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四面透风,伸手便可触摸天上流云的仰天阁顶层中,自舒鱼和浮望到来之后就有些气氛诡异,主要是因为白彻黑沉着脸虎视眈眈的看着那边两人旁若无人的亲昵造成的。

眼看气氛越来越诡异,灵族姬生莲轻咳一声笑说:“既然大家都来齐了,时间也差不多了,那么各位,一起去下面如何”

天之骄子向来都有那么些脾气,大多不是什么好相处的人物,每年的灵引小会上,总要有个人做些这样的主事先发言,按说公认武力值第一的天风瑾瑜应当是当仁不让的领头之人,可天风瑾瑜那个性子,最不耐这些。

其他几个每年的排名都在浮动,倒是没有什么绝对的谁比谁强的说法,因此一来二去不知怎么的,这主事之责就落在了唯二的女子姬生莲身上。姬生莲是个性子温和的,再加之灵族大多避世,不喜争斗,因此其他几族都给几分面子。

此刻姬生莲出声,风选立即风度翩翩的一笑附和道:“姬小姐说的是,时辰不早了,我们是该下去了。”

蛇族飞蒲嗯了一声,白彻纵使在气头上,还是哼了一声表示认同。至于舒鱼,她天风瑾瑜式的稍稍一抬下巴表示知晓,端的是任性狂傲,不过她有这个资本,也就无人说什么。

姬生莲对几位笑笑,然后看向天风瑾瑜,“天风小姐,先请。”

舒鱼站起来,手里还保持着搂住浮望的姿势,就这么带着他从仰天阁三十三层直接纵身跃下。

仰天阁之下是一个宽阔的广场,之后的演武和许多活动都是在此处进行。广场四周同样有着五座高台,高台之下则是拥挤的人群,从仰天阁之上往下望去也是黑压压的一片。五个妖族族人泾渭分明,分别围绕在五座高台之下。

天风瑾瑜从仰天阁中跃下,并没有急速下降,而是像一片羽毛,轻飘飘的,姿势优美的往下飘去,衣裙散成了一朵花。

她的动作很优美不错,但表情却是没把持住的有点僵,好在这个时候除了浮望也没人能看到她的表情。因为人太多,舒鱼犯了现代许多宅都会犯的病人群恐惧症。人真的太特么多了啊啊啊还有虽然练习过,但是作为一个普通人类突然从这么高的地方来验证信仰之跃,还是下意识的感觉心虚气短有没有

舒鱼一个紧张,忍不住就把半搂着的浮望当做抱枕抱着了,大睁着眼睛用力勒着人家的腰。舒鱼那身体强度不是盖的,无意识下一用力,浮望便是闷哼一声。他感觉自己的腰肯定青了,不由无奈一笑,用手包住腰上舒鱼的手,语气里带着些微笑意,覆上她的耳廓。

“大人,轻点。”

语气太暧昧,总觉得里面包含着什么奇怪的信息,舒鱼脸一红,立刻就没心思去在意人多了。

跟随其后的是白彻,他看不见两人的表情,只听见浮望那句话,当下脸色又是一黑,其余几个也一一往下出场。下方的妖族们一见到那红色的身影飘絮一般领头往下而来,立即爆发出一阵整天的呼声,其余几个同样出现后,呼声更加的大了,一阵的气浪翻涌。

此时仰天阁三十二层上窗户大开,有人从上抛洒下绯红的花瓣,洋洋洒洒的像是下了一阵的花雨,将微风也染上一层熏香。那花瓣一接触到下方的妖群就消失不见,而是化为微光融入了接触到的妖族身体内。原来那花瓣是用秘法灵力化成,一接触到身体就会融入,能为妖族增加灵力,带来莫大的好处。

也就只有五族齐聚的场合才会这么大手笔的作为,每年仅是冲着这灵花雨来的妖族,也不在少数。

舒鱼带着浮望漂浮在空中,努力克服轻微的恐高症以及人群恐惧症。将注意力转移到身边飘舞的花瓣后,她看着四周飞舞的花瓣和自己那身红衣,就有种十分想要吐槽的冲动。

这种苏苏的感觉在众目睽睽之下还真是略耻,可是除了自己其他人都习以为常,所以这种没法和任何人说因为他们不理解的感觉还真是虽然她二八年华的时候是想象过这样从天空中飘下还下着花瓣雨的场景,可现实来说真的说不出的耻感。

时刻注意着舒鱼的浮望自然第一时刻就发现了她那点不自在,不过经历过这段时间的相处,浮望已经理解了舒鱼某些时候脑洞很大的事实,关于她那个时候在想些什么,是问不出来的,因为只要询问,舒鱼就会眼神漂移的干笑。渐渐的浮望就明白了,当舒鱼露出这种表情的时候,他只需要微笑就好了。

