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之废材大小姐,隐身潜入府,初见圆慧

“温柔似水善良温和能当饭吃么?”、

苏含烟叹了口气。爱残璨睵

苏含烟想到她穿越过来到现在遭遇的一堆烂事儿,难免有些有感而发。

“曾经我救过一只在野外被饿的奄奄一息的流浪狗,然后抱它回来给它吃的,好好的照顾它,结果它吃饱喝足,然后重重的咬了我一口跑掉了。”

“嗯?峥”

“好友告诉我,那其实不是狗,是狼。”

苏含烟顿了顿,看着云海,好想在回忆些什么。

“狼,是不会感恩的。所以,遇到这种情况你会对狼保有一颗慈悲之心吗?客”

“呵呵,你说的有道理!不过,我记得不少人都会说,以德报怨什么的。”

云海摇着扇子笑了笑,撇撇嘴耸耸肩,一摊手,很是无辜的说道。

“书上经常如此说。”

“都以德报怨了,那何以报德?!如果换做是你自己,你会选择以德报怨吗?那应该是白痴才会做的事儿吧!!”

云海赞同的点头,眼中笑意一闪而过。

“是呀,有道理!苏姑娘,你这个朋友我交定了,你,不会有意见吧?!以后就直呼我为云海好了,朋友之间没必要那么生疏!!”

苏含烟微微一笑,点头。

“可以,你这个人挺直爽的,想必相处起来不难!只要你不介意我那在外的名声,那你这个朋友我就交定了!!以后有人攻击我,若是连累到你身上,你可别有意见啊!!毕竟我的名声在哪儿,呵!!”

云海听了一愣。

下一秒,云海这才反应过来苏含烟已经认同他这个好友了。

苏含烟难得看到这个明朗的少年也有傻愣愣的时候,偏头捂嘴笑了起来。

苏含烟看了看天色,复又看向云海。

“云海,我们几个还有事,改天再联系,我先走了,告辞!!”

云海拱手。

“苏姑娘慢走!!”

说完,云海看着苏含烟等人的背影消失在拐角处,这才带着小厮返回自家府中。

苏含烟一行人到达习秋父亲呆着的地方,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了。

看着眼前的破庙,苏含烟很难想象,习秋是有多大的勇气,才能在这样的困境之下没有崩溃,仍保持着一颗赤子之心的?!

想到这里,苏含烟对习秋的赞赏之意毫不掩饰,连着萌萌四人也对习秋更加高看一眼!

“爹,爹,你没事吧,女儿找人来救你了,你快醒醒呀!!”

习秋一进门就扑到她的父亲身前,看着紧闭着双眼的父亲,习秋很是着急的哭喊。

苏含烟上前一步,利落的把手搭在习秋她爹的脉搏上,闭上眼,灵力通过指尖进入习秋她爹的经脉,小心翼翼的探查起来。

过了一会儿,苏含烟收起灵力。

呼出一口气,苏含烟看向习秋,微微笑着安慰道。

“放心吧,你父亲本无大碍,只有偶感伤寒,又没有及时得到医治,所以看起来才会这么严重!!”

习秋一听是伤寒,顿时更加手足无措,眼圈一下就红了,看着有些悲戚。

苏含烟见习秋这个模样,很是疑惑。

看到自家丫鬟同样担心的眼神,苏含烟这才想起,在古代,伤寒可是会要人命的!!

苏含烟一边假装从袖子中,实则是从空间中,快速的拿出退烧药和感冒药,一边吩咐萌萌。

“萌萌,端些热水过来,服侍病人喝药!”

苏含烟刚刚查看了,习秋她爹的身体不需要用空间中的丹药。

况且,就他那身体,也不能用!

用了反而适得其反,不利于他的身体康复。

就习秋她爹这个情况,直接用二十一世纪的药品就能痊愈,苏含烟心里门儿清。

习秋一听喝药,再看苏含烟那胸有成竹的模样,这才明了自家爹爹是有救的。

习秋眼睛一亮,赶紧看着苏含烟激动地说道。

“不用不用,奴婢来就好,奴婢知道哪里有水!!奴婢自己去就可以了!!”

