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舒鱼住的是往年天风瑾瑜来此住的别院,这天晚上的灵引小会开幕式表演结束后,她在一众妖怪们或仰望或糟心的复杂目光中,由浮望陪着去了别院休息。原本并没有什么,可是就在她和浮望刚到别院门口时,意外发生了。

一个少年炮弹一般从别院大门里冲出来,直扑舒鱼,到了她面前七步开外才停下脚步,一副想扑上来又不敢的模样,怯生生又声音清脆的喊道:“瑾瑜大人,您终于来了,小鱼等您好久了,从早上起,不,是从上一次您离开起就在等待着您下一次的到来”

眼睛圆溜溜,耳朵有点毛茸茸的,身形纤细但是看上去很有爆发力,长相特别可爱的一个小少年。那爱恋的小眼神,就算舒鱼再傻也能看得出来这小少年明显恋慕天风瑾瑜啊,说起情真意切来,几乎能和boss的演技比肩。不过,舒鱼感觉这少年是真爱,就凭这少年三年来每次灵引小会都必定会来伺候天风瑾瑜这个大杀器,勇往直前绝不怕死。

是的,舒鱼从天风瑾瑜的记忆里找出了这个较眼熟的少年。然后她森森的觉得,这天风瑾瑜该不会是对这小少年有点心思不然其他人靠近示爱都要杀,这个名叫小鱼的猫族少年怎么还能伺候了她三次还没死翘翘呢

天风瑾瑜这人吧,就没有情商这回事,突然从她混乱的记忆里扒拉出了面前这个少年的一些记忆,她真是惊讶了一把,细细体悟了良久才松了一口气。还好,天风瑾瑜对少年没意思等等,不对啊,她为什么要在意天风瑾瑜从前喜不喜欢这少年心里这种“卧槽旧情人找上门来但不是我的错boss你听我解释啊”的奇怪感觉是什么。

因为在考虑,舒鱼此刻面无表情。她没来得及反应,但是浮望不是,他在听到少年那段话时就在心中眯了眯眼睛,并且立刻做出了反应,此刻最符合他身份的反应。

“你是此中的奴仆既如此,劳烦你带我和瑾瑜下去休息吧。”浮望好似没发现少年语气里的暧昧,温和说完便对他微微一笑,笑容如皎月出海,清净皎洁。

小鱼少年笑容一滞,这才注意到往年都是独自一人的瑾瑜大人身边,竟然依靠着一位看姿势很是亲密的青年。并且,这个青年还能直呼瑾瑜大人的名字。想起那个狐族神女宠爱一个小奴的传闻,小鱼表情黯淡下来。

没有什么比发现自己有了一个情敌并且情敌还比自己长得好更有气质,还要悲伤的事情了。

小鱼是一个中等妖族,和许多妖族一般仰慕着天风瑾瑜这位实力强大的神女,可是他从未想过能得到她的青眼,直到三年前,天风瑾瑜突然将这里别院伺候的奴仆全数杀死,他就被从别处临时调到此处伺候,虽然每年只能在这段时间见她几日,但小鱼发现这位神女对自己比其他妖宽容。

也不过就是一次天风瑾瑜发怒杀死了其余伺候的人,却留下了他,这种特殊对待让小鱼一颗少年心顿时妥妥的沦陷了。从此他心中的爱慕渐渐压过了惧怕,心里越发的对天风瑾瑜亲近起来。

欢喜雀跃着期盼见到心上人的少年此刻,黯然神伤,脸上的笑容都再维持不住,努力没有哭出来,可眼里还是闪着泪花。听到传闻他其实是不信的,他下意识不想相信,可是看到那个拒绝任何人靠近亲近的天风瑾瑜如此自然的让那个青年挨着,亲密并肩的样子,他无法欺骗自己了。

忍着心痛将两人带往寝殿,小鱼红着眼睛跑了。浮望笑容平静的看着少年飞快消失的背影,关上门,侧头看向舒鱼,朝她眨了眨眼睛。

“一人一次,扯平了对不对”

哈boss你在说什么舒鱼一脸无言。虽然很想这么问但不知道为什么她好像明白boss在说什么,他应该是在说旧情人上门这事,一人一次很公平。可是不对啊旧情人什么的根本就没有,就算有那也是天风瑾瑜的不是她的而且他们为什么要讨论这种事情。

