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出去清野秘境的时限有三日,舒鱼和浮望当然不会等到最后一日被强制弹出去,他们在第一日就已经遮掩了面容,用浮望炼制的丹药改变了气息,然后兵分两路离开了清野秘境。

入口处狐族的十二长老和天风瑾瑜两位乘坐的车架华丽的要闪瞎人眼,数百位仆人伺候左右,惹得出来秘境的其他妖族都多看了几眼。

浮望先出来,也跟着好奇的往那边看了两眼,然后就一脸寻常的离开了,至于他心里在盘算着什么当然无人知晓。他出来后也并没有走远,而是藏在不远处看着这边的动静。静静等了两个多时辰,舒鱼才走出来。从舒鱼出现那一刻,浮望就注意着十二长老那边的动静。他似乎多看了舒鱼一眼,但是并没有其他的动作。

一切都很顺利,舒鱼平平常常的离开了那里,和他会合。两人一路没有耽搁,日夜不停的赶了一天一夜的路,到了蛇族九城的大晏城。

大晏城在蛇族九城中属于瘴气外围的城,虽说他替舒鱼做了能隔绝瘴气的阵法随身携带,但是还是有些担忧她无法适应,因此才先选了这么一个地方。至于他自己,明面上也带着隔绝瘴气的阵法,但实际上他成为魔之后已经不惧瘴气。

蛇族的众妖大多冷漠,因此大晏城比起其他的城池,像是狐族领地的十二族之流就要看上去清冷许多,虽然大街上来往妖族也不少,可是大多各走各的,就连路旁的商铺小摊也没多少人吆喝叫卖,因此才会显得安静。

舒鱼从出了清野秘境就有些兴奋,特别是到了大晏城后,她大概许久没有一下子见到这么多人,从来了这个世界,也没有能好好在大街上走走,所以就算大晏城没有那么热闹,她还是特别的开心。虽然她绷着脸,但是浮望习惯了将她的每个细微表情观察的仔细,自然看得出来。

两人一人穿着黑衣,一人穿着灰衣,并肩走在一起。浮望并没有挂上自己招牌的温和微笑表情,而是为了配合现在的蛇族身份,表情淡淡的。特别是穿着那身黑衣,看上去有几分从未在舒鱼面前展现过的阴郁,和旁边那些蛇族看上去气质并无二致。

倒是舒鱼,虽然也学着浮望的样子,但她那双眼睛偷瞄着街道两旁的样子,好奇又纯澈的目光和那些无神沉郁的眼神有很大的区别。浮望略觉无奈,好笑的摸索到她的手指,微微拉了拉。舒鱼立即将目光从旁边的一个吃食小摊上收回,目不斜视的直直看向前方,只是那小眼神略略有些失望。

浮望靠近她,在她耳边说了句:“等到晚上,再带你出来逛。”

舒鱼眼睛一亮,转头看他,很努力的用眼神表达着‘真的吗真的吗?’这样的讯息。

“一年前我曾经说过,要带你逛夜市,现在虽然不是什么妖族的节日,但是今夜应该是满月,所以夜间的夜市还是有几分趣味的。”浮望的伪装很到位,连语气都变得和那阴郁外貌一样,清清冷冷的。但是因为是和舒鱼两个人之间的悄悄话,听上去缓和了许多。

舒鱼赶紧点头,眼中的期待都压不下去。浮望带着她去住店,舒鱼发现住店不像是她在那些电视剧和小说里那样,会来一个小二问‘客官,是吃饭还是住店啊~’而是压根都没人来搭理他们。

他们进的地方在舒鱼看来也压根就不像个客栈,要说的话更像是客家土楼,那种从上头看是一个圈,好几层,每一层都有无数个房间的建筑。

“大鱼,这里是客栈?”舒鱼拉拉浮望的袖子,小声问。

浮望听到她那个称呼,眨了眨眼睛略觉不习惯。因为外貌声音之类都做了改变,两人称呼也最好变一变。他依旧可以喊她小鱼,让她自己选一个对他的称呼,结果她想了半日试探的喊他‘大鱼’。浮望也不知道她是怎么想的,不过这种小事他也不在意,就顺了她的心意。

“确实是客栈,舒鱼大概不清楚,像这种有灯树的地方,都是可以供妖族随意入住的。”浮望解释道,天风瑾瑜就算出行也自然会有府邸准备好,自然不需要到这种地方来住,是以舒鱼也不清楚。瞧见舒鱼满眼的感兴趣,浮望也不多说,只带着她走了进去让她亲眼去看。

这模样奇怪的客栈里有一棵树,像是落光了叶子的柿子树,树枝上结了一个个小灯笼似得橙色果子,衬着黑瓦还挺好看。舒鱼多看了两眼,寻思着这这果子看上去还挺好吃,就是不知道能不能摘。

刚这么想着,舒鱼就听浮望说:“稍等。”然后就脚下一点跃上了树,找了个大点的果子摘到了手里。

等浮望回到身边,舒鱼心中十分感动,她还没说想吃呢,浮望就去摘了。不过,为什么只摘一个呢?

