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间之废材大小姐,宣于逸求婚,赏花宴帖,白夫人的厚脸皮!!

内宅的事儿渊儿不好插手,自己还是得看着点儿。1

说完,侯夫人这样暗暗想着。

“媛媛,这段时间你就呆在府上,暂时别出去乱跑了,外面流言蜚语无数,免得污了你的耳朵。如果无聊,就找你含含姐过来陪你吧!!”

说完,安靖渊瞥向苏含烟,眼底隐含温柔之色。

苏含烟一顿棼。

随即,苏含烟微笑点头,轻声说道。

“我会经常过来陪着媛媛的,你就放心去查幕后主使人吧!!这人一直潜伏着,想要害你们一家,如果我们早些把她们找出来,也能早点儿松一口气!!”

安靖渊看着苏含烟,嘴角微微勾起单。

“嗯!!”

如姨娘和安靖莲这时候走进来,满脸担忧的看着安靖媛。

安靖莲上前一步,细声问道。

“大姐,你没事吧,千万别伤心啊!!!那外面的谣言妹妹已经听说了,那些不过是乱传的而已,大姐怎么可能有宫寒呢,可千万别当真啊!!对了,李家大公子和郑家大公子已经走了吗?!”

说完,安靖莲疑惑的四周看了看。

安靖媛挥挥手,不在意的说道。

“没事儿,那种没凭没据的事儿我才不会在意呢!!至于李家大公子和郑家大公子,我哥哥一回来,他们还不是屁股尿流的滚远了!!”

安靖莲扯扯嘴角,垂下眼眸。

“呵,是吗!!”

如姨娘在一旁听着,听闻安靖渊赶回府救场,抿抿唇,低头不语。

一旁的苏含烟灵识敏锐,一直都在关注安靖莲和如姨娘她们俩。

看到她俩的表情,苏含烟低头沉思。

刚刚她没看错吧?!

安靖莲和如姨娘听闻安靖媛没受到外面谣言的影响,好似有那么一瞬间的失望?!

失望什么?!

实在失望安靖媛没被打击到吗?!

苏含烟又看了她们一眼,眼中冷光一闪。

这如姨娘和安靖莲倒是可疑,

也有动机!!

苏含烟重来都不信妻妾能够真正地和睦起来!!

即便如姨娘曾经是侯夫人的大丫鬟!

安靖莲和如姨娘母女俩好像真是过来安慰侯夫人和安靖媛似的,只稍微坐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那母女俩走后不久,安靖华和胡姨娘也过来了。

安靖华和胡姨娘可不会过来安慰人什么的,只冷嘲热讽了几句便心满意足的离开了。

毕竟安靖渊这个冷面煞神还在这儿呢!!

他们母子俩还是不敢放肆的!!

安靖华对安靖渊可是惧怕得很。

只敢背后骂人算计什么的。

等人都走后,苏含烟轻声说道。

“伯母,我看如姨娘她们不太对劲儿,她们听见媛媛经过这谣言却没受影响之后,脸上居然出现了失望懊恼的情绪,与表面上表现出来的担忧相差甚远。看来,得加紧关注如姨娘和安靖莲的院子了。”

侯夫人闻言,眼中冷光一闪。

“嗯,我会派人多加注意的!!”

杏儿急急忙忙的跑走进门,喘口气说道。

“侯夫人,大小姐,安世子,不好了又有人来提亲了!!”

闻言,安靖媛摩拳擦掌。

“这次是谁!!这次本小姐一定让她直着进来横着出去!!”

说完,安靖媛便又跑回客厅。

当众人看到正厅摆放着的密密麻麻的聘礼以及那个笑得风***得意极了的人,顿时觉得无语了。

苏含烟咳了一声,压住嘴角的笑意。

这次的来人大家都很是熟悉。

正是安国公府的大公子宣于逸是也!!

宣于逸看到安靖媛出现,眼睛一亮,立马表明态度。

“伯母,渊,我今日前来是真心实意的想娶媛媛为妻子,我在此承诺,以后绝不沾花惹草,让媛媛伤心!!

即便媛媛生不出孩子,我也不在乎,大不了以后从旁支子弟当中过继一个孩子过来就行!!只要我宣于逸活着一天,就不会让媛媛受委屈,让媛媛跟我娘一样得个郁郁而终,英年早逝!!”

侯夫人闻言,和安靖渊对视一眼,均看出对方眼中的赞同。

苏含烟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宣于逸现在倒是诚意十足!!”

