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姬落莲话音一落,场中静默。

浮望站在假山侧,一只手扶在假山上,眼睛并没有看向舒鱼,而是直直看着那边的姬落莲,一句话都没有说。

良久,久到被队友坑的舒鱼开始觉得心惊肉跳。被人猝不及防在浮望面前揭了老底,她一颗少女心简直像被人扔到了绞肉机里面,倒出来就剩一堆肉沫了,羞耻的恨不得时光倒流第一时间去打晕姬落莲那个熊孩子。

舒鱼紧张的看着浮望,见他垂下头,收回手拢在袖中,那只刚才按在假山石上的手青筋都冒出来了。

她不太明白浮望此刻在想什么,刚想说点什么打破这种诡异的气氛,就见浮望缓缓转过头来看她,嘴边缓缓拉开一个笑,声音平淡的说:“这几日,舒鱼和这人睡在一处不然,舒鱼怎会被他听见梦中呓语”

舒鱼发誓她看到浮望的瞳孔竖成了一条细细的直线,让他的气势一瞬变得十分危险现在的boss就差没在脸上写你说你和这个男人什么关系你们是不是睡觉了他为什么能听到你说梦话你说啊

舒鱼:“浮望你,冷静一点。”谁来救我浮望他的表情好可怕天啦撸明明是我被迫羞耻表白了心思,你的关注点到底在哪里啊boss还有你真的不觉得自己像是因为吃醋在逼问男友的妹子吗

舒鱼一紧张就忍不住会僵住脸,再配上那种僵硬的声音,看上去那叫一个高贵冷艳硬邦邦。浮望闻言,狠狠移开眼神,闭了闭眼睛。再睁开便恢复了冷静,至少表面看上去冷静了,他没有再看舒鱼,也没有继续提之前的话题,而是径自向前走到姬落莲面前道:“我对清静金莲势在必得。”

舒鱼在一旁终于找到了心跳的频率,现在忙走过来站在浮望身边,对姬落莲说了一句:“你知道我是天风瑾瑜,我有很多宝物,只要你愿意,我可以和你换取,不用争夺的两败俱伤。”

毕竟相处了一段时间,就是她养个小宠物养几天也没法说杀就杀,何况她从不杀人。清静金莲对浮望很重要,如果可以的话,她想和平的解决这件事。

但是一般来说按照标准小说套路,这种时候两方都不会轻易放手,然后她就夹在在中间纠结神伤左右为难,经受心里的煎熬和来自正直之魂的考验,最后为了浮望不得不做了违背良心的事情,之后一直因为这件事感到愧疚以至于每日闷闷不乐,最后和浮望吵架闹掰了啧,怎么一个悲惨了得

舒鱼在脑补将要发生的剧情脑补的一发不可收拾,脸色一下子变得紧张起来。

而浮望听了她的话,眼神一闪,转头看着姬落莲的时候眼底控制不住的有些许杀气溢出。舒鱼竟然是这么相信这个灵族少年,不仅与他同行来此,还让他知晓了自己的真实身份,此刻也迫不及待想要护着他。

舒鱼是怕他会杀这少年是,他确实是这么一个卑鄙无耻不折手段的人,舒鱼知道的,所以她才会为了这个少年这么紧张。一直以来,舒鱼只信任他,只在他面前露出真实的情绪,只对他好,所以他渐渐觉得胜券在握。可他心底始终有着一种患得患失的顾虑,任是再厉害的人,在这种扰人的感情里面也做不到不在意。

浮望的脑海里忍不住想象起舒鱼和这个灵族少年相处的情景,是否舒鱼也会像和他相处一样,关心照顾这个人,会替这个人准备食物,和他一起聊天,会给他送礼物,会喜欢这个人

浮望神色不明,攥紧的手中滴下几滴鲜红的血液,砸在他手边的地上。

姬落莲面瘫着一张脸,将两人的神情全部看在眼中。舒鱼眼中有些惭愧之色但更多的是决定了什么的坚定,他毫不怀疑如果他和浮望打起来,舒鱼是绝对会帮着那个浮望的。唔,很正常的一件事,舒鱼显然喜欢浮望喜欢的不得了。