浮望一眼就看懂了舒鱼在想些什么,屈起手指在她的额头上轻敲了一下,声音里带着些微忍不住的笑意,他说:“不能吃,这是灯树上结的灯。”他说完,手上那个果子就变成了一盏橙色的提灯。

舒鱼跟个土包子那样瞪着眼一直瞧,他们身后又进来了人,和浮望一样掠上了树摘了果子变成提灯,浮望就伸手拉着舒鱼让开位置,拉着她朝楼中的一个楼梯往上走。楼梯有些老旧,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提灯橙色的光映在楼梯上,反射出墙上那些雕花的阴影,有种诡异又神秘的感觉。

两人一层层的往上走,路过很多房间,舒鱼发现有的房间门口挂着一盏灯,和他们的这盏一样,有的房间就没挂灯,大概是代表着里面有没有人住?舒鱼跟在浮望身后,见他到了第六层后终于停下脚步,找了一个门口没挂着灯的房间。

他将灯挂在了房间门口,然后拍了拍门口一个青蛙样子的小石墩。小石墩上还长着青苔呢,被他拍了两下突然呱呱叫了两声。舒鱼咦了一声凑过来看,也试探着摸了摸顶着青苔的石头青蛙,那石头青蛙又呱呱叫了两声,不知道为什么舒鱼在这个叫声里面听出了不耐烦的感觉。

浮望从袖中掏出一小块闪着银光的石头,这就是妖族通用的钱了。他将钱放到青蛙面前,那石青蛙突然伸出舌头把钱卷了进去,然后腮帮子鼓了鼓像是在嚼。嚼完它又没动静了,舒鱼蹲在那里看看青蛙,又看看浮望,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下一刻她就知道了,因为浮望突然抬脚踩在了石青蛙的脑袋上说:“开门。”

那青蛙还有点小委屈的呱呱了两声,到底没敢弄幺蛾子,他们面前房间的门就开了,里面的灯也自动依次亮起。浮望拉着舒鱼走进去,舒鱼还在往后瞧门口那只青蛙,等门关上了她才转过头来好奇的问浮望:“大鱼,你刚才在做什么?”

“那是妖族客栈里面养着的小灵物,每个房间门口都有一个,负责收取房钱。只是这种小灵物十分爱财,若是第一次见面的生客,就会耍赖吃了房钱还不肯开门,就为了让客人多喂一些。”浮望进了房间只剩下两人单独相处后就不再表情淡淡,和以往一样带着笑,微微侧头接着说:“这种小灵物最会耍赖,这种时候,只要打一顿就好了。”

舒鱼摸着鼻子咳嗽了一声,嘀咕道:“我觉得还挺可爱的啊,叫声也挺好听。”

刚说完,她就觉得天花板上落下来了个什么东西,刚好砸在她脑袋上,忍不住哎哟叫了一声,往脚下一看发现砸了自己的是一小块闪着银光的钱石。她捡起钱石,抬头看看没有一条缝隙的天花板,又满脑袋问号的看浮望。

浮望将她拉到身边来坐,继续给她解释:“是门口的小灵物刚才吞下去的钱石其中一小半。这种小灵物管着房间内的东西,如果有什么需要和可以和它说,而且它们都有各自的喜好,心性难以捉摸,你刚才那句话,也许让它听着很高兴,所以就吐出了一小半钱石给你。”

浮望刚解释完,门外的石头青蛙就应景的开始呱呱叫,于是浮望就明白了,这只小灵物喜欢人家夸它声音好听。

舒鱼拿着钱石目瞪口呆,还有这样的吗?

