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舒鱼坐在桌前,表情认真的组装一个小零件。只是她一向做不了什么精细的东西,在现代从小到大朋友们玩十字绣打围巾等等她都没学会过,总之一切细致的活她都干不了,认真做出来的东西总要比别人的丑上三个度。现在被要求给浮望帮忙,就充分发挥了她从前的水平,将笨手笨脚演绎到极致。

先前舒鱼还记着浮望在旁边,也要干活,右手还记得顺着那边,等到她完全沉浸到了面前的工作里面,手上就给忘了。倒是浮望坐在她旁边,干脆左手顺着她的动作,自己只用了一只手。

两个人组装的小零件是一样的,可是舒鱼两只手从早晨忙活到中午,一个还没装好,旁边的浮望一只手,刷刷刷的百来个都已经弄好了,放在旁边堆成一堆。

等舒鱼终于装好了一个,长呼一口气擦了擦汗露出一个满足的笑,转头就看见浮望那边一堆,顿时整颗心都碎了。她觉得她比较想去外面和妖兽干一架,或者找个看不顺眼的妖族切磋一番。

不是她越来越暴力,而是除了武力值,其他方面她感觉自己拍马都追不上boss。估计就技能来说,boss唯一比不过她的就是不会生孩子。舒鱼心里很受伤,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来寻找一点安慰。

浮望看到她表情就知道她在想什么了,停下手里的动作,伸手给她擦了擦额上的汗温柔道:“没接触过机关阵法的人不会组装这个是正常的,没想到我没讲解舒鱼也装好了,嗯让我看看,做的不错。”

“真的吗”舒鱼眨眨眼,找回了信心。

“当然,能做到这种程度已经不错了。”浮望肯定的点头,他当然不会说自己自学第一日,速度就是舒鱼的十几倍。

舒鱼果然就没有纠结这件事了,撑着下巴看那一大堆的东西,仍旧不太相信的问:“这些是做钥匙的”她以为钥匙会是很小一把呢,结果浮望说要做钥匙却弄出了这么一大堆东西。

“是的,马上就能装好了,舒鱼休息一下吧。”浮望转了转手腕活动了一下指节,就在舒鱼目瞪口呆心服口服的目光下,渐渐用那些零碎的零件组装出了一台有些奇怪的台子。用时最多一炷香,舒鱼默默看一眼浮望的手,又看看自己的,最后把手缩到袖子里,她觉得这玩意儿自己用三年都组装不出来。

而且,这钥匙长得和她想象中的不太一样啊,她有必要对钥匙这个词进行重新定义了。浮望左手握着她的右手一同放进那台子的一个开口里,舒鱼只觉得手上一凉,然后就发现手腕上的镯子消失了。

终于恢复自由的滋味是美妙的,舒鱼觉得自己现在能出去绕着附近的山脉疾驰百圈不过她还记着不能把高兴的表情露出来,不然心灵脆弱的boss非要觉得她是开心能远离他不可。

其实浮望哪里会不知道她的心思呢,但见她努力不露出开心表情的严肃脸庞,还是失笑,从台子下的一块平台上拿出一个恢复原样的镯子。

“这个你拿着,至于这钥匙,分量也不轻就放在我这处吧。”

“好的。”舒鱼收好镯子,不以为意的答应了,毕竟在她看来自己又不会用这镯子当手铐,用不上钥匙。只能说她再一次天真了,没有看到boss和善的笑容。

这是两人被镯子圈在一起的第三日,昨天晚上两人看了一场戏后,去找地方清洗,之后意外的发现了一处合适的定居处,便在那里过了一夜。一早起来做了钥匙,两人还得收拾这处地方,毕竟没意外的话这处要住六个月,一直住到他们离开秘境。

新的住处有些特别,就在水源的上游,一处陡峭石壁上往内凹陷出一块临水的平台,那处避风朝阳,一边是郁郁葱葱的树木,一边是清澈淙淙的流水。水边有一片盛放的紫色小花,平台旁还有一棵老枫树,红黄的叶子落了满池子,当真是风景秀丽让人赏心悦目。

舒鱼这个门外汉就看景色,觉得这地方不错,浮望则拖着舒鱼认真探了探周围的风水灵穴,从天上的星星,周围的草木看到半露天临水石台周围错落的石头,最后满意的点了头,布置了一个以水生木,木生土的水木石防御阵法,又布置了一个木系迷阵。

一阵思考过后,他又在舒鱼仰望男神的目光中,结合夜晚的星辰走向和石台畔水中巨石的位置,布置了一个星辰照影杀阵。这个杀阵大概是他研究阵法至今布过的杀伤力最强的一个阵法,还是因为地形地势特别合适才得以成功。

