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天风瑾瑜强大,却又孤独,有许多敬仰爱慕她的妖,然而更多的是害怕恐惧着她,或是想要利用攀附她的妖。在这些妖的眼中,天风瑾瑜是一个代表着嗜杀癫狂的符号,可从未有人真正敢去、想去了解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虎族的白彻追了她几年,妖族大多知晓,可白彻也不过是追求着力量,单纯的觉得只有能打败他的才能成为他心仪的人。他追求她想要打败她,可他同样不懂她。

天风瑾瑜的消失,只有舒鱼和浮望知晓,如今,又多了一个小鱼,这个默默爱慕着天风瑾瑜的小妖。如果说有人曾近走近过那个暴躁的疯子,那么无疑就是小鱼了,当一个人真心爱慕另一个人的时候,对她的一切都会特别的敏感。

所以小鱼会发现舒鱼的异样,而不是和其他妖族一样被假象所蒙蔽,浮望一点也不意外。甚至可以说浮望从见到小鱼的第一眼就已经决定了一个计划,将自己之前的计划替代了。在这几天,他甚至是有意的在那小鱼暗中偷窥的时候,引得舒鱼稍稍露出了些马脚。舒鱼比起最开始的时候多了戒心,但是在他面前仍旧不设防,所以他很轻易的就能达到自己的目的。

为了达成在演武之日前夕同舒鱼一起进入清野秘境躲避,就需要一个契机,他开始是想着挑衅白彻,逼得他出手,将他引向清野秘境所在的无闻山,再让舒鱼假作不觉,只在最后关头出现,顺理成章的为了救他无意中落尽清野秘境。

然而和白彻的第一次见面交锋,得出的结论并不尽如人意。他从前未见过白彻,只是来之前收集了一些他的消息,从中推测出这是个自傲暴躁狂妄的男人。然而推测毕竟是推测,不可能万无一失。

从那次见面和观察来说,白彻确实脾气暴躁,然而他并不傻,也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好挑拨,从他怒不可遏还能约束好自己的行为,并没有真正对他做出什么事就能看出来,他没有他想象中的那么冲动。

那么,挑衅他的目的就比较难达成。恰好在这时,小鱼出现了。

白彻是个好人选,浮望不想放弃他,就算这个骄傲的男人能忍得了天风瑾瑜宠爱一个卑贱半妖,那么当他知道天风瑾瑜有异样呢他绝不会坐视不理,而“天风瑾瑜”有问题这个消息,让小鱼去告诉他最为合适。

浮望又一次看见来送午膳的小鱼露出一种满是疑虑的表情,虽然他很快的平静下来,但是浮望还是注意到了。浮望看似毫无所觉的对小鱼笑笑,然后端着食物,嘴边噙着笑走进房中。

快了,小鱼就快要忍不住了,他需要一把火。

“这么晚了,浮望你去哪里”数完了这几天自己赚下的那些肉干,舒鱼好奇的看了一眼穿上一套深色衣服,正在套披风的浮望。

浮望转身有些神秘的笑了,“有些事需要办了,今天你先休息吧,也许明天晚上之前我们就需要开始那件事了。”

听他这么说,舒鱼想起他的计划,一下子有些紧张,不由慎重的点点头,“你自己小心”

“放心。”浮望的身影很快的消失在了夜色里。

此刻这座别院的一个角落,属于奴仆居住的那片小院里,小鱼正皱着眉在院子里徘徊。他这几天感觉天风瑾瑜有些不对劲,他知道的,他爱慕着的那个瑾瑜大人绝不会露出那么温和的表情,绝不会给人那种温软的感觉,绝不会变得那么无害,就算她爱上了那个半妖,也绝不会变得和从前感觉截然不同。最重要的是,他的心告诉他,这个天风瑾瑜有古怪。

他细细观察后得出了一个惊心的结论,如果这个瑾瑜大人不是被控制了心神就是被掉包了。可是谁能做出这种可怕的事情呢他的心中充满了焦虑,不由自主的咬住了手指。

突然间,小鱼发觉了一道刺人的视线,他一惊,立即警惕的看向黑暗的角落里,喝道:“谁”

