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浮望在众位围观仆奴们的偷偷注视中,一点点接近了舒鱼。

近了近了要亲上了此时此刻,众位仆奴们和舒鱼的心理活动都是如此这般呐喊着。

吃还是不吃肯定要吃,可是面对boss她下不去嘴啊。短短的时间里舒鱼在心里掠过一系列乱码弹幕,最后定格成一句话“不要怂,就是干”

于是她心一横,面上表情邪魅的轻笑一声,伸出凝脂般的白玉纤手,一把轻轻捏住了浮望的下巴,接着另一只手撑起身子,神情慵懒的上前衔过了浮望咬着的那块肉,双唇不经意的擦过了他的唇。

重新倚回榻上单手撑额,舒鱼漫不经心的挥挥手,“行了,别撒娇,你自己用膳。”

实际上她此刻的心情是复杂的,boss的嘴唇有点软好像还带电啊boss的脸好滑手感好啊boss下巴略尖摸着有点咯手他太瘦啊肉好好吃不过这种喂法简直反人类所以还是算了吧嘤嘤嘤诸如此类的想法挨个在她脑海里过了一圈。

恋恋不舍的把那块好滋味的肉咽了下去,舒鱼感觉自己更馋了。眼见浮望顺从的笑着坐在她脚边安静用膳,舒鱼克制不住的频频将眼神往那边瞟过去。当然在其他人眼里,这位天风瑾瑜大人是在看着她的新男宠,看那饥渴的眼神简直不加掩饰。

估计等他吃完,瑾瑜大人就要把他带回殿中这样那样煎上无数遍。狐族俱是法力高强者这种能力也更加的强悍,对比一下两人的战力,一众奴仆都忍不住想着,如果日后想要与这男宠打好关系,送礼少不得补肾良药。当然前提是他能活到那时候。

浮望在各色或明或暗的打量目光下不动如山,优雅又快速的解决了自己的午膳,然后他朝舒鱼粲然一笑,拉长了声音说了一句“瑾瑜大人,是否要奴伺候您歇午~”他一边说着,还露骨的微舔了一下唇,其中蕴含深意,谁都看得出来。

“好。”舒鱼想着,这恩爱秀了一上午应该够了,接下来的事情还有很多呢,他们时间紧,不应该继续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两人相携而去,直奔内殿,众位奴仆面面相觑无一人敢跟上去。虽说天风瑾瑜看上去因为那男宠看上去比平常不那么容易发怒了,但是谁知道她会不会又突然发病杀人呢,再说现在这种时候有人去打扰绝对是死的节奏。

一进内殿,舒鱼还没有放松下来,就被boss直接拉进了围着长长帐幔的大床里。舒鱼还没来得及拒绝这场突然的约炮,就听见浮望靠近她耳边轻声说了一句:“检查一下殿内是否有人窥视。”

舒鱼一下子提起了心,连boss那几乎整个人贴过来的动作都顾不得,先用昨晚他教的方法仔细探查了一下这个大殿,直到确认确实没有人在窥视,她才松了一口气的摇摇头道:“没有。”

“如此便好。”浮望退开,坐在她身侧对她微微一笑,整个人的气质一下子和在外面时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种惑人的媚色完全消失不见,只让人觉得温和从容。

还好刚才没有在人家扑过来的一瞬间大喊不要,否则现在就尴尬了,舒鱼这一刻深切的感觉到反射弧长还是有一点好处的。

boss很正经,立马就接着昨晚上的话题继续来了。他先是对上午的表演给了舒鱼一个好评,以及一记摸头杀。

“辛苦了,上午你做的很好。”

一见到浮望进入授课模式,舒鱼也下意识的坐直了身子,这都是现代做了十几年好学生训练出来的条件反射,一见到老师型人物就自动弱气。

浮望摩挲着自己的拇指思索了一下才说:“第一步走完了,如今我是你的男宠这件事应该已经传出去了,不过按照那些人的谨慎,我们至少有三日,至多有一月能准备。因为情况不明,我们不得不做最坏的打算,因此接下来三日,可能要辛苦你了。”

“尽快熟悉运用天风瑾瑜原本的力量,这样你不仅能自保,我们的计划也能更好的实施。”

舒鱼摸摸鼻子,感觉略心虚。昨晚上她们就她现在的能力进行了讨论,当时浮望问她现在能掌握原本天风瑾瑜的几成力量时,她硬着头皮回答了一句一成不到。浮望又问她会什么,她当时是怎么回答的

