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虽然嘴里问着是谁,但实际上浮望很清楚来人是舒鱼,不仅是因为这里除了舒鱼之外没有人会把跟踪偷窥这种事做的这么不谨慎,还因为他之前特地在她面前做药,就是为了引她来。

这是个很容易懂的姑娘,和他这种在淤泥里挣扎的人相比,简直就像是一汪清澈的潭水,一眼就能看的清清楚楚,所以浮望已经差不多弄清楚这个人的想法,也能将她的行为推测个十之了。他很清楚,当时眼里就露出好奇光芒的舒鱼,一定会来。

可舒鱼不知道boss已经知道啦,所以她现在感觉略尴尬。不管是谁,被发现自己在偷窥都会觉得尴尬的,虽然她很清楚自己绝对没有什么不好的想法只是纯粹好奇而已。

本来她还想着赶紧跑,可是再转念一想,据说boss半妖化的时候会虚弱,那她这么一跑万一boss追过去了再发生个啥意外怎么办,boss这么多疑又多心眼的人,不知道谁在偷窥肯定会不放心,然后想方设法弄个清楚。与其最后被查出来还不如现在自己出去自首舒鱼想起了自己小时候调皮打碎了爷爷茶缸的事。

想了一圈,舒鱼还是磨磨蹭蹭的走了出去,拉着自己的衣角,努力做出了正直严肃的表情开口说:“是我,我有点不放心你,所以过来看看。”

月下池子里的小少年缓缓笑了,歪了一下头轻声说:“是吗”

舒鱼忍不住在他微笑的表情下往后退了两步,她感觉自己心中的小人儿唰的喷出了两管鼻血捂胸倒地,然而还要做出一脸“没错就是这么正直”的表情。她不知道boss会不会相信这个理由,因为他一直笑眯眯的完全看不出心理活动,而且那笑的太耀眼她不敢多看怕上火,这里又没有王x吉凉茶能降火。

为了缓解尴尬,舒鱼摸了摸鼻子看着自己的脚尖问道:“你这样泡在池子里不冷吗”

“这池子是一汪灵泉,汇聚了地之清气,和月华之灵都是对妖族而言不错的补品。而我身为半妖,每次半妖化都会较之平常脆弱,并且会流露出某些味道,会引来一些低级的野兽围攻,在这里也能压制一番。”浮望垂着眸子,语气淡然,看上去莫名的有些可怜兮兮的意味。

舒鱼嗓子一紧,她不是被boss那脆弱的样子给打动了,这里没人比她更清楚boss是个什么样的人,脆弱神马的绝壁十次有九点五次是装出来的。她只是在惊悚boss竟然把这事告诉她,告诉她自己会虚弱。

毕竟梦泽内有许多混妖,但是半妖却极少,而且一般半妖都比较弱,能活到成年的都少,许多半妖都会把自己半妖化的各种秘密隐藏的死死的,但是舒鱼发现boss完全没有在她面前隐瞒一点点,虽然她因为剧情原因知道的多了一点吧。可是说好的boss不会相信任何人呢在她面前完全没有半点隐瞒是搞什么她感觉略害怕啊哈哈该不会,现在的boss还没有以后黑化的那么严重

舒鱼有些不确定,半天才哼哼唧唧的回了一句:“是是吗。”

相比较舒鱼的不自在,浮望就自然多了,他好像一点都不在乎自己现在这幅弱受一推就倒的模样,依旧是扬起往常一样的微笑,和煦如常的和舒鱼聊天。

“我这边还需要一段时间,舒鱼先回去休息吧,今天不是练习的很累吗。”

“我就在这里等着你吧。”舒鱼被他如常的态度感染,终于觉得好多了,说完就坐在了池子不远处的一块石头上。其实,她有那么一丢丢担心目前的脆皮boss,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她就失去一个很好的合作者和老师了。

舒鱼坐在石头上,突然对上浮望的眼睛,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看到了boss现在那银色眼睛里出现了可以称之为温情的东西。boss突然变得更加温柔了,但是她好害怕boss魅力这么大还要对着她放电他自己知道吗

