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天风瑾瑜到底想做什么如果舒鱼能听得见浮望内心警惕又困惑的问题,她一定会一脸血的告诉他只是想给他看看伤而已,绝对不会对他做什么不好的事情。

舒鱼站在浮望床前像个变态一样盯着人家的睡姿看了良久,还是束手无策。

治愈技能点没点亮乖她咯

床上睡着的浮望则是心中的戒备越来越重,天风瑾瑜这么盯着他,是不是随时准备杀了他两个人就这么默默的对峙了一会儿,舒鱼忽然灵光一闪。

她现在可是天风瑾瑜啊天风瑾瑜最多的是什么当然不是一个岛的奴仆了,而是天风府供应的各种天材地宝和灵草灵药简直要放满一个八十一层的高塔的好嘛,她不知道治伤,可是到塔里随便拿个什么灵药悄悄放在boss喝的水里,问题不就解决了。

舒鱼想到这里,沾沾自喜的打了个响指,一打完就感觉不好,再一看,果然见到床上的浮望翻了个身似乎要醒。暗道一声要糟,舒鱼反应奇快的窜出了那道摇摇欲坠的破木门,一口气冲到了天心岛中央的宝塔下,才扶着身旁一棵小树苗抚了抚心口,“吓死爹了,差点就被发现。”

等等,是不是有哪里不对就算被发现了,boss也不能拿她怎么样,顶多就是怀疑她,然后算计她,最后弄死她算了,不能再想了,一想就心塞的不想活了呢。那种刚看完原著还沉浸在“boss好可怕虽然他又美又温柔的那一面很吸引人但是疯起来真的好可怕”的复杂心情谁能理解哟

一边腹诽一边进了塔找治伤的灵药。这个宝塔里面都是属于天风瑾瑜的供奉,除非她允许,是没有任何人能进来的,而天风瑾瑜又不是个什么有强迫症的人,所以里面的东西看着异常的乱。

丹药灵草的瓶子匣子没有放在旁边的柜子上,而是随便堆在地上;各种灵器法器像一堆破铜烂铁混在一处塞在一个小箱子里;散落了一地的各种玉符经书,还有其他宝物,俱都杂乱无章的卷在角落。这才第一层就已经这么乱,上面的八十层不用想也知道是个什么样子的。

舒鱼一进塔,就感觉困扰自己多年的强迫症和整理癖再次发作,一时之间连躺在床上虚弱呻吟并没有的boss都遗忘在了脑后,脑海里只转着一个念头,那就是“这些东西怎么能放的这么乱不行了好难受我的小宇宙要爆发了”

舒鱼像只勤劳的小蜜蜂,生疏的用着自己身体内的灵力把那些蒙尘的宝物摆放整齐,然而第一层收拾了一半,她直起身看着整齐了许多的地方感到无比欣慰的时候,陡然从这种魔性的画风里面醒了过来,她终于想起自己不是来收拾宝塔来的,而是给boss找药。

卧槽想起来辣,那里还有一个boss等她去拯救舒鱼用自己强大的意志力勉强压下自己的整理癖,拿了旁边的一瓶灵药,一咬牙一扭头不再看眼前急需整理的地方,直接冲出了塔朝着boss的小茅屋前进。

她悄悄潜进那小破茅草屋,正看见已经醒来的boss穿上了外衣。于是刚刚他在换衣服是吗再早来一会儿就能看到boss的肉~体了是吗怎么会这样,早知道她就不磨蹭早点来了好可惜

不对,她一点都不觊觎boss的舒鱼蹲在房梁上反思自己的想法,力求能淡定做人。

而下面因为被舒鱼偷窥行为给全面拉高了警戒心的浮望,早就发现了房梁上再次出现的那个身影了。

妖族的感觉都很敏锐,在那种环境下生存的浮望尤其如此,但是才变成天风瑾瑜没两天的舒鱼显然就没有这个自觉了,所以导致现在这种偷窥分分钟被发现的悲剧。

浮望穿好衣服,又去打了个水,透过水面,他看见那位天风瑾瑜的形象比之前更加的糟糕,不知道刚才那段时间她究竟去了哪里,衣服上蹭了不少的灰,两道长袖子扎起来都还没有放下。

就算是青狐族青家的那些小姐们,都绝对不会让人看到这样毫无仪态可言的形象,更不要说是尊贵无比的天风瑾瑜,她怎么会让自己看上去这么狼狈

浮望再次在心底升起一个疑问,这个,真的是那个天风瑾瑜

还不知道自己已经在短短时间内就被boss开始怀疑身份的舒鱼,她还在房梁上感叹着boss简直太爱干净了,这么短时间都见他洗两个脸了。不过,现在她该怎么把药放进他喝的茶里面呢