说完,习秋抹抹眼角的泪水,就急急忙忙跑出去端水了。

很快,张东,也就是习秋他爹,喝完了苏含烟给的药,中途就清醒了一会儿。

但由于他人太过虚弱,刚看着习秋叫了声“女儿”,人又沉沉的睡过去了。

“谢谢您,小姐?!今天若不是遇见了您,我和我爹估计只能在黄泉之下才能团聚了!!奴婢真不知道怎样才能报答您对习秋和家父的救命之恩!”

苏含烟一听,眼睛一亮,微微笑了。

这不是刚想瞌睡就送来枕头嘛!

“要不,你就跟了我吧!我正缺人手呢!!”

习秋眼睛一亮,而后眼神又慢慢黯淡了下来。

“有您这样的主子,是奴婢三世修来的福分!只是……”

看到犹犹豫豫的习秋,苏含烟看得出她应该还有难言之隐。

“没关系的,有什么就说出来,我们人多,没准还能帮上忙!”

习秋一咬牙,还是诚实的把真相慢慢道来。

“小姐应该知道,奴婢和父亲都是被赶出来的。”

苏含烟点头,疑惑的问道。

“这你之前说过的,有什么问题吗?!”

习秋苦笑。

“问题大了,虽然奴婢遭了主子们的鱼池之殃被赶了出来,捡回一条贱命,但是,奴婢和父亲的卖身契还在主子们手里呢,要不,以奴婢父亲的本事,当个管事或者账房先生还是绰绰有余的,何至于落到如今这个地步!!”

说到这里,习秋看向苏含烟,眼含期待,希望小姐不要对自己失望。

苏含烟听了,恍然大悟。

原来如此!

她就说,习秋和她的爹爹都不是无用之人,即便被赶出府,怎会混得如此之惨。

原来是这个缘由。

看到习秋小心翼翼的眼神儿,苏含烟心软了。

算了!

对于她来说,这本就不是什么大问题!

“别担心,你和你爹就放心的跟着我,卖身契的事儿,我会解决!”

习秋虽然不知道苏含烟有什么办法解决,但,莫名其妙的,她对苏含烟有种盲目的信任。

直觉告诉她,面前这个小姐真的有这个能力。

于是,习秋选择相信。

一刻钟之后,习秋看着面前的温泉庄子,眼中惊讶一闪而过,很快恢复平静,本本分分的站在一边。

苏含烟和萌萌她们看到这样的习秋,眼中满意一闪而过。

在场的几人对习秋,更是高看了一眼。

初步来看,习秋还是值得信任的。

不过,可以再看看!

“秋儿,水,水……”

躺在温泉庄子厢房里的张东在一个时辰之后,终于慢悠悠的醒了过来。

习秋一听到张东的声音,赶紧跑过去满脸的激动。

“爹,爹,你醒啦!”

张东好歹也是经过风雨的老人了,一看身上这被子,一看这房间的布局,就知道自家女人遇上好人了。

“秋儿,这里是……”

习秋将张东慢慢的扶起来,让他背靠着床坐着,这才慢慢解释道。

“爹爹,多亏了含烟小姐给爹爹治病,要不,爹爹可能就会得了风寒命不久矣了。女人这回可是遇上好心的小姐了,小姐让我和爹爹放心的跟着她!小姐真真是个好人呢!!”

说完,习秋满脸都是对苏含烟的崇拜

张东不怀疑女儿的眼光,只是……

“秋儿,我们没有卖身契,卖身契还在张府主子的手里呢!”

习秋微微一笑,恍然间耀花了眼。

“爹爹不用担心,小姐说包在她身上,女人相信小姐有这个能力处理好!!”

看着重新恢复活力的女儿,张东也不愿意再让女儿失望,嗯了一声儿,沉默下来。

希望女儿口中的那个含烟小姐真的能解决好这件事儿吧!

若不能解决,也是命呀!

晚膳的时候,张东终于见到苏含烟的庐山真面目。

这时他才知道,原来这位浑身散发着自信,不知不觉间吸引着人的妙龄小姐就是女儿口中的恩人!

也许,含烟小姐真如秋儿说的那样,是个有本事,深藏不露的!

一想到面前这位就是传言中的废材小姐,张东讽刺的摇摇头。

若这位真是废材,那整个京城中肯定都废材满地了,估计也找不出几个天才了?!