“能飞算不算还有用灵力打扫房间”舒鱼回答的时候努力让自己看上去不那么心虚。这不能怪她,天风瑾瑜的能力是跟着她血脉而来的,天风瑾瑜可以随意运用收放自如,但是半路出家拥有这么个壳子的舒鱼一时没法适应,那御风能力和用灵力还是在跟踪boss的时候练习的。她才来几天,之前还是个相信科学的软妹,怎么看都不可能立即变身大魔王啊

要知道就连记忆,她也得花时间去脑子里翻找,就像查资料一样略吃力的,不要说这各种能力运用了。身体记得,能力也没消失,可她脑海里下意识感觉陌生的无法使用啊。还有个重要原因就是天风瑾瑜不知什么原因经常陷入狂躁,那段时间她的神智不清醒,连记忆都是模糊的。

这种模糊的记忆大段大段的出现,给舒鱼的熟悉能力进度大大拖了后腿。她就算能恢复天风瑾瑜原本的巅峰能力,那也需要时间,可她现在最缺的就是时间。如果在她完全拥有这个自保能力之前被不怀好意的人发现,那她就危险了。

咦似乎已经被最危险的人物发现了。怎么说呢,boss是危险人物,但在这个陌生的世界里,作为出场次数最多还曾经被爱过的重要角色之一,对于此刻的舒鱼还说还是有种天然的亲近感。毕竟她实在感到不安,下意识的就想要靠近一些自己熟悉的东西。

再说了boss那气质真的好让人安心,简直了尽管昨晚之前她还因为自己自保能力不足,最终决定投靠这位boss,但是一晚上过去后,她不由自主的觉得,有些人能当大反派果然是有着其过人魅力的,连她这个内心对boss略怕略防备的读者妹子都忍不住想要投靠了。

形势比人强,已经暂时在心底将浮望定位为老板的舒鱼,回想起昨晚上的事,就有种去面试时被老板问到技能只能回答什么都不会的心虚感。

浮望一向观察入微,一见到舒鱼飘忽的眼神就猜到她在想什么,他又安慰的笑笑说:“不用担心,事在人为,不管发生什么总有办法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下次会做的更好。关于能力的事情也不用着急,毕竟这个身体还存有这种意识,你只是缺乏这种通感以及足够的练习,熟悉了就能再次运用了,我会一直陪着你帮你的。”

“首先,我们先在这里练习你的能力。”

舒鱼环顾了一下四周华丽的摆设,愣愣反问:“在这里怎么搞会被人注意的。”

浮望笑的正直纯洁,“不会的,他们只会觉得我们办事激烈。而且这三日,我们恐怕都必须做出这种假象了,在你能掌控原本天风瑾瑜至少三成能力之前,最好少出去,否则容易被拆穿。”

办事激烈什么的,还要持续三日,略羞耻。舒鱼面上露出信服的表情。

这天下午,大殿里的声音一直很激烈,那器具被毁的声音连离内殿寝殿远远的奴仆们都听见了。奴仆探子们面面相觑,纷纷嘀咕,不愧是梦泽大境第一暴戾神女,连办个事都这么激烈,这一场过去,那男宠还能活吗

死了更好,这样其他人机会就更大了。不过,瞧着这架势,似乎做男宠的风险也很大。眼见着那远处的宫殿似乎都震了一震,许多奴仆都忍不住抖了抖身子,觉得下口身略疼。

而在宫殿里,舒鱼站在殿内,一边努力一遍遍回想着天风瑾瑜那关于能力运用少得可怜的记忆,一边在浮望的指导下,一次次的击碎大殿里面的各种器具。

是的,浮望给她指导。人家目前战斗力不行,但脑子好,昨晚就把舒鱼在宝塔里面找到的各种功法秘技书籍玉简给看了个遍,今天就能开始指导她了。

那些功法舒鱼完全看不懂,一点点对照天风瑾瑜的记忆来理解,就像对照着英文词典翻译英文阅读理解,一知半解的还看的慢。但是人家boss就不是这样,人家是真一目十行,刷刷的翻过一本一点都不停顿就继续翻下一本。

