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然而,总有一些无法预料的事情会打破这种看上去顺利的计划。

就在白彻盘算着,准备前去打探一番天风瑾瑜与浮望私下里情况的同时,舒鱼与浮望这边正被一出骤然发生的意外给打的措手不及。具体来说,是舒鱼措手不及,因为浮望boss他此刻正躺在华丽的大软床上昏迷不醒。

舒鱼坐在床边,看着床上那个脸烧得通红,在睡梦中紧紧皱着眉一副痛苦模样,身体缩水成十二岁,长出了狐耳狐尾的半妖化浮望,整个人都不好了。

为什么为什么浮望好好的突然就倒下去然后半妖化了啊他们原本正在商量着明天的行动计划,浮望刚说到白彻说不定会来打探消息,他们要做好准备再刺激激怒他一回,然后下一句还没说出口,他就身体一晃,捂着头倒了下去,舒鱼快吓傻了,连忙把狐妖小少年抱到床上,可是怎么喊都喊不醒。

现在,该怎么办自从和boss结盟,舒鱼不需要想那么多,因为浮望会提前想好一切,她只需要按照他的指示和建议去做就绝对没错,特别省心。现在浮望在这种紧要关头突然原因不明的倒下,舒鱼傻眼了。

舒鱼并没有傻眼多久,她看着boss脸上隐忍的痛苦之色,毅然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去找大夫了。她这段时间掌握的都是杀戮和战斗有关的法术,医生技能半点没点亮,这种时候只能去找专业人士。

可就是这么一转身的功夫,舒鱼前脚刚走,白彻后脚就来了。白彻没见着和浮望形影不离的天风瑾瑜,只见到了一个变回了半妖形,还昏迷着没有半丝还手之力的浮望,当下大喜,直接就不客气的把浮望给抓走了。

不说舒鱼这边一脸狂霸酷炫拽的把被她吓得半死的灵族大夫带了回来,却发现浮望消失时是怎样一个苦逼心情,只说这边白彻提着昏迷中的浮望,一心想把他关进秘密地牢中折磨,拷问出他那个能控制天风瑾瑜的秘法,却不料浮望半途醒了过来。

一开始白彻并没有把浮望放在眼里,毕竟在这位天之骄子眼里,浮望就是个靠出卖色相的无用半妖,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个旁门左道的法子迷惑了天风瑾瑜,对他是没有半点威胁的。所以就算发现浮望醒来了,他也没有一丝紧张,还好整以暇的出言嘲讽了几句。

“你的主子可不知道你在我手上,自然也不会来救你。到了我手上,你就别想活着离开了,不过如果你配合的话,我会让你死的干脆点。”

浮望没做声,他被白彻擒在手中,低垂的眼睛不动声色的观察周围的环境。有些熟悉,这里是无闻山,似乎是离清野秘境的入口比较近的一处山头。

白彻之所以会到这里,还是因为对天风瑾瑜的顾忌。若是天风瑾瑜因为男宠失踪了怀疑到他的头上,肯定会到他那院子里去闹,所以浮望肯定不能放在自己院子里头,白彻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己几年前在此处寻到的一处地穴。

把这小男宠关在这里拷问出那个秘法,再解决掉他,回去控制天风瑾瑜,一切就完美解决了。

这么想着的下一秒,飞掠在半空中的白彻惨遭打脸,一群毒蜂妖兽忽然出现,猝不及防间白彻被结结实实的蛰了几下,一惊手中就不自觉的松开了。一直很安静的浮望松开袖中的妖兽囊,看也不看白彻与那群不断簌簌落下的毒蜂,抓准时机敏捷的一跃,脚尖点在一棵树冠上,接着轻盈的从重叠的树枝间跃下了树去,几下就消失在了山林间。

那群毒蜂妖兽并不是什么厉害妖兽,白彻很快就将几百只妖兽全数杀尽,脸色有些扭曲的追着浮望而去。

浮望在山林间穿行,没有发出半点声音,只偶尔会在树丛中掠过一截雪白的尾巴。看似冷静的浮望此刻的心情糟透了,半妖化的他没法动用灵力,法术都不能用,就少了许多保命的法子。

半妖化的自己又虚弱,那种味道还能引来妖兽围攻,以往半妖化都会找个安全的地方度过,反正大多数只是一夜,可现在他这个意外的半妖化还不知道要持续到什么时候。

关于这个意外,浮望只一想就差不多猜到了原因,应该是早上吃的那碗羹惹的祸,里面应该有云翅。

云翅这种东西算是一种难得的灵物,常与千年寒梅伴生,对于小妖来说是格外补身子的,食之能增长灵力。天风瑾瑜那个院子里的管事瞧见妖狐族的神女如此宠爱浮望,当然事事讨好,每日的菜色都极为用心。事情就坏在这里,那管事不知道浮望与云翅相克。

