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来了就多说几句。其实小杨现在对做不做可能已经觉得不是很重要了。就看方老师晚上的表现,如果方老师的表现出强烈的要的信号,小杨一定会做的,否则,可能就是永远的暧昧下去。只是这样就会出现两个问题,一是苦了方老师,枉费她对小杨这样好,一是反而也将小杨终生套牢,以后方老师叫小杨做事,小杨是断然不会拒绝的,如果这样,小杨还是她的掌中物,什么时候想要就会什么时候想要,不过如果这样,方老师说不定会提前下手享受一下。

忧兄是想通过这段描写让小杨见识大山之外的教育界一角,认识更广阔的人来给自己新的认识和定位。不过情绪渲染到这样子,如何转变,我没有看到有说服力的细节。不知道是不是受了山寨的影响呢?

不管怎样,可以猜到小杨会真的生一些变化,但变好还是变坏,现在可还估不准。怎么说呢,继续支持,继续等待吧。

楼主加油。

57梦的旅程17

回到家,洗完澡,我收了衣服,时间已经快十一点了。

两个人在客厅里坐着,气氛一下子无比伤感起来。

我有些艰难地说,方老师,我明天该回家了,谢谢你这些天的招待。

方老师仿佛又恢复到第一个晚上的淡雅和庄重,刻意地和我保持着距离,说,你总归是得回去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立足点。我们能够有这么短暂的交集,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我大胆地说,方老师,一直以来,是你在开导我,教育我,但是今天我可以做为朋友平等地劝你几句话吗?

呵呵,好啊。你一直都是我的朋友,我并没有当你是学生看待的。

那么,我要说的是,你不要将自己封闭起来。我迷失自己固然可惜,总还是有摸索,有点主动,你因了某个无情的人,某种可恨的环境,便自己封闭,受害的,还是你自己啊。

方老师的眼睛里面起了雾水,这雾水让她看着可怜,也可爱。男子对弱小的保护天性,在心头涌动着。

可是我没够胆去拥她入怀。

我想,她是有这个需要的吧。

她,再高的地位,再强的能力,总归也只是一个女人而已。

57梦的旅程18

方老师起身关了灯,又从柜子里面取出一瓶红酒,说,我们不要让这个夜晚,情意过去好吗?

她在录音机里放下舞曲,开了那彩灯,小小的厅上,温馨而宁静,迷离而忧伤。

我还好,穿着是长裤t恤拖鞋,她却只是睡裙拖鞋。我极力不让我的眼睛在她身上搜索,可是,我还是能看穿她宽大的吊带睡裙底下,其实是空荡荡的自然之身。

她说,我们慢慢地共舞一下吧。

我们需要的不是曼妙的舞蹈,我们需要的,只是借着舞蹈,能让彼此冰凉的皮肤互相碰撞接触,互相慰藉,互相取暖。

她靠得我很紧,我能体会到她身体的温度,我们都感觉到彼此皮肤下的**,如千万个电子元件,在慢慢地串联,密密地爆炸。

可是我们都很克制。

克制,只加重了这样的忧伤。

每个曲子终了,我们会停下来喝酒,她的眼睛在昏暗的灯光下分外大而光亮,她碰杯干脆,声音清脆。

然后,她喝得比我多。

她踮起脚尖,一边在我的胸口画着心的形状,一边在我耳边呢喃,说,小杨,你不知道,女孩子是很矜持的,而男孩子是应该主动的吗?

57梦的旅程19

我已经不是一年前初遇赵英杰的杨坚冰了。那一次的放纵,给带来的伤痕至今记得。每一次想及,都削弱自己一份独立的意志。

方老师自然是和赵英杰不一样的。一个是我一直以为的高高在上的神,而今即使走下神坛,也依然是我的精神导师;而另一个,却只是我泄和征服的对象,是身体里面兽性的部分。

我无比清楚的感觉到方老师的需要。可是她愈是需要,我便愈不能给她。是的,如她所说,我迷失了自己,我没有自己,这其中,又何尝不是因为我太顺着她人,顺从于别人的要求和需要呢?

我低低地对方老师说,方老师,对不起,我们也许会有更深入的交集,可是,不是这次。你让我的灵魂获救,我不能让你就此沉沦。

方老师已经喝得不少了吧,她说,杨坚冰,你怎么可以这样狠呢。我会恨死你的。

可是她已经来不及恨我了。多日来彼此端着的情绪,今天行走的疲累,加上酒的作用,她已经渐渐的瘫软。

她在最后的迷糊之前说出了无比清晰的一个要求,杨坚冰,亲亲我,抱抱我。我要你抱着我睡觉,哪怕就这么一个晚上。你知道吗?孤独是一条毒蛇,它缠住我,却无可替代是多么可怕。

我看着她确认这是她真实的要求,便低下头,重重地吻在她的嘴唇上。

她含含糊糊地嗯了几声。嘟囔着说,抱我去睡。

57梦的旅程20

据说,床越大人便越孤独。

方老师的床很大。

我轻轻的抱着她,放倒在床上,拉过薄薄的被子盖住。我想脱离她,可是,她的手一扬,搂住我的脖子。

她的眼睛并没有睁开,可是眼角却又液体沁出。

这个世界,谁不比谁清醒,谁不比谁孤独。

我再一次顺从地躺下,抱紧她,让她舒服地搂着我。

我的手后来很麻了,她的鼻息开始均匀,嘴巴轻轻嗫嚅两下。神情却无比安宁。

她有多久,没有这样安宁的睡过觉?

不是我站得比你高,就代笔我比你幸福。

我叹了口气。

我终于也睡了过去。

我是被麻木的手给弄醒过来的,在下意识甩手的那一刻,我及时地清醒,我轻轻抽回我的手,又用床头的一个公仔代替了我的身子。

天光已经入窗,看样子,怕雨又要下来。

我走到书房,想了想,扯下一张纸,写下:

方老师:

原谅我。

两个孤独的人只能燃烧自己,却未必能够照亮和温暖对方。如果上天还肯给我们机会。我会和你一样,期待着下一次的交集。

祝愿你开心幸福!

杨即日

然后,轻轻的洗漱。提了行囊走向车站。

临出门前,我又偷偷地进屋,轻轻地吻了一下她的额头。

她没有反应。

她,知道吗?

to以上回帖的各位:

这段故事描写争论比较多。只因为传统感觉上我们觉得男权潜规则女色是较容易接受的,而女权潜规则男色则多有异议。当然,我们一定要承认的是,后者的现象,当今社会已经尽在不少了。

我放弃了描写,固然有因为山寨的出现,再放手下去,未免无趣。另有考虑,是,杨展至今,渐渐晓得控制,那么这控制的第一步,不妨交由方老师来实现。——但若再有机会,方杨二人水乳交融,或不合道德逻辑,但却合生活逻辑的。

生活的逻辑是,一切都有可能。

再声明一下,忧商河不等于杨坚冰。杨坚冰所为,我认为截止目前并没有出生活现实的yy成分。如果我们一定要感到悲哀,不妨叹一声社会染缸的可怕。

章节目录

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忧商河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忧商河并收藏我当山村教师的日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