舒鱼没看出什么门道,只当他和之前一样随便布置了两个阵法,但浮望自己心中有其他的考量。

浮望是个骨子里藏着疯狂的赌徒,就像他初初见到舒鱼,才两面就敢凭着自己的臆测冒险试探。若他想错了只怕命丧当场,可他赌对了,因此走上了这条完全不同的路。

同样的,昨夜他听到蓬莱府现世,内里有清静金莲,便决定要去那蓬莱府一探,他认识的那位老熟人身上被他放了个小玩意,能让他找到她的位置。

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如何瞒着舒鱼离开这么一段时间。他并不准备带着舒鱼一起去,虽然舒鱼现在能力十分不错,可那蓬莱府消失了数千年,突然出现不知是真是假,内里情况不明,他不想带舒鱼去冒险,不想看到她受伤。

在听到那个消息时,浮望第一时间就是心动,随后开始计划夺取蓬莱府钥匙,却从头至尾都没有想过要舒鱼冒着生命危险同他一起去,他甚至不想舒鱼知晓这件事。

他只能一个人去,并且要将舒鱼好好的安抚住,让她待在这里。事实上放她一个人在这里,浮望也是不放心的,即使知晓舒鱼现在的能力在秘境中已经足够自保。

思来想去,浮望还是布下了这个杀阵,将此处严密保护起来。若是他发生意外没能回来,舒鱼一个人在这里,就算遇上什么意外也能多一重保障。

如果他真的死在那里了,就当他做了一桩心甘情愿的赔本生意,没有他的纠缠算计,说不定现在的舒鱼能过的更好。如果他有幸能回来,那他当然还是不会放开舒鱼,必定要缠着她直到死。

舒鱼并不知道浮望的繁杂心绪,她收拾了平台上的空间,将家具摆出来放好后就坐在一块大石上玩水,手里有一搭没一搭的拨弄水花,看上去一派悠闲。

然而此刻她的心里并不悠闲,因为她在思考一个很让人头疼的问题。她该怎么瞒过心眼贼多的浮望boss,独自离开一段时间

舒鱼想起昨晚无意撞上的那场戏和听到的那番话,蓬莱府和清静金莲。她之前偶然在天心岛的藏书楼上看到过一本奇物志,里面有描述清静金莲。

书中说清静金莲是天生灵物,能改变与生俱来的根骨,等同于重塑身体。能使纯种妖怪血脉更加精纯接近远古妖族,能使混妖变作血脉中强势一方的纯种妖怪,能使半妖摆脱天生杂根的身体,不再受寿命根骨所限。

她当时便想,如果boss能得到清静金莲,一定会非常开心的。虽然他从未对她说过对于出生弱势的不甘,从来一副云淡风轻模样,可是舒鱼很清楚,boss不可能是这样淡泊云烟的汉子,他有很深的执念。舒鱼可是看过原著的妹子,她远比浮望以为的更加了解他

舒鱼当时没表示,可是心里却一直想着这回事。她见浮望没反应,觉得大概是浮望不太清楚清静金莲是什么,毕竟他之前所在的青家应该没有藏着那样的古老的孤本书籍。对她来说这样最好,她就能瞒着boss一个人去蓬莱府了。

在舒鱼心中,此刻的boss依旧是个柔弱脆皮,需要好好呵护的美汉子。只是不知道,如果她知道boss将她那天心岛藏书楼十之**的书都看过,会是个什么表情。

这两人都以为对方不知晓清静金莲的事,各自瞒着对方自己要去蓬莱府的心思,想着把对方稳在这里自个偷跑,脑波出奇一致。

舒鱼的傻装的越来越熟练,浮望因着心思波动没能注意到她那点细微的不对劲,两个人就这么各有心思的在新住处住了两日。浮望比较能稳得住,舒鱼就有些急了,时间过去的久了,她就不能顺着那狐族妹子留下的气味追过去了,万一找不到人,她怎么知道蓬莱府出现在那个旮旯里。

这日傍晚,就在舒鱼决定咬咬牙准备和浮望说自己要出去独自历练一段时间的时候,她没想到浮望先开口了。

“这些日子我感觉自己修行的有些急,身体无法承受,可能需要闭关一段时间。从明日起,我会在新开辟的那处洞穴中闭关,短则一月,多则三月只是我有些担心你一个人独自在外。”

听浮望这么说,舒鱼就心里一动,浮望要闭关,她不就刚好可以去蓬莱府了,简直天助我也只是,浮望身体不好的话,他闭关她是不是最好在外面守着,免得出什么意外

她没纠结完,浮望又温和的说:“舒鱼也可以趁此机会锻炼一下自己,你从来到这个世界便没有离开过我的陪伴,或许可以先习惯一番。”

舒鱼这半年下来锻炼的性子颇为爽快,闻言也不婆妈犹豫了,决定了,她要去蓬莱府給浮望把清静金莲带回来做出关礼物

“我会好好修行,浮望不用担心我,你闭关要好好照顾自己。”

“我知晓了,舒鱼在外也要小心,有什么无法抵抗的敌人便回来这里,我布下的阵法还是有些用处的。”

两人真心实意,带着离别的淡淡愁绪互相关心了一番,看着对方脸上轻松的笑容,同时在心里感叹了一声:“还好他她不知道。”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