刚想着,舒鱼就见浮望把外面在小火炉上煮着的水壶拿了进来泡了一壶水,哦,这里没有茶,所以boss只能喝白开水。boss干得漂亮,简直善解人衣

趁着他泡完水把水壶拿出去的空当里,舒鱼从房梁上一跃而下身手敏捷的来到断了一只腿再被拼凑出来的小桌子旁,把手里捏着的灵药瓶子对准那个破茶壶,滴了一滴灵药下去。

不是她小气,而是她通过天风瑾瑜的记忆了解到这灵药品质有点高,她怕万一放多了boss那脆弱的小身板扛不住可怎么是好。

屋外弯腰放水壶的浮望就这么随便一抬头,就从破茅屋墙壁上的一个缝隙里看到了屋里面,天风瑾瑜从房梁上跳下来,在他的茶壶里下药再蹲回房梁上的一系列动作。

浮望:“”

茅草屋墙壁:太旧了到处都是缝隙窟窿怪我咯。doge

浮望顿了顿,把手里的水壶放到墙边的小土灶上,进了屋。究竟天风瑾瑜有没有发现他已经发现她,还是说她是故意的这样做是试探他,还是单纯的觉得有趣,或者有些什么其他他不知道的原因

心中思索的再多,浮望面上还是没有露出半点,房梁上的舒鱼只看见boss走到桌边像是准备倒水,然后在她一脸“就是这样快喝呀”的表情里,boss一个踉跄不小心把桌子绊倒,整张桌子都散架了,桌上的旧茶壶也随着桌子一起摔在地上碎成了几瓣,滚烫的水洒了一地,舒鱼还眼尖的看见boss烫着了手。

不仅没有喝到灵药还烫着了手,boss你怎么这么不小心舒鱼眼睁睁看着浮望收拾了碎茶壶和桌子的残骸走了出去,心塞无比的蹲在房梁上,决定就在这里接着找机会。

而浮望的心情就更加不轻松了,他是个不信任何人的,亲眼见到了天风瑾瑜下了药,他是怎么都不会去喝那水,只不过他担心自己不喝,会引起天风瑾瑜不满,只能假装不小心打碎了茶壶。

既然天风瑾瑜没有光明正大露面,那肯定表示着她有自己的考量,至少她不会因为他不小心打碎了茶壶让她计划落空,就恼羞成怒要他的命。他看似平常的走了出去,只有他自己才知道在跨过房门的时候提着心,时刻准备着天风瑾瑜翻脸就立马做出反应。

可是没有,直到他走出房间天风瑾瑜都没有动。看来他猜对了,天风瑾瑜不知是何原因,不能光明正大的这样出现在他面前,而她肯定是要对他做些什么的,只不过他不知道原委,就只能被动着。

坐在井边喝了一口凉水稍稍缓解了渴意,浮望抬头看了一眼天色,已经是正午了,他似乎被岛上的人遗忘,并没有人送来午饭。低等妖族并不比高等妖族,他们必须像梦泽大境之外凡界的那些人类一样,要靠一日三餐所食来维持生命。

虽然他习惯以弱示人好让人觉得自己无害,但那并不代表他就真的会让自己处于弱势,只要可以,他都会尽量让自己保持最好的状态。感受了一下自己的伤,刚才躺在床上运行灵力治疗,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要进入后面这座山应该没有问题。既然没人送饭,那么他就得自己去找些食物。

浮望盘算着,就这么直接进了茅屋后面不远处的山林里面。天心岛十分的大,其中有着一整条山脉,临近浮望住着的这个地方的,就只是一个小山而已。

因为天心岛上从来没有人打山上那些动物的主意,再加上天心岛上灵气充沛,山上的动物有很多,并且一只只的都过得很滋润,肥嘟嘟肉呼呼,看着就很有食欲。

至于舒鱼,她搞不明白boss进山是干什么,思考了一会儿后也跟上去了。然后她就看着boss在好几个兔子洞里面看了看,在其中一个洞里面准确的掏出了一只又大又肥的白兔子,还用树叶削下来好几只树杈上站着的鸟,都是挑的肥的削,业务真是无比的熟练,可见从前这些事没少干。

事实上浮望这种事还真的做了不少,因为他女奴所生父不详的野种身份,在青家也从小被人欺负。

他小时候几乎从来没有吃饱过,能跌跌撞撞的走路开始就学会了到处去找吃的。像兔子野鸡那些就是一顿难得的饱餐,大部分时候他都只能找到些青涩的果子或者吃些野菜,直到他长大了些,那张脸长开了,渐渐学会了挂着笑脸逢迎讨好,他的日子才好过了一些。

浮望速度很快,抓了一只兔子和几只小鸟后就马上下了山,舒鱼跟在他身后,要小心不被他发现,还得紧紧跟着,实在略辛苦。

虽然这个身体的灵力什么的都在,但是毕竟舒鱼从前只是个普通的女生,要让她一时之间熟练运用这些能力,就像是要一个小儿拿起一把大刀挥舞一样。她只能一边磨合的提高自己的熟练度,一边继续自己的偷窥大业。

