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浮望的手很好看,舒鱼那原本还算轻微的手控和他相处的久了一些后,就有越来越严重的趋势,只是她端得住,浮望也没发现。每次他拿着书弯曲蜷起,凸出那漂亮指节的时候,舒鱼都忍不住跟着把目光投在那上面。

端着白瓷的碗时,执笔在白纸上书写时,都很好看。白皙的皮肤下透出淡淡的青色血管,稍稍用力就会凸出漂亮的棱角,让人想去摸一摸。

舒鱼觉得眼角一阵灼热,醒了过来。一醒过来她就忍不住懊恼的捂住了自己的脸,做梦梦见boss表情温柔的摸着自己的眼睛,这算怎么回事。

走出石洞,外面天气挺好,春夏交接的温度,蓝天白云微风习习。其他的不说,只从风景上看,自从来了这个世界,舒鱼就没见过风景不好的地方,原本天风瑾瑜住的天心岛上那就不用说了,处处精致仙境似得,可惜她没敢多看。到了清野秘境里面,风景还是十分的好,空气清新的不像话。

石洞口不远处有一株老树,不知道什么树,好像是枯死了,这个时节都没见发芽。可浮望不知为何就偏爱那棵树,时常拿着摇椅放在树下,整个人倚在摇椅上晃晃悠悠的闭目养神。

从来到这里,舒鱼就发现浮望和自己想象中的越来越不一样了,和原著里面那片面强烈的形象也不一样。原来他不是一个工作狂,整天就像有学不完的知识做不完的事,舒鱼发现他其实也喜欢享受。没条件时不讲究和有条件时爱享受,在他身上完美呈现。

就比如他身下坐着的那摇椅,他们刚来到这里的那两天过去,他前一天说不爱总是睡在床榻上,第二天就进入稀疏的树林,拖着两棵树回来了,坐在那神情认真的敲敲打打,做出了一把看上去还挺精致的摇椅。

然后接下来的日子,他就大部分时间躺在那摇椅上,享受着透过树木照射下来的阳光,盖着雪白的狐裘,懒洋洋的养伤。

特别是和每天都要忙忙碌碌完成作业的舒鱼比起来,浮望养伤的日子委实过得特别清闲。和他前阵子的忙碌比较起来,形成巨大的反差。

他摇椅旁边的地上总放着一个小炉子,有时候煎药,有时候烧水烹茶,有时候还煮点羹汤什么的,总是散发着袅袅的白烟,舒鱼就没见停过。

浮望对这个还挺讲究,舒鱼总能看他换不同的小炉、小壶之类的东西,不管是煮茶煮汤煎药,都有不同的许多种类的器皿。今天那小炉子上放的是白色的陶罐,里面散发着小米红枣的清甜香味。

舒鱼吸吸鼻子,站在洞口扭扭脖子踢踢腿,去漱了口洗了脸,然后跑到浮望的摇椅旁边,搬个小马扎坐下来。这小马扎也是浮望给做的,放了个垫子。

看到浮望和昨天相比还是没什么变化的苍白脸颊,舒鱼有些苦恼,他经常安慰她说很快就能好了,可是这话一直说,到现在还是没恢复过来的样子。那嘴唇淡的都快没血色了,阳光一照简直快要融化掉,鸦黑的发没有束,随意的流泻在那里,衬得脸颊白的分明,没有一点血色。

虽然病弱白莲般的boss看上去美腻可口,但是好担心啊啊啊舒鱼每天都要纠结这么一场。

舒鱼坐到旁边,那闭着眼睛好似睡着了的浮望就睁开了眼睛,身下的摇椅也停下来。他侧过身子用湿润的布巾盖在炉子上的陶罐盖子上,掀开盖子,用旁边放着的一柄白瓷勺在里面搅了搅。小米和红豆都煮的开了花,碎红枣完全融入到粥里面,看着就知道控制好火候煮了许久。

浮望来回搅动了两下,满意了,将粥舀进白瓷碗,推到舒鱼面前。看她不再用那种压不住担心的目光盯着自己的脸,接过去低头喝了,才笑笑把小炉子上的陶罐拿下来,从一旁的盆里用小夹子夹了些银碳放进炉子里,接着换上一把青色的壶,准备烧水泡茶。

这一连串动作下来,十分连贯优美,舒鱼一边喝粥一边偷瞄,心里默默的觉得boss不知道为什么越来越漂亮了,好像随时随地都在皮卡皮卡的发着光。

她当然不清楚,自然界里所有求偶的雄性,都能自带美容效果。浮望这无时无刻不在低调的散发荷尔蒙,就为了能煞到她。至于到底达没达成目标舒鱼是摩羯座的。

晒着太阳用完早餐,舒鱼和往日一样,得到了老师浮望大大的作业一份。浮望摇椅旁边还有个小几子,上面放着几本书,浮望抽出最底下那一叠白纸翻了翻,然后在里面找出一张纸递给舒鱼。

那张纸上画着一只青面獠牙的猴子,看上去凶神恶煞的很,旁边用熟悉的笔划写着鬼面猿,以及一些关于鬼面猿喜欢什么样的环境,有什么优缺点之类的注释。

这些图都是浮望自己画的,鉴于开始浮望画的太抽象,导致舒鱼认不出来最后只能苦恼的照感觉来,最后越级打怪受伤归来,浮望不得不潜心修炼,画技进步的异常快,至少比他身上伤恢复的速度快多了。

舒鱼就不得不感叹,boss不愧是boss,学什么都快,就是可惜半妖驳杂的身体限制,没法像她这样粗暴的提升武力值。

这段时间以来,舒鱼的生活基本上都是这样,早上起来有浮望给做早餐,然后布置作业,大多是给她一张图让她去猎杀妖兽,也就是找对手切磋。并且妖兽的厉害程度从低到高,循序渐进的排序,舒鱼从倍感压力到游刃有余的时间很短,每当她习惯了,浮望就给她找个更厉害的妖兽让她去挑战。