苏含烟看着面前这个睿智的老大叔,微微一笑。

“张大叔,你和习秋就放心的呆在温泉庄子吧,其他的事儿,就交给我们好了。你只需要养好身子,帮着大力管好这个庄子就行!!”

张东弯了弯腰,恭谨而感激的说道。

“承蒙小姐看得起,张东以后一定好好为小姐做事,不负小姐所托!!”

苏含烟看得出张东的诚意,满意的点点头。

“那好,本小姐就拭目以待。对了,我旁边这个就是大力了,以后这庄子就靠你们了,你们可以相互熟悉一下,以后好好合作,千万别窝里斗什么的,你们都是我看中的人,损失任何一个,都不是我愿意看到的!”

张东和大力互相见了礼之后,大家和和乐乐的一同上桌吃了这顿晚饭,彼此之间的感情也拉进了不少!

等到其他几人慢慢散去,苏含烟把萌萌四人叫到一块儿,笑眯眯的看着她们说道。

“今晚你们可别擅自行动啊!”

萌萌几人一听,肩膀耸拉下来,有气无力。

看到她们夸张的样子,苏含烟不厚道的捂嘴笑了!

“好啦好啦!我只是说不要擅自行动,又没说不让你们去?!看你们紧张的!!都快是大姑娘了,还这么毛毛躁躁的,呵!!”

话音一落,萌萌她们立马换上笑脸,看向苏含烟的目光那叫一个谄媚。

苏含烟再淡定,也忍不住憋笑了。

是夜,温泉山庄灯火通明。

庄子的角落处,飞快的闪过几道熟悉的身影,俨然就是萌萌四人。

白天的时候,苏含烟就给她们讲好了,让她们去解决‘禽兽’那个纨绔子弟,也不能轻敌。

苏含烟也是为了萌萌四人的安全考虑。

毕竟,萌萌她们四人才学武功没几月,对付京城大街上的一些混混还行。

但,遇上真正的高手,那就只有被削的份儿了。

毕竟,谁也不知道会不会突然冒出一个高手横插一脚,有备无患总是好的!!

苏含烟不希望她们这几个娇滴滴的姑娘去冒这个险,也没这个必要。

所以让她们去解决那纨绔子弟的事儿,最适合她们不过了!

免得以她们那小有所成的功夫,到了张府,一不小心失手,将自己陷了进去,那就糟了!

兵分两路,至于她自己,苏含烟则打算亲自去张府偷走习秋和她父亲张东的卖身契。

没错,就是去偷!!

对于苏含烟来说,悄悄地到张府偷个东西,实在是最容易不过了。

来到张府大门门口,苏含烟降落下来跳下飞剑,将飞剑收起来放进空间。

看着门口的两个正在打瞌睡的门卫,苏含烟微微勾起唇角。

在自己身上打了张隐身符,苏含烟就这样堂而皇之的踏入张府大门。

其中一个比较警醒的门卫睁开迷蒙的眼睛,戳了戳旁边的门卫。

“诶,刚刚好像有什么动静来着!”

“哎呀,错觉,别打扰我睡觉,真是!!”

苏含烟优哉游哉的踏入府中,正疑惑着该往哪个方向,便看到两个端着水果盘的丫鬟从远处走来。

苏含烟偷偷跟在她们身后,听着那两个丫鬟交头接耳。

“你听说没有,今天早上大小姐又把她的另一个大丫鬟—习春姐姐,给打发出去了!习春姐姐和习秋姐姐都挺好的呀,为什么大小姐这么狠呀,好歹两位姐姐也跟了大小姐这么久了!”

另外一个丫鬟感同身受,听了这话,连连点头。

“是呀,在大小姐的院子里做事,搞得我们这些二等丫鬟都人心惶惶的了!”

苏含烟耳朵动了动,暗道,真是天助我也!

看来只要跟着这两人,她就能准确无误的找到张府大小姐的住处了啊!

