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信哲:太想爱你

慌乱城市中

连风都不自由

热闹的街头

就属我最寂寞

是爱的蛊惑

让我又兴起贪求的念头

有多爱我

够不够久

会不会走

藏在柔顺背后

你忠於自我

情爱里游走

从不曾见你低头

我却常犯错

像一个太忙太累太傻的陀螺

转个不休

只放不收

停不了手

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念头

想要全面占领你的喜怒哀愁

你已征服了我却还不属於我

叫我如何不去猜测你在想什麽

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折磨

能否请你不要不要选择闪躲

只想爱你的我

太想爱你的我

难道只能在迷雾中猜你的轮廓

藏在柔顺背后

你忠於自我

情爱里游走

从不曾见你低头

我却常犯错

像一个太忙太累太傻的陀螺

转个不休

只放不收

停不了手

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念头

想要全面占领你的喜怒哀愁

你已征服了我却还不属於我

叫我如何不去猜测你在想什麽

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折磨

能否请你不要不要选择闪躲

只想爱你的我

太想爱你的我

难道只能在迷雾中猜你的轮廓

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念头

想要全面占领你的喜怒哀愁

你已征服了我却还不属於我

叫我如何不去猜测你在想什麽

太想爱你是我压抑不了的折磨

能否请你不要不要选择闪躲

只想爱你的我

太想爱你的我

难道只能在迷雾中猜你的轮廓

50门庭若市15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

在鞭炮声中,在王菲和那英《相约九八》的歌声中,在扑克牌和啤酒的泡沫中。1998,来了。

初一这天,跑到杨文光家里,喝了几杯酒,他约我初二一起到镇上去逛逛。

他目前春风得意,我问他几时和林月如结婚,他倒也不隐瞒,说大概三四月份之间吧。

我笑说,上车了吧。

他哈哈笑,说,说不得,说不得。

但初二这天出了点状况,妈妈让我带她回娘家。

初二是女儿日,或叫女婿日,是女人们回娘家大日子。虽然外婆外公都已经不在世上,但舅舅们都还在,而且妈妈多年操劳,回娘家的时间不多。

我只好去了。

到了舅舅家才知道妈妈何以这样积极。在我们进门不久,舅妈一边安排表嫂做点心,一边悄悄地从邻家叫过来一个姑娘。

那姑娘长得并不是非常漂亮,但看着顺眼,渡过了开始的矜持,有点口齿生风。她是舅舅的邻居,据说也是在外帮忙看茶店的。

大家彼此心照不宣,喝酒的时候装疯卖傻,大力扬劝酒的口舌,对饮了几杯。

到下午回家,妈妈问我早上那个女孩我有什么看法。

——这就是传说中相亲吧。

我不说话。

妈妈也不多说,只说,她岁子大你两岁,你觉得不合适也不要紧。

原来妈妈真急了呢。我以为我可以自由自在许久。但是担子已经压在了肩上了。

50门庭若市15-2

初二晚上还是喝了点酒的。所以初三睡得格外迟,直到门口嘀嘀嘀的汽笛声响起,才猛然从床上翻起。

居然有十来个人。

而领头的是杨文光,自然还有林月如。出乎意料的是林雪琴和她的教导,叶秋富和林冰琴,许秋志和张春博,也都一起出现。杨丽环则载着一个陌生的女孩,我并不认识。此外,还有四个男同事,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凑齐的。

不过坐下泡茶就知道了。原来他们昨天已经聚过了一次。而我的缺席很让他们不满,今天算是兴师问罪来了。

张春博说,坚冰,你怎么可以这样,大春节的放人鸽子?

我说,哈哈,又不是放你鸽子。

杨文光插话,老同学放鸽子就更不应该了。

我的眼光扫射着所有人,同时也是点算总共几个人,需要几个茶杯,却遇到了林冰琴期盼答案的阳光和杨丽环似笑非笑的神情。

我假装无奈,两手一摊,说,没法子,我舅妈给我介绍了个女孩子,我妈妈逼着我去相亲。

啊?

大家一阵惊呼。

叶秋富刚才的脸有点紧,这时候居然笑说,你这么帅,又这么才子,你舅妈肯定不会介绍个不好的吧,怎么样?效果。

我嘻嘻笑,说,这女孩子跟我妈妈娘家邻居,要是成了,以后我和我爸倒是可以做同一个地方的女婿。也算热闹。

但是这个答案实在答非所问,大家不依不饶,我当然指东打西,不肯明示。

暧昧和含糊,才是激大家兴趣的焦点。

几杯茶后,我起身弄了下酒菜和拿出酒来,杨丽环自告奋勇充当助手,她和雨林都是我的好知心人,懂得为我化解尴尬。我想,这是大家心底无私的结果。

她在厨房偷偷问我,是不是真的?

