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舒鱼抱着狐妖小少年一齐啪叽摔进水里的时候整个人都傻了,在水里挣扎了一下,赶紧去捞不小心放手了的浮望。捞了好几把才摸到一只手臂,结果好不容易摸到,把人拉上了水面,一扭头发现不对劲。

卧槽,小少年哪里去了耳朵和尾巴哪里去了怎么突然就变回来了舒鱼也不知道自己现在是该高兴还是该遗憾。哦,看到浮望浑身湿透的样子,舒鱼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还是先担心才对。

突然摔到水里又被拉起来的浮望也难得的露出些许茫然的表情,但是他很快的恢复了冷静,至少比舒鱼快。他看看自己恢复了成年人的身体,勾了勾唇。还好,比他想象中恢复的要快,在这种地方,半妖化时的虚弱对他是十分不利的,现在这个样子,至少能用法术。

也不会被舒鱼当成小侄子。

恢复了原本的身体,好像连着之前那些不冷静都一同恢复了。浮望淡定的站在水里,露出半个胸膛,任由舒鱼呆呆的拉着他的一个手臂,另一只手拨开贴在脸上的湿润黑发,将散开贴在身上的白绸衣拉拉,遮住不小心露出来的胸前伤口。

他一个字没说,先反手拉着舒鱼和她一起上了岸,把人拉上岸边,拿出一件披风给浑身湿漉漉的舒鱼披上,然后才道:“先换件衣服吧,我去旁边收拾一下伤口。”说完给她一个安抚的笑。

等浮望弄好了伤口换了件衣服出来,就见到舒鱼奄头耷脑的站在那里,眼巴巴的看着他,嗫喏尴尬的说:“你的伤怎么样你还好吗我不是故意的,我看你睡着了,想带你去找个地方休息,但是站起来的时候不小心”

浮望很想告诉这个不安的姑娘,妖族的生命力还是挺顽强的,不会这么容易死。可不知道为什么,在她心里,他似乎就是个脆皮的家伙,实在无奈。理理自己的袖子,浮望上前抱住了舒鱼,成功让她把剩下的话吞了回去。

摸了摸舒鱼脑后的头发,浮望安抚道:“我知道的,没生你气。”

舒鱼肩膀一松,在浮望怀里觉得有些局促,怕按到他胸前那个似乎很严重的伤口,也不好挣扎推开。怎么说呢,她似乎感受到一种古怪,总之就是觉得浮望好像和之前的浮望不太一样

之前的浮望虽然喜欢偶尔自然的对她做些不过界的亲昵动作,但是给人的感觉还是矜持有礼的,但现在,似乎有些不太一样,莫名的更加亲昵一些。难道是因为离开了那个让人紧张的地方,来到这个暂时安全只有他们两个人的环境里,就放松了

舒鱼觉得很有可能,但是她觉得情况有些不妙。如果是小少年狐妖,她还能暗示自己不能对未成年脑补奇怪的东西,可现在这个男友力x魅力十足的男人,她总是少女心不稳。而且看看这特殊环境,只有他们两个人啊,还要孤男寡女相处一年啊在这种情况下把持住会比较艰难。

当然,她绝不会畏惧挑战,原则还是要坚守的。

舒鱼有一个优点,决定了一件事就很难动摇,并且特别有毅力。看似软弱好说话,实则最是固执坚韧。

浮望结束这个试探的拥抱,放开她,没在她脸上看到羞涩,只有满满的坚定,顿时觉得棘手。不过,他最不怕的就是挑战,舒鱼一定要对他有同样的感情,否则,他决不罢休。他从没这么想要一样东西,然而越是急迫,他整个人就越平静,看上去波澜不惊。俗称,闷在心里默默的烧着。

“走吧,我需要一个地方好好养伤,不然这个样子走出去,只能给你添乱。”浮望对舒鱼微笑,自然的牵起她的手,“从这附近的地形来看,应该有能休息的山洞。而且一般这种不同地形交界处,不会有太多妖兽,正适合我们修整,也许可以在这里多待一段时间。”

像之前一样,浮望很快的掌握了两人之间的谈话节奏。舒鱼一直觉得boss是军师型人物,听他的没错,因此很是配合的点头答应,只是看着他挺拔的身子和略显苍白的脸颊,心里忍不住的担心。

舒鱼愧疚之下,就显得格外殷勤,他们在附近找到合适的山洞后,她就自发自觉,像只勤劳的小蜜蜂一样开始从自己的乾坤袋里掏东西,在宽敞的山洞里找了个地方布置了个小卧室,弄得似模似样。等浮望将山洞里检查了一遍撒上一些奇奇怪怪的药粉回来,就严肃的拉着他到了柔软的床榻旁边。