然后过了好一会儿,门口那只青蛙还在不停的呱呱叫,它大概在唱歌。开始还好,可是等舒鱼准备午休的时候,她发现自己睡不着。浮望原本在看书,见她翻来覆去,放下书站起来打开门,不知道做了什么,青蛙立马就不叫了,浮望关了门回来继续看书。

青蛙不叫了,可舒鱼还是睡不着。她干脆起了身,也不做什么,就在浮望跟前来回晃了两圈,浮望叹口气,头也不抬的说:“想去喂青蛙便去吧,但是不能喂多了,喂多了它会吃坏肚子。”

“诶!我绝对不多喂!”舒鱼嘿嘿笑,她没问浮望怎么知道她想去玩青蛙,得到允许就兴冲冲的打开门出去喂青蛙去了。

可以想见的是,舒鱼还是喂多了。浮望坐在那看见房间里的灯火开始摇晃,连着他坐着的凳子都开始摇晃,他就知道舒鱼肯定喂多了。

舒鱼一脸做错了事的表情,坐在房间里一张木凳上,房间里的东西时不时摇摇晃晃,还会抖两抖,和一个喝醉了酒的人一样。她之前好奇那只小灵物吃坏肚子会怎么样,现在知道了就和人喝醉酒了没两样,她感觉整个房间都要跳起舞来了。

再一看浮望,不管房间里的东西怎么折腾,他都是一脸淡定的坐在那里看书,一点都没有被影响,舒鱼就不行了,她觉得自己也想和房间一起摩擦摩擦。

“其实,这样也挺有趣的啊,对吧?”舒鱼心虚的说,见浮望抬眼看过来,赶紧转移话题问他:“为什么天风府从来没见过这种小灵物?清野秘境里面也没有。”

浮望一边解释一边继续看书,“这种小灵物是会自动找地方安家的,一旦安了家就轻易不会离开,一般它们都喜欢在这种地方看管。像天风府那种地方,用中等妖族当仆人都是十分常见的,自然不需要这种低等的小灵物,而且这种小灵物没规矩,像那些自持身份的人是不会安置在家中的。”

浮望翻了一页书继续说:“清野秘境里面没有人给它喂钱石,它会死,自然没有,所以只有这种聚集了三教九流人来人往的地方才会用。这里有很多东西都是如此,因为‘不上台面’所以舒鱼没有在天风瑾瑜的记忆中看见过。等入夜了去夜市里,还有一些有趣的小玩意,你大概会喜欢。”

被浮望这么一说,舒鱼更加对晚上的夜市感兴趣了。巴不得快点到晚上,可是外面才是中午呢,还要等上好一会儿。浮望见她一直在房间里这里摸摸那里摸摸没有一刻消停的样子,不由对她招招手。

舒鱼走过去,被他一把按在榻上,用袖子盖住了她的眼睛,“现在先休息一会儿,夜市时间到了我会叫你。”

转了个身子,舒鱼干脆枕在他腿上抱着他的腰,蹭了蹭他的衣裳就闭上眼休息。他身上的气味太让人安心了,舒鱼闭着眼睛一会儿就睡熟了,被浮望喊醒的时候还有些迷糊。

“小鱼?醒醒,该去夜市了。”

舒鱼听清楚这一句,直挺挺的坐起来,“走走走!”下了榻就径直带头往门口走,被身后的浮望拉住了领口。

“我们不往那边走,往这边。”浮望拉着她到了窗边,一把推开了木窗。外面已经是夜色深沉了,一轮满月挂在天穹上,明月周围一圈月晕,他们站在六层的窗边上能看到脚下的城居和远处连绵的青山,都笼罩在一片霜色里,好看的紧。

浮望对她一笑,伸手抱住了她,然后从窗口跃出。没有往下掉,而是凌空飞行,朝着远处的青山而去。夜市不在城池内,反而是在周围的群山中的,舒鱼看到也有人像他们一样从那座客栈的窗户里跳出来往他们一样的方向飞去,人数还不少。颇有一种一起去赶集的味道。

舒鱼搂着浮望的脖子,看着他飞舞的头发和衣袍还有在月光下的侧脸,这个伪装的样子虽然没有他原本那张脸好看,但是在她眼里都是好看的。

所以舒鱼忍不住凑上去在他唇角亲了一下,惹得浮望含笑低头来看她,语气柔和的说:“马上就能到了。”

“嗯~”舒鱼脸上带笑。

“所以等会儿到了,我会亲回来的。”浮望又说,月色下的眼睛格外明亮,“涌泉相报。”

舒鱼:……诶?!不不不!不用了!这个发展不太对吧!这种时候只要温馨的两两相望就够了啊!

浮望:不够。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