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你为什么每天都要吃这种东西这种食物对我们高等妖族来说并没有多大用处。”姬落莲指着舒鱼手里的鸡腿问。

又到了姬小少爷每日一百问时间,舒鱼幽幽叹了一口气,吞下嘴里的鸡腿,用一种棒读的语气回答:“因为我喜欢。”

姬小少爷本体是朵莲花,吃素的,当然不爱吃肉,可她不是啊不管是狐狸还是人都是肉食动物啊

“为什么喜欢”

“因为好吃。”

“为什么你会觉得好吃”

“因为我爱好奇特。”

“你真奇怪。”

“对,我奇怪。”舒鱼这几天和姬落莲相处下来,已经掌握了一套生存法则,就是什么事情都不要和他争,是对是错都顺着他说,然后他就自然而然安静下来了。明明是个少年,喜欢问十万个为什么这一点,为什么就那么像熊孩子呢弄得她总觉得面前是个小不点。

她一点都不适合和小孩子性格的人相处,每次搞不定姬小少爷被他烦的很想跑掉的时候,舒鱼就忍不住想起浮望,觉得如果是boss说不定有办法。而且这么多天没见浮望,她有点想他好吧是很想他。

不知道现在浮望怎么样了,有没有好好闭关啊,家里有没有闯入什么坏蛋啊。如果有坏蛋浮望能不能保护好自己,是不是在等着她去拯救。

姬落莲看到舒鱼目光深沉的看着手里的鸡腿一言不发,就知道她其实又在发呆了。根据他事后坚持不懈的询问,她发呆十次有九次在想那个叫“浮望”的人。估计这次又是。

“你又在想浮望”

“对。”舒鱼打起精神,简洁的回答他。

一般这个时候姬落莲就该安静下来了,但这次他没有,而是眼里略带着些不解的问舒鱼:“你为什么经常想他”

“因为我喜欢他。”舒鱼已经被姬小少爷磨得连节操都丢掉了。

“既然这么想他,把他关在身边不就好了。听你说的,你应该能打得过他,如果他不愿意,你可以把他打晕带在身边,这样想他就可以拿出来看看,想跑就打断他的腿,想反抗就折断他的手。”姬落莲语气认真,眼神清澈的建议道。

舒鱼:“”你在逗我小少爷你自己知道自己的话有多么病娇吗不不不一定是她弄错了,这面瘫少年的设定难道不是天然呆吗

舒鱼默默往旁边移开了一点,然后干笑:“你一定没有喜欢的人,等你有喜欢的人你就明白,这么做是不对的,是错误的,是需要被谴责的。”

姬落莲语出惊人,“我有喜欢的人,她也没觉得我的想法有错,你才是奇怪的家伙。”

卧槽这么小的孩子是谁能下得去手也不对,少年的年纪不小,但是这种错误的想法给他灌输真的没问题吗,那位不知名的姐姐你难道是抖或者说难道妖族都是这种德性,真的是她太奇怪不不不她要坚信自己的正直。

但是,八卦之魂燃烧起来了怎么办。

“咳咳,姬落莲,你能不能说说你喜欢的那个是谁啊你看我都告诉你了,你也该告诉我对不对”舒鱼一脸骗小朋友的表情。

姬落莲闻言,压根没有隐瞒的意思,坦然的回答说:“我姐姐。”

舒鱼又一次卧槽了,姐弟那啥啊贵圈真乱啊等等,舒鱼又反应过来,貌似妖族都是这么乱的啊,狐族的关系更乱,天风府里那一大堆乱辈分不管男女乱搞。每次回想起这回事,舒鱼就感觉自己的三观遭受着考验。

就是没想到,姬生莲那姑娘看上去温温柔柔的,内心这么奔放热情。舒鱼脑内感叹,随口问道:“既然这样,那你怎么没把你姐带身边”

姬落莲露出个难得的略失落的表情,“她让我来这里,自己有事要做,就没和我一起。”

这小少年露出失落的表情还真招人疼,舒鱼刚想安慰,就见他从衣服里拿出一片荷花瓣,像只小狗那样嗅啊嗅说:“姐姐说她有事这次不能和我一起,我开始是不愿意的,可是我这段时间退到了幼生期,暂时打不过她,就没能把她带着一起。不过我有把姐姐变成本体,在上面摘了一片花瓣随身带着。有姐姐的味道,想她就闻一闻,就像她在我身边一样。”

信息量略大,话说你这变态姐控熊孩子把姐姐变成本体扯人家花瓣随身带,人家都没打你吗而且这花瓣到底是你姐的哪个部位不行,一脑部就不自觉污起来了。不过说起来,如果她要这么做的话果然还是会选择浮望身上尾巴和耳朵的部分吧,不过尾巴这种东西切下来也不好保存。

意识到自己在想什么,舒鱼惊恐了一下,等等她是不是被那只姐控洗脑了她要冷茎一点,既然谈到这种话题不对劲,果断还是转移话题。

“嗯,那个这都好几天了,也不知道蓬莱府什么时候会开。”舒鱼想,等蓬莱府一开,她们两个进去之后就立马分道扬镳,反正出来又不需要钥匙。

姬落莲没接她的话,只是盯着手里的花瓣,举到鼻间轻嗅,轻声说:“我从来没有和姐姐分开这么久,果然就算是花瓣也不够,还是要把她拴在我身边才行。幼生期真是烦人,不止打不过,连把姐姐困在床上都做不到。”