五人分别落在了各自的高台上。大概因为天风瑾瑜偏爱红色,她的衣服还有所用的东西许多都是红色的,就像她的这座高台,红色的琉璃瓦,还有红色的帘幔,就连里面等候的奴仆都是一身的红衣。

其他几个高台上的奴仆都是伺候了几年的,只有天风瑾瑜这个高台,每年都得换好几批的,谁叫天风瑾瑜心思捉摸不定,随手就要杀人还没人能制住呢。舒鱼注意到高台上的奴仆们低垂的脸上都是苍白的。

浮望突然开口,“你们全部都下去,有事自然会唤你们。”

一群奴仆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没人敢下去,反倒都跪下了。舒鱼哼道:“没听见浮望的话”

舒鱼一发话,一众奴仆顿时散了个干干净净,高台上只留下舒鱼和浮望两人。高台之间间隔较大,其他人只能隐约看得见高台上人的动作,舒鱼不由放松了一些。她坐在柔软的座位上,浮望坐在她身边,十分自然的给她揉捏着腿。

浮望在外面都表现的十分柔顺温柔,嗯平时两人单独相处也很温柔,但是那种感觉是不一样的,现在这种在众人目光下的温柔顺从更明显,但是没有单独相处那种内敛的温柔来的舒服。

但现在这种感觉也不错就是了。浮望的手法很好,让人很放松,舒鱼被揉着揉着就从正常坐着变成了眯着眼睛半躺着,还有渐渐下滑的趋势。舒鱼任由浮望给她摆了个狂霸酷炫的姿势,因为太习惯,平时她练习的太累浮望都是这么给她按,所以她一下子就进入了休息状态,像只被摸背的傻仓鼠,软成了一片。

差点就睡着了的舒鱼是被一阵喧哗给惊吓醒的,她只听见一声炸雷似得“望瑾瑜大人垂爱”从高台之下的广场上传来,那声音之凄切动人,大概哭倒长城的孟姜女也就这样了。

被吓了一跳稍稍昂起头的舒鱼询问的望向浮望,浮望笑笑坐到她身后,让她把头枕在自己的腿上,从后面拥着她,亲密的低下头在她耳边解释:“有人自荐枕席,大人还真是受欢迎呢。”

这个微酸的语气,现在又是需要进入演戏模式了吗被锻炼出来了的舒鱼虽然还没怎么明白发生了啥,但是依照这段时间以来的习惯,她一下子也进入配合模式,干脆的坐起来一揽浮望,情话面不改色张口就来,“心肝儿,吃醋了,你放心,我只对你感兴趣,其他的都看不上眼,你别恼,你要是难受,大人我可是会心疼死的”

她没压低声音,场下正是一个汉子大声表白等待,围观群众喜闻乐见一同静默等待她反应的时候,所以大部分人都把她这句话听得一清二楚。

这个时间是众位妖族表演唱歌跳舞的环节,就相当于那啥奥运会开场表演,场下刚进行到了狐族众妖表演。狐族一向以媚人歌舞为傲,阵舞更是美的动人心魄,可惜舒鱼一点都没看见。在这种情形之下大胆示爱自荐枕席的,是狐族中的一个高等妖族,也是这次阵舞的领舞者,一位长相妖艳细腰长腿的汉子。

天风瑾瑜的身份高贵,可以说除了性子暴虐之外没有什么缺点了。只可惜就这么一点就把所有对她有小心思的全数给pia死在了大门外,死的人多了就再也没有敢往上凑的,如今有浮望这位极受宠,被她带在身边活得好好的,时时形影不离的男宠,一众妖族的心思顿时疯长。

大部分妖族都没有专一这种觉悟,特别是注重享受的狐族,哪个不是关系混乱的,因此这会儿就出现了除天风府内部之外,第一个尝试吃螃蟹的人。

当然结局注定是悲惨的,天风瑾瑜壳子里的舒鱼同学,压根就不想谈恋爱更不要说她身边还蹲着一只boss

于是天风霸道总裁舒鱼瑾瑜,和袱男宠杰克苏boss小妖精影帝望,这两位没有理会那个野心勃勃想要加入天风瑾瑜后宫的boy,而是自顾自的开始上演了琼瑶剧。

“大人,奴只是一个卑贱下仆,如何能当得大人独宠。若是日后大人身边有了其他美人,恐怕就会把奴忘的彻彻底底了。”浮望一扭头,以袖掩面声音哀戚的说,把一个活不过三章的受宠小妾形象演绎的淋漓尽致。

