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虎族和翼族的两位打得不可开交,两个人都受了伤,见血后这两位就更加凶狠了,原本还是斗气似的谁都不肯让谁,现在就是火气上来要置对方于死地了。

事实也是如此,这两位其实并不清楚这株长在大石上的金色莲花是什么,只知道是一件宝物罢了,可蓬莱府里面宝物不少,他们完全没有必要死心眼的争这么一件,不过既然是死对头,肯定不能便宜对方就这么简单退出,于是好嘛,这就僵持在那里了。

能进来的人都是些在年轻一代里十分优秀或是幸运至极的家伙,打起来的这两位都是各自族中的年轻一代佼佼者,打起来不分高下,你来我往看上去是挺好看,可是谁也奈何不了谁,这样下去估计再打上几天几夜也分不出个胜负。

翼族那位妖艳男子眼睛一转,虚晃一招就撤回了手要去直接摘那朵金莲。虎族壮汉见状瞪大了铜铃般的双眼,也不甘落后的回身抓去,两人几乎是同时挨上了那朵金莲。

躲在一旁的舒鱼眼神一沉,就在这时那朵看上去纤细的金莲金光大盛,一下子将两个试图摘莲的家伙狠狠击出,朝两个相反的方向一直撞穿了好几座假山,最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了,不知道是昏迷还是干脆死了。

舒鱼眼神惊讶,她从进入蓬莱府之后采摘宝物,就没见到有什么危险的,蓬莱府给她的印象就好像一座没关门的宝库。可是现在这金莲怎么不一样,这么强的攻击力,难道说这里的宝物也分等级,更高级的宝物不允许摘,或者说要满足什么条件才能摘

舒鱼还在若有所思的想着,正准备和旁边的姬落莲商量一下,就见他已经一个晃身来到了那朵金莲面前,伸手就要去摘。

卧槽你手脚太快了吧,才刚看见想摘金莲那两人的下场,立马就要以身试险,所以说少年什么的真是冲动啊简直头疼舒鱼已经不自觉把姬小少爷当成了小伙伴,此时真是恨不得伸出尔康手将他拦住。可姬落莲速度真的太快,她还没反应过来他就已经摸上了金莲花瓣。

舒鱼半眯着眼睛一脸无法直视的别过头,选择不去看小伙伴的惨状然而,对,此刻总是要有一个然而来表示事情又有坑爹发展了的。

然而姬落莲并没有像舒鱼想象中的那样“像一块破布一样被甩贴在假山上”,他什么事都没有,简简单单的抓住那朵金莲,手里一折,只听一声清脆的咔嚓响,他就把那朵开的正好的金莲抓在了手里。

难道是因为同为莲花,所以不排斥他舒鱼一边松了一口气一边又纠结懊恼,被姬小少爷抢先了一步怎么办

这念头只在她脑海中一闪而过,接下来只见姬小少爷拿着金莲还没有跳下大石,大石周围就泛起阵阵白光。被白光困在中间的姬落莲手执金莲,眼中略有诧异,轻声自语了一句:“灵族困灵阵法”

一道黑影从旁边激射而出,直奔阵中姬落莲而去,那人出手狠辣,趁着姬落莲疑惑观察的疏忽之间,就要伤他要害。

舒鱼自然不会对自己的小伙伴坐视不理,不再藏身,运气灵力就要先下手为强打下那名准备抢东西的偷袭者,比起陌生人当然要顾着熟人。

浮望早在那两个翼族和虎族来之前就到了,可是他同那两人一样无法摘取金莲,他没有莽撞,只是试探都让自己的手受了伤。无法他只能在金莲生长的大石旁边布下阵法,只要有人摘下金莲,阵法就会自动启动将人关在阵法之中。

他对清静金莲势在必得,哪怕正面对敌他有极大可能拼不过,他总还是要拼上一拼的,哪怕半死,哪怕只剩一口气,他也绝不轻易放弃清静金莲。隐藏在一旁,他冷眼看着那两个妖族被金莲弹飞,看着又一个少年模样的男子试图去摘金莲。

这次浮望惊讶的发现他真的摘到了,阵法也如同他想的那样困住了少年。浮望并没有犹豫,他的机会稍纵即逝,必须好好把握。他此刻也顾不得旁边是否还有人在伺机而动,他只知道自己没有其他机会了。

浮望察觉身后杀气,在方才少年出现的地方又掠出一道残影,眼底狠狠一黯,这少年竟然还有同伙那人气势迫人,如果他真生生受了这一击估计就要去掉半条命,到时候还如何抢夺金莲。

脑海中瞬息万变,浮望脸颊绷紧手中夹紧一把细针转身迎上背后靠近之人。这些针是他自己做的,就算再强韧的皮肤也能刺入,上面淬的毒是他炼出来的剧毒,只要这人靠近,拼着受伤也要将针扎进去,只要三息,毒遍全身,就算是厉害妖族也暂时无法动用灵力。

一气势汹汹的红影,一身法诡异的黑影眨眼就要撞在一起,可是,就在这时,两个人都察觉到了不对劲。

就在舒鱼即将打上那道黑影的时候,她忽然发现这一身黑衣的家伙身形熟悉,气息更是熟悉无比。就像慢动作一般,他缓缓侧脸看来,露出一张她在现实生活中还有梦中都见过无数遍的熟悉俊脸。舒鱼心底飞速窜上一个名字,当下她一个激灵,大惊失色下硬是仓促粗暴的把手里的灵力全数收了回来,任由那股灵力反扑自身,喉中溢上一股腥甜。