至于那个浮望,他看上去想杀了他。他就说舒鱼口中那个浮望会是个正常的妖族,看,这扭曲的嫉妒和强烈的独占欲,那双阴暗冷漠的眼睛这才是姬落莲认知中的妖族,和他一样的妖族。

即使被关在阵中,姬落莲也没露出什么害怕的表情,他晃了晃手里的金色莲花,问浮望:“你想要”

“是。”浮望说。

“为什么想要”

听到姬落莲这么问,舒鱼就知道他又要开始十万个为什么了,但是浮望没按照他的频率来,只听浮望反问:“那你为什么也要为什么想知道我什么想要知道我想要又如何”

一连三个问题,姬落莲竟然就这么闭口不问了,完全没有像和舒鱼相处那样问个不停。舒鱼好像突然明白了对付姬小少爷奇多问题的诀窍。

姬落莲不问了,但他突然张口咬住一瓣莲花,卡兹咬了一小口,像是尝味道那样嚼了嚼。

舒鱼:o╯╰o有话好好说别动嘴你这是说不过就拿金莲出气吗

姬落莲咀嚼的动作一顿,他咽下那一小块金色莲瓣,若有所思的打量了一眼金莲,然后出其不意的将莲花随手一扔,扔到了阵外的浮望手里。那困着他的阵法在金莲落到大石之外时就自动消失了,姬落莲见状,眼中闪过果然如此的神色,金莲就是阵眼,一旦金莲离手阵法自然破掉,浮望果然是只将目标放在金莲上。

姬落莲面瘫着脸说:“看在舒鱼的面上,你要就送给你了,毕竟舒鱼曾经冒着生命危险一个人闯进贼窝救我,这些天也对我极好,一直在保护我。”

“白走一趟,我先回去了。”他最后看一眼两人,消失在原地。他竟是直接离开了蓬莱府,回到清野秘境里面去了。

舒鱼还没回过神来,这个发展是怎么回事姬小少爷就这么直接把金莲送给浮望了她才不信那让人看不明白设定的熊孩子真有那么好的心,一定有什么古怪,还有瞧他走之前那句话说的,是嫌她麻烦不够多,还要火上浇油

但是不管怎么说,浮望得到了金莲,还没发生伤亡,这总归是件好事额,现在就剩她和浮望两个人在这里了,总感觉会发生点什么。

果然舒鱼刚这么想,就见浮望转身面对着她。姬落莲离开后,他没有再像刚才那样挂着一抹面具似得假笑了。

舒鱼见他看过来就自觉解释,抬起手伸出一根手指说:“第一,我不喜欢姬落莲,只是借着他的钥匙一起来这里,因为我们两意外遇上,我救过他一次其余什么都没有。”

她接着伸出第二根手指,“第二,我上次听到那个女人说蓬莱府有清静金莲,想到对你应该有用,才会偷偷瞒着你来这里,想给你摘回去。事情就是这样。”

她以为浮望听了解释以后会表情松动一点,或者也和她解释解释本该闭关的自己为什么在这里。可是她没想到,浮望既不像之前那样生气,也没有平时的温和,他有些怔怔的盯着她,似乎完全没听到她在说什么,看着她的表情有些说不出的,悲伤和痛苦

舒鱼搞不懂他为什么露出这种表情,不敢随便开口。好在浮望也没让她等多久,他缓缓走上前来,伸出那只为了保护她而鲜血淋漓的手,虚虚的贴在她的脸颊上,将自己的复杂神色摊开在她面前,轻声问她:“如果我愿意一直保持那种半妖化的少年模样,舒鱼是不是就会愿意只喜欢我一人,再也不看其他人”

舒鱼:“啊”为什么突然这么问啊等等她不是那种对少年有特殊爱好的人也不需要他做到那种地步

舒鱼:“等一下,浮望,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浮望不答,只神情狼狈惨淡的看他,黯然的眼神看的人心里又酸又涩。他刚刚才受了伤,头发有些凌乱的搭在肩头,面色和唇色都无比苍白,脚下已经是一片斑驳的血色,袖口也沾满了血迹。

舒鱼被他这模样看的心慌,心里一急,狠心咬牙抛弃了那颗碎成渣的羞耻心,直接说道:“你刚才也听到了,我喜欢你。我对年纪比我小的少年真的没有特殊爱好,耳朵和尾巴,也是因为是浮望才会那么喜欢的,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别的人,只有你而已。”