“心肝,我不许你这么贬低自己,听你这么说,大人心都痛了。”舒鱼瞧见浮望眼底的笑意,心里也憋笑,好不容易才做了个严肃怜惜的表情,双手托住浮望的脸轻柔的将他的脸扭过来,轻声哄着。

“大人,尽会说好听的哄我”浮望嘤咛一声,似怨还嗔的瞥了她一眼,随即脸色微红的靠在舒鱼肩上。

舒鱼含情脉脉低头看他,一手拉着他的手轻拍,“大人我只哄你,嗯~”

舒鱼os:其实刚开始说这种话自己也恶心,但是习惯了就不觉得了,虽然有种奇异的角色错乱感,但是一旦接受了这个设定还挺停不下来呢挺胸

浮望:呵呵。笑

下方自荐枕席等着答复的boy:卧槽光天化日朗朗乾坤这不要逼脸的狗男女这就黏一起去了天风瑾瑜瞎了眼没见到本宫的美貌吗你敢不敢往下看老子一眼再说啊这眼瞎的简直不能忍

围观群众:没想到瑾瑜大人是个这般神情的吕子真的好意外哦只是,为什么这对话听着有些奇怪的反胃感呢

高台上的另一位当事人忙着和她的男宠小妖精么么哒,没有丝毫要理会下方的意思,那位出师未捷身先死的狐族汉子只好安慰着自己好歹这回没被杀,也算一个进步嘛,然后僵着脸退了下去。

然而这并不是最后一次,接下来的表演中,不时就能听见类似“瑾瑜大人,妾身兔妖丝丝,仰慕大人多年,望大人收下奴做一个小宠罢”或者“神女大人,我中意你老久了,给我一个机会让我爱你”又或者“大人你看我一眼看我一眼看我看我快看我我这么爱你啊啊啊”的呼喊声。

舒鱼第一次知道,原来被众妖避之不及的天风瑾瑜也是有这么多人想睡的。在原本天风瑾瑜的记忆里,敢靠近的妖,都死了。

听着那些花式告白,舒鱼淡腚的吃着浮望喂过来的灵果,端的是“任尔东西南北风,我自咬定青山不放松”的高冷,在一众私生活混乱的妖族中显得逼格清奇,一下子惹得众妖更加趋之若鹜。

舒鱼就这么吃吃睡睡的度过了自穿越来之后最清闲的一日,不用修炼不用练习,只需要享受抚摸按摩和投喂。一直到了暮色四合,夕阳下沉后,广场上渐渐亮起了灯。千万盏灯汇成一片灯海,将整个广场映照的亮如白昼。

夜里的表演比白日里的表演有趣些,舒鱼躺了一天,骨头都躺酸了,起身懒洋洋的靠在栏杆上看表演。当然她会起身主要是因为浮望要去方便,不在这里了,她躺着没意思。

看了一会儿广场上辉煌的灯火歌舞,舒鱼觉得浮望这趟去的有点久,干脆往外面去找。这么一会儿没见着浮望,她就感觉不踏实,周围没有一个认识的,一张张或恐惧或讨好的面容里带着的都是对于“天风瑾瑜”的情绪,不是“舒鱼”的。这些妖畏惧她甚至憧憬她,但那些情绪没有一个能让她有真实感。或许浮望对她的好,也是演戏,可他至少对于舒鱼的情绪是真实的。

舒鱼走到外面,突然不知道该往哪里去找浮望,就这么踟蹰了一会儿,她就听见了一个压低了的尖利女声说:“难道你以为你攀上了那位就不再是个卑贱半妖了不过是个打发时间的玩意,还妄想成为人上人你最好乖乖听我的话与我们青狐族合作,否则我若是在那位面前把你做的那些事和你那肮脏的真面目都抖落出来,看你能落个什么下场”

舒鱼把目光转向那声音传来的暗巷,意外的听见了浮望的声音。他还是那么不动声色,只不过舒鱼觉得他的声音比起往常显得凉凉的。

“青霜小姐说完了如果说完了,浮望该回去伺候瑾瑜大人了。”

“好啊,浮望,你如今真是有本事了若不是当初我救了你,你以为自己还能在这里过好日子如果不是我青狐族送你到那位身边,你能享这泼天富贵如今让你回报你还几番推脱,果然贱种就是贱种,没有丝毫廉耻感念恩德之心。”

“呵,你说如果那位知道你当年像条狗一样讨好我活下去的贱样,她还会不会这么看重你你要知道浮望,贱种就是贱种,这种骨子里的东西是不会改变的我最后一次劝你,听从我的话,否则”

“否则怎么样。”舒鱼靠在墙边,淡淡的问,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浮望对面那个神色狰狞的女子。