少年,你刚才还好好的,怎么说黑化就黑化,咱们能不谈这些么舒鱼又默默离他远了一点。

姬落莲忽然侧头看舒鱼,碧色的眼睛眨了眨,“妖族都是只想满足自己欲口望的,你为什么不一样,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这种有能力却要克制自己的妖族,你真奇怪。”

因为她不是妖族,是人类。欲口望这种东西固然有,可总有什么比这个更重要。舒鱼在心内坚定的说,一瞬间觉得自己光辉起来了。

“那个浮望,不是个和你一样奇怪的妖,所以他一定会有一天把你锁在身上的。”姬落莲突然说。

“不要随便给我立flag好吗”但是想到原著boss那种变态变态的样子,还有前不久发生的手铐事件,努力想要给boss争辩一下的舒鱼竟然没法反驳。

舒鱼和姬落莲大眼对小眼,正在这时,姬落莲袖子里发出明亮的光芒。

“哦,蓬莱府要开了。”姬落莲淡淡的说,突然一把抓住舒鱼的手臂,然后两人突兀消失在了原地。

没有天旋地转没有穿越空间隧道过程,就是一闭眼一睁眼,舒鱼就感觉自己来到了一个陌生的地方。如此方便快捷高效,她也好想要这种技术,赶路多方便。

蓬莱府,上古遗留下来的仙府,一听这个名字就是高大上,既然冠上了仙山蓬莱的名字,还是个仙府,那怎么着也该有山有水有云有霞有仙鹤什么的吧。

然而舒鱼发现自己真的太甜了,一睁开眼睛,没有蓝天白云灵气充溢,只有紫蓝色的暗沉天空和不详黯淡的黑云;没有绿树红花仙鹤云霞,只有一片落光了叶子的树林,枝桠横斜,影子映在地上像一个个鬼影;没有高大的石门玉阶,只有破破烂烂看不到边的灰白墙壁,和褪色的几乎看不见红漆的大门。

要不是破门上面有个破牌匾上面写着“蓬莱府”三个闪瞎狗眼金光闪闪的大字,舒鱼都要怀疑是不是姐控姬小少爷在玩她。

不对,为什么其他的地方都那么破旧黯淡,只有牌匾上的蓬莱府三个字闪着金光这是不是不太科学舒鱼还在考虑这个问题,就见姬落莲提步往门里面走,于是她也赶紧跟上去。

舒鱼这个人,胆子比较小,她怕很多东西,但是最怕的,当然是鬼。这么个像是废弃大宅的蓬莱府,这种阴森森凉飕飕的气氛,简直让人觉得分分钟就要跳出一只鬼来好吗舒鱼快吓死了,这个时候谁还记得先前分道扬镳的心思,只要是个能喘气的活人她就跟着了,她绝对不要一个人在这种地方晃

虽然说她现在的身体已经不是人了,可是根深蒂固二十年的恐惧哪里是那么容易能驱散的。小时候看过的那些恐怖片争先恐后的从脑海里出现,舒鱼脸都白了,跟刷了一层面粉似得。

姬落莲目标明确的往前走,舒鱼也不管他要去哪了,一步不落的跟在他身后。她无数次觉得后脖子凉飕飕的,像有人在吹气,可是起了一身鸡皮疙瘩战战兢兢往后看的时候,身后都是空无一人,只有落满了灰尘的栏杆和破落的雕花窗。

姬落莲和舒鱼两人走过长长的长廊,绕过一片黑黝黝的死竹林。说来也奇怪,这蓬莱府里面一片死气沉沉,好像所有的东西都是死的,颜色都是灰色黑色和白色,但是偏偏某些东西又会闪着耀眼的金色光芒,分分钟亮瞎人眼的感觉。

比如此刻死气沉沉竹林小路上这棵散发着金色光芒的竹笋。舒鱼实在没忍住,这种一片灰黑中间的金色实在太显眼了,显眼的她手痒。所以趁着姬落莲还没走远,舒鱼动作极快的把那个金色的竹笋给挖出来了,然后颠颠的举着去问姬落莲。

“你看这个竹笋是金色的”

姬落莲看了竹笋一眼,依旧面瘫,“哦,那个是蓬莱府里面的宝物。蓬莱府里面所有的宝物都会发出金光。”

舒鱼目瞪口呆的拿着金竹笋,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上古遗留仙府,人家都是把宝物藏起来,这里怎么还自带金光突出效果的这样真的好吗,仙府的前主人真的好任性。

“嗯,姬落莲你不找这种宝物”舒鱼觉得姬落莲好像有一个明确的目的地,一路上都目不斜视的赶路,忍不住问道。

舒鱼刚问完就见姬小少爷又用那种眼神看她了,果然他说:“你真奇怪,我要这些又没用,干嘛要找。”

舒鱼无言,半晌问道:“那你要去找什么”

“清静金莲。”姬落莲说。

两人的身影消失在落光了叶子只剩下灰色杆子的竹林深处,而门口处又出现了一个黑色的身影。

换下了以往常穿的青衣,改穿着一身黑的浮望看了一眼周围的景色,又看了看破败大门上金色的蓬莱府三字,眼中有丝诧异又很快掩下,提步走了进去。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