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因为浮望说钥匙要等找到地方安顿之后才能有时间做,所以舒鱼异常努力着寻找适合的落脚之地。但是,她找到一处,浮望总能用各种理由打消她的念头。以舒鱼目前的段数来说,她很难不被浮望忽悠,所以一整天下来,两人逛了一处又一处,愣是没找到合适的地方。

山林渐暗,眼看着,这一天又要过去了。舒鱼坐在火堆前回想他们上一次找地方住,似乎就是两个人走走停停,找到了一处看着风景还算不错的地方,就那么愉快的决定住在那了,并没有像现在这么麻烦啊。

这话一问出口,坐在她旁边的浮望喝水的手一顿,笑说:“因为那次,我还没学会卜算,所以不在意这种事。”

舒鱼:“”我竟无法反驳。

浮望:“别担心,我们明天一定能找到合适的住处。不过在那之前,舒鱼现在是否要去清洗一番”

要问两人被锁在一处后,最不方便的是什么,那自然是洗澡和上厕所。衣服不好换啊每次去上厕所不管是谁,最后脸红不好意思的那个一定是舒鱼而不是浮望啊从这里就能看出,这两位的羞耻心明显不在一个度。

可谁叫舒鱼自己之前中了boss的美人计哀兵之策,晕乎乎的就说出了“我并没有什么不方便等你有时间再做钥匙我不急”这种话呢,现在再不方便她都没法说也不能催。

事实上,不方便不是主要的,主要是舒鱼脸皮薄,经常不好意思,次数多了她感觉自己不仅要得心脏病还要脑溢血,毕竟经常血冲脑袋嘛。在加上她那点对浮望的小心思,能在他面前上得了厕所才奇怪好吗,各种意义上都憋得慌。

今日的舒鱼依然很忧伤,而浮望依旧很高兴,他喜欢看舒鱼脸上出现羞涩的神情,也喜欢舒鱼每时每刻都走在自己身边,不得不把所有心神都集中在他身上的样子。只是他很清楚,这种日子没法长久,最多几日罢了,也不好把她逼得太紧。

心中暗自叹息,浮望脸上不露分毫,手拉着舒鱼的手说:“我们去找一处清洗的地方,昨日都没有清洗,舒鱼大概不习惯。”

最开始手拉手这回事,舒鱼是拒绝的,但是浮望拒绝她的拒绝,舒鱼手一动浮望就握的紧一些,执着的很。他脸上笑容是温和的,但舒鱼觉得自己后脖子被他笑的凉凉的,后来就干脆放弃挣扎让他牵着了。总感觉强制变成连体婴之后,boss就时时刻刻都在发病,那病叫做皮肤饥渴症。

舒鱼在神游天外,浮望只好拉着她找水源。过了一会儿,浮望感受到了空气里湿润的水汽,便觉水源离的不远了。可是突然间,他眉间一皱,转头去看舒鱼,就见她也神情严肃起来,显然两个人都察觉到了。

附近有一股血腥味,这味道在秘境中很常见,妖兽和妖兽,妖兽和妖族或者妖族和妖族,只要有矛盾就有争斗,血腥味自然常见。

秘境之中一直不太平,五族内的妖族,有些地位或是有点能力和手腕的,到了一定年纪都能来到这个秘境之中历练,数量还挺多。不仅是里面的妖兽,还有里面历练的其他妖族,都是很危险的,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在里面葬身了。

秘境之中的危险可能来自于妖兽,也可能来自于自己的敌人或者同伴。舒鱼见过不少这种事,从最开始的不习惯,到现在的不被触动,成长是巨大的,而一直见证这一过程的浮望,心底多少有些自豪。

两人都在第一时间察觉附近发生了什么,有人朝着他们这边过来了,便不约而同的敛了气息将自己隐入一棵巨木背后。不过瞬息之间,就在舒鱼和浮望伪装好之后,有两道身影向着他们这边飞来。而紧跟着这两个身影之后的还有三人。