而浮望此刻心情比之舒鱼只有更加惊讶慌张的,任凭他千算万算都没算到会在这种地方,这种时间,这种情势下见到舒鱼。然而此刻并不容他想那么许多,一刹那混杂着慌张担忧等复杂情绪后,他回神第一个动作就是收回了手中蓄势待发的啐毒细针,准备硬抗舒鱼这一招。

然而两人撞在一起的第一时间,都发现了对方不仅没有攻击,而且完全处在不设防的状态。

舒鱼虽然收回了灵力,然而她撞过去的力道仍旧没减,此时她内息紊乱,也来不及阻止这个势头,浮望更是没想到她竟然硬生生收回了灵力,一个晃神之下被舒鱼撞过去的力道压着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弧线,狠狠摔撞在一侧的一块假山石上。

浮望从舒鱼撞到自己身上时,就下意识的将她拉在怀里护住,他弓起的背部撞上假山石的同时,一只手还挡在舒鱼的额头上,如果他不挡着,舒鱼的额头就要磕在石头上了。

这一切说来复杂,事实上只发生在电石火光之间,就连旁观者姬落莲,都只隐隐在两人抱着一齐撞上假山石才反应过来这两人之间发生了什么。

他看见那个突然出现想要袭击自己的男人,看到他冷漠眼底的杀意,手指间夹着的点点寒芒,也看见了自称舒鱼的天风瑾瑜想要拦下那个男子的攻击,她那一击没有留手。

可是突然间,男人脸上的冷静神色碎了,舒鱼满身的杀气也收敛了个干净,这两个人纷纷收了攻势像笨蛋一样撞在一起,又啪的砸到了石头上。

姬落莲坐在大石上歪了歪头,纤长浓密的睫毛颤了颤,眼中露出一份若有所思。

却说这边舒鱼撞在一个软软的肉垫上,连忙抬起头看去,果然是浮望没错。他大概是被撞得痛了,脸色泛白,眉间微微颦起,双肩向内弓着形成一个保护的姿势。他缓了缓将捂在舒鱼额前的手掌放下,那手背上扎进去了不少碎石,正在流血。他的脸颊上也被飞溅的碎石块给划出了个小口子,溢出一滴血珠。

还不知道背上的撞伤怎么样,有没有伤到内脏什么的。只要想到脆弱的boss给她做了肉垫子撞了石头,舒鱼就担心他会不会就这么散架了。

担忧的目光撞见浮望满是严厉的眼睛里,舒鱼一抖。浮望神色难看,他打量了舒鱼一眼,张开紧抿成一条直线的薄唇,声音沉沉的道:“你难道不知晓强行收回灵力是很危险的事情特别是你这般灵力强大几乎无法掌控的妖族,一个不好便是重伤。你就算真打下来我自有护身之法,也不会那么容易死,若再有下次你只管打过来便是,万不能再做这般危险的事情”

舒鱼一张口说话唇边就溢出一丝血线,她吐出一口没憋回去的血沫,露出浸了血的红牙笑了一下说:“我知道了。”

乖乖认错,死不悔改,是舒鱼的行事法则。

“莫再说话闭目调息”浮望放开舒鱼,在她的乾坤囊里翻出顶级灵药塞进她嘴里,厉声道,余声隐有颤音。

舒鱼闭目调息,没看见浮望难看面色下强压的后怕。他那毒针初时暂锁灵力,之后会潜藏在身体里慢慢吞噬妖丹,他自己都还未研制出解药,只因这次事发突然他才会一并带了出来用作迎敌,若是刚才他没反应过来那是舒鱼,当真伤了她要怎么办

浮望心中急怒,袖中手掌握紧。他开始想舒鱼怎么会出现在这种不该出现的地方,如今他们在此相遇,她一定会发现自己欺骗她了

舒鱼也被浮望第一次这么明显的怒火给镇住了,没去想本该在闭关的浮望为什么会在这里,静心将自己内息调整。实际上她伤的没有浮望想的那么重,她的身体和普通妖族不一样,有神族血脉,还有天狐族顶级灵丹,很快就恢复了不少。她反倒更加忧心浮望的伤势,他身为半妖,伤总要好的慢些,还总喜欢逞强,痛也不说伤也不说。

草草化完药力,舒鱼睁开眼睛,拉住浮望的手道:“你自己的伤怎么样了严不严重”

“都是皮外伤。”浮望很快调整了心情,终于神色缓和下来,不动声色的说。

姬落莲一直被困阵中,他也没有急着破阵,而是安静的看着那边两人自顾自的拉拉扯扯啰啰嗦嗦。直到此时他才突然出口对那边两人喂了一声。

舒鱼和浮望同时朝他看过去,之前发生的事情在他们脑海里渐渐清明。两个人顿时变了神情,只不过舒鱼是懊恼和沮丧,浮望是警惕审视,他自己都没发现自己眼里的敌意。

“啊,清静金莲被你拿到了”舒鱼

“这位公子是谁”浮望

这两位的关注点明显不一样。

姬落莲眼底沉着一丝趣味,他看着两人,忽然面无表情张口就对浮望道:“你就是舒鱼这些天每天都想十几遍,翻来覆去念叨做梦说梦话也要喊的那个她很喜欢很想睡的浮望”

不敢置信的舒鱼:我屮艸芔茻你竟然卖队友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