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天风瑾瑜这个人在原著里面是个彻彻底底的炮灰,唯一的作用就是给男配带来磨难,最后为了成全男配的强大被男配兼boss复仇而死。原著对于她的描写基本没有,而在舒鱼得到这个身体之后,她同时拥有了天风瑾瑜的记忆,靠着这些记忆她暂时没有出什么大纰漏。

但是那些记忆对于舒鱼来说,就像是隔着一个屏幕,她好像在看着一个电影,虽然知道了一些事,但是完全没有自觉,这就导致了她不管怎么想着要小心,还是露出了不少的马脚。

突然发现自己穿越到了小说里面那个危险的世界里,小命随时悬着,作为一个注定会死的小boss,舒鱼没有哭天抢地已经算是心理素质不错了,要让她一时之间真正对天风瑾瑜这个身份感到认同感是不可能的,于是她浑身都是破绽还不自知。

并不像她从前看小说那么简单,拥有原身的记忆就能立刻变身奥斯卡影帝,完美的将自己变成原身,事实上这是一件很困难的事情。

如果不是因为她这两天龟缩在天风岛,每日里见到她的只有那么两个,并且都还是一直处于她的威慑之下,对她怀着深重的恐惧之心的人,就算她有些地方表现的和平时不一样也不敢多想,恐怕她早就因为行为有异被人发现了。

要知道梦泽大境里的妖可不是凡人界的那些凡人,这里的妖怪们大多活了许久,就算没有活的那么久,也大多因为弱肉强食的环境变得心眼极多。

总之,如果此时的舒鱼带着那身完全不属于原本天风瑾瑜的无害气质出去兜一圈,会有许多妖立即对她产生怀疑。原本的天风瑾瑜是真真切切的一个暴虐嗜杀的变态,那种气质并不是舒鱼随便扯个冷笑邪笑就能模仿的,即使能敷衍一时,也极容易被拆穿。

就像此刻,浮望已经对她产生了怀疑,他不管从直觉还是理智分析上,都觉得这个“天风瑾瑜”像是一只想要把自己伪装成残暴野狼的小奶狗。

和天心岛上其他被天风瑾瑜吓破了胆的奴仆们不同,浮望从前对天风瑾瑜是只闻其名不见其人,对她所有的印象都很表面且浅薄,因而他能比其他人更快的发现这个“天风瑾瑜”的不同。

如果她真的不是天风瑾瑜呢浮望在前往天风瑾瑜住所时,垂着眼思考着这个问题。良久,他唇边的笑意加深了些许。不是天风瑾瑜,当然是最好的。这样,他可以做的事就多了许多,他想,这次他将会得到一个意想不到的惊喜。

而已经差不多快被boss拆穿的舒鱼正火急火燎的赶往自己的住所,冲进高大宽敞的卧室,直冲与卧室相连的一个巨大浴池。

天风瑾瑜享用的一切都是最好的,就像这个泡澡的池子也是一口灵池,有着凝神静气的效果,像得了狂暴症一样满脑子杀杀杀的天风瑾瑜唯有每日浸泡灵泉才能压抑那种狂暴感。

外人都只知天风瑾瑜暴虐,却不知道天风瑾瑜的狂暴症其实来源于她这个妖族与神族血脉混合的身体留下的问题,她会疯的越来越厉害直到无药可救。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身体里面换了个灵魂,这个问题似乎就随着之前的天风瑾瑜灵魂一样不知所踪了。

但没有了这种症状困扰的舒鱼没法表现的和从前的天风瑾瑜不一样,每天她都要假装头疼然后发脾气,然后来到这个灵池里面泡一泡。一般来说,她往常都要在这里泡上一两个时辰,但是今天想想boss要来伺候自己,她愣是没敢多泡,匆匆洗了身体就准备起来。

很不巧的,她刚站起来就听到了外面传来boss的声音,他在外面轻声说:“下奴浮望,前来伺候大人。”

这座巍峨的殿堂建造的空旷又高大,但凡有一点声音传出就显得特别的响亮,平常的天风瑾瑜最爱的就是折磨人时他们痛苦的哭喊响彻整座大殿,那样会让她更加兴奋愉悦,变态变态的。更变态的是天风瑾瑜喜欢那种开阔的感觉,她居住的宫殿里面并没有墙之类的隔断,只有一重重从高高的穹顶上,一直垂到地上的长长帘幔,此刻,浮望就站在与灵池很近的一个帘幔后面说话。

从舒鱼的角度,她能看到那帘幔上勾勒出来的,浮望弯着腰行礼的修长身影,而且他那道轻轻的声音因为宫殿高阔的原因就好像响起在耳边。舒鱼刚才还想着要快点洗完澡出去摆个高冷的姿势,没想到浮望回来的这么快,还无声无息的就靠的这么近了,忍不住吓了一跳,第一反应就是把半站起来的自己重新按回水里,由于动作太急还发出了好大一声水声。

外面的浮望听见了这个声音,再次往下弯了弯身子,侧了侧脸更加轻声问询道:“大人,可是有什么事”