冲着苏含烟点点头,侯夫人看向宣于逸开口说道。

“我们家媛媛离着及笄还有一年,我今儿个就在这里做主了,你们先定下婚约,等媛儿及笄之后,你们再举行婚礼!!”

安靖媛张大嘴巴,还没从宣于逸居然亲自上门提亲这事儿当中回过神来,终身大事便被她娘,也就是侯夫人给定了下来。

宣于逸闻言,很是惊喜。

“谢伯母,宣于逸绝对不会辜负媛媛的!!对了,我父亲若是反对我和媛媛的婚事,伯母您可别太在意,那男人根本没有权利过问我的婚事,反正这事儿,我外公是同意了的,我祖母也很少管我,也默认这事儿了!!”

苏含烟嘴角一抽,感情宣于逸还没经过安国公府的同意就擅自跑来提亲啦?!

有胆色!!

苏含烟深深觉得,那背后之人若是知道他们的动作会让宣于逸和安靖媛这么顺利的在一块儿。

估计会气得吐血吧!!

苏含烟见事情这么快就解决了,看了看天色,便告辞回。

安靖渊难得亲自开口送苏含烟回去。

苏含烟见多了一个免费的车夫,也就同意了。

到了苏府门口,苏含烟下了马车,看向安靖渊说道。1

“安靖渊,媛媛的事儿这么快就解决了,我怕那背后之人又重新缩了回去,你得加紧步奏去查了!!”

安靖渊看着话语不断的苏含烟,微微勾起唇角,脸色缓和下来。

低沉的嗓音传入苏含烟儿中。

“烟儿,放心吧!!我心中有数!!”

回到苏府,苏老夫人立马便把苏含烟叫了过去。

在苏老夫人眼中,苏含烟是个养不熟的白眼狼,一点都不为苏府考虑。

成为了未来的侯府世子夫人,与文丞相亲人相认,甚至与寒王府的寒王妃是很要好的朋友……

这些事实,苏含烟都没有告诉苏府众人。

而苏府的众人,也永远是最后一个知道的!!

这样想着,苏老夫人看着座位下的苏含烟,眼一沉,看着悠然自得的苏含烟愈加的不顺眼。

还是苏含鸾和苏含雨那两个孩子好啊!

一个巴上了晋国公府的白世子,一个巴上了皇上的长子,也就是最有可能问鼎帝位的浩王爷!!

“苏含烟,你不为苏府考虑就算了,怎的整天都往外跑,你还嫌你的名声不够响亮,居然彻夜不归?!”

苏含烟微微勾起唇角。

“祖母,含烟昨日去了寒王妃的住处,寒王妃肚子有些不适,听闻含烟会点儿医术,所以这才特意叫了含烟过去的!!

若是含烟不去,得罪了寒王爷,那可是会掉脑袋的事儿!!当然,若是祖母不信含烟所言,可以去问问寒王妃的贴身丫鬟春兰秋菊她们!!”

苏老夫人闻言,还有何话说。

总不能真跑去问寒王妃的丫鬟吧?!

更何况,前一日确实有门房看到寒王妃的丫鬟亲自前来苏府找苏含烟。

苏老夫人不欲多看到苏含烟,眼不见心不烦。

过了一会儿,苏老夫人便让苏含烟等人离开了。

苏含烟出了苏老夫人的院子,便看到苏含鸾和苏含雨朝着她走来。

苏含鸾看着苏含烟,讽笑道。

“大姐,你还真是厉害啊,居然又找到了寒王妃这个靠山,可惜啊,谁也不知道这座山什么时候会倒!!

大姐应该还不知道吧,寒王妃可是很厌恶比她美的女子,像姐姐这么耀眼的美人,恐怕得好好的护住你自己的哦!!”

苏含雨依旧是天真羞怯地看着苏含烟,低声说道。

“大姐姐,二姐这次四是说真的,那个寒王妃真的是个妒妇,脾气也很不好,听说寒王府院子里的很多小妾都遭到过她的毒手呢,雨儿很担心大姐姐的呢!!”

苏含烟瞥了一眼不再伪装满脸不屑的苏含鸾,以及将蔑视恨意深藏眼底的苏含雨,微微勾起唇角。

“两位妹妹多虑了!!寒王妃绝美动人,绝不是你们说的那样,两位妹妹以后可能不听风就是风,听雨就是雨的!!

要知道,这世上最害人的就是谣言了!!何况,寒王妃乃是皇家媳妇,可不是我等能够擅自议论的!!”

说完,苏含烟毫不回头,径直的回到了莲苑。

晚上,苏含烟居然收到了来自长公主,也就是皇帝的姐姐赏花宴的请帖。

而且,据说长公主这次是邀请了许多名媛贵女,让其后天前去公主府赏花!!