舒鱼憋了一会儿,没忍住想开口反驳,就见浮望忽然收了笑,严肃的说道:“好了,玩笑就不开了,还远没有到可以放松的时候,今天你已经休息了一天,现在就开始来继续练习,哪怕多恢复一点都是好的。”

尽管觉得浮望是故意的,舒鱼还是把到嘴边的话憋了回去,同样严肃了神情,点点头:“我明白的,你放心。”

眼看她说完就真的没有一句抱怨不甘,转身就要去修炼,浮望笑意晏晏的伸出修长的手指在她的脑袋上摸了摸。

“会不会觉得累”

舒鱼表情认真:“我现在还没有能说累的资格。”她一直很想试试这种少年漫里常见的台词,如今说出来果然很炫酷

浮望垂下眼睑,“我明白,恐怕没人比我更明白这种感觉,因为我懂所以我才会问你累不累,至少你要是忍受不住了,我希望你能放心的跟我说。还记得初初见面的时候,你在我面前哭了吗”

舒鱼脸一红,妈蛋不带这么揭人黑历史的她只不过那时候刚穿越水土不服啊没缓过来压力太大才一个没把持住。

浮望又摸了摸她,“那个时候我就知道,你是个没吃过什么苦的小姑娘,可是这段时间你让我感到惊讶,我从来没有听见过你抱怨辛苦,没有看到你放弃,甚至你始终都很尊重我,在灵力渐渐恢复后对待我还是很好。你很坚强,并且渐渐在变得更坚强,可是这样太辛苦了,有时候我在那给你讲解,其实都有些希望你能和我聊聊,抱怨太累也好,抱怨我太严厉也好,别把自己紧绷的这么厉害。”

“至少在我这个合作者面前,放松一点,可以和我谈谈你的想法,或者开开玩笑,好吗”浮望的眼神很柔和,声音也很柔和,“我希望你能更长久的活下去。”

有美音和美颜加持的鸡汤就是这么赞~每日一听真是神清气爽呢大拇指舒鱼捂着胸口加固了一下自己的少女心,严肃脸回答:“请党放心,我不会这么轻易的狗带”

浮望:“何意”

这一夜,是在教学模式下过去的,依旧是浮望讲课舒鱼听。毕竟是在别人的地头上,舒鱼不好练习那些威力强大的大招,浮望就开始教给她一些实用的小法术。

浮望根骨不好,修炼艰难,但是其他方面他真的是个十项全能的妖,他会许多很有用的小法术,甚至是偏门的,也不知道他是从哪里学来的。可以想见的是,以他的身份,大概想要学这些肯定不是那么简单的,还不知道吃了多大的苦头才能变成现在这样呢。

“如果被妖兽或者野兽围攻,那么配合我刚才说的敛息决隐藏自己的气息,再用借息决可以暂时模仿那些野兽的气息,从而获得喘息时间。”

“还有飘萍决,这个法术是我根据一个法决改编的,能大大的节省灵力,但是逃跑速度一点不慢。”

“在水中可以护住自身的相水决在灵力不足逼到绝境的时候用的死遁决”

浮望讲课条理清楚还十分具有趣味性,讲解术法之前他会先讲个相关的有趣小故事,或自我调侃,让舒鱼更好的理解记忆,然后讲到枯燥的术法也很耐心,一遍两遍的给舒鱼解释。

从他的讲解中,舒鱼再次深深的觉得boss之前过得是多么水深火热的日子啊,简直就是步步危机好吗,不然怎么把这些法决用的这么熟,还一副都是救过自己于危难的样子。

除了故意装可怜博同情,他其实挺少讲到自己的过去,简单提几句,自嘲自讽一笔带过。只是像这样给她讲课的时候,有时候举些例子,舒鱼都能从他云淡风轻的话里,隐约窥探出他曾经的艰难。

舒鱼觉得,如果一个人能努力成浮望这样,那他一定不会一直沉寂。也许浮望就是那种拿到一手烂牌最后还能大杀四方的大赢家。

和他相处久了,舒鱼曾看过的书里那个心狠手辣心理阴暗行事疯狂只有外表风光霁月的boss和现在这个浮望之间的距离越来越大。也许浮望是有些不好的心思,可目前为止他根本没有伤害过她还全心全意的在帮助她,舒鱼是真心感谢他陪伴和照顾,并且对他的能力和淡定佩服的五体投地。