看到她刻意移开的眼神,浮望笑了笑,用一种直接却不会惹人讨厌的目光看着她。天风瑾瑜的外表是很美的,那是一种火焰燃烧的美,如果是原本的天风瑾瑜,再美的外表也会像刺目的烈焰让人不敢直视。可当这具身体里面换了一个人,她安静的坐在那里,带着些拘束和自己都没发现的羞涩,很容易让人感到宁静。

她更像是水,和这个耀眼的外表结合之后,当她没有刻意去模仿原本的天风瑾瑜,就显出一种独特的融合了水与火的美感,十分的吸引人。她这个样子,似乎只有他一个人能看见,是独属于他的风景。

卧槽boss的目光越来越有穿透性了这里又没有内衣,只穿着一层薄薄的布料,没有安全感极了舒鱼内心os着,抬头赏月,努力无视boss的眼神。

好在他很快的收敛了并且从水池里站了起来,“夜深了,我们回去吧。”

舒鱼有些意外,“这么快”

浮望只笑了笑没说话,他从水池里走了出来,原本当然不会这么快,可他至少得在这里待到天亮,舒鱼还要休息,陪着他怎么休息呢不在这里顶多就是少吸收一些月华而已,偶尔为之也没有大碍。

他的衣服被打湿了,完全贴在了身上,勾勒出少年单薄的身形,即使是个少年,那也是一具极美丽的身体,像是流线一般流畅。怪不得有人说半遮半掩的美更加诱惑,舒鱼现在就深以为然。好不容易把自己的视线从少年那雪白的皮肤和漂亮的雌雄莫辩的脸蛋上移开,她说:“穿着湿衣服会冷吗不然用灵力烤干一下”

“我现在这个状态暂时用不了灵力。”浮望毫不在乎的又揭了自己一个短处。

舒鱼傻了,她也不会,这种简单的小法术学起来不难,但是她压根没时间学这些简单的小法术啊,都在钻研练习保命的大招了。想了想她还是靠近了些,把自己的外套给披到了boss的身上。

“那我们回去吧。”

银湘竹林里面很暗,浮望缩水了之后身高也缩水了,裹着舒鱼的外套沉默的走在她身后,因为外套过长不得不捞起来,加上林中很暗,他似乎看不清,走的略吃力。舒鱼拜这幅身体所赐倒是看得清楚,于是她发现了boss的状况,纠结着要不要帮忙。boss半妖化之后好像更加弱了,不过他就是这种会硬撑到死也不会露出狼狈的人。

在暗暗观察到他再一次差点被一颗小石子绊倒后,舒鱼还是没忍住开口了,“这里这么暗,不如我牵着你走”

“嗯,好。”浮望在夜色里悄悄露出了个早有预料的笑,主动伸手牵住了她的手。他的手也小了,比她的还要小,这双手前几天还修长有力,手把手的教给了她许多东西,但现在变得这么小,握着她的手只牵住了三根指头。不知道为什么,舒鱼感觉到那凉凉的触感,觉得自己半边身子都有点僵硬,说不好到底是为什么。

舒鱼的手很暖,牵着走了一会儿,浮望那原本冷冰冰的手就变得暖和起来,但是回到殿中,舒鱼松开他,就看见他拉着大外套瑟缩了一下。他现在的外表太有欺骗性,就算深知他性格的舒鱼都忍不住想“艾玛这小可怜快来大姐姐温暖的怀里”。

“好了,我去收拾一下,舒鱼快些休息吧。”浮望一脸大人模样说着这种话的时候,脑袋上可爱的耳朵动了动,垂着看上去软乎乎的大尾巴进了里面的浴池。

舒鱼默默爬上床躺在自己的位置,感觉有点失眠。过了一会儿,浮望轻手轻脚的走了进来,他拂灭了明亮的明珠,只留下一盏昏暗的烛火。舒鱼听见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侧头看去,就见他也睡在了自己那个位置上,睡在那里看上去就是小小的一团。

他紧紧的捂着被子,好像感觉冷了,也许空旷的殿内温度,对于这个脆弱的浮望来说确实有点低了。舒鱼挠着被子,在黑暗中开口,“浮望,你冷吗”