舒鱼目瞪口呆的看着他像一块干燥的海绵不断的吸收着知识,并且活学活用到她身上让她更好的发挥出力量,膝盖都快跪烂了,不愧是能做反派boss的男人。

“将灵力聚到此处,然后这般,你之前那种方法太过粗暴,过于消耗灵力,要学会尽量的保持灵力的充沛。”浮望再一次啃完一堆书,接着来指导舒鱼。他用手指在舒鱼身上虚虚一点,非常细心的指导她。

因为舒鱼完全不明白那些灵力流经和生僻狐族穴位之类,毕竟天风瑾瑜是个天然凶残,人家直接靠野兽直觉的,舒鱼没这个能力只能老实记住,好在有浮望这个作弊器,讲课通俗易懂,舒鱼已经不止一次的觉得如果浮望去现代教书,她的成绩一定能再上一个高峰。

舒鱼按照浮望的指导,一挥手将大殿里面一根柱子都给打碎了,把她自己吓了一跳。随后又高兴起来,有能力了才有底气,她现在感觉安心多了。想想自己还会越来越厉害,不禁有点小激动呢~

她忍不住转头去看浮望,浮望注意到她那不自知的求表扬神情,柔声再次称赞了她,“能做到这个程度,很好。”

“因为没有那么多时间让你每一项能力同时提升,所以目前为止你只需要着重练习这个一击必杀的杀招,目的是能震慑,还有一些常用的能力也是,另外,你的警惕心也需要提高。”说到这里,他顿了顿,俊秀的脸上露出个颇和善的笑容,“关于这一点,我会另外想办法为你提高。”

舒鱼突然觉得脑后一凉。她看了看自己的手掌,最后有些犹豫的问道:“我要杀人吗”

“如果要震慑他人,杀人恐怕是必须的,否则你和原本的天风瑾瑜相差太大了。”浮望眼神微闪,见到舒鱼似乎不太开心的耷拉脑袋,又道:“虽然我想如此说,但若是你不想做这种事,我总是不会勉强你的,只不过是稍稍引起一些猜忌而已,我有办法应付。你既然不想,就不用勉强自己。”

他又伸手平和的摸了摸舒鱼的脑袋。舒鱼一下子就抬起了头,有些高兴的追问:“真的我真的不需要杀人”她一个和平世界长大的温室花朵,又不是天生杀人狂,怎么可能喜欢杀人,如果不是逼到绝境她并不想杀人。

实际上浮望的回答让她有点意外,她还以为浮望会说什么自己的生命胜过一切,在这个残酷弱肉强食的世界里,她这种软弱天真的坚持会害了自己,结果他却说出了这么一番话。也许他心底不是这么想的,但是舒鱼现在真的需要这么一个安慰,就算是假的也好。

看着她不似作伪的开心表情,浮望微微笑。天风瑾瑜身体里的这个人,从前大概过得很幸福。对于几岁就杀了人的他来说,这个名叫舒鱼的人对于杀人的排斥,也许对于他们之后的计划会有些麻烦,但是却让他更加放心了一些。

他的合作者目前看来,是个有些软弱但是并不胆小,并且称得上善良的人。这种有着自己原则的人,在她强大之后,会翻脸转过来消灭他这个威胁的可能性,并不大。

名义上是合作,浮望也并没有全然信任她,他从不会信任任何人,心里无时无刻不在防备猜忌着所有人,这个舒鱼能得到他如此程度的信任,已经十分难得了。

舒鱼很快就知道浮望要怎么做了,晚膳时,她停下了不断破坏的动作,坐在床上休息。而忙碌了一下午的浮望站起来,慢条斯理的开始脱衣服,将那些衣服撕碎散落在殿内床前,扯下了床前帘幔隐约遮住床上,打散被褥,还把被舒鱼弄得乱糟糟的殿内布置的更加像是激情戏之中弄坏的。

浮望还让舒鱼脱下了外套,扔在床前地上,又亲手散开了她的发髻让她坐在帘幔后。他从袖子里掏了掏,拿出了个小瓶,将里面的液体洒在了一些桌几和地上。顿时一股子奇怪的味道充斥在殿内。舒鱼开始还莫名其妙的看着他动作,后来就明白了。就算她不知道这古怪的味道是什么,但是看那粘稠液体的样子,也能猜得到一二。

然后她脑补一番后表情就有些裂。boss你真的牺牲太大,撸了这么多东西出来只为了伪装现场,你那里真的还好吗怎么办忍不住想要去盯着人家重点部位看了boss你需要补肾良药吗我的宝塔宝库里面有