浮望在屋外烤肉,舒鱼就换了个地方蹲着看,这回她依旧是参考了各种电视剧里面的场景,趴在屋顶上,没办法,茅屋四周的树就只有一棵没叶子的枯树,没地方藏啊。

舒鱼自以为藏得很好,但是实际上浮望想不注意到她都不行,那一身红衣趴在低矮的茅屋屋顶上,大白天的不是一般的显眼,就算她和屋顶贴的再近,他也能发现。不过浮望表现的就像真的没看见她似的,自顾自的收拾兔子和小鸟,放在架子上烤之后,就开始修理那张已经变成了残骸的桌子。

阳光并不怎么晒人,而是暖融融的,天心岛上的气候怡人,花红柳绿,不知名的花香都能一路飘到这个偏僻的地方。浮望就坐在那棵枯树下,看上去已经完全枯死的大树上还奇异的有一根枝桠仍旧开着花,更加奇特的是那似乎还是只在冬日开的梅花,却在这种暖融的时候开了。

浮望埋头叮叮当当摆弄那些木头的时候,就有两三朵白梅花飘到他肩头,又被他披散下来的几缕头发给拂落。

趴在屋顶上闻着下面渐渐传出来的烤肉香,舒鱼发现自己也有点饿了。天风瑾瑜身为高等妖族是不需要每天吃饭的,不过这些高等妖族也讲究这些,不吃这种凡俗食物也会进食一些灵水灵果之类。

舒鱼来这里的几天里,每天三餐都按时有人来送灵食。这个时间,今天也该有人去送了,可她还在这里呢,还要找机会不着痕迹不引起他怀疑的给他送药。算了,反正以天风瑾瑜那奇怪的性子,也没人敢触她霉头,找不到她估计也会觉得她是又去哪里发疯了。

想着,舒鱼又安安心心的趴在屋顶上嗅着下面的肉香流口水,喝了三天的灵水,她其实也想吃点肉的,只是从前的天风瑾瑜从来不吃肉食,还很厌恶,她怕被人看出来什么硬是没敢让人准备,真是太惨了,肚子饿不着但是嘴馋啊。

说起来boss不愧是boss啊,没有个十项全能都没办法做boss这种高技术含量的高危职业。就算是现在这么弱的初期,boss也是进能上山打猎,退能洗手做饭,能修桌子还会做凳子,看那拔草修整院子,修篱笆打扫屋子的娴熟姿态,给他一个三百六十度翻滚旋转的赞

再想想boss正文出场时,那个啥病都能治,死了都能给救回来的出神入化医术,能搞机关术,能搞,能搞巫蛊,各种旁门左道的东西都会,还会各种陶冶情操的琴棋书画啥的,所有人都不知道的事他都知道,活生生一部会行走百科全书的样子,舒鱼觉得现在这个趴在屋顶上五体投地的姿势,特别能表达她此刻的敬畏之心。

所以说,一本小说里面表现的智商情商双高,完美的简直不像人的,一定是boss。

舒鱼胡思乱想着,在有节奏的木头敲击声中,就这么趴在屋顶上睡着了zzz

自从来了这里,她就没有好好睡过一觉,一直提心吊胆,怕自己哪里做的不对被人发现不是原装货,怕遇上什么自己不能解决的问题,怕再也回不去原来的世界,怕自己哪天就被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出现的boss干掉了。

现在一直担心着的boss出现了,就在她眼皮子底下,不知道为什么反倒感觉安心了。这一安心,她就睡着了,睡的天昏地暗,连那位boss来到她身边都没发现。

浮望没有发出一丝声响的来到屋顶,离舒鱼很远的距离就谨慎的停了下来,但是很久都没见她动弹,浮望便一点点的靠近,结果等他近的都快凑到她脸上去了,她也没醒。

考量了很久才决定冒着生命危险前来试探的浮望不知道为什么,有种不能用语言来表达的奇怪感觉。他这一天都在猜测或许天风瑾瑜是故意的,但现在看看,他有种强烈的直觉,这个“天风瑾瑜”说不定真的不是那个“天风瑾瑜”。

她的行为太奇怪,对他的态度也太奇怪,而且一旦将对她先入为主的想法全部剥离,单单去看她这个人的话,似乎除了刚开始那色厉内荏不轻不重的态度,在她身上,他看不到一丝天风瑾瑜该有的暴戾,他对这种负面的情绪特别敏感,但在她身上,这个本该最让他忌惮的人身上,他却越来越觉得,这是个并不存在威胁的存在。

或者,今晚,他可以再次试探试探。浮望想到这里,露出了一个和善的笑容。

舒鱼睡了个靥足的觉醒来,睁开眼睛就看到铺满半个天空的橙红夕阳。所以她一觉睡到了傍晚本来迷迷糊糊的神智一下子清醒过来,她忽然诈尸一样坐起来。

想起来了,晚上的时间是天风瑾瑜例行的虐人时间,每三天为一个间隔就要虐死一个,之前两天刚好是一个缓和期都被她躲过去,而今天boss这个“一次性玩具”来了,也就是说她今天晚上要被boss伺候啊啊啊怎么搞求给准备时间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