苏含烟捏着这张请帖,不由猜测到。

自己不会是沾了外公外婆或者说镇国侯府的光吧?!

以前由于自己那废材的名声,可没有什么名媛贵女发请帖给自己的!!

第二天一早,苏含烟便跑去镇国侯府找安靖媛了。

当苏含烟问了侯夫人她们赏花宴的事儿,侯夫人神色突然有些尴尬。

只说长公主没有发请帖到镇国侯府,之后便没有下文了。

安靖媛把苏含烟拉到她的房间,慢慢叙述起来。

听完安靖媛的讲解,苏含烟哭笑不得。

感情侯夫人是长公主曾经的情敌,这才从来都不发请贴到镇国侯府的。

原来侯爷年轻的时候桃花还蛮旺盛的嘛!!

苏含烟不厚道的想着。

随即,苏含烟想到,霄霄有孕不会参加这种宴会,媛媛和侯夫人也会不参加。

她一个人好无聊的……

回到府中,苏含烟便得知苏含鸾和苏含雨也得到了请帖。

苏含雪虽然也得到了请帖,不知道为什么,她身子不适。

所以,苏含雪没打算去。

莲苑中

听完阿五的得来的消息,苏含烟看着那张请帖冷笑。

苏含鸾和苏含雨都想要在赏花宴中算计她,令她失去清白?!

呵呵!!

真是有够天真的!!

苏含鸾,苏含雨,我就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本事还没使出来!!

就看鹿死谁手了……

赏花宴这一天很快就到了。

傍晚,苏含烟三人便踏上了马车,朝着公主府的方向驶去。

苏含烟几人下了马车,已经有下人在门口守候。

苏含烟三人这才跟其中一个小厮进了公主府。

公主府面积宽广,几人走了好一会儿才来到一处月亮门前,那小厮冲苏含烟等人躬了躬身子。

“苏大小姐,苏二小姐,苏四小姐,还请进!!”

三人走进月亮门,眼前豁然开朗。

这是个大的花园,里面各种花类,菊花,桂花,秋海棠,番红花,紫薇,月季,杜鹃,水仙。

不过其中引人注目的是上百盆的菊花,其中还有好些罕见的品种。

整个花园姹紫嫣红,好不美丽!!

石桌上面摆着好些糕点水果酒水,夫人跟小姐们正三三两两的聚在一起说说笑笑,吟诗作对。

看着苏含鸾和苏含雨逐渐走远消失在人群中的身影,苏含烟微微一笑,独自往前走着。

过了一会儿,看到不远处几个熟悉的身影,苏含烟眼睛一亮,立即走上前,打招呼。

“外婆,舅母,表姐,表哥,你们也来啦!!”

文青瑶看到苏含烟,调皮的眨眨眼。

“嘻嘻,表妹,你也来啦!!”

苏含烟笑道点头,随即说道。

“表姐,你去看花吧,我扶着外婆到那儿走走!!”

“好!!”

苏含烟这句话正中文青瑶下怀。

“奶奶,哥,表妹,我去瞧一瞧就回来啊!”

外婆谢氏的嘴张开,还没有来得及唤出声来,文青瑶的人影就已经不见了。

只能摇摇头,外婆谢氏苦笑道。

“这丫头!!”

“含烟,你也独自去欣赏一下花吧,我这个老人家就在亭子里坐一下,休息一下好了。”

这菊院外婆谢氏曾来过好几次,对于这里的建筑物那叫一个熟悉,只是随意地一瞥,就瞧到了一个布置得非常豪华大气的亭子。

苏含烟也瞧见了那个亭子,并且也看见好几位老夫人或者年纪比较大一些的妇人,三五成群地朝那个亭子的方向走去。

再瞧到或结伴,或独身一人前往院子深处欣赏花儿的小姐公子们时,苏含烟差点没忍住就笑出声来了。

原来,元朝的相亲宴就是这种形式……

“外婆,我们既来了菊院,又怎能不去欣赏欣赏这些漂亮的花儿,而去亭子里闲坐呢!!”

苏含烟拽着外婆谢氏的衣袖,摇了摇。

“外婆,那儿去的人最少,你若嫌弃其它的地方人太多,不能安静地欣赏各种鲜花的话,不如我们去那儿?”

外婆谢氏思忖了会,点点头说道。

“越哲,你是跟着我们,还是自个儿去欣赏那些花儿?!”

苏含烟是第一次参加这种宴会,若放她一人,还不知会被那些不长眼的人给欺负成什么样儿呢!!