很快的,苏含烟便看到那两个丫鬟在一间屋子前停了下来,恭敬的把盘子递给守在门口的两个丫鬟。

而那门口的两个丫鬟,则端着两个盘子进屋里去了。

当她听到屋里有人称呼大小姐时,便知道,她找对地方了。

苏含烟瞥了一眼那个赶走习秋的大小姐,收回视线,旁若无人似的在那位张府大小姐的闺房里开始到处转转瞧瞧。

看完苏含烟这房里的布局,暗暗点头,倒是完全改变了之前对这位大小姐的看法。

不管是这个小姐的气质和眼神,还是她房里的布局,都能看出张府大小姐这个人绝对不是那些丫鬟所说的那样,是个不讲人情,狠毒非常的人。

苏含烟想起习秋之前说过的,这位大小姐也是个生母早逝的。

她现在这个继母也是个有手段的,还育有二子一女,在张府的地位不可动摇!

苏含烟摇摇头,不是谁都有自己这样的运气的。

面对不靠谱的祖母,渣到没边儿的亲身父亲,虎视眈眈的继母,各有心思的姨娘,以及随时想着取代自己位置的庶姐庶妹。

这张府大小姐,也不容易呀!!

苏含烟运用灵力在这房间查看了一番,并没有什么发现,看来这习秋和她父亲的卖身契并不在张府大小姐这里。

得去张府的当家夫人那里搜上一搜,苏含烟摸着下巴暗暗想着。

想做就做,等到苏含烟摸到张府大小姐的继母张夫人的房间里,刚好就听到她那继母正在和她的奶娘说着关于张府大小姐的话题。

“奶嬷嬷,大小姐这名声可是在我们的预料之中,越来越糟糕了呀!看来只要我们再加上一把火,大小姐的未来婆家估计就会忍不住来退婚了吧!哼,她那好姻缘就应该让给我们家蓝姐儿!!

奶嬷嬷在一旁连连点头。

“夫人说的是!等我们慢慢的把大小姐的心腹一一清除出去,那大小姐就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儿了!!”

张夫人摸了摸指甲,冷哼一声儿。

“嫡长女又如何,照样要给我女儿让路,那个贱人留给她的嫁妆还不是被我一点点的动了手脚,慢慢的给吞掉了。我倒要看看,以后,我们这位大小姐到了婆家,如何自处?!”

张夫人旁边的奶嬷嬷呵呵笑道。

“是呀,还是夫人有先见之明!!”

苏含烟一听这话,对这个同病相怜的张府大小姐立马生出几分同情。

不过,正事儿要紧!

等到张夫人出门之后,不出意外的,苏含烟很快便在张夫人的梳妆匣子里找到了习秋和张东的卖身契。

一挥手,苏含烟就把卖身契收进了空间。

转头仔细看了那匣子一眼,苏含烟眼睛顿了一下。

张府大小姐身边其他奴婢的卖身契居然也在这匣子里面。

看着这些卖身契,苏含烟抿抿嘴角,眉头皱了下。

算了,就当给自己积德了,顺手帮上张府大小姐一把吧,反正也不是什么难办的事儿!

最后,苏含烟叹了口气,暗暗想到。

苏含烟一挥手,匣子里其他人的卖身契,包括张夫人身边一些下人的卖身契,一块儿给收进青莲空间了。

做完这些,苏含烟接着又在张夫人的库房里逛了一圈,不出意外,看到不少金银珠宝以及古董字画。

苏含烟感叹一声,毫不手软的照着嫁妆单子上的记录,将张夫人的嫁妆全部搬到自己的空间里,为自己的空间增添一点色彩。

这些东西就是拿去接济穷人,也好过放在这儿,白白便宜了那个张夫人!

免得她底气足,时不时的算计别人!!

哼哼,等她忙得团团转的时候,张府大小姐倒是可以乘机喘口气儿,准备好反击回去!

苏含烟心中毫不愧疚的想着,手上的动作也越加利索。

当然,张夫人贪墨的张府大小姐的那份嫁妆,苏含烟也找了一些不占地方的,值钱的东西,或者银票,专门放进空间的某个地方收藏好。

今天收获颇丰呀!

苏含烟一边收着金银珠宝,一边暗暗想着。

另一边,张府大小姐正食用着水果,忽然,听到东西放在桌上的声音。

张府大小姐转头一看,桌上不知何时居然放着好多金银首饰,以及珠宝、银票。

同时,她耳边传来一阵陌生而好听的声音,莫名的能够安抚人郁闷焦躁的心情。

“一味的忍让,并不能解决问题!打蛇打七寸,主动出击也许会有另一番局面。小心你的继母,多注意一下自己的婚事,我只能帮到这里,你好自为之!!”