“稍稍,有一些,不过没关系,并不是难以忍受。”不知道是不是舒鱼的错觉,她觉得浮望的声音里面带着点笑意。

舒鱼沉默了一会儿,爬起来抱着自己的被子蹭过去,把被子盖在了那个小包包上面,然后就转身想回去,然而她刚转身,就被一只微凉的小手拉住了手腕。

“今天我们睡在一起吧,不过如果你不喜欢和我靠的这么近,我也不勉强,但是被子你要拿回去好好盖上。”嘴里这么说着,浮望的手可是没有松开的意思。

舒鱼自暴自弃的想着,反正早上起来都是睡在一起的,干脆就按他的意思来算了,再说了,他现在这个样子,还真做不出什么。嗯,小金针菇不足为惧。暗搓搓的想着,舒鱼正直的睡到了浮望身边,和他一起盖着被子。

两个人都没说话,但就是两个人都没睡着,一个瞪着房梁,一个看着另一个。

“舒鱼。”浮望突然说。

“啊”

“你不喜欢我对吗我感觉你似乎有些害怕我,可我自认为并没有对你做什么不好的事。”

舒鱼:“”要拼命告诉自己面前这是个要人命的boss才能勉强收住对你的色心,做一个正直的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你造多难吗小婊砸你还要撒娇

“如果不喜欢我之前的样子,那我现在的样子,你能接受吗如果你更喜欢这样,我愿意一直保持这种样子。”浮望突然说,一边说,一边靠近了一些,伸手握住了舒鱼规规矩矩放在身侧的手,将手指亲昵的插口进了她的手指之间,紧紧握住。

“不是,不是的,我,我没有不喜欢你啊哈哈,哈。”舒鱼结巴了,她往后退了退试图离远一点,但是小少年那手力气大的她挣脱不开。这一下子从小弱受变成大力士真是夭寿,boss该不会又在装弱吧嗷嗷嗷

“你相信我,我从来没有和其他任何人这么亲密过,只有你。”少年将身体依偎过来,悦耳清澈的声音含着说不清的诱惑低低沉沉的响起在耳边,舒鱼感觉自己要炸,特别是他竟然还上手摸了摸她的脸颊。

少年你放开姐姐,姐姐感觉自己现在在犯罪你造吗心理压力很大哒

再不放手真的要干了你啊啊啊磨人的小妖精虽然内心这么嘶喊着,但是舒鱼并不敢这么做。

她按下了自己蠢蠢欲动的内心,坚定的拒绝了浮望,把他的手塞回了他自己的被子里并且沉痛的说:“以你现在的外表年龄,我要是真的对你做了什么,是犯法的,这样不好。”而且boss这是突然开了什么开关吗,变得这么主动

浮望:“”有点听不懂但是好像明白了她坚定的拒绝,于是他到底为什么这么被她嫌弃呢他不明白。一般来说如果是没有安全感的女性,就算不能接受成年男子,面对像这样的幼年少年,还是比较容易放下心防的。可她,不管他是什么样子的,都是拒绝的这么坚定。

舒鱼等了一会儿没听见boss说话,忐忑的想是不是拒绝的太直接,可婉转一点的话他都快上来脱衣服了都。

夜色中仿佛响起了一声似有若无的轻声叹息,“我是真的,希望你能喜欢我。”

舒鱼一滞,小声答了句,“可是我真的挺喜欢你的,没骗你。”她是真的喜欢这个人的,在这本小说之外,看着他的经历,为他心疼,为他喜悦,为他伤心。可是在这里,她害怕,这是个用温柔体贴把自己牢牢包裹伪装的男人,她怕自己会受骗。不论是谁,把心交出去的话,就会轻易被伤害。所以她能相信他,能安慰他,就是不能爱他。

浮望听到她的话,想着这真是个又温柔又容易心软的姑娘,明明察觉到他是个什么样的人,却还是在他故作可怜的时候想要照顾他安慰他。这样的人,太容易受骗了。想想她以后也许再遇上他这样不怀好意的人,也会被骗,浮望就从心底生出一种不太高兴的心情。

浮望一直沉默,舒鱼挠着自己的脑袋再次说:“我突然来到这里,其实挺害怕的,因为谁都不认识,你帮了我很多。我刚到这里的时候,都不知道要做什么,如果你不教我,我可能很快就会被拆穿了。”