我说,是真的。当然,我不会接受。

她告诉我,冰琴并不很快乐,怕心还在你身上,你不要故意刺激她。

为什么这样说?

你们那个姓叶的同事,是很用心的。可是冰琴却和她貌合神离,我跟你说,我对你们都不熟悉,但是我和冰琴熟悉,我知道她。

我不知道怎么回答,说,好吧。我尽量回避这个话题。

50门庭若市15-3

年轻人凑在一起就是快乐,喝起酒来肆无忌惮。但不同于两年前那次,这回我有同事。所以名目多了一项跨学区对战。

我留心不再说调侃而有刺激性的话,中规中矩做了一回主人。林冰琴倒是不依不饶,和我单独喝了两杯,有一项名目居然是为了成功的《春天的故事》。

这场酒直喝到下午近三点,将我储备的五箱啤酒干掉了快四箱,算起来也都有四瓶了。

于是转到杨文光家里。不过这回战决,平均喝了两杯就走了。

我喝得太多,严重出平均,只好回转家里,不过大家约好,明天在林冰琴家里会合,准备一起去林校长家里吃大户。

其实,这章写的门庭若市四个字,是要以春节时候大家给领导拜年的“盛况”,也就是领导家门庭若市的样子。可惜偏移了太多。

接下来这一节是各位老师在林校长家的一次汇演,是人物性格对比的一次集中演出。我得好好构思一下,尽量展示普通教师百态。

但无论如何,请大家记住,基层的普通教师,其实是很心酸的,为了能在一个好一点环境的地方工作,或不至于得罪领导,有时候,也不得不牺牲自己的尊严——————那些骂教师的人,真是愧对教师的。

但这么多人骂教师,其实也反映了教育的失败。

在我看来,原因有这么几个:

一,教师的物质报酬和付出劳动严重不对称;

二,物质不对称,在这个唯利是图,唯钱或权是视的功力社会里面,教师的精神世界,也没有保障,穷,而导致被bs的现状,比比皆是;

三,以上两点,自然会导致老师向现实趋同,但是道德大棒子却要求教师只能付出,奉献,不能索取,回报。

于是,教师被妖魔化,就这样产生了。

---------大家都是可怜人,不就是为了一口饭吗?

50门庭若市16

当天自然沉醉,回家便倒头就睡。直到夜里十点多,又饿又渴,才醒来。

初三是个不适合欢乐的日子,因为这天是老鼠结婚之日。所以各家门上的灯笼都熄了,山村是一种难得的安宁黑暗。

但节日的气氛依然在空气中弥漫的。

我摸到厨房吃了饭,又去浴室里洗了澡,回到房间自然清醒许多,便独在床上靠着,胡思乱想。

想雨林,想冰琴,想丽环,也想赵英杰。

想教书,想学生,想教改,也想写文件。

想了大半天,理不出一个清晰的头绪,我已经不知道我最渴望的是什么。

也许真的需要雨林给我一个答案,但她会给我吗?

第二天,吃了早饭,等太阳有了温度,就骑了车出门,因为今天是去林校长那里,杨文光自然不用去,所以就独自去了。

九点多,在林冰琴家里停下,她们姐妹俩都起了床,不过雪琴要去县城,所以打了招呼后就去了车站。倒是杨丽环,竟也骑了车过来,我们两个偷空在冰琴家的楼顶说了几句话,杨丽环跟我说,林冰琴昨天回来和叶秋富翻脸了一下。

我在阳台上的寒风中,问杨丽环,你自己的事情到底如何?——我没跟她说我给雨林的求爱信的事情,因为这个不知道会怎么结局。

杨丽环说,有过了一年了,坚冰,其实人并不比人更聪明,人的选择并不是真的能如愿,也许,我不会教太久的书了。

我问她为什么,她避而不答,只说现在还难说,不想太早乱想。

我问她家里是否可好,她说还好,父母也不再过于给她什么负担。

大概十点,张春博他们陆续到来,就在林冰琴家里给林校长打电话,说大家伙儿要去看他,问他是否在家。

还好,在家。

临到出的时候,叶秋富空着后座,巴巴地看着林冰琴,希望她坐上去,林冰琴却站在门槛上——因为我的后座也是空的。

我就叫正在拉车准备回家的杨丽环,说,丽环,走,我带你去见我们领导。

杨丽环迟疑了一下,就放下车来,坐到我的后座上。

林冰琴不易察觉地瞪视了一眼杨丽环,终于坐上了叶秋富的车。

就在大家正要出的时候,滴滴几声汽笛,没想到许胜龙带着云随月,正好赶到。

大家不免奇怪,但都无心追究了。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