当然吃了云翅他会半妖化这种弱点,浮望不会告诉别人,也就没人知道。再加上浮望只几年前误食过一块云翅,味道记不太清晰,今早上那碗羹做的味道又不尽相同,他就没尝出来。现在回忆一下,他立马就想起来那点不同寻常的口感。

因为忙着处理进入清野秘境的事还有教导舒鱼,他竟然在这方面疏忽了。浮望都不记得自己有几年没有犯过这种错误,毕竟他从没有把其他任何事放在对自己的保护之前。竟然会忽略这种事,在之前是不可能的。

“哼,你以为自己能逃的掉吗可笑”白彻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他追来的很快,浮望根本没想过自己饲养的毒蜂能挡他多久,毕竟是虎族的天之骄子,不至于那么没用。在绝对的力量之前,他纵有再多千奇百巧的玲珑心思也施展不开,只能尽力拖延再寻找脱身之法。

只是,突然发生这种计划之外的事,他原本和舒鱼所说的计划就无用了。

想到舒鱼,浮望心中越发烦躁。事实上他经历过许多次这种困境,很多时候他都能冷静的应对,甚至越是凶险他越能冷静下来,毕竟这种时候越是心绪繁杂就越无法有脱离险境的可能,只有冷静的头脑才能让他在险境下找出求生之法。

可现在,浮望突然反应过来,他此刻心中因为舒鱼而起的那些繁杂念头,影响了他。浮望脚步凌乱了一瞬,下一刻就被重重砸上了一旁的树。

身体滚落在树下,浮望一动不动。沉着脸的白彻哼了一声,提步上前一脚用力踹去。可是下一瞬他就发现不对劲,脚下的感觉不对劲,被他踹出去的东西噗的一声化作了一块枯木,而他耳边划过一阵清风,有一道白影掠了过去。

白彻反应也极快,身子一倾双臂向右一勾就抓住了那条毛茸茸的尾巴。只是当他一把拽住那尾巴才感觉到不对劲,果然下一刻那个人影变成了一根树枝,就像刚才那块枯木一般,他又被这种简单的障目法给骗了。

接连被自己看不上眼的卑贱半妖给耍了两次,白彻身上气势陡升,若不是还顾着不能弄出太大的动静暴露行踪,恐怕他都要狂怒的捣毁这片山头了。

但是浮望也正是看准了这一点,白彻不敢弄出太大动静。

站在一棵古木树杈上,浮望注意着白彻的动静,一手抹了一下嘴边流出的血迹。他的胸腔处凹下去了一块,可他连呼吸都没变,手腕一翻就拿出了一粒丹药含进嘴里,将呼吸调整的越发微不闻。

有微弱的风声从耳后袭来,浮望毫不迟疑的向下倾倒,仿佛一片树叶般的从高高的树枝上飘下。白彻速度比他更快,很快追上来,就在他快要碰上浮望的时候,浮望在空中变换了一个姿势,右手从袖中掏出一把东西洒向白彻。白彻闪身避过,却没能避过浮望左手接连撒过来的东西。

那是一种好似带着刺的小果子,一部分被白彻避开,一部分黏在了他身上,但也只是黏上去扯不掉而已,并没有其他的作用,白彻不去管那些小玩意,只嗤笑道:“无用的雕虫小技”一手抓住了浮望,却见浮望对他一笑,张开嘴吹了一口气。

幽蓝的狐火刷的包裹了白彻的身体,这种威力的狐火显然不可能伤到白彻,但是那些狐火沾到了白彻身上的刺果,顿时刺果噼里啪啦的爆炸,只把白彻身上的衣服都炸烂了。而此时,浮望又借机挣脱了他的钳制,已经远远遁了。

虎族的天之骄子白彻大人,一向高傲自大,何尝遇上过这种明明弱的一下就能杀死,偏偏这种让人防不胜防的小计谋一个接一个,抓不住弄不死,滑不溜手的家伙。他衣衫褴褛身上还升起爆炸过后的青烟,形象的表达了他此刻的心情气得都快要冒烟了。

浮望的衣服上沾满了鲜血,他浑身是伤,内伤外伤都有,可他不能停下来,因为气疯了的白彻紧紧跟在他身后,一个疏忽他就要被抓。能拖延到现在,只是换了这一身伤,已经十分难得。

估摸了一下地形,浮望将白彻带进了一处山坳。这处山坳里有一条巨蟒妖兽,算是清野秘境一处小门的守门人,要过清野秘境一般都会由各族族老带着从大门进入,这处山坳是浮望调查中意外发现的。