文越哲想也不想地摇头,温柔地说道。

“奶奶,我就跟着你们吧!!”

不是说京城的大家闺秀比较温婉柔和嘛?!

为何刚才那些人竟一直将目光放在他的身上,还有人朝他抛媚眼,丢绣帕。

比边塞那些少女的行为还要开放!!

苏含烟偏了偏头,压下自己心里的笑意。

刚才那最精彩的一幕可是一不小心就被她瞧在了眼里。

如今想来,还真怨不得外公文丞相提及先立业再成家,并将表哥文越哲关在房间里苦读。

就表哥文越哲这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弱书生,在京城的街头巷尾走一圈,收获一大筐佳人心还是小事。

最怕就是被某些有特殊癖好的人看上……

打住,打住!!

苏含烟将脑海里越来越没边际的想法拍飞,和文越哲一起扶着外婆谢氏的胳膊往前行去。

一路行来,听着文越哲对路两旁的各种鲜花种类、生长环境等介绍的话语,再偶尔听他念几句诗句。

苏含烟脸上也慢慢地流露出发自内心的敬。

真正体会到何为“学富五车”!!

一身雍容大气装扮的晋国公府白夫人,突然从一盆人高的盆景后走出来,笑着和外婆谢氏招呼道。

“谢老夫人,没想到会在这儿巧遇你们啊!!”

接着,晋国公府白夫人又将目光放在苏含烟和文越哲两人身上。

“想必,这两位就是你的孙子孙女了吧?”

闻言,苏含烟撇嘴。

一个字,假!!

谁不认识谁啊!!

外婆谢氏笑着摇了摇头。

“这位是我的孙子文越哲,这位是我的外孙女儿苏含烟。”

“越哲,含烟,这位是晋国公府白夫人。”

“越哲见过白夫人。”

“含烟见过白夫人。”

白夫人保养得很好,看起来就像一个三十出头的贵妇般。

只是,笑起来眼角露出来的浅浅细纹告诉大家,其实她已经不年轻了。

她上身穿一件孔雀蓝织锦刺绣衣衫,下系一条雪色贡缎罗裙。

头梳随马髻,斜插着几只金镶玉簪,发髻的尾端缀着一只八宝流苏簪,戴两粒金镶玉水滴状耳坠,额前垂下一缕半弧形的玉缀蓝宝石流苏璎珞。

若白夫人单独站在那儿,通身倒是有一股富贵之气。

但一站到外婆谢氏身旁,那富贵的气息立刻就被压下去了。

活生生成为了外婆谢氏的陪衬!!

苏含烟微微眯眼,含着笑意。

活该!!

白夫人也知道自己和谢氏这种出身望族的官家夫人不同,再加上文丞相是实权官职,不像晋国公的爵位是世袭的。

换了以前,白夫人根本就不会上前和外婆谢氏打招呼,生生将自己的骄傲和自信送到外婆谢氏脚下,任由外婆谢氏践踏。

不过,今日,白夫人是身携重任而来的。

因此,她虽心里气恼不已,嘴角却不得不扯出一抹笑容,将目光移到苏含烟身上,夸赞道。

“谢老夫人,有这么一个聪明伶俐乖巧可爱的外孙女,难怪你会藏着掖着,不愿意过早带她参加各种宴会,就怕被人瞧去了!”

虽白夫人面色如常,但连苏含烟都敏锐地察觉到了那个“老”字被白夫人咬得重了几分。

而那个“外”字也别有意味。

外婆谢氏仿佛并未听出白夫人的话外之意似的,脸上流露出一抹自豪,嘴里却说道。

“这丫头还年轻,可经不起这般地夸赞!!”

白宿离突然从拐角处那盆花后面走出来,一眼就看见了白夫人。

遂急走几步,白宿离唤道。

“母亲!!”

白夫人看着白宿离,笑着应道。

“宿离,你刚才去哪里了?来,来,娘给你介绍一下。这位就是文丞相夫人谢老夫人,这位是文将军的长子文越哲,这个是谢老夫人的外孙女儿苏含烟!!”

苏含烟垂眸。

白夫人骄傲地笑着介绍道。

“这位就是犬子白宿离!!”

以白宿离的家世、才华,京城可以配得上他的女子少之又少。

若不是苏含烟身后有庞大的嫁妆,再加上苏含烟是苏府嫡女,文丞相外孙女,又有文志远这个将军舅舅。

白夫人怎么可能会冒着得罪镇国侯府的风险,而去同意白宿离设计娶到苏含烟的建议呢。

何况,苏含烟这丫头还曾经是宿离那孩子的未婚妻,还曾给过晋国公府难堪……

苏含烟并未错过白夫人和白宿离两人对视一眼里流露出来的算计。

心里冷笑不已!!