这几人中那女子是狐族中人,舒鱼翻了翻天风瑾瑜的记忆,没发现这妹子面熟,也就不在意了,只不过她没发现身边的浮望看到那女子时,有一瞬间的眼神幽深。

和女子同行的男子是蛇族,后面追的三个是虎族。

先头那二人一男一女,男的俊美女的妖媚,乍看去倒像一对璧人,只是身上凄惨了些,看着受伤不轻,互相扶持着逃命。后面追着的是三位男子,长相也不差,但总归没先头那个男子俊美,能力来说,后头那三人也是比不过前头那位的,但架不住他们人多,那男子又受了伤还要护着情人。

一伙人来到舒鱼和浮望近前,先头逃命的那两位似是不济,女子踉跄了一下,男子忙去扶她,顿时两人就摔到了地上。男子一落地就迅速将女子掩护在身后,两人背靠一棵大树,男子转头戒备想要抢占先机,只可惜已经晚了,那三人已经将他们两人包围了起来。

女子害怕的攀附在男子身边,发髻散乱,衣襟敞开露出细腻滑嫩的肌肤,她惊恐的看着三个恶人,那姿态说不出的娇媚羸弱,但凡是个正常男人,看到这样的女子大概都要忍不住心生疼惜的。但不适用于这种场景,那三个虎族男人看都不看她,只凶神恶煞的指着那蛇族男子。

“将东西交出来,便留你一条全尸,否则定捣了你妖丹,碎了你妖魂,叫你下辈子都不必有了”三人中领头的男子一身肌肉,眼神阴测测的看着嘴边留着血迹的蛇族男子,嘴里威胁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些人追到逃跑的人时都要来这么一句,为什么就不能直接抓住再来拷问呢舒鱼不明白。

一个走神,舒鱼已经略过了那边你来我往的狠话若干,噼里啪啦攻击回击若干,事情飞快的进行到虎族三人fff团要烧情侣,蛇族男子见势,意欲牺牲自己替情人辟出一条逃生路,和狐族女子依依不能舍心碎神伤约定下辈子。

男子塞给女子一样东西,狠狠心就要将她推开,自己自爆妖丹和虎族三人同归于尽。

然后什么都没发生,没有轰轰烈烈的自爆,因为那蛇族男子还没来得及自爆妖丹,就一脸不敢置信的喷出一大口血,朝下看去。只见他的胸口处赫然出现了一个拳头大小的血洞,一只手从后背到胸前穿过。那只柔美白皙的手指上还涂着丹寇,在鲜血的浸淫下格外妖异。

那只沾满了鲜血的素手缓缓往后抽出,蛇族男子向前扑倒在地,犹自不敢相信的挣扎转头去看背后之人他以性命相护的情人。

狐族女子此刻脸上再不见了怯懦和惊恐,只有柔美的笑意。熟悉的笑意让蛇族男子眼前一黑,接着就听她道:“早些把东西交给我,说不定你就不用死了呢,钺郎~可惜了,这些日子你伺候的我还挺舒服的。”

“你,竟骗我你”蛇族男子的表情要多愤怒有多愤怒,要多悲伤有多悲伤,简直男人看了会沉默女人看了会流泪。

可惜那女子不为所动,沾血的那只手摩挲着一个镂空玉球,也就是男子刚才最后关头塞给她的那东西。她红唇微扬,半蹲着身子用另一只手摸上男子的脖子,语气犹如情人之间的呢喃爱语,“只能怪你自己痴傻啊,钺郎。”

话音刚落,她那只手就毫不留情的捏断了男子的脖子。舒鱼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了嘎嘣一声,不由缩了一下脖子。不是第一次看到这种情景,她还是忍不住感叹,似乎她在这里看到的妹子十个有九个都是这种黑寡妇类型的。

