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浮望在房间里炼化金莲去了,舒鱼就坐在门前守着,那气势颇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味道。但是过了好一会儿,外面还是黑沉沉的深紫蓝天空,阴风阵阵逢魔时刻的样子,舒鱼摸摸鼻子迅速背靠着门坐好,总算没觉得后脖子凉飕飕了。

想了想舒鱼又从乾坤囊里摸出一把神光湛湛的灵剑,这灵剑还是她上次扫荡了那一窝穿山甲妖得到的战利品,也不知道是哪个倒霉妖族的东西,抱着剑盘腿坐着,她顿时安心不少。

也是有许多妖族会用武器的,但是天风瑾瑜从不用武器,只热衷用自己的手来穿过别人身体,所以舒鱼也不怎么用,不过这种时候,独自一个人身边还是放个武器让心里安慰一点比较好。

抱着剑深沉了一会儿,忽然刮起了风。这处小院是浮望选的,地方偏僻,周围也没什么灵宝,其他人应该不会到这里来,但是就是太破旧荒芜了。一阵风吹过来,就把满院子的枯树吹得嘎嘎作响,黑灰的树枝咔嚓的断裂了不少,又啪的打在地上,气氛十分之渗人。

舒鱼看着看着,脑回路忽然拐到一个奇异的方向,她起身捡了一大堆树枝,在院子里升起了火。

一片闪着金光的灵物从乾坤囊里被拿出来,舒鱼挽了挽袖子,决定先做烤鱼,然后做冬笋,再做莲藕汤还有小鸟炖蘑菇,还有些其他收集的奇奇怪怪能吃不能吃的灵物,就看着做成食物。

等浮望炼化完金莲,刚好出来补一补。舒鱼此刻完全没有考虑到这么多灵物,能活生生把boss给补死这个问题。

小院外飘起了食物的香味,舒鱼忙活的一派热火朝天,但是小院的房间里,浮望的状态就不如何美妙了。

清静金莲是难得的灵物,浮望虽说知晓炼化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可是他没想到金莲的炼化过程是这么暴虐,几乎是金莲融入体内的瞬间,就将他身体里的经脉尽数摧毁,不仅是妖骨还有妖族最重要的妖丹,也瞬间被粉碎。

若不是金莲还在身体里持续发挥作用,此刻妖骨妖丹尽碎的浮望早就能变作一缕妖魂了。

纵使浮望这种将受伤当做家常便饭的人,都被这种无比痛苦的过程折磨得几欲发狂,险些丧失理智。从内到外,从肉到骨,寸寸绽开,将浮望变成了个血人,除了仍旧是个人形,其他就是舒鱼此刻来看,恐怕都不敢确定这是浮望。

浮望早早布置下的阵法发挥了作用,不管是他惨烈的声音还是满屋的血腥味,都没有被门外的舒鱼察觉。

勉强在无边的剧痛里保持着一线清明,浮望心头涌起强烈的违和感。他记得古书上描述的清静金莲是比较温和的灵物,即使吸收困难也绝不会这么粗暴的毁坏,况且,冲刷着他全身的灵气没有那种纯净的感觉,反倒是散发着一种不详的黑气,从他身上无数的伤口中涌出来,几乎将他整个人包裹。

这真的是清静金莲不,这绝不是清静金莲。

浮望倒在那,方才还温柔牵着舒鱼的手,鲜血淋漓的在地上抓出几道血痕,紧紧的抓进了坚硬的地板中。疼痛还在继续,可他的神智渐渐清明,就好像和身体的感觉分割了开来。

他忽然想起那个拿到金莲的灵族少年,他当时咬下了一小块莲瓣,然后就毫不留恋的将金莲扔给了他。他当时太过笃定这就是清静金莲,也因为舒鱼的事分散了心神,没有过多的去注意这一点,只当是那少年举止奇怪,但若是从清静金莲并非清静金莲这个推测来想,其中也没有违和感。

如果当真如他所想,他得到的不是清静金莲,那是什么三十六瓣金色纹路,莲蕊有异象,一旦莲瓣全数被化尽,莲蓬就会化去,种种描述尽皆符合,到底是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浮望感觉自己身体里的血液全数流了出来,还带着一些污浊的秽物,他眼睁睁看着身体里的鲜血流尽,骨肉也像是冰一样的开始融化,胸膛上露出了肋骨和其间跳动的心脏。这种状态下,他竟然还活着,并且能思考。

浮望发现自己已经没有痛觉了,等到身体上的血肉全数溶解,浮望同时发现自己的妖魂离开了那具,只剩下骨头和一颗仍旧急速跳动的心脏的身体。但他并没有死,他的妖魂上缠着无数的黑色丝线,另一头被牢牢的绑在那颗心脏上。

用漂浮在空中的妖魂形态去看自己的身体是奇异的,然而更加奇异的是,那具骨架慢慢的被染成了黑色,浓墨一样的黑色,充满了一种不祥的气息。对妖族来说最重要的那截妖骨重新长了出来,妖丹也重新凝结了出来,但都是紫黑色的。

