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一转眼便过去了三个月,冬日过去,春季已然到来。细数时间,距离他们出去清野秘境的时间,也就只有两月余。

这三个月舒鱼与浮望两人还是住在那处宽敞石穴里,但是除却起先一月朝夕相对,后来倒是相处的时间不怎么多。并非是两人不愿意待在一起,实在是舒鱼与浮望两人都各有事情需要去做,分别的日子反而多了些。

舒鱼偶然得来一部剑法,开始只是想着有件称手好使的武器会比较方便,又因为从小看着金庸古龙两位大大小说改编的电视剧,受里面的使剑大侠,比如西门吹雪什么的影响,决定学剑。后来当真开始学了,那剑法之精妙让舒鱼很是着迷,日日勤奋练剑,从前就要每日出门找人切磋,如今更是清早出去,夜深才会归来,有时整夜都会在外。

舒鱼刚来这个世界时,整个人都弱弱的,像一只惊弓之鸟,浮望觉得自己大声一点说话都会吓到她。而现在,因为自身实力的提升,还有经历的事情和战斗多了,使得她整个人身上都蒙上了一层锐利。她一直以来都十分努力,再加上身体毕竟还是天风瑾瑜的,一年未到的时间就恢复了天风瑾瑜全盛时期的威势。

可这还不够,天风瑾瑜是年轻一代妖族中的佼佼者,但各族都有些不出世的长老们,若是她的事情曝光,难保不会惹得那些人出手,因此舒鱼只能更加勤奋的给自己制定了一个新目标。

天风瑾瑜从前喜欢大开大合的方法,残暴血腥,舒鱼自然是不习惯的,因此在招式上她渐渐摸索出了适合自己的路子,也许她在剑道真的有些天赋,短时间里就能使出威力极强的剑招,已然是超越了从前的天风瑾瑜。

若论霸气残酷,舒鱼不及天风瑾瑜,可论细致冷静,天风瑾瑜那个疯子就及不上舒鱼了。纵然是同一张脸,可任谁都不会弄错两人,随着时间的流逝,舒鱼个人的气质渐渐展露,两人之间的差异越来越大。

浮望是亲眼见证着舒鱼改变的人,他还曾教导舒鱼,给了她许多建议和指导。最开始时,就是在舒鱼在他面前软弱哭泣的时候,浮望心底是觉得舒鱼不适合这种与人争斗日子的。到了现在,一路走来,比当初艰难百倍,可舒鱼却再也没有露出那种软弱的样子,相反她的坚韧给了他很大的震撼,她的成长之快更是出乎他的预料。

现在的舒鱼不仅能克制自己最初的恐惧,自信又沉稳老练的与人战斗,还渐渐沉迷进了这种使自己变强的修行,已经是个优秀至极的人了。只是不论如何成长,她身上的有些东西始终没有改变。她不妄杀,不会沉迷在血腥杀戮中,不自满骄矜,不会被力量的增强迷失双眼,仍旧踏实认真。

除了变得更加耀眼,舒鱼还是从前那个舒鱼,可是浮望却不是从前的浮望了。

浮望比起舒鱼更加忙碌,经常一两日不见踪影,有时四五日都看不见人。只是他每次出门,都会留下笺纸告之自己去做何事,让舒鱼不至于担心。舒鱼除了知晓他不再受体质根骨所限,修炼一日千里,机关炼丹那些偏门术法都没拉下后,其他的就不知晓了。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两人聚少离多的情况让舒鱼终于慢慢适应了两人的关系变化。只是看得见心慌,看不见又想的很,除了沉浸在修炼之中,舒鱼经常会忍不住想浮望现在在哪里,在做些什么。

而浮望,他是万万不敢让舒鱼知晓自己在做什么的。难道他要告诉舒鱼,自己变成了一个会吞噬妖族血肉的魔吗?

且不说舒鱼会不会因此忌惮他,与他生了嫌隙,只他是因为那朵所谓的清静金莲入魔这事,他便不敢告诉舒鱼,否则,她会如何想?以她那个性子,说不定还会觉得其中有她的责任,届时又要难受,何苦给她多添烦恼。

也许日后她会知晓,可终究是,能拖得一日是一日。

浮望虽知晓自己入魔后会发生变化,可他还是太低估了成为魔对他的影响。不论是想法变得更加偏执危险,还是开始渴求起同为妖族的血肉,他在一点一点的被改变,可他纵使察觉了这个情况也无法改变,只能压抑着自己做出与过去一样的表象。

他不在乎那些死在自己手里的妖族,想杀他的人就要做好死在他手上的准备。可是他心里是隐隐担忧着舒鱼的,担心自己这种样子被舒鱼发现,担心她会因为自己渴求同族血肉的行为而惧怕远离他,更担心他会因为她的远离被魔心影响最终伤害到她。

他现在仍旧能保持理智,可是日后呢?是不是终有一日,他成为了一个彻彻底底的邪魔,遗忘了心底的感情,就会把舒鱼也当做一个进补的食物?