“当然,我熟悉的都是一些旁门左道,因为我灵力不足才会另辟蹊径钻研这些用以求生。你和我的情况又不全然相同,天风瑾瑜的身体修行最是得天独厚,如果你能恢复她原本的能力,才是真正的在梦泽大境中站稳了脚。”

浮望从芥子储物袋里拿出几本书和几块玉简,语气有些感叹,“看得越多就越发觉此身如尘埃,与整个乾坤世界相比何其渺小。梦泽大境也不过是妖族被封印的一处小世界罢了,世界之辽阔,无人能尽达,天风瑾瑜是天狐族新一代神女,她的潜力是极大的,可也不是全无敌手,因此就算日后舒鱼你恢复了天风瑾瑜的能力,也莫要就此骄傲自满了,需要时时审视自身不断努力,方可逍遥天地。”

讲课的时候,浮望总是七分威严三分温和,也许猜到了舒鱼之前所在的地方和这个世界截然不同,导致她许多事情都不知道,许多想法都和此处的妖族不同,因此他每次不仅是给她讲解术法,还会不时像这样劝诫她一些事。

为人处世的方法也教了她一些,所以舒鱼总是觉得,浮望的存在渐渐变得亦父兄亦良师,只有偶尔他会做一些暧昧的动作说一些暧昧的话语,才会让舒鱼觉得哦,boss对勾引她这回事还没放弃呢,不过就算人家勾引也勾引的光明正大,又懂眼色能及时收手,笑看她一个人纠结,完全没有给她拒绝的机会,简直堪比逗老鼠的猫。

在舒鱼身边的这些日子,舒鱼一直在进步,浮望就更不用说了,他的性格注定了他只会比舒鱼更加拼命。天风瑾瑜那么大的藏书库几乎被他搬空,珍宝阁那个塔也对他随意开放,浮望就像一块干燥的海绵几乎不眠不休的将那些知识填充进自己的身体,如饥似渴的消化变成自己的东西。

这样累是累了点,可和从前费劲千方百计才能学一点东西的境况比起来,现在这种情况又着实太幸运了,所以浮望简直过得如鱼得水乐不思蜀。至于那悬在头顶上的屠刀,反正他时常处于这种威胁之下,习惯了。

他每次教导舒鱼都要事先自己学,就算使用不出来理论知识也得扎实,不然如何能指导舒鱼,从这一点上来说,浮望的悟性堪称妖孽,但这么一对比就显得他那身体上的不足特别可惜。

舒鱼也这么觉得,有一次舒鱼问起有没有让他修炼快速一些,或者能弥补他不足的办法,浮望想了想,温柔一笑说:“和舒鱼双修也许效果会不错。”吓得舒鱼再也没敢提起这回事,后来浮望也没有再提起,所以舒鱼森森的觉得,也许boss又是在逗她。

相处有一段时间后,她彻底明白了boss那点恶趣味,就像一只懒洋洋的狐狸,看到感兴趣的东西,不时伸爪子撩拨一下,在对方生气之前及时收手,再一脸“真拿你没办法怎么这么爱胡闹”或者“好了我们现在说正事不许再闹了”的真诚表情让对方更加憋屈。其恶劣程度堪比小学男同桌爱拉小女生辫子,令人发指

无奈boss段数太高,每次舒鱼内心腹诽,过不了多久,就会被他周到的呵护给治愈,开始觉得自己大惊小怪太小气,不过就是喜欢逗逗人而已,就像现在,她和之前无数次一样被顺毛了。

“修炼的很累了吧,先休息一下,我拿了些此处特色的食物,我觉得你会喜欢,来尝尝味道如何”

吃了一盘酱香肉干,舒鱼的心情x,然而就在她准备进攻第二盘的时候,被浮望轻飘飘的拦住了。他对上舒鱼不解的目光,从芥子袋里掏出一本厚厚的书,说:“此种各种术法口诀一千零八条,记住一条,肉干就能吃三块。”

卧槽你怎么能这么无情,这么冷酷这么无理取闹舒鱼控诉的看他。浮望改握住她的手捏了捏她的手指,柔情似水的安抚:“一条五块,好吗你多记住一点说不定日后有大用处,都是些简单的法决,嗯,好不好”