“没有没有”舒鱼下意识的回答,又意识到自己的语气不像,立刻冷冷笑了一声:“放肆,谁允许你擅自出声”

“下奴惶恐,请大人治罪。”浮望跪在了帘幔外。

舒鱼看着那个跪下的影子,特别想流泪。妈蛋啊,她到底要怎么搞,她不知道啊再这样下去,她总感觉自己绝对会步原著天风瑾瑜的后尘。

“咳咳。”浮望突然发出压抑的咳嗽声,完了又立即声音虚弱的请罪:“下奴扰了大人,下奴有罪。”

还在纠结现在情况的舒鱼顿时有些傻眼,她今天得到的灵药愣是没机会给boss喝,所以boss还带着伤呢,夭寿啊

长于和平年代温室的姑娘论起心机来,直接被boss甩了一个异世界的距离,她还没办法把自己的心情掩饰的太好,装作不耐的语气里却带出了些担忧,“滚,我不想看见你,接下来两天都不要出现在我的面前。”既然boss受伤没好,她就让他多休息两天,她还可以再找机会给他下药。

当然更加关键的是,她有点害怕和boss相处,那种悄悄偷窥他不知道自己存在的时候,和必须直面他把自己伪装成天风瑾瑜的时候完全不一样,只要boss看到她,舒鱼就下意识的提心吊胆。这种无来由的恐惧,令她再顾不得其他。

跪在那假作伤重咳嗽的浮望眼神闪烁,露出意味不明的神情。因为心有怀疑,这次他更加仔细的观察,结果再一次验证了他的猜想。

如果是天风瑾瑜,那个力量惊人,梦泽大境无人能及的主,怎么会看不出他的那点微末伤势已经全好。如果是那个喜怒无常动辄虐杀妖怪的天风瑾瑜,如何会这么虚张声势甚至不懂得掩饰自己的心绪,那是个不能容忍他人一点不敬和欺骗,否则就会发狂的疯子,可看看现在里面这个,他却从她的语气里听到了恐惧和紧张。

啊~恐惧和紧张这是那个天风瑾瑜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拥有的情绪。浮望微微眯了一下眼睛,他身上属于青狐的一半血统,让他的眼睛狭长,此刻微微眯起,带着莫名的靡丽,眼神看着那个透过帘幔隐约可见的人,露出一抹危险的流光。

“是。”浮望轻声说,微微开启的唇扬起略带兴奋的弧度。

舒鱼发现外面跪着的浮望一眨眼就消失了,她只以为浮望已经听话的离开,顿时松了那卡在胸口的一口浊气,放下捂在胸口的手,放松背脊往后靠在灵池暖玉壁上喃喃:“再这样下去一定会得心脏病,要不不刷好感值了,直接把boss送走让他远离这里”

她原本想着boss迟早会变成后面那个呼风唤雨的oss,想着现在刷个好感值或许会免日后一死,可现在她不过和他正面相对了两次,就一次比一次感觉心脏病严重。或许,她应该避远一点

舒鱼想着想着,只觉得头疼,忍不住抱着脑袋摇晃,小小声的说:“啊啊啊啊啊我不干了”

忽然她的耳边传来一声轻笑,随即一个吓得她几乎魂飞魄散的男声在她耳边说:“你果然不是天风瑾瑜。”

那声音靠的太近,热气都喷洒在她的耳畔,让她控制不住的打了个寒颤,整个人僵成了一块木头。舒鱼快哭了,她完全不敢往后看,要问她现在是什么感觉,大概就像是半夜走夜路的时候忽然有人在她背后拍了一下。

不,绝对不能回头,会死的这种感觉在boss将手放上她肩头的时候,更加明显了。那微带凉意的指尖按在她的肩膀,并没有用上任何力量,可舒鱼整个人都颤抖起来了,等她发现,自己已经害怕的都哭了。

竟然直接被吓哭,简直弱到不可思议。后来这一幕,被舒鱼引为大耻,她觉得如果自己当时能想起身怀高强武力值,不是从前那个废柴妹子,说不定就能直接干翻当时还很脆弱血薄的boss。她发出如此感叹的时候,已经变得高攻高防的boss埋首她的颈间,亲昵的舔舐亲吻她的耳垂,但笑不语。

此时此刻的浮望觉得很愕然,连微笑的表情都空白了一瞬。即使已经差不多可以确定面前这个不是天风瑾瑜,可看见她二话不说的就开始掉眼泪,还是让他那张俊脸狠狠抽搐了一下。

这是什么情况,她被他吓哭了可他准备好的恐吓还没开口呢,才说了一句话而已,就这样就吓哭了,他下面那些威逼利诱的恐吓该如何去继续

因为目标太弱,浮望一时无言,他感受到通过指尖传递过来的,属于那个人的颤抖,她僵硬的背对着他,无声的掉着眼泪。她颤抖的太厉害,显然是害怕,可他不明白她为什么会害怕到这个程度。