浮望这人要做什么事之前都习惯做万全的准备,清野秘境的相关情况浮望早就调查清楚,一些旁人不清楚不在意的事情他都牢牢记在心里,此刻就发挥了作用。他自觉没法一直在白彻手中逃脱,干脆继续之前的计划,进入清野秘境暂避。

清野秘境一旦进入便一定要待满一年才能出来,浮望很清楚白彻这个好大喜功的骄子绝不会放弃今年的演武比赛,随他一同进入清野秘境去追杀他。只要进入秘境,他就能逃过一劫。只是舒鱼浮望眼神一黯,泄露出几许复杂的心绪,转瞬就消失不见。

白彻追着浮望来到山坳内部,山坳内部安静的不同寻常,连虫鸣都听不见。属于兽类的直觉,让白彻发热的头脑冷静了一些。在山壁上看见一个影子一闪而过,白彻谨慎的跟了上去。曲折的山洞里有股淡淡的腥气,白彻皱着眉走进去,一路上没有遇上任何危险,等到了尽头,他一眼就瞧见浮望满身是血的靠在一块灰白石头上,一副力竭之后不能动弹的模样。

白彻想起之前那几次被捉弄,咬着牙朝那边打了一掌试探,浮望半瞌着眸子,身子被掌风打的一震,嘴边又流下鲜血,气息显而易见的又微弱了一些。白彻原本还想将他关起来拷问,如今被他折腾了这么久,只想要他性命,至于那个秘法,等他回到族中用族中秘宝搜他妖魂记忆,也是一样的,只是要拖延一段时间罢了。

这么一想,白彻再不留手,上前就是一击。可是这一击落空了,因为浮望险之又险的滚落到一边,白彻那一掌直直落在浮望靠着的那块灰白色的石头上。只听那石头发出一声咔嚓的脆响,然后一下子裂开来,里面的蛋黄蛋清流了一地,顺便也沾了白彻满手。

原来这石头并不是什么石头,而是一枚巨蛋。白彻诧异的同时,洞穴外传来愤怒的嘶嘶声,并且越靠越近。守护着这处秘境小出口的妖兽巨蟒回来了。

再看一眼自己脚下一地的蛋黄蛋清,这时候白彻如何不知道,他又被那卑贱半妖给坑了一把。再一看,浮望手里拿着一块白玉雕成的牌子按在洞穴中一块白色石壁上,接着他整个人就消失在了石壁之后。

临消失前浮望看过来那淡淡一眼,直让白彻睚眦欲裂。从出生后就顺风顺水,除了天风瑾瑜没人让他吃过亏的虎族公子,终于再一次尝到了阴沟里翻船的滋味。

再说另一边,发现boss失踪后,平时软绵绵的软妹子舒鱼一下子就炸了。如果是平常状态下的boss还好,可是他突然半妖化了啊啊啊还昏迷着啊啊啊那么柔弱那么脆皮那么楚楚可怜的小少年,要是遇上坏人了怎么办没遇上坏人遇上怪阿姨也不好了

舒鱼的脑洞从“白彻将情敌浮望带走抛尸沉海毁尸灭迹”到“人贩子拐走貌美小少年卖了个好价钱从此boss沦落风尘几年后回来复仇”,怎么都停不下来,越想越担心。

于是她风风火火的在最有可能的嫌疑人,白彻院子里掘地三尺最终毁了几排屋子,又四处寻找白彻,闹得中心广场高台上声势浩大的表演和比赛都被迫停了。

现场众妖觉得许久没看瑾瑜大人发疯,现在一看还是原来熟悉的味道。因此舒鱼黑着脸来到偌大的广场红找白彻的同时,现场有幸围观过从前天风瑾瑜发疯的妖族们,都已经用极快的速度找好了掩体躲藏,躲不了的也迅速后退,一瞬间舒鱼身边就清出了特别大的一片空地。

饶是心急如焚,看到这样的场景,舒鱼还是默然无言了一瞬,而且她冷静了一些后发现哦雪特,这特么现在怎么搞就在她和现场无数妖族相对沉默,气氛越来越紧张的时候,舒鱼发现身上的白玉牌突兀的亮了一下,随即她的眼睛也是一亮。

这玉牌是对牌,进入清野秘境的钥匙。这种对牌钥匙,一方执着玉牌进入清野秘境,另一方玉牌也会发亮。

如今她这块发亮了,说明另一块进入清野秘境了。舒鱼也顾不得原本的计划是在明天,当即一言不发的往无闻山行去。进入时间相隔越久,进入的地点相差就越大,她再不赶快一点,就没法碰头了。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