外婆谢氏皱了皱眉。

这样的介绍,表面看来,挑不出任何的错误。

但是,文丞相府和晋国公府以往也从无任何来往,更何况含烟还曾和白宿离有过婚约呢。

而现在,含烟这丫头也已经和安靖渊定下婚期了,该避嫌的。

如此,白夫人这样的介绍,就未免太过于越矩了!!

虽因为苏含烟和文越哲两人并未和白宿离主动打招呼而心里不悦,但白夫人依然不忘为白宿离创造条件。

“谢老夫人,这赏花宴可是属于年轻人的活动,不若我们让几个年轻人去赏花,我们这些受不了累的老人家就到亭子里小坐?!”

到了此刻,外婆谢氏又怎会不明白白夫人的来意。

她看了一脸垂眸站在那儿的白宿离。

模样俊俏,人也守礼,又是晋国公府世子,听说还有一身不错的才华……

但,当外婆谢氏的目光转向晋国公府白夫人身上时,那刚刚舒展的眉头又皱起来。

歹竹出好笋这句话,不是哪里都适用的!!

更何况,听说是他们晋国公府先嫌弃而后放弃自家外孙女儿的。

如今还想来吃回头草,做梦吧!!

安靖渊那小子虽然名声不好,但,对自家外孙女儿那可是真心实意的的。

克妻之说不可尽信!!

“含烟丫头,你觉得呢?!”

苏含烟抓着外婆谢氏的胳膊摇了摇,嘟着嘴。

“外婆,你不喜欢含烟了呢?竟然要将含烟赶走,明明你刚才还说要由含烟陪着赏遍这菊院里的鲜花儿的!”

外婆谢氏嘴里唉哟地叫着,眼眸深处流露出浓浓的笑意。

“丫头,别摇了,外婆的头都要被你摇晕了。”

心里却为苏含烟的应答满意不已。

尤其是注意到晋国公府白夫人放在身侧的双手紧握成拳时,外婆谢氏心里刚才浮现出来的一点点遗憾也立刻就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表妹!”

文越哲悄无声息地上前一步,挡住了白宿离那偶尔飞向苏含烟的眼神。

心里对白宿离更是增加了几分不喜!!

苏含烟扁扁嘴,满脸委屈,一幅被文越哲给欺负了的模样。

外婆谢氏笑着摇了摇头。

伸手点了点苏含烟的额头,谢氏望向白夫人的目光就带上了一丝歉意。

“抱歉啊,这丫头被我惯得脾气不太好。不过,今年长公主府里的鲜花品种多了不少,修剪的样式也挺新奇的,我这个老婆子都忍不住流连忘返,怨不得这些小孩子也心喜不已!!”

白夫人暗自里磨了磨牙,笑道。

“也只有长公主府里,才会汇聚了元朝各处争奇斗艳的鲜花儿,确实应该好好欣赏一番。”

接着,白夫人又看向白宿离。

“宿离,回头,你可一定要画一幅最漂亮的鲜花儿图送给娘!!”

白宿离笑道。

“即使母亲不吩咐,儿子也不会忘记!!”

“是呢,你这孩子就是有孝心,不论赴了什么宴会,都会画上几卷画,特意送到我那儿去。”

晋国公府白夫人笑得自豪。

京城有几个世家少爷会像白宿离这般?!

苏含烟嘴角微勾。

“外婆,舅舅以前有没有送画给你?”

“你舅舅那人,就是一个粗人!”

外婆谢氏撇嘴,虽明知晋国公府白夫人炫耀的用意,却依然心生羡慕。

苏含烟转了转眼珠。

“外婆,舅舅喜欢行军打仗,整日里与兵法和沙盘为伍,但是表哥不同啊!!”

文越哲苦笑不已。

他就知道,这个表妹是不好惹的。

瞧瞧,这么快就报复回来了!!

不过,他却不得不赶在外婆谢氏出声前,道。

“奶奶,若你喜欢画,回头我让人送个十张八张给你!!”

听听!!

这才叫有气势!!

苏含烟眨眨眼睛,悄悄朝文越哲竖了一个大拇指。

作者有话说:求月票!!求点击,求收藏,求花花,求荷包,求钻石哈!!希望亲们能够尽量订阅正版,么么,爱你们!!亲们还可以去看看我的完结旧文《空间之将军的种田夫人》!

<

章节目录

空间之废材大小姐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900528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900528并收藏空间之废材大小姐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