因为浮望的调查和计划做的很到位,舒鱼至今为止都没遇上过大的危险,身手有规律的稳步上升。boss的教导手段温和,这让做好了准备来到秘境之后就是地狱训练的舒鱼感到十分的满足,每天的打怪训练都和上班似得早出晚归,不知道有多认真。

“今天去试试鬼面猿吧。”浮望话里说得是试试,语气可不是那意思,明显就是去杀几只小东西吧soeasy。今天的boss对她也是信心满满呢舒鱼一下子也稳住了,接过那张纸看了两遍,把纸往袖子里一揣就站起来准备去开始今天的修行。

走出一步感觉裙摆被拉住,一转头,boss上半身支起,脸上带笑,“头发还是让我帮你扎好吧。”

舒鱼坐回小马扎上,浮望掀起身上盖的狐裘,给舒鱼绑头发。先把她自己扎的炸毛了的头发解开,再一点点的理顺,最后拢到一起扎起来。舒鱼不喜欢复杂的发式,浮望就给她扎了个高马尾,看上去英姿飒爽,利落的像个走江湖的女侠。

替她将鬓边一缕头发勾到耳后,浮望说:“早点回来。”语气温柔里透着说不出的异样暧昧,让人捉摸不透又拒绝不了。

舒鱼无比正直的点头,刷的就不见了,奔出几里地后,停下来捂脸。直到耳朵不红了,舒鱼抬起头拍拍脸颊,看着天叹气。

浮望手还在半空中呢,见人没了,也没甚反应,只放下手躺回摇椅上,在规律的摇晃中垂下眼。不能心急,要慢慢来。

只是这病该好了,虽然看她担心在乎的样子有种微妙的满足,但是也不能一直这么病下去。而且这妖兽试手也差不多行了,该进行下一个阶段了。

再说这边舒鱼找到了画中那鬼面猿,立马就打的火热。之前刚开始主动袭击妖兽的犹豫已经全然消失,此刻的她变了不少,红衣翩跹眼神冷静,动作中有几分浮望式的不疾不徐。一场战斗很快结束,原本往日舒鱼都不会这么快解决,毕竟她最大的目的是练习法术,总会把陪练用的很彻底。但今天,她还有一件事要去做。

舒鱼到傍晚才回到洞穴,比平时稍晚一些。浮望半个时辰前就开始微微皱眉频频眺望远处,如今见到她平安回来,眉间那点褶皱才消失。

他没问是不是发生了什么意外,只招呼舒鱼过来吃东西。舒鱼走过来,到近前还没开口说话,浮望就动作一顿,在她身上扫视了一遍,表情严肃起来问道:“受伤了”

舒鱼头皮一紧,她是受了点小伤,但是为了不被发现,她有好好的伪装,自认毫无破绽,boss到底是怎么看出来的简直和她妈一个段数。

浮望是猜的,结果一炸舒鱼就露陷了,他当然不会告诉她。

“伤在哪里了严不严重”

舒鱼乖乖把手伸出来,“就是不小心被抓伤了一下,不严重,已经止血了。”

浮望把她的袖子拉上去,细细看了看那伤口,确实不怎么严重,这样的伤以舒鱼这个身体,明早上就能消失的疤都不剩。只不过,这伤口不是鬼面猿抓伤的,见舒鱼没什么异样,浮望便没问,只替她仔细上了药。

来到这里后,每晚睡觉的福利又有了,而且两个人不用做戏,终于可以分开睡。夜幕降临,舒鱼一反往常洗完澡跑出去看星星的习惯,洗完澡就躺床上,用被子把自己裹起来一动不动。浮望带着一身水汽回到洞穴,看到舒鱼已经睡了,有些惊讶,随即就担心她是不是遇上了什么事。

结果眼神随意一扫,看见桌上放着一株灵药,还压着一张纸。纸上是舒鱼的笔迹,写的是“今天出去无意中找到的,应该对你有用”,顿时他什么都明白了。

因为自己带的灵药浮望都不合适用,舒鱼又忧心他的伤,早就想给他找些能用的,只可惜一直没找到,完成每天的作业就用剩下的时间到处找,终于才在两天前无意中发现这株灵草。灵草有一只妖兽守护,舒鱼准备了两天,才在今天去成功拿到了这株灵草。

浮望不清楚这些,但他能猜到。站在桌前,一手触着那张纸似乎有些出神,他站了许久,才收起那株草药。

舒鱼没睡着,她裹着被子蒙着半个头,竖着耳朵听外面的动静,听到浮望进来后就放轻了呼吸。之后许久没动静,她正纳闷,忽然又听到越来越接近床边的脚步声。浮望停在床前,他的手按在枕头上,身上淡淡的青竹香越来越近,舒鱼感觉心脏都暂停了一瞬。

她以为他要说什么或者做什么,结果他什么都没说,只是俯身靠近,在她露出来的那半个后脑勺上,印了个很轻的亲吻。那力道,就像夜幕里蝴蝶的一个展翅,眨眼就没了痕迹。等她转过脑袋,身后早就没了人。

舒鱼扭过头钻进被子里,手摸索到腰间发了一会儿呆,那里有个比手臂上的伤严重一些的伤口,她觉得自己掩饰的还是挺好的,浮望没发现。

刚这么想着,她就听见脑后传来一个声音,浮望不知道什么时候坐在那里,挽了挽袖口对她笑道:“我觉得你还瞒了我一些东西,比如其他的伤口,你觉得呢”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