黑色的骨架上渐渐覆盖上了血肉和皮肤,莹润白皙的肌肤,黑色的长发,明明是同之前一样的面容,不知为何一眼看去越发显得触目惊心。也许是因为那变得微微上挑的眼角,还有眼尾那一丝淡淡的红,添了几分说不清道不明的惊艳感。

从外表看,除了细微之处,和他之前并没有多大的区别,可是浮望清楚的知道,这具身体已经完全不同之前了。先不说那全黑的骨,就连那重新流淌在身体里的血液,也从红色变作了紫色,浓郁的紫色,沉的几乎要化为黑墨。

游离于体外的妖魂在那具身体恢复完好之后,被重新扯入了身体之中。刚落入身体,浮望便觉头疼欲裂,一阵难耐的眩晕过后,他脑中多了一段传承。

这株金莲是蓬莱府主人所种,既可以说是清静金莲,也可以称作为“六欲魔莲”。如今早已没有了清静金莲,在许多年岁之前,这位疯狂的蓬莱府主人将最后一株清静金莲与六欲魔莲化为了一株。

虽然这位蓬莱府主人本意是想要用清静金莲中和六欲魔莲之中的魔气,使得这株金莲变成能重塑神躯的神物,但是他失败了。清静金莲与六欲魔莲化作一株,最后却是六欲魔莲同化了清静金莲,最后变成了一株能使任何仙神妖鬼入魔,拥有魔躯的魔莲。

浮望坐起来,长长的黑发拢住他的一半面容,光线黯淡照射在眉眼上,投下一片阴影,朦朦胧胧的看上去说不出的阴沉邪异。

魔,他竟然如此简单的就入魔成魔了撑在地上的那只手一个用力,长长的指甲扎破了柔韧的皮肤,洒出几滴暗紫色的鲜血来。魔的身躯除非魔自身,少有外物能伤。白皙如玉的手指沾上暗紫的血液,沾在淡色的薄唇上。

“哈,哈哈哈,天道无情,竟要逼我至此”浮望狠狠擦去唇边暗紫血迹,神色有一瞬间狰狞无比。

魔是什么魔,当年神族陨落,就为了将所有的魔全数斩杀在葬神渊,不管是妖族还是其他,都将魔视作除之后快的大患,可想见,只要他这个新生之魔的身份一旦被人察觉,等着他的就是无穷无尽的追杀,那些妖族隐世的大妖们,所有的妖族都将站在他的对立面。

可是他一个新生的魔,纵使日后能翻手为云覆手为雨,能在这个再无神存在的世界傲视所有生灵,但他现在还未成长,他需要时间。偏偏,他并没有那么多时间。

若这些只是让他觉得不甘愤恨,那么最让他痛苦的是,入魔后,他将慢慢改变性情,因为魔是一切邪恶污秽的源头,他会渐渐迷失自我,变成一个无情无欲只以杀戮为乐的怪物。

难道他会伤害舒鱼不,只有这一点,他决不能接受。不论是谁,不论杀死多少生灵,他都无所谓,可是只有舒鱼,他不能伤害她。让他心动,让他心软,让他无法克制的舒鱼,他怎么能伤害她。

他不能让那种可怕的可能性存在,在这一点上,纵使他再相信自己,也不能用心爱之人的安危去赌。

如果一个亡命的赌徒有了珍爱的宝物,那么他就将时刻与惶恐为邻。

浮望抬头看向十步之隔的那扇木门,舒鱼就在那外面,只要他打开这扇门,舒鱼就会对他笑,喊他的名字。不管是半妖还是魔,他要好好活着,并且永永远远的把舒鱼留在自己的身边。

“吱呀。”

舒鱼听到身后的门响,立刻转头看去。浮望已经在里面待了三日了,这三天里第一天还好,到第二天她就开始担心,今天她都决定如果浮望再不出来,就无论如何也要去偷偷看看他怎么样了。

他能出来就说明成功了,了却了一桩心愿,浮望一定很高兴他高兴了,她也觉得高兴了。

“浮望”舒鱼看到从门内走出来的浮望,脸上开心的笑顿了顿,她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刹那突然觉得有些不对劲。但是在浮望一如从前的温柔眼神看过来时,那种奇怪的感觉又消失了。

“浮望你平安出来就好,我做了很多好吃怎么了”舒鱼突然被紧紧抱住,有些不明所以的抬头去看浮望。浮望注视着她微红的脸,忽然笑了,在她耳边语中带笑道:“我不想吃其他东西,只想吃小鱼。”

这个吃小鱼,是个很内涵的问题。

“我们立刻回家,然后小鱼把自己给我,好不好”浮望根本没有给人退缩的机会,将人抱得紧紧的,明明白白一字一句的说完,伸手拂开舒鱼颊边的头发,侧脸从她耳垂柔柔的亲吻到嘴角,带出几朵浅浅的绯色。

舒鱼双手捂住他的嘴,不让他再亲下去,哼哼唧唧半天才咬咬牙小声回答:“那就回家吧。”

看着她头顶的发旋,浮望眼中漾起柔波,将人搂进怀里,“好,我们现在就回家。”

看作者有话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