浮望一转头就看见舒鱼那掩饰不了的表情,手一顿把空瓶收入袖中道:“在一本古书中看见的一味调配之法,能用一些寻常之物调出散发男女欢好气味的液体。”言下之意,不是他撸出来的。

舒鱼:“哦。”是在下输了,在下太不纯洁:3

浮望打量了四周一番满意了,最后将自己的衣襟扯得大开,露出白皙的胸膛和胸前两颗红果,毫不手软的在裸口露出来的肌肤上弄出了不少青紫红痕,又一扬手抽出了系着长发的发带,随手扔在地上,将自己的长袍松松的披在身上,一秒钟变身被狠狠摧残蹂口躏过的小妖精。

亲眼目睹这一过程的舒鱼,默默咽了一下口水。

浮望刚准备好,门外就传来个略带颤抖的声音,“瑾瑜大人与浮望大人的膳食已经备好,大人们是否请膳。”

门咯吱一声开了,门外的倒霉被派来做探路死士的奴仆欲哭无泪。他是十二长老的一个庶孙,虽然比浮望这种专门送来用作虐杀的奴仆地位要高,但在这天心岛中等奴仆中算是不怎么出众的,因此就被选中做这个苦差事了,说不好今天就得交代在这里。

端着食物目不斜视的往里走。一路上那种种不和谐的东西和被摧毁的器具,都让他分分钟脑补无数香艳画面,卧槽这简直太激烈了

正想着,他忽然感觉一道杀气传来,悄悄抬头一看,便见隐在床后只穿着单衣的天风瑾瑜微微抬手。一见到她这个动作,这奴仆都快吓尿了。他也见过几次天风瑾瑜杀人的样子,总之她每次这么一言不发的抬手,就代表着下一刻有人要身首异处脑浆炸裂。

神马天风瑾瑜为嘛要杀他天风瑾瑜想杀人是不需要理由的。毫无疑问,他估计马上就要死翘了。

夭寿的说好的这位主有男人之后脾气好了不少呢这不是欺骗妖呢吗

可怜这奴仆浑身颤抖的等待死亡降临,突然间听到了一个动听的声音响起,那是那位传说中搞定了天风瑾瑜的男宠。

只听他柔柔的虚弱道:“大人,这奴仆也无有什么过错,还是放他一马吧。”

跪在那的奴仆傻眼了,他还从没见过有人敢这么阻拦天风瑾瑜杀人的呢,就连族内大长老都没敢这么做,这位男宠还真是勇气可嘉,就是这声音听上去肾虚的厉害。

实在忍不住心里好奇,奴仆悄悄抬眼看了一眼。那一瞥之下,他看见一个身披青色长袍的俊秀青年跪坐在床前,身上的痕迹足见刚才受了多少罪。他牵着天风瑾瑜的手虔诚亲吻,那种旖旎氛围衬着周围的场景,当真说不出的色口气满满

眼睛要瞎了。

奇迹发生在下一刻,他听见那位天风瑾瑜哼了一声,收回了杀气,竟就这么简单的被那个男宠说服了。

“你下去吧。”

这回再听到男宠出声,奴仆不敢再轻视,手脚麻利的放下食物赶紧退了出去,一直离开了整个连绵的内殿,他才长长出了一口气,简直吓死妖了不过那个消息的真实性他现在是一点都不怀疑,那个凶兽般的天风瑾瑜,竟然被个名不见经传的半妖混血奴仆给收服了

真是活得久了什么奇怪的事情都见得到。匆匆准备去传达消息的奴仆感叹着,决定作为救了自己的感谢,下次偷偷给那位男宠送点治肾亏独门秘药。

殿内又只剩下舒鱼和浮望两人,浮望将衣襟拢了拢,就听见舒鱼捂嘴闷笑。舒鱼想想刚才那场景,忍不住便想,要是每次boss都这么装作阻止她,来满足她不想杀人的愿望,那他的人设绝对要往圣父的方向走了。想想boss今后要一直装白莲花圣父,她不知道怎么的突然觉得好想笑。

眨眨眼,舒鱼突然看见眼前多出了两个看上去很好吃的鸡腿和一堆子肉。将自己的食物大半送到舒鱼面前的浮望在她感动的目光中笑笑,温声说:“我看你似乎想吃,吃吧。”

boss的身上散发着神圣的光辉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