舒鱼想起自己中二时期,曾经幻想过如果穿越了自己会怎么做。当时开着上帝视角自信心爆棚,看着小说里面弱一些的穿越主角都嗤之以鼻,觉得如果是自己一定甩那些弱到掉渣的女人们几条街,厉害的能立马找到生命的方向,自然而然的知道怎么做更好,然后糊原著人物一脸,改变人生改变世界走上人生巅峰。

但是真的发生了这种事之后,她发现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她根本什么都想不到,无法适应全身别扭,反应速度都直线下降,心里乱糟糟的只顾着害怕,完全不知道该做什么,真是特别没用。不要说马上就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她压根都没能从小说剧情里面走出来。

不得不说,她现在其实真心庆幸能和boss结盟,安全感杠杠的。

浮望轻笑出声,笑着又叹了一声,用那双小手摸了摸舒鱼的脑袋,“我和你开玩笑呢,不用这么紧张。我看你一直很拘束,无时无刻都在紧张,这样长久下去你会崩溃的。就像弦,绷得紧了就容易断。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自己能让你放松一些,对着其他人不能放松,那么至少在我面前,我想你能放松一点,不要那么逼着自己小心翼翼。”

浮望生生用那双小弟弟的手摸出了大哥哥安抚人的感觉,他习惯用温柔示人,这样温温和和的说起话来,真挚又充满了疼惜,还有温柔似水治愈系声音加成,简直会心一击。

#每天都在被boss治愈#

“谢谢。”舒鱼憋出了一句脸红心跳的谢谢,又动了动手指问:“我刚才就想说,但是不太好意思”

“嗯没关系,有什么事你可以说给我听听。”

“我想摸一下你的耳朵,可不可以”舒鱼说完赶紧强调“我没有其他意思,只不过我喜欢这种毛茸茸的感觉。”

“呵~当然可以,你喜欢的话,尾巴也可以给你摸摸。”

“真的”舒鱼的声音明显高兴起来。

浮望的笑容更大了,他握着舒鱼的手放到了自己的头顶,离她近了一些,方便她摸自己的耳朵。

那毛茸茸耳朵的手感和想象中的一样好,摸几下那耳朵还会下意识的抖一抖,可爱的不得了。舒鱼摸着那两个大耳朵摸了好久,都快把人家的毛毛摸脱了才恋恋不舍的放开了,转而盯上了那条大尾巴。

白色毛毛的大尾巴像一条小毯子一样搭在浮望身上,几乎盖住了他的小半个身子,即使是在昏暗中,那白色的毛发也好像在散发着莹莹的光芒。尾巴的手感比耳朵更好,蓬松的毛又滑又软,摸上去缎子一样,舒鱼简直爱不释手。按照她那种摸法,毛都要被薅掉一大把,也得亏浮望好说话,一言不发的任她摸个痛快。

舒鱼原本还算收敛,后来看见浮望完全纵容的态度,就干脆把人家的尾巴抱在了怀里,把脸埋上去幸福的蹭。不知道她不小心按到了哪里,她突然感觉浮望整个人一抖,茫然的抬头,她愣愣的问:“弄疼你了吗”

隔了好一会儿浮望才如常的回答:“没有,你可以继续玩,我很开心你能喜欢。”在这之前的许多年里,他从不觉得这种代表着兽类的部分有什么值得被喜爱的,因为那是代表着他半妖身份,血液不能相容。在大部分妖族眼里,有这种兽类部分的身体就代表着血液不纯和低贱,也许就只有她会这么喜欢。

看到过舒鱼之前悄悄摸她那个皮毛垫子的表情,决定将半妖化摆在她面前的浮望,发现自己再一次算对了。唯一不好的就是他算漏了一点,他以为舒鱼说的摸一下就真的只是摸一下而已,结果现在才发现事情并不是那样,他没想到舒鱼会这么喜欢,喜欢到要这样亲密接触,而他的耳朵和尾巴又十分敏感。

所以眼下这种情况,又不能叫停,还真是有些苦恼。如果舒鱼此刻认真去看的话,一定会发现boss现在眼睛都变红了。闭上眼睛暗暗叹了一声,浮望不太自在的抖了抖耳朵,在舒鱼又一次不自知的揉了一把尾巴上的敏感处时,默默的拉着胸口的衣服喘了一口气。

在这种时刻,boss的自制力几乎是崩溃的。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