听到舒鱼的声音,那女子错愕的一转头,看清来人后腿一软就跪下了,“瑾、瑾瑜大人”

舒鱼从她身边走过,停在面无表情的浮望身前,表情柔和的拉着他的手询问:“我看你这么久没回来,就来找你了。”

浮望笑笑,“让大人久等了,是浮望的不是,我们这便回去吧。”

舒鱼看向跪在地上神色不明的女子,眯了一下眼睛,“青狐族的你让我不开心。”

青霜一下子出了一身的冷汗,急急忙忙的磕头求饶:“大人饶命,奴是浮望先前的、先前的友人,今日不过是偶尔遇见叙了几句旧,不信您问浮望,我们是在开玩笑闹着玩的大人饶命啊”

舒鱼似笑非笑,好整以暇的继续开口:“你口口声声说和我的人有旧,我听着更加不高兴了。”

青霜一顿,忙改口说:“奴是口误了,奴与浮望大人并没有旧”

“行了。”舒鱼打断她,“你回去告诉青狐族的族老们,敢打我的主意,就要看他们有没有那个命享了,还有,我的人也是你们可以动的哼。”

等青霜火烧屁股一样逃了,暗巷里就剩下舒鱼和浮望。舒鱼垮下肩膀呼了一口气,“好了,我们回去吧。”

她走了两步,就被人拉住了手腕。一回头,看见的是浮望的微笑,他站在暗巷的阴影里,笑说:“你都听见了有什么想法吗”

舒鱼使劲摇头。可她这一摇头,浮望反而不笑了,只是幽幽的看着她,看的她背后毛毛的。

许久浮望才再次开口,“我是青狐族一个下等女奴所生,父不详,生下来就灵力缺失,修炼较之其他半妖更加艰难百倍。无人扶持无人帮助,弱小的任何一个妖都能轻而易举的杀了我,我活在饥饿、疾病还有来自野兽与其他怀有恶意的妖族带来的威胁中,没有一刻能放下心,在我更弱小的时候,就连呼吸对我来说都是一件奢侈的事,你也许不能想象那种感觉。”

浮望说着,笑了一下,舒鱼说不清那笑容是个什么感觉,只是觉得心里难受,想说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浮望没给她开口的机会,继续说:“饿的快要死的时候,被人打得重伤濒死的时候,无数次陷入绝境的时候,我都想,如果能活下去,不管让我做什么,我都是愿意的,不管是尊严还是什么都没有什么要紧的。所以,我学会了讨好别人,讨好那些能让我脱离困境的人。”

“很多个,刚才那个只不过是其中一个,她说的没错,她曾经救过我,在我差点被一个人当乐子送给她养的野兽吃掉时,因为我的表演愉悦了她,饶了我一条半死的小命。我为了活下去讨好她,和她养的一只逗趣的狗也并无区别。然后我做出仰慕她的假象,一心一意的对她,终于让她倾心于我,然后我就能得到更高的地位,直到被送到天风府。”

“我一直在做着这种事,甚至在你身边,也在做着这种卑鄙的事情。我可以不告诉你,但是与其让别人告诉你,我更宁愿自己说,至少我自己说,会看上去更加可怜。你这么心软,也许就不介意了呢。”

舒鱼拉着他的手一紧,她从来没有看见过浮望这么嘲讽的表情,不同于以往的和煦温柔,显得阴沉沉的。

“我没觉得你做的有什么不对,为了活下去做的努力,像我这种活在幸福里的人是没有立场去评价的。”舒鱼严肃的说。

浮望忽然失笑摇头,“你果然心软。”

“这个和是不是心软没关系啊。”

“那你介意吗”

“介意什么”舒鱼疑惑脸。

“介意我的身子是不是还是干净的。”浮望微笑。

舒鱼:“我为什么要介意这个”boss现在的频道和我不在一个线怎么办哪

浮望摸了一下她的脸颊,“放心,还是干净的,毕竟像我这种想要吊别人胃口的卑鄙之人,很明白得到了就会弃之如敝屣这个道理。”

舒鱼:“”所以我说了为什么我要介意这个啊而且既然你知道这个道理当初就不要那么主动的追着我献身啊,你造不造当初吓得我整个人都是不好的啊

正僵着脸内心疯狂os的舒鱼猝不及防的被抱住了,刚想挣扎就听见浮望轻声说:“你会嫌弃我吗像我这种人。”

舒鱼顿了顿,摇头。做boss的心思一般都比较细腻,她绝对不能刺激他。

“舒鱼真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浮望把头抵在舒鱼的脑袋上,突然这么说道。

舒鱼也立马回道:“哪里哪里,你太客气了,你才是我见过最温柔的人呢”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