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

一个院墙之隔就是大街,早起就偶尔会有小贩的叫卖声,来来往往行人骑兽的喧闹声也能隐约传来。从这一点上来说,大昭城比起大晏城要热闹一些。

那些充满了生活气息的声音传入卧房,舒鱼在温暖舒适令人安心的怀抱中醒过来,好一会儿才去了刚醒的迷糊劲。他们在这里住了好几日了,这样安逸的日子极容易让人变得倦怠,她这几天比从前更懒了。

在清野秘境里面,舒鱼几乎日日都要去和妖兽或者妖族们干架,而现在,每日除了比划几下剑,就是在和浮望一起打理院子,收拾房屋,平和的让人心中无端生出几分莫名的不安。

“起吗,还是再睡一会儿?”浮望比她醒得早,每回都是如此,但他醒了也不会独自起身,总要等舒鱼也醒过来,然后揽着她在温暖的被子里温存亲昵一会儿才会起身。

他起身了,舒鱼一个人还得在被子里滚一会儿,等到浮望洗漱好出门在街角那里的早食摊子上买了早餐回来,舒鱼才会慢腾腾的蹲在廊下漱口。

舒鱼喜欢上了街角那家早食摊子上的一样叫皮花的小食,因为喝起来很像她小时候在外婆家喝的豆腐花,加点糖拌了,她一个人能喝两大碗。所以浮望每天早起都会去给她买,然后她坐着喝皮花,浮望就给她梳发髻。

在清野秘境里她还能随手扎个马尾,到了这里,对外还是新婚夫妇,就算不像何苏儿那样爱美的每天换个复杂漂亮的妆容,也得好好的梳梳头发。舒鱼对这种事一向笨手笨脚,反正一年多前在天风府也是浮望给梳的发髻,现在就仍交给他。

他给她梳头,每天都会换个新发簪,舒鱼看到梳妆台上一天天增加的首饰和一些她根本没用过的化妆工具,还有被浮望修整的越来越漂亮的小院,心中有些说不出的感觉,就好像他们真的只是一对在这里过着安逸日子的夫妻。

每日在市井喧闹中起床,夫君给妻子梳妆,然后夫君每日出门行医卖药,妻子在家中做些自己喜欢的事,或与友人聊天串门,等到日暮,两人回到家中,一起坐在廊下用饭,说些今日遇上的趣事,再然后沐浴相拥入睡,做一个白头偕老的美梦。

舒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穿越到这种非人类的世界,度过了惊险紧张的前几个月和打架打架打架的后几个月刺激生活,变成了一个干架小能手之后,竟然开始走种田文路线。总之舒鱼心中略不安,总感觉会发生些什么,而且她觉得浮望似乎在瞒着她什么。

至于要不要弄清楚他在瞒着些什么……还是算了吧。她妈曾经说过,两个人要是真心想在一起过日子,就不要太较真,凡事都弄个清楚明白其实不太好。当然主要是舒鱼太相信不管浮望瞒着她什么,都绝对不会做伤害她的事情,既然如此她就多宠着他一点,毕竟是他嫁给自己嘛~

“今日我仍要出门,舒鱼若有什么事就去北街那棵大槐树下找我。”浮望和每天出门前一样交代好,就背着药箱出门了。舒鱼在院子里比划了一会儿剑,没带上灵力,那剑气都削下来几朵新栽的花,舒鱼心疼的摸摸那几朵花,收了剑找个瓶子把花插了养着。

她这几日都没有怎么出门,除了浮望陪着逛了两次街买些生活所需物品,还有到对门家串门,都从来没有独自出门过。不过她在现代本就是个喜欢独自宅着的家伙,爸妈经常忽悠她到室外呼吸新鲜空气,十次里就要失败九点五次。

对这么一个有些怕生不太会和人交流,喜欢独自做些事情的妹子来说,这里没有什么不好,而且还有浮望给她做了一堆小玩意儿怕她闷着。

说起来,何苏儿总是说她家那位占有欲太强,直到现在舒鱼才渐渐体味过来,浮望的占有欲,那只有更强的。只不过他这人太会装,那腔占有欲里面夹着酒心,外面还包裹着一层柔情似水的糖衣,就算吞了下去也只会醉醺醺甜丝丝的,让她生不出抗拒的心。

原本在天风府两个人的关系还没有变质,是正直而纯洁的合作者关系,浮望并不会太过关心她对其他事物的兴趣。后来两个人气氛暧昧起来,直到戳破了那层纸,一直是两个人单独相处的时候还不怎么看得出来,现在离开清野秘境到了更大的世界,她开始接触更多的人,浮望那点心思就开始显眼起来。

他不爱她和其他人交谈来往,像是时时刻刻都想紧盯着她,甚至何苏儿都在他的防备怀疑之中,不喜欢她将目光放在其他人甚至某些事物上。可他又同时在压抑着自己,只会偶尔用什么事转移她的注意力让她更多在意他,而不会强迫紧逼她做什么,像是在怕一旦他有什么过分要求,她就会立刻翻脸分手似得。

每次舒鱼说自己待在家里不出门的时候,她就注意到浮望会心情愉悦一些,他不想她接触其他的人。可他又怕自己表现的太明显会让她不高兴,经常试探询问她在家中是否觉得无聊,每天变着法的给她找好玩的东西往她面前堆——用一种几乎是暗藏惶恐的姿态。