“谁?是谁?!你快出来呀,你为什么帮我?!”

张府大小姐猛地站起身,往四周一看,并没有人。

那声音,随后也消失不见了。

若不是这些东西还在,真会以为是一场梦!

寻人无果,张府大小姐慢慢坐下身来。

她细细的看着桌上那满满一堆的东西,很眼熟啊!

突然,张府大小姐眼睛猛地一怔,这,这不是娘亲的一部分最值钱的嫁妆吗?!

她拿起桌上的三万两银票,眼睛盯着某处发了愣。

这些东西明明已经被自己那个继母和父亲贪墨去了呀?!

记得当时自己还到祖母面前闹过,但除了惹祖母不快之外,自己并没有得到补偿。

没想到,自己还能有拥有这些东西的一天!!

不管你是谁,有什么目的,谢谢你了!!

回到温泉山庄,苏含烟换洗了一番,神清气爽。

半个时辰之后,萌萌她们终于回来了,脸上的笑意遮都遮不住。

事儿成了!

苏含烟很是笃定。

端起茶杯,苏含烟抿了一口,笑着问道。

“怎么样?事情办得如何了?!看你们的样子,应该很顺利吧?!”

萌萌笑眯眯地凑到苏含烟跟前,下巴一抬,滔滔不绝。

“小姐,看你说的!那当然啦,有我们几个一同出马,哪有办不成的事儿!!”

苏含烟微微一笑,眼神柔和,看着萌萌四人缓缓说道。

“你们该知道,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你们只是略有所成,跟真正的高手一比,高下立见,况且,你们缺乏打斗的经验,很容易吃亏的!!”

话音刚落,圆圆疑惑的问道。

“呵呵,大小姐,没你说的这么夸张吧!我们好歹也算小有所成了嘛!!”

苏含烟瞥了她们一眼,垂眸刮了刮杯沿,慢悠悠的反问。

“哦,是吗?你们该不会以为你们自己现在就是天下第一了吧!!切记,不可自得自满,否则,哪天儿在这上面吃了亏,可别到小姐我的面前哭哦!!”

四个丫鬟知道自家小姐从不说大话,也就听进去了。

看来自己几个是真该好好的反思了了!

四大丫鬟暗自思量。

“好了,刚才的话也只是提醒你们而已,你们还是说说那个‘禽兽’的事儿吧!!”

苏含烟支起下巴,眯眯眼,看着四大丫鬟饶有兴趣地问道。

一说到这个,萌萌她们又充满了活力。

萌萌满脸笑意,嘴里说个不停,又开始手舞足蹈的叙述着。

“我们几个有惊无险的跳进秦府,刚找到那个‘禽兽’的屋前,就发现他正在欺负调戏他的丫鬟。所以,我们果断的把灯灭了,乘机把他们二人打晕,女的留下,男的用黑麻袋套住,利索的把那个‘禽兽’给扛了出去,把他倒挂在秦府大门口!”

圆圆凑上来,笑眯眯的补充道。

“是哦,我们还在他的脸上写着‘我是禽兽’四个大字,明天天一亮,那个‘禽兽’就会完全暴露在路人面前了,哈哈!!”

说完,圆圆还伸出四根儿手指头,在苏含烟面前晃了晃,满脸的幸灾乐祸。

苏含烟微微一笑,点了下头。

“不错嘛,看来你们挺厌恶那个‘禽兽’的,后续呢,应该不止这点事儿吧?!”

问完这话,苏含烟看向玉儿和柳儿,也想听听她们怎么说。

玉儿看出苏含烟的意思,把圆圆挤开,也凑到苏含烟面前接着讲述。

“我们几个当时想呀,上梁不正下梁歪,这‘禽兽’是个纨绔子弟,害人不浅,估计他的长辈人品也不咋样,要不,怎么会教出这样的儿子呢?”

苏含烟点点头。

“呵,有道理!然后呢?”

玉儿给柳儿打个眼色,柳儿会意,接着玉儿的话题慢慢向苏含烟叙述着。

“我们悄悄的在秦府转了几圈,小心翼翼的探查了一番,结果发现,秦府不愧是能教出这样的专拖后腿的儿子子嗣,那些个姨娘正室夫人就没一个省油的灯,我们刚好发现秦府的女人们正在相互算计,都恨不得对方赶紧消失,简直就是无硝烟的战场,看得我们几个咂舌!!”