“浮望,你先好好休息。”舒鱼一副有什么事都交给我,你只要负责养伤就行了的表情。

“那就麻烦舒鱼了。”浮望看了看那垫了好几层被子的蓬松大床,脱了鞋和外衫躺了上去。一躺上去就好像扎进了棉花堆,有种完全起不来了的感觉。他一躺上去,舒鱼就殷勤的给盖上了被子。这下好了,浮望觉得自己飘在云朵里面,手脚都没处用力。

这片空间被几道屏风隔着,舒鱼还给点了安神香,连用于照明,光芒过于明亮的明珠,都被舒鱼用半透明的绞纱给蒙住,只露出些柔和乳白的光晕,朦朦胧胧的能看到床上睡着人的眉眼。

舒鱼细心起来,方方面面都周到的很,浮望躺在那安静的瞧着舒鱼放轻脚步在洞内四处打扫,又布置了一个防御性禁制阵法虽然手段生疏,还一直停顿着似乎在回忆什么,但好歹成功了。看着看着,他渐渐阖下眼帘。

不知道什么时候起,只有在独自一人绝对安全情况下才能安心入睡的浮望,不知不觉的就能在另一个人面前熟睡。发现这一点,浮望心情不知第多少次的感到复杂,每次他觉得已经足够了解自己对舒鱼感情的时候,他就会恍悟,原来那感情的深刻程度,不仅如此,永远都好像比他想的要深一些。

下意识去信任喜爱舒鱼的程度,这种不经过脑子衡量的感情让他惊心。但心底的不安才出现,看到舒鱼那双干净柔和的眼睛,就会消失不见。他竟然陷落的如此促不及,又防避无可避。

浮望睡熟了,舒鱼过来看着他的脸发了一阵呆,觉得难受。只看他这么短短一天多里几乎都在昏睡,就知道他的伤势比他说的要严重一些。要知道他之前没受伤的时候,可是每天都陪着她一起只休息大概一个时辰左右的,就没见过他想睡觉。

舒鱼没法帮他,能用的药物她都拿出来给浮望了,就像浮望说得,她拿来的那些都是些珍贵的灵药,他这个身体用了只能起到反效果,受不了强烈的药效。所以舒鱼只能看着浮望用自己的办法疗伤,然后昏睡。

想起自己之前失手把熟睡中的浮望给扔到了水潭里,不仅把人家弄得浑身湿透,还让他包扎过的伤口都要重新包扎一次,就觉得心里越发愧疚难安。

他前段时间一直在照顾他,现在他受了伤,她也应该回报,好好的照顾他才行。她不能总让别人来照顾自己。

等疲惫的浮望睡了一觉醒来,鼻端就闻到一股食物的香味,身体里的饥饿感随之活过来,他这才反应到自己腹内空空,许久没有进食了。

山洞里并不是全然黑暗的,太阳大的时候,会有阳光通过山洞侧面的孔洞里照射进来,打在地上就会出现一片炫白的光芒,反射到山洞一侧的山壁,有些刺眼。

一片红色的衣角晃过那片日光,穿着红衣的身影轻巧的来到床榻前,正是舒鱼。她的头发胡乱绑在身后结成一个结,袖子挽着,格外有生活气息。

舒鱼手里小心端着瓷碗,见他醒来,抿嘴一笑,有点高兴,“我就觉得你现在该醒了,我试着给你做了点吃的,你应该饿了吧”

浮望坐起来,看了舒鱼一会儿,伸手向前把舒鱼脸颊旁边掉下来的发丝给她勾到脑后。那一刹那,他想摸摸她那双眼睛,犹豫了一刻作罢,不着痕迹的收回手才说:“是饿了,闻到香味就醒了。”

他说着倾身向前,凑近舒鱼去看她端着的那碗东西,卖相不太好。不知为何反倒有些高兴,于是他便笑了,“第一次做这个”

舒鱼把他刚才无意似的那个随手动作忘到脑后,轻咳了一声,“我原来,只会泡面和做蛋炒饭。我把握不好火势,用狐火烧的,顺便练习。失败了几次,这次应该能吃,我尝了一点,味道还行的。”

“我还加了一点肉灵芝,只有一点点,药性很温和,我查了查,你现在吃这个正好。”舒鱼竖起一根手指表示自己加的很少,那认真的小模样还挺可爱。

“嗯。”浮望不着痕迹按了一下胸口,表情柔和的接过碗,一口一口慢慢吃完,随后把空碗递给她问:“还有吗”

舒鱼更开心了,拿着碗就又给他舀了一碗,接着重复之前的行为,坐在床边看浮望吃东西。

也许是因为浮望做什么都不急,有股子安闲的味道,也或许是因为他那身不知何处来的气质,他做什么都很好看,美得画似得。就现在这毫无形象,披散着头发坐在床上端着碗喝东西,都能生生被他喝出一股子珍馐佳肴的味道。

舒鱼歪头看他,没发现自己是个什么样的表情。浮望抬眼,一接触到她的目光,就不由放下碗,被迷惑似得用修长的手指摸索她的眼角,轻声喟叹道:“真好。”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