那个角落里传来一身轻笑,随即走出来一个修长的人影。当那张清雅温润的脸露出来时,小鱼忍不住面露惊诧。

“浮望大人,此刻来此是有什么事情吩咐吗”嘴里这么说着,小鱼脚下已经不由自主的往后退了一步。他察觉到了不对劲,这种时候他不该出现在这里。

浮望面不改色,声音轻柔,但是配着他的眼神就带出一股子诡异来,他说:“你看出来了,是吗”

小鱼的心提了起来,声音也变得有些尖利,“看出什么来了小奴不懂浮望大人在说什么。”

“我喜欢和聪明人说话,因为他们不会在该清楚的时候装糊涂,你说呢”浮望轻柔的说了一句,在小鱼越发警惕的目光中自然的说:“你是不是觉得瑾瑜大人有些不对劲我不得不夸赞你,因为你是第一个看出来的,当然也是唯一一个。我不过是一个半妖,瑾瑜大人为何如此宠爱我,如此顺从我的意见,甚至变得和以往大不一样呢你一定很好奇这个问题。”

小鱼瞪大了眼睛,他屏住了呼吸等着浮望接下来的话,只见浮望突然脸上出现了个略自得的神情,“我意外得到了一个好东西,然后趁着被送到瑾瑜大人身边的时候对她用了,我用那样东西蛊惑了她,所以她将我视人呵,所以我得到了现在的一切,成为了那些妖族口中幸运的半妖。”

小鱼的神色几变,不可置信、愤怒、嫉妒、迟疑、恐惧,最后他干干的问:“你为什么要告诉我这些你、你要杀我灭口”

浮望蓦地沉下了脸,他似乎是想到了些什么,语气有些沉重,“我需要一个人帮忙,天风瑾瑜毕竟是天风瑾瑜,那样东西能蛊惑她,可毕竟”说到这里,浮望好像不想多谈,转而说:“总之我遇到了一点麻烦,我需要一个人帮忙,你只需要知道这一点就好了,其他的若是你答应了我的条件,我再告诉你。”

“怎么样,如果你与我合作,你同样可以得到尊贵的身份和财富,还有那些以你现在的身份得不到的宝物”浮望声音低沉,像诱人入地狱的魔鬼。

小鱼的手抖了几下,强制镇定道:“我、我需要考虑。”

“好,我给你一天时间,在演武之日前,我要答案。你应该清楚什么才是最好的选择,你最好不要想着把这件事捅出去,因为只要瑾瑜大人说一句,没有人会相信你这样一个奴仆。”浮望干脆道,说到最后,森然的语气里满是威胁的意思。

浮望刚转身,身后就传来一个迟疑的声音,“等等,你告诉我,瑾瑜大人她,你用了那种办法她有没有受到伤害”

“你说呢,威力强大的东西,怎么可能没有危险性。”浮望半侧着脸,似笑非笑的回了他一句,接着就不再停留重新隐入黑暗消失不见。

院子里就剩下脸色苍白挣扎的小鱼一人。浮望说的他不是不心动,然而他更在意的是浮望说瑾瑜大人受到了伤害。他爱慕的瑾瑜大人如此高傲尊贵,怎么能被一个卑贱的半妖这么折辱呢小鱼无法忍受这一点。

天光大亮,同小鱼一同在这里伺候的一个叫向生的奴仆打着呵欠走出了门,他奇怪的看一眼魂不守舍坐在阶前,头发上都是露珠的小鱼。

“小鱼,你怎么了,在这坐了多久了,一身的雾水。”

他喊了两声小鱼才反应过来。摸摸脸勉强笑笑说:“我没事,就是有些睡不着。”

向生打趣道:“你这是兴奋的吧,毕竟你心心念念的瑾瑜大人来了。”他看着小鱼仍然不好的脸色,叹了口气语重心长的说:“我知道你是因为瑾瑜大人宠爱那个半妖而生气,这有什么可气的呢终究只是个半妖,瑾瑜大人一时来了兴趣玩一玩,最终肯定会弃了他的。说到底,就算瑾瑜大人最后要选伴侣,也只会是白彻大人。”