“而且,秦府里的金银珠宝好多都是不义之财,秦府毫无意外的生活糜烂,看得我们气愤不已!!”

玉儿嘟嘟嘴,插了一句,还气愤的甩了甩拳头。

“所以呀,经过我们几个小姐妹的讨论,我们决定替天行道,把秦府的绝大部分财产全都收刮走,等之后有机会,再接济那些生活贫穷并且真正需要帮助的百姓们!!”

萌萌点着小脑袋,笑眯眯的总结。

听完,苏含烟点点头,扯出一抹笑容,看向萌萌四人眼神柔和,赞赏的说道。

“嗯,做的不错!没想到你们也跟我一样,没有放过哪些财产哈!!”

四大丫鬟一听,立马盯着苏含烟,眼睛亮晶晶的,暗自嘀咕。

有戏!!

苏含烟勾勾嘴角,将自己去张府的经历慢慢道来。

说完,萌萌等人恍然大悟。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那个张府大小姐还真是可怜!习秋姐姐的事儿其实也不能怪她,哎,她自己都自身难保了,也难怪!!”

苏含烟支起下巴,笑眯眯的说道。

“是呀,凡事不能总看表面,眼见还不一定为实呢!眼睛是很容易被蒙蔽的,导致的结果也是不可预料的。不过,我想那个张府大小姐也是个聪明人,希望她有个好结果吧,毕竟,她的处境跟我妈蛮像的!!”

萌萌四人若有所思的点头。

第二天一早,苏含烟当着习秋和她父亲的面,亲手将他们的卖身契递了过去。

习秋两父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激动地说道。

“大小姐,这,这……”

苏含烟知道他们要说什么,微微抬手,微微一笑,打断他们的话。

“放心吧,萌萌她们的卖身契也还给她们了,都一样。卖身契并不能代表什么,有些奴才卖身契在主子手里,照样会背叛主子。你们也可以决定自己的去留,我与你们无仇无怨,所以不会强迫你们的!!”

习秋和她父亲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的坚定和决心。

下一刻,他们跪在苏含烟面前,说出自己的决定。

“大小姐,我们父女的命是你救的,我们甘愿做牛做马报答大小姐,不说别的,就大小姐这样的好主子,可是打着灯笼都找不着了!!”

苏含烟确定性的再问了一句。

“一旦做了决定,我就不会让你们有后悔的机会了,所以,想清楚了吗?”

习秋和她父亲两人神情很是坚定,均点头。

“大小姐,我们已经想好了!!”

多出两个得力助手,苏含烟喜形于色。

接下来,主仆契约的签订也顺理成章了。

这时,习秋两父女才知道,自家的主子居然不是平常人,有着非凡的手段和际遇。

难大小姐那么轻易的就能把卖身契从张府里拿了出来,还没惊动任何人!!

两父女再次看向苏含烟时,眼中出现了敬畏和热切。

跟着这样的主子,也不枉来这世上一遭了!!

自此,温泉山庄又多出了个对苏含烟忠心耿耿的能力不凡张管事,以及细心有能力的习秋。

有了张管事和习秋的加入,大力奶嬷嬷的儿子顿时有了主心骨,将温泉庄子打理的妥妥当当!!

即便是苏含烟看了,也不得不赞一声儿!!

想到自己青莲空间里的各种各样的农作物种子,例如玉米、土豆、红薯、高粱等高产的农作物,苏含烟决定把它们一一的拿出来。毕竟,这对她来说,不过是举手之劳,能造福百姓也是不错的。对得起良心!!

有张管事和大力这样的帮手,苏含烟并不用多做什么。

她只需把那些农作物的种子放在温泉山庄的库房里,剩下的事儿就归张管事和大力了!!

至于他们是怎样把这些种子分配到佃农手里的,那就不是苏含烟管的了。

她只看结果!!

几天之后,苏含烟心血来潮,突然想起那个龙泉寺的得道高僧—圆慧大师。

于是,苏含烟带着四大丫鬟乘坐马车,优哉游哉的向龙泉寺驶去!!