实力越强,进步越大,入魔则越深,他的力量增强的同时,也在被身体里的魔气所侵蚀改变。浮望不敢肯定自己到底会不会变成传说中那种七情全无,杀戮成性,善心泯灭的魔,他只知道魔化的速度远比他原本预料的要快,情况也更加严重。

浮望靠坐在石壁上,神情阴郁,嘴边还沾着鲜血,脚下是一片残肢,。洞穴里到处涂满了血迹,有些地方已经微微发黑,不大的一个石洞里充斥着鲜血的味道,宛如炼狱。这里布下了一个能迷乱人心,引出心底恶意的阵法,一旦踏入阵中就会迷失理智,或攻击他人或自残,而那些死在阵法中的妖族们,血肉就成了浮望修炼的养料。

浮望确实有一个得天独厚的脑子,那些复杂难解的阵法,短短时间内就被他研究的七七八八,成为了他对敌的一大助力。他现在是魔,使出的手段会被人看出痕迹,所以大部分时间他仍旧是依靠着这些旁门诡术来达到自己想要的目的。

洞中静悄悄的,浮望将体内吸收的血肉尽数化为魔气,才停下了手。微微弯腰起身的动作间,从他的衣襟里落下一个小锦囊,浮望捡起小锦囊放在手中摩挲了两下,冷郁的神情缓和下来,眼里的浓黑也慢慢散开。那是舒鱼前些日子送他的,她送他的时候什么都不说,送完就埋头往外走,浮望打开看了,才发现那是一束系了红绳的头发。

她很多时候总是不开窍,一副懵懵懂懂的样子,可偶尔又会做一些像是这样的行为,猝不及防的就让他感受一番惊喜和温暖,让他真真切切的觉得,自己被她深爱着。

这样的舒鱼,他怎么能让自己有伤害她的可能呢?浮望眉眼柔和的站在一地鲜血之间,将手里的小锦囊放回了衣襟之中贴近胸口的位置。

舒鱼这日难得回家早了些,刚进去便看见了一个眼熟的身影,背对着她站在桌前摆弄什么。

他们已经有五日未曾见面,骤然发现浮望回来了,舒鱼喜出望外,快步走过去眼睛亮晶晶的喊了句浮望。

早就听到她的脚步声,浮望回过头看她,眼中含笑道:“小鱼,我回来了。”

“有受伤吗?”舒鱼站在他面前拉着他的衣袖上下看看。她自己在外修炼偶尔也会受伤,每次受伤都不敢让浮望知晓,反正自己偷偷抹点药很快就会好,只是十次里倒有九次会被浮望莫名的发现,最后变成浮望皱着眉满脸严肃的替她擦药。

于是舒鱼也就格外挂心浮望出门会不会受伤,不过这么多次,她还真没见过浮望带伤回来的,也许他受伤了,但他不说,她又没有他那种眼力,看不出来,也不好意思直接扒了他的衣服查看,只能信了他没受伤的说辞。

“未曾。”果然,浮望这次又是如此说。只是舒鱼却觉得他的脸色似乎并不太好,隐约泛着白。

浮望说完并不等舒鱼再问,顺势牵了她的手,将自己方才摆弄的一枝桃花放在她手上,柔声道:“我今日归家时,在路上看到一枝开的正好的桃花,不知为何突然想带回来给你看看。”

他在外,不论看到什么好看有趣的事物,第一反应总是,舒鱼可能会喜欢。这般想了,归来的路上看到一枝怒放的花枝,心中一动,待回过神来,自己已经摘下了花枝,小心护着回到了家。

收到花的舒鱼很开心,终于,她终于有种正常的谈恋爱感觉了因为小别胜新婚什么的,她一个激动,就主动的上前抱住浮望的脖子,在他嘴边亲了一下。

再想退后就晚了,浮望将她拦腰抱住,回了她一个礼尚往来的吻,当然这个回礼要重很多。两个人靠在一起亲昵了一会儿,浮望放开她的唇,忽然摸着她的脑袋开口说:“小鱼,我想送你一样东西。”

舒鱼脑子里不合时宜的想起一句话我想送你一条我家祖传的染色体。顿时表情有些微妙。

不过事情并没有往她想到那个方向发展,而是十分的和谐。只见浮望将她带到卧房,拉开了自己的衣襟,露出了……胸膛上心口处的一块复杂的黑色阵法图纹。

“我在自己的身体里种下了一个阵法,就在这里。”浮望笑着说,又拿出了一个黑色的画着奇异花纹的戒指,给舒鱼戴在了手上。因为舒鱼说过她们那个世界结婚的双方都要互赠戒指,所以他在做这个的时候就做成了戒指的形状。

“这个戒指只有小鱼自己能取下来,而且戒指中放着一样东西,只有小鱼能打开这枚戒指。”浮望亲吻舒鱼那根戴着戒指的手指,接着柔声道:“若是日后我欺负小鱼了,小鱼就把戒指打开,把里面的东西拿出来毁掉。”

“毁掉了你会怎么样?”舒鱼看着戒指上那些和浮望心口上阵纹相似的纹路,好奇的问。

“会死。”浮望用一种不像是开玩笑的语气回答。

舒鱼:“……我不要,为什么要送这个给我,听上去有点可怕。”舒鱼说完就想取下戒指,被浮望制止了。

“小鱼,戴着这个,不要取下来。”浮望看着舒鱼的眼睛,强调道。

见浮望这么坚持,舒鱼只好答应了下来,不管怎么说,反正她不可能因为浮望欺负自己就直接弄死他,说不定他就是想用这个表白呢。越想越觉得是这样,舒鱼便不再纠结这回事,摸着戒指眉开眼笑。

她自然不知晓,那枚小小的戒指和浮望身体里的阵法花费了浮望多大的心血。那戒指里的东西是浮望所做的一枚钥匙,若是毁去,就等于浮望自己自尽。等他日后入魔深了,等闲伤不了,便是舒鱼也很难杀死他,也就只有他自己才能最快的杀死自己了。并且只要舒鱼一日戴着这枚戒指,浮望便伤不到她,若浮望攻击她,伤害只会被他自身承受。

早在刚入魔,浮望便有着这种想法,一直查找古籍,自己摸索了许久才找到了最稳妥的方法,真正做出来也花了许久。只要有这枚戒指在,不论他变成什么样,也无论如何不会伤害到他心爱的小鱼了。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