就像他之前的形容,她就像只小奶狗,因为骤然被人从安全的窝里面扔了出来,被心怀不轨的人吓得只会抱着自己的脑袋缩成一团瑟瑟颤抖。

浮望隐约记得,很久之前,他遇见了一只被抛弃的小奶狗,那只小狗是白色的,有着圆滚滚湿漉漉的眼睛,他刚靠近的时候那只小奶狗吓得直颤抖,却一声都不敢叫。后来他把那只小奶狗带回了家,孤身一人的自己难得的有了另一个生命的陪伴。

后来呢后来他因为容貌被刁难,被人关在那个屋子里差点活活饿死,然后他就吃掉了那只养了一段时间的小奶狗。被吃之前,那同样饿的奄奄一息的小家伙,还躺在他脚边用那样信赖黑亮的目光看着他。从那之后,他再也不会靠近那么脆弱的小生命。

舒鱼发泄了一下身份被boss发现的恐惧心情,反而平静下来了,她觉得有点想破罐子破摔。算了,反正不能更糟糕。她想着,忽然听见身后的浮望笑了笑,接着一具身体从后面抱过来,将她包裹在怀里。

“不用这么害怕,我不会伤害你,而且我只是一个低等妖族,并没有办法伤害你,还记得吗”

我屮艸芔茻boss你在干神马舒鱼没有听到浮望的话,她一瞬间就再次陷入了惊恐,特别想捂着脸做个呐喊的表情。妈妈呀,boss难道是看上了我的肉、体

果着身体浸泡在灵池里的舒鱼脸色忽红忽白,眼神都是直的。她感觉到boss抬手安抚的将手指在她的发间穿过,轻轻的触碰了一下她的脸颊,那触碰像羽毛一样轻柔,特别容易给人一种十分温柔的错觉。

是了,在原著里,boss就是温柔的化身,无时无刻不显得可亲可信善良,哪怕是听说过他的狠辣手段,见到他的人都会不由自主的被他的魅力蛊惑,就算干坏事的时候他也是那么一副悲悯和善的模样。

“我知道你不是天风瑾瑜,不管你是谁,你现在只能是天风瑾瑜。你在害怕对不对你怕被人看出来,你害怕死亡,现在的你需要帮手,一个能帮你更快融入这里的人,一个能让你冷静下来的人。”

浮望原本清朗温润的声音里带上了诱口惑的黯哑,偏偏他又松松的从背后环着她,说起话来就像耳病厮磨的呓语,舒鱼僵着身子连抬一下手都做不到,她觉得自己简直快要溺死在这种语气,还有boss散发的荷尔蒙里了。

对于一个深爱着温柔男并且声控的妹子来说,她现在是用了多大的自制力才能没有立刻拜倒在boss的美人计下,根本没有人能明白

“这里是梦泽大境,一个危险而可怕的地方,现在的你,一个人是无法在这里生存的,只要走出这里,甚至只需要再过一段时间,你就会引起怀疑,因为你和这里太过格格不入了,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融入。你需要有人帮助,而我可以帮你。我只是一个下奴,必须依附你,所以你不用担心我会背叛,因为你的力量如此强大,只需要给你时间,你就能变成天风瑾瑜,能够提供我想要的庇护。”

“尽管我的能力低微,但我会尽我一切能力帮助你在这里活下去,我们都只是想活下去而已,相信我,我们会是最好的伙伴,只要你点一下头,从今以后,浮望就是大人您的忠诚奴仆”

越凑越近,舒鱼两眼发直看着前方的虚空咽了一下口水,耳根滚烫的红了一片。男生小手都没摸过的清纯少女实在抵挡不住这种狐族加持了的魅惑技能啊更何况这个是boss,不知道为什么只要想想这是个黑化值不断上升的boss就感觉有点心律不齐呢

嗷嗷嗷不要再靠近啦,再靠近流鼻血给你看啊

浮望咩有听见她的心声,更加的靠近了她,几乎将她按进自己的怀里。舒鱼是果着的,而浮望穿的也不过只有一件,那薄薄的一件衣服根本没法阻隔什么,属于浮望的温热通过他身上粗糙的下奴衣裳传递给舒鱼,让她简直变成了一只煮熟的小龙虾。

不行,再这样下去,就要朝着不能描述的拉灯剧情去了可她的身体好像控制不了了,完全不敢动啊

此时此刻,舒鱼突然想到了那个名叫x执事动漫。男主在绝望中出卖灵魂给恶魔达成了主仆契约,她怎么觉得现在这个boss那么像那位恶魔呢都有种想要将人诱入沼泽的感觉。

做人一定要淡腚舒鱼,把持住

浮望见自己环着的这个人闷不吭声的勾着脑袋,并没有着急,他能察觉到她松动的气息。正打算再接再厉攻下她脆弱的心防,就耳尖的听见她在喃喃说着什么,再仔细一听,就发现她在结结巴巴的来回念叨着:“色即是空,空空即是色,色不异空,空空不异色”

想好的话还没说出来就卡住了,浮望看着舒鱼头顶上的发旋,心情不知道是第几回的有点复杂。他第一次准备抛弃一贯的矜持作风,准备尝试露骨色口诱一个人的时候,被对方糊了一脸佛经。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