虽才辰时,但此时正是盛夏时节,天气有些炎热。

马车里面还放了一盆冰块,这才让马车上除开苏含烟之外的三个丫鬟舒适了一些。

马车一路朝着寺庙行去,一个多时辰后就来到了龙泉寺的寺庙。

苏含烟让车夫在车道上等着,然后苏含烟便带着萌萌四人慢悠悠的走进了寺庙。

今天是十五,没有初一的人多,再加上天气炎热,因此来上香的人就更少了,只偶尔身旁有一两个香客路过。

寺庙建于半山腰上,苏含烟五人很快轻松地爬上了寺庙,倒是没啥累的感觉,毕竟底子都在那里。

龙泉寺的山门殿兼作天王殿,过了天王殿,但见庭院开阔,古木参天,香烟缭绕,东有百年桧柏,西有百年黄杨,中有宝鼎两尊。

走过一条花岗严甬道,就到了大雄宝殿。

大雄宝殿,面阔三间,前后回廊,檐高三重,漏空花脊。

屋脊高处嵌有宝镜,阳有“国泰民安”四字,阴有“风调雨顺”四字。

大雄宝殿内法相庄严,经幢肃穆,法器俱全。

进了寺庙点燃香,苏含烟带着四大丫鬟虔诚的跪在了蒲团之上叩了三个头,把香插在了面前的香炉里。

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王朝,也是缘分,面对佛祖,还是虔诚一点的好!!

诸多菩萨佛陀一一拜过。

只是在随着虔诚祷拜的过程中,苏含烟分明感觉到了一种慈悲祥和的庄严、一种广博澄泓的慈悲,仿佛那一刻在心中响起了沉淀千年的佛音,庄严而又肃穆。

她仿佛在那一刻感到了由此岸到彼岸的升华……

也仿佛在那一刻看破了众生的虚幻之相……

她仿佛明了顿悟,这似乎冥冥之中自有定数,她为何会来到这里,即便家人不亲不爱……

但,冥冥之中还有什么最重要的东西……

不远处,萌萌几个丫鬟突然的往这边看过来,那一刻她们永生不敢忘。

朝阳的金光打在佛祖的金身上洒在她身上,虔诚的姿态,感悟的神色,婉约的脸上无喜无悲。

那飘渺的姿态仿佛欲要羽化升仙般,萌萌四人心中一紧,感觉大小姐好像就要消失在这世间,张嘴想要开口将她留下来。

然而,下一刻苏含烟睁开眼睛,微笑着朝萌萌她们这边望过来,笑容仿佛在眼角绽放了一朵花儿。

萌萌几人回过神,心里一松。

而后,突然想起什么,萌萌几人心血来潮,跑去帮苏含烟抽了一支签。

而后,几个丫鬟跑出去,让寺庙门口的老和尚帮忙解签。

签第二十签,上上,辰宫。当春久雨喜初晴,玉兔金鸡渐渐明,旧事销散新事遂,看看一跳过龙门。

老和尚看过签,笑道:“几位姑娘,这是上上签,不管你们求什么,终会百事遂意,一切都不必担心,自有天意,方需等待便可。

解了签,萌萌四人立马笑眯眯的。

就知道,大小姐是个有际遇的!

自家小姐万事顺遂,也是她们这些丫鬟的福气不是?!

苏含烟回过神,在一旁站立着,嘴角含笑,看着萌萌她们在老和尚那里问东问西的。

想了想,苏含烟走上前,问了解签的老和尚道。

“师傅,我想求见圆慧大师,请问圆慧大师在吗?”

那老和尚让小和尚去后院厢房询问了圆慧大师,圆慧大师道只见苏含烟一人。

于是,小和尚带着苏含烟去见了圆慧大师,萌萌、圆圆、玉儿跟柳儿四人便依着苏含烟的意思在前面等着。

寺庙前面有一片很宽敞的空地,种着几颗白杨树,主杆粗大,枝叶茂盛,下面摆放着供人休息的石桌子石凳子,萌萌四人便坐在树林里的凳子上休息了起来。

天气太过炎热,上香的只有寥寥数人,此时已经是正午了。

几个丫鬟谨慎的看了看四周,发现除开自己四人,没有其他闲杂人等。然后,玉儿开头,把随身携带在戒指空间中的糕点、水果跟水袋子拿出来,放在石桌子上,其他三人一一效仿。于是,四个小姐妹开开心心的吃了起来,聊起了天儿,好不自在!!