“白彻大人追了瑾瑜大人那么久了,他又有能力又有容貌,身份还匹配,他们才是天生一对呢。那个半妖不可能,但是要我说,你也别再去想那种事了,像我们这种小妖,还是老老实实的别做白日梦了。”

小鱼听着听着,没有像以往听到这种话那么难受,反而眼睛陡然亮了,嘴里喃喃道:“对啊,还有白彻大人”白彻大人也爱慕瑾瑜大人,如果他知道了,一定不会坐视不理的。他没办法对抗那个狡猾的半妖,但是白彻大人可以啊为了他的瑾瑜大人,无论如何他也要试试这个可能

“唉小鱼你干嘛”向生一脸迷糊的朝匆匆离开的小鱼背影喊道,压根就没有得到回答。

确认小鱼离开了,原本一脸迷茫不解的向生勾了勾唇角,顺着小路去了前院。一个着青衣的人影束着手站在廊下,向生恭敬的走过去,神色谄媚的说:“浮望大人,小奴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说了,那小鱼已经去找白彻大人了。”

“很好,辛苦你了。”浮望声音温和,手一转从芥子袋里抓了个瓶子,抛给向生。

向生捧着装了灵丹的瓶子,满脸喜不自禁,又说了几句好听的,就喜滋滋的藏了灵丹顺原路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而一路急匆匆跑到了白彻所在别院的小鱼,在院门口恰好遇上了白彻身边的一个管事,被拦在了门口。看上去十分精明的管事打量了小鱼几眼,挑眉问:“你一个小奴,找白彻大人何事没什么大事的话,我们白彻大人可没有时间。”

小鱼压下焦急,从袖袋里掏出一个荷包,塞到管事手里,哀求的说:“大人明鉴,小奴是真的有重要的事,事关瑾瑜大人这件事白彻大人一定感兴趣的,求求大人进去向白彻大人通禀一声吧。”

管事掂量了一下荷包,拉着脸说:“你等着。”他说完就转身往院里走去,白彻正在后院舞剑,管事停在边上陪着笑小心说道:“白彻大人,外头有个自称小鱼的小妖说有事禀告。”

“什么小猫小狗也来打扰我,不见。”白彻哼道。

管事垂着的眼睛转了两转,又说:“这小妖说事关瑾瑜大人,看着十分焦急,似乎真的有什么重大的事发生了。而且奴刚才想起来,这小妖似乎是之前瑾瑜大人特别另眼相待的”

管事这么一说,果然白彻就停下了动作,考虑了一瞬,白彻将剑刷的入鞘,身子一旋坐在了石凳上,“去把人带来见我。”

“是。”管事笑眯眯的领命去了,将等在门口的小鱼领了进去,然后又避开了两人的谈话。管事守在园子外面,从袖子里掏出小鱼之前塞给他的那个荷包,露出个嫌弃的表情。

用这么一点东西就想收买他做事,真是痴心妄想。若不是那位一朝飞上枝头变凤凰的浮望大人许诺了他好处,让他将小鱼带到白彻大人面前,他才不会这么容易就答应。

园中的白彻听完小鱼的描述,眯起了眼睛。虽然只是小鱼的一面之词,可他心中已然有些相信了,毕竟他心底也是十分不愿意相信那个天风瑾瑜竟然会宠爱那种东西的。

和小鱼愤怒于浮望为了控制蛊惑天风瑾瑜而伤害了她不同,白彻更在意的是浮望蛊惑天风瑾瑜的手段。要知道天风瑾瑜一向对他爱理不理,如果是他得到了那种手段呢只要这么一想,白彻就激动的眼睛发红。

他一定要得到那种手段,到时候,人人求而不得的神女,就是他的东西了。为此,他不能把这件事捅出去,而要悄悄的解决,最好是在演武之日前。如果控制了天风瑾瑜,那么他这次定能超过她。胜过天风瑾瑜,彻底将她压在脚下,已经成为了白彻的一个执念。

脑子里转着这些念头,白彻一刻也坐不住了。匆匆打发了小鱼,他朝着天风瑾瑜所在的院子小心潜去。

浮望的计划,一切顺利。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