“好。”毕竟都是为自己好,她这么大人了,不能学点东西还要别人哄,于是她答应了,舒鱼就是这么好哄的一个妹子。

然后就连后面几天在高台上观看比赛的时候,舒鱼也握着一块玉简背法决,同时勤勤恳恳的修炼。浮望就坐在她身边,旁边垒着一大盘的酱香香辣肉干,只要舒鱼背出个法决,舒鱼就往上放五块,眼看着那肉干被浮望整整齐齐的堆在一起,快要堆成小山,舒鱼的修炼欲空前高涨。

每日白日里高台下的五族妖族比试的热火朝天,高台之上的舒鱼修炼的勤奋不辍,到晚上一结束舒鱼就带着浮望回去别院,谁都不理,低调的不能再低调。事实上舒鱼晚上看着馨城里如今夜晚张灯结彩的热闹模样,也十分想要出去玩,可惜她太引人注意了,现在又是绝对不能出岔子的时候,只能安生的待在别院里修炼。

浮望看出了她那点小心思,面上没什么表示,结果这天晚上入夜后,舒鱼的修炼告一段落后,他带着舒鱼偷偷溜出了别院,去了仰天阁最高的屋顶上。耸立在馨城中心最高的仰天阁,坐在屋顶上的时候,能望到很远很远的地方,除了他们脚下那一片的灯火流离,还能看到馨城之外的那些黝黑连绵的山林。

“你看,那一片山脉是无闻山,我上次与你说过的清野秘境的入口就在那边。”浮望伸手指向某处山脉。舒鱼顺着他的指向看过去,点头表示明白。原来boss今天是带她来做实地考察外加战略部署的吗,亏她还以为他要带她来个变装夜市游呢,一般攻略的话这种时候难道不是最好的机会

刚这么想着,舒鱼就看到眼前多了一盏小小的红狐狸提灯,往上看,就见到拿着那提灯的素白有力的手,以及浮望温软的眼神。

“这一回没办法带你去下面人多的地方玩,等明年这个时候,我再带你去逛我看你好像挺喜欢那些灯,这盏灯你喜欢吗”浮望脸上的笑意淡淡的,不是往常那种十分温和的常规表情,现在这个表情显得更加放松,在他背后是一轮明月,银白的光辉给他的轮廓镀上了一层银光,让他看上去更加的朦胧而柔和。

糟糕要得心脏病啦舒鱼咳嗽一声接过那盏可爱的红狐狸灯低声道了一声谢,这灯做的精致,惟妙惟肖的小狐狸憨态可掬的笑着,舒鱼越看越喜欢,一点没发现自己笑的和那红狐狸简直一个模样。

浮望坐在她身边侧头看她,双手拢在袖子里,长发轻柔的拂动,看着说不出的放松。舒鱼玩了一阵灯,忽然想起来昨天就看到浮望在那里削竹枝,当时她还不知道浮望在做什么,现在看来他该不会是在做这盏灯

“浮望,你做的”

浮望笑而不语,舒鱼懂了,眼里不自觉的带上了点崇拜,“你怎么什么都会啊,我要拜你为师,教我装逼吧师父”

浮望一愣,“你要拜我为师”没等舒鱼解释说那只是顺口,他就略严肃的摇了摇头,“不行,你想学什么只要我会,可以教你,但我不会收你为徒。”

舒鱼这回倒是好奇了,她追问:“为什么”

浮望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如果你拜我为师,我还如何把你骗上我的床榻呢。”

舒鱼:“刚才风好大,我好像幻听了”

浮望依然一脸正直温柔,摸摸她的脑袋,“你也许是累了才会幻听。”

舒鱼:“呵呵。”

浮望:“既然舒鱼累了,我们回去吧。”

两人回到别院时,浮望看见了躲在角落里的黑影,嘴边露出个意味不明的笑,随即缓缓关上了门。

那个爱慕着天风瑾瑜,并且有幸能接近天风瑾瑜,对她比较熟悉的小鱼,在这几天他刻意的纵容下,估计已经怀疑此“天风瑾瑜”是不是从前那个“天风瑾瑜”了。

距离需要舒鱼上场比试就剩下两天,计划需要展开了。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