寺庙后院草木葱茏,花香阵阵。

苏含烟跟在小和尚身后,如同闲庭漫步般走在幽静的小径上,隐于一角。

很快,小和尚便在一处清幽之地的厢房前停了下来。

“阿弥陀佛,女施主,到了,圆慧大师就在里面,请!!”

小和尚说完,做了个请的动作,便离开了。

而后,门内传来一阵洪厚慈悲的声音。

“女施主,老衲等候施主你这个有缘人已有多时,请进吧!!”

有缘人??

圆慧大师知道自己会来?!

苏含烟一听这话,身形一顿,抿了抿嘴角。

不过,苏含烟转念想了想,料想这个圆慧大师肯定不会是什么大奸大恶之人。

既然这样,又有何可惧?!

苏含烟推开|房门,入门便看见坐在蒲团上的圆慧大师。

苏含烟不着痕迹的看过去,却感受到了那穿着红色袈裟老和尚身上散发出来的浑厚佛力。

看到苏含烟,圆慧大师湛然无波的眼眸乍然圆睁,抚摸着佛珠的手顿了顿,复而瞧到苏含烟周身空灵的气息。

圆慧大师精光四射,复而敛进幽深而慈悲的眼眸里。

苏含烟也瞧见了圆慧大师刚刚的反应,心里只剩下一个念头。

这个圆慧大师,也许知道自己是异世之魂!!

稳定心神,苏含烟嘴角含笑,悠悠问道。

“久仰大师盛名,小女今日特前来一见,还望大师能为小女解惑一二?!”

圆慧大师神情不变,慈祥的声音缓缓传入苏含烟的耳中。

“女施主,既来之则安之,凡事顺应自己的心意即可,不必过多困扰,想必以施主的能力,必能逢凶化吉!!”

苏含烟一愣,而后反应过来,回到。

“那若是小女有时候不能忍受某些事情,是不是可以无需再忍,能够强势的反击呢?!”

问完,苏含烟就反悔了,扁扁嘴。

在圆慧大师面前问这话,这不是白问吗?!

佛祖面前讲究的都是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得饶人处且饶人之类的,自己这样问,不是与那些相左嘛?!

出乎意料的,圆慧大师居然点点头,缓缓说道。

“呵呵,阿弥陀佛,女施主,想必施主心中有数,老衲对此暂无其他异议!!”

苏含烟听后,张大嘴巴。

不是吧!!

这样也行?!

看来这个圆慧大师还是真有些本事,多少看出了些自己的底细,即便那只有少数的一点。

但,不可否认的,圆慧大师是个有能力的。

不过,刚刚**是不是代表,自己在底线之内可以放手做事儿了?!

苏含烟闻言微微一笑,挑挑眉。

“谢谢大师提点!!小女感激不尽!!”

说完,苏含烟看着圆慧大师,心中也有些疑惑。

这位大师为什么没有直接帮助苏含鸾和苏含雨二人去除自己打在她们身上的符篆,而是让她们抄佛经?!

莫非,圆慧大师认为两位庶妹该抄抄佛经,去去身上的戾气?!

而且,这大师好似隐隐在帮自己。

苏含烟抿抿嘴,暗暗想着。

圆慧大师面容慈祥的看着苏含烟在那里思考,时不时的点点头。

过了一会儿,苏含烟回过神,微微笑着向圆慧大师福了福身。

“大师,小女今日打扰了,就先行告退了。大师慢慢参透佛经,预祝大师早日有所突破!!”

圆慧大师点头不语,闭上眼睛,转动着手中的佛珠。

说完,苏含烟便转身走出门口,身影渐渐消失在寺庙后院。

苏含烟不知道的是,在她走后不久,圆慧大师突然睁开眼睛,最终喃喃道。

“元朝天降异星,皇朝逢凶化吉,百姓们也有福了!!”

作者有话说:求点击,求收藏,求月票,求花花,求荷包,求钻石哈!!今天这文正式入V了,希望亲们能够尽量订阅正版支持我,呵呵!!亲们也可以去看看我的完结旧文《空间之将军的种田夫人》,谢谢!

<

章节目录

空间之废材大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900528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900528并收藏空间之废材大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