待。

她叹气说,原来你想的还是和我一样。是的,她现在看似什么都不在乎,那是因为她还不需要到达这个什么都要在乎的阶段。不过,她真的是好人。

我止住她,不要说她了。

她说,那说谁呢?说你的阿珠,你老实交代,你们是不是也有这样子过?

我嘻嘻一笑,你是不是觉得冷了。

老实说,一床被子还真的冷。

她回答,是有些冷啊,你的被子太薄了。

我说,那你想不想知道我和阿珠究竟到了什么层次?

她毕竟聪明,马上转过头去,说,不想知道。

我已经按捺不住,从我的被窝里伸出手去,掀开她的被窝,说,不行,你现在不想知道,也不行了。我来告诉你。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