浮望到底为什么会那么不安?明明他那么优秀,她才是那个应该不安的人。浮望心眼多,舒鱼也不是个很会说话的家伙,不知道怎么把这种自己默默观察出来的小细节扯出来一一和他掰扯清楚,只好顺着他让他开心。

可是啊,她越是顺从,浮望就越是挣扎,舒鱼看他纠结,又不知道他到底在纠结啥,有时候真想按着他狠艹一顿,然后狂霸酷炫拽的告诉他“男人,别想那么多,我只稀罕你。”

很可惜,她只敢想想。

所以说,那些聪明的男人总是喜欢想太多反被聪明误。舒鱼有些无奈的想,浮望果然是个磨人的小妖精,有本事来折腾她啊,干什么没事总是折腾他自己,也不嫌过得累。

舒鱼自觉要多宠一些浮望,便认真想着能为他做些什么,环顾一圈发现能做的事情浮望都给做了,剩下的她不会做得等浮望来做。所以说这么十项全能真·人妻的浮望到底有什么好不安的!

“小舒!我新做了雪鱼馅饼!你快来尝尝!”何苏儿端着一个盘子进了院门,还没进来那声音就先一步到了。

热腾腾的雪鱼馅饼闻起来就很美味,只是舒鱼刚咬了一口就忍不住唔得一声吐了出来,然后蹲在一边不停的干呕。把何苏儿吓了一跳,扔了手里的馅饼赶紧扶着她,迭声问道:“怎么了小舒,你没事吧?”

“没事。”舒鱼接过水漱口,有些不好意思,“我没事了,刚才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吐了,还浪费了一个饼,看上去挺好吃的,可惜了。”

“别管那饼了,小舒你这该不会是怀上了吧?!”何苏儿突然想到什么,担忧的神情变作惊喜,拉着舒鱼的手臂细问:“你是不是近来都觉疲累,不怎么想动弹,还莫名其妙感到不安悲伤?胃口也不怎么好吃不下东西?”

“除了最后一项,好像其他的都符合。”舒鱼说完,自己也倒吸一口凉气。该不会真的……可是,她记得浮望说过的,他不能有孩子,所以她肯定也不会怀孕啊!但是这个症状,越想就越像是怀孕好不好。

小说里一般女主吐了那妥妥的就是怀孕了啊!

何苏儿瞧着舒鱼那一脸懵逼的表情,笑得高兴,简直像她自己有了似得,高兴道:“你还傻着做什么,赶紧回屋躺下,你家大鱼呢?我去把他叫回来照顾你。”

舒鱼还是一脸的‘我在哪我是谁我要做什么’的表情,闻言愣愣回到:“他在北街大槐树下。”

何苏儿风风火火的去叫人了,到了北街,一眼看见小舒家那位弱不禁风斯斯文文的大鱼,正坐在那给人包药,周围围了一圈人。她大老远的就吆喝道:“大鱼,你家小舒怀孕了,快回去吧!”

浮望在给人看病,不动声色的引导话题打探消息,脑子里转得飞快,这时忽然听见一个耳熟的声音喊他,还说舒鱼怀孕了。饶是浮望,此刻也懵了。手里的药包啪的摔到了地上,里面的药散了一地。

“你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回去啊!”何苏儿心想,不愧是夫妻,听到这消息反应都一模一样,愣的很。

周围有人反应快的已经连声道恭喜了。浮望惊了一下已经回过神来,对一圈人和善的笑笑,提了药箱跟着何苏儿匆匆回去。

何苏儿站在门口往房间里探头探脑,好不容易见浮望出来了,便问:“是不是,小舒是怀了吧?”

浮望却摇头,“她是这几天刚来这里水土不服,又吃坏肚子了。”

“啊!怎么这样!”何苏儿满脸的失望,又有些尴尬,“哈哈,我没搞清楚,让你们夫妻白高兴一场,真是对不住。”

浮望应付了几句将她送出去,自己回到廊下煎药,微低着头让人看不清表情。

舒鱼不是怀孕,她本就不可能怀孕,当然也不是他说的水土不服那种小事,她的身体比他想象的要糟糕得多。若不是今日突然发生这回事,浮望还不知道,原来舒鱼身体已经被他的魔气伤了。

任是哪一族和魔族在一起,多多少少都会受魔气影响,他毕竟入魔不久,魔又久未出现,相关的事情寻找不到,只能靠他自己摸索,多少会出现疏漏。他前段日子隐隐发现自己和舒鱼欢好会对她的身体有害,便渐渐控制了自己,只不让她察觉,寻求着解决之法。

他以为现在还没事,今日细细查探一番才发现,舒鱼体内的魔气埋藏之深,若他没发现,那后果真的不堪设想。她拥有神之血脉,神与魔水火不容互相排斥,浮望没想到自己的魔气会给舒鱼的身体带来如此大的隐患,幸好现在还没有爆发出来,否则……

身后传来细碎的动静,是舒鱼从卧房里走了出来,她披着一件长衫走到浮望身边坐下,挨着他的手臂小声说:“其实,刚才何苏儿那么说,我心里除了惊讶以外,还有一点高兴。”

浮望的身子猛地僵住,他缓缓转头去看身边托着腮的舒鱼,涩声道:“对不起,小鱼。”

“又不是你的错,说什么对不起。”舒鱼以为他又犯了那有错全往自己身上揽的毛病。

“是我的错。”浮望伸手将舒鱼抱进怀里,轻声道:“可是就算这样,我也还是不会放手的。”

舒鱼快愁死了,这么脆弱又多愁善感的小人儿,他原著里是怎么变成那种鬼畜boss的啊简直不敢想。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