舒鱼一旦不憋着了,开口表白起来简直不是人,杀伤力大的浮望险些没有端住他那苦肉计。

压下心里那些泉涌般的欢喜,睫毛掩下眼里浮现的笑意,浮望忽然抱住舒鱼,将自己的表情藏在她看不见的地方,只用幽幽的声音在她耳边说:“可是舒鱼始终不信我喜欢你,你不信,我可以等到你相信。但是舒鱼,你敢无所顾忌的喜欢我吗你不敢,你一直试图退缩,对不对你告诉我,我要怎么做,你才肯真正放心的喜欢我。”

浮望抱着舒鱼,轻轻嗅着她身上的味道,眼神幽深,“我想和舒鱼在一起,想和舒鱼靠的更近,想无时无刻都像这样把舒鱼抱在怀里,想舒鱼再也不会逃避我的亲近我曾经靠着讨好那些人的技巧得到自己想要的,可是面对你,我不知道怎么做才是对的,你让我变得瞻前顾后,变得失去了所有的筹码和信心。”

是啊,他曾经想改变舒鱼,可到头来他发现最终被改变的竟然是自己,他一生成功过许多次,失败过许多次,但只有这次,他甘愿认输。

舒鱼僵成一棵笔直的树,脸颊红的滴血,半天憋出了一句话,“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就要回家的,如果我真的那你怎么办”

听到舒鱼这句话,浮望就知道自己已经成功了一半,他更紧的抱住舒鱼,立刻说:“不管你在哪里,我都会在你身边,你去哪里,我就在哪里。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会分离,我想我一辈子都会在寻找你中度过,并且绝不后悔舒鱼不需要顾及我,只要你愿意,不管什么愿望我都会满足你。”

“我早就说过了,我会陪伴你,只属于你,只有你,再不会有其他人。”

舒鱼表示boss情话技能已经点满了,她现在很有想要冲动一把的感觉。不就是谈个恋爱吗有什么不敢的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再矫情她就是性无能

“舒鱼,小鱼,我的小鱼,答应我,好不好”浮望还低声在她耳边念叨。

舒鱼觉得似乎听到了自己很小声的说了个好,她都没敢确定那个字到底说出声了没有,但是浮望的反应表示他绝对是听到了的。

“你答应了,小鱼你答应了对不对”浮望直起身捧着舒鱼红红的脸颊,双眼发亮,脸上的愉悦表情不加掩饰。

舒鱼头一次见浮望露出这种开怀的,好似整个人都被点亮了的笑容,或许他总是喜欢耍点小心思以达成自己的目的,但是这样的笑容是真实无比的。他真的很高兴,不像个聪明的boss,像个傻boss。

“小鱼、小鱼,你真的答应了,你答应了就不能后悔了。”浮望将鼻尖碰着舒鱼的鼻尖,骤然降了好几个调子的声音温柔的简直要把人活生生溺死。

舒鱼已经毫无抵抗力了,明明脸上臊的厉害,还是说了句:“不后悔。”

“小鱼。”浮望感觉自己胸腔里涨满了什么,酸软酸软的,让他控制不住的想说些什么,可他能想到的情话,刚才都一气说完了,现在脑子里完全想不到其他的,只能又喊了她一声小鱼,他好像爱上了这个称谓,一声声的喊,越喊声音越低,温柔缠绵的声音最后消失在不知什么时候相触的唇齿间。

浮望的吻就和他的人一样,虽然温柔,但是强势的决不许人有一丝退缩,他一寸寸的巡视侵占过舒鱼的唇,从缠绵到急切,渴求着她的每一丝气味,也将自己的味道染上她的。半阖的眼里,那一向沉沉的眼中此时闪烁着天上的星河,就连长长的睫毛都掩不去其间的光辉,颤抖着盯着舒鱼的眼睛。

他的表情和动作,每一个细微的地方都在诉说着他的快乐和激动,简直把平日属于浮望的那份克制的假面丢了个干净。舒鱼不知道,她的一个好字,能让他这么高兴。但是情绪这种东西,像是瘟疫一样,是会传染的。

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也露出了笑,浮望放开她,看到她被亲的迷迷糊糊带笑的眼,忍不住又摸摸她红润的唇,再次俯身贴上去,摩挲侵入。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