这就是她为什么完全不想和这里的妹子过不去的理由啊,她自觉hold不住这种类型的妹子们,太可怕了。

场中演完了一场情侣反目,本该落幕了,可是又突然的接着上演了一出兄弟相残。是的,这回是那三个虎族男人,带头的那位老大突然出手解决掉了身后的两位。一下子就剩下两个人活着了。

狐族女子婷婷袅袅的走向虎族男子,又被对方揽住抱在怀里亲热了一番。女子被亲的眸子水润,依靠在男人怀里嗔道:“怎的这么急”

“谁叫你这些时日都和那蛇族小白脸混在一起,你喂饱了他可别忘了哥哥还饿着呢。”男子说着就开始上下其手。

女子哼道:“我们好不容易成了事,你就不知道心疼心疼奴家”

“我哪里不心疼你,不心疼你我能听你的去算计那蛇族小白脸的蓬莱府钥匙,等我们去了蓬莱府得了宝物,那清净金莲都是你的。好宝贝,我说了把好东西都给你,你还不愿意先给好哥哥我解解馋”男子一副猴急讨好的神色。

女子似被他缠的烦了,无奈恼怒的和他就地滚在了一起,两人就在这尸体旁边上演一些需要和谐的事情。

舒鱼垂着头默念佛经,发现身旁的boss气息那叫一个平稳,表情都没带变一个,简直加强版柳下惠。

那边两人滚来滚去浪了一回合,眼看就要再来第二回合,男人突然发出一声惨叫。原来就在两人办事快要结束的当口,那妹子又对自己身上的男人下了毒手。这回那虎族男人连一句话都没来得及说就死翘翘了。

对于这种发展我竟然一点都不觉得惊讶呢。竟然围观热闹的舒鱼妹子如是想。

女子推开身上的男人,拢了拢衣襟,神情慵懒艳丽,嫌弃的看了几具尸体,“呵,一个比一个愚蠢。”说完她就快速离开了此地。她完全没发现一粒飞絮似是无意的沾上了她的裙摆,随着她一同消失了。

浮望袖中的手指微动,唇边带笑的看着舒鱼,“戏看完了,我们这便去清洗,然后回去休息吧。”

“好。”

等到两人隔了一道帘子各自清洗,浮望才收敛了嘴边的笑,露出几分若有所思。方才那个女人,他是认识的。

说来也巧,还算幼时的熟人。那女人也是青狐家的,并且同浮望一样是半妖,两人经历也颇为相似,幼时受尽艰苦排斥后,养成一副自私刻薄狠毒的性子。大概是因为太为相似,两人面上和善私下里都曾想过杀死对方,毕竟那种环境下,他想活得好就必须分走她的资源,她也一样,少一分竞争就多一分活下去的机会。

他记得,他那时才十一岁左右,将她算计的被赶出了青家,本以为她死在哪个角落了,没想到她还活着,并且给他带来了这么大一个惊喜。回想着那虎族男子说出的话,浮望闭上眼摩挲自己的手指。

蓬莱府,是传闻中的失落仙府,据说里面处处宝物,是所有妖族都想要找到的宝地。那女人在蛇族男子那里得到的玉球似乎就是仙府钥匙。不管这消息是真是假,浮望都决定去试一试,只因为他们提到了蓬莱府中有清静金莲。

清静金莲,能洗涤妖身中的杂根,使半妖不再受身体限制,能像普通的妖族那样靠修炼变成大妖,拥有长久的寿命。浮望从不觉得自己会输于任何人,只是上天对他太不公平,如果他的身体没有限制,他能做到的远不止如此而已。

所以,不管是真是假,他都要去一趟探个究竟。

手上的镯子被另一边牵扯的动了动,惊醒了沉浸在思绪中的浮望,听到那边的水声,浮望原本冰寒锐利的眼神柔和下来。他侧头望着那隐隐绰绰的人影,心中的渴望越发强烈,便是为了能和她更长久的厮守,他也要试上一试的。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