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我这回要离开几日,小鱼在家好好休养,不要随意出门好吗?若是真的有什么事,可以等我回来。本文由。。首发”

从昨晚到今早,浮望第三次说这话。舒鱼躺在柔软的床上,旁边的小几上堆满好吃的点心干果肉干,床脚放着一堆有趣的小玩意儿,枕头边上还有一叠故事书。就是那种妖族特产,上面全都是画,画里的小人会动会说话,看着和看电视一样的故事书。

这样准备齐全,浮望看样子也是很不想她挪窝。舒鱼感觉自己仿佛回到了现代,不,就算在家宅着的时候她也没有这么全副武装过。而且她爸妈也不会像浮望这样,几乎是在溺爱她。

“我知道了,你外出一定要注意安全。”舒鱼说完,嘴就被柔软的唇堵住,恋恋不舍的厮磨了良久,浮望终于放开她。

等他直起身子,舒鱼把手从被子里伸出来勾住他的衣角,“早点回来。”

“好。”浮望带着笑容出了门,并没有去前段时间常去的地方,而是去了距离这里有些距离的另一个房子里。如果舒鱼在这里,她就会发现这个房子里有不少她用过的东西,浮望将这里布置的像是他们的另一个家。

这是一个局,从浮望得到消息说狐族的人在寻找天风瑾瑜之后,他就开始有意的游走在那些消息灵通的地方。以他一个游医的身份,倒是没有引起注意,反而得到了不少有用的消息。这些常年住在此处的低等妖族们都有各自的消息渠道,狐族想要在和他们不合的蛇族有什么动作,多多少少都会有些风声传来。

比如说,这回是狐族的十二长老来此寻找。浮望并不奇怪他们会这么快找到蛇族,毕竟是高等妖族的大人物,多少有几分特别的手段,他早早的布置了这里,就是为了等着那位大人前来寻找。

魔族的修炼固然快,但对性情想法的影响也大,而且需要大量的血肉来提升,出于各种考虑,浮望都不得不有意的控制了自己的修炼。

不论是哪里,大量的妖族死去都会引起多方注意,而他这个魔族身份一旦暴露就将成为所有妖族的追杀对象,所以浮望不得不谨慎行事,不到万不得已,他不想暴露。

不过,他的修炼比从前的魔要慢,比起普通妖族自然是极快的,当初将他逼得不得不提前躲入清野秘境的狐族白彻,现在他也能有把握杀死对方,但是就算这样他还不足以抗衡狐族十二位长老之一。要想达到自己的目的,他还需要动些小手段。

“看来天风瑾瑜那小丫头,还真是被你这半妖给迷住了,竟然连家都不回,反而躲在此处与你厮混。”那十二长老悄无声息的出现在此处院中,浮望心中暗道一声来了,面上露出惊惶的表情。

十二长老自然没把这么一个半妖放在眼里,在这屋子里扫了一眼就道:“小丫头呢,十二爷爷来了都不出面迎接?”又见浮望只是颤抖着低着头站在那里,而没有像他想的那样吓得痛哭流涕的跪下来求他饶命,便有些不渝。

他对这浮望也稍有了解,不过是青狐族一个下奴,据说是个喜爱权势富贵,为了那点好处什么都肯做的东西。他连青狐族的族老都不放在眼里,更何况是这么个卑贱奴仆。不过,他倒是有些私心,大长老二长老打的什么算盘,他因缘际会下知晓了,心中自然也有些意动,只是实在无法与那两人抗衡,才只是蠢蠢欲动而没有做出些什么。

不过今日看到这把天风瑾瑜迷住的半妖,十二长老突然生出一个想法。他眼睛微眯,身上的气势骤然爆发,将缩在角落里的浮望压得狼狈跪在地上。

“浮望,你本一卑贱半妖,如今更是迷惑我狐族神女,本该处死,但本长老有一事需得你去做,便救你一命,今后你便是本长老的耳目,你可知晓。”十二长老还是太过看轻浮望,自顾自说着,“若本长老大事可成,你便能留在天风府做个管事,数不尽的好处……”

说到这里,那浮望还跪在地上没有出声,十二长老骤然觉得不对劲,双袖飞快的舞动,打落了从各个角度射来的的银针,那针尖漆黑,显然带有剧毒。

“雕虫小技!既然你敬酒不吃吃罚酒,就休怪本长老不客气!”十二长老说着就飞身上前抓起浮望,一把掐住他的脖子。谁知他手刚触到瘫在地上的浮望,那‘浮望’就化作一团黑气,借由他的手钻进了他的身体中。

十二长老这下子真的惊讶了,失声道:“魔气!”

从神魔一同陨灭,许多年未曾出现了,一旦出现,那便意味着妖族又要再起动荡。他一时被震动,便是那一下,浮望如同影子一般出现在他身后,手中银针毫不犹豫的扎入了他的几处穴道。

银针上淬的毒甚是厉害,十二长老自觉未曾见识过此等毒,竟教他体内灵力不断消磨,短短时间就消失了两成。纵使如此,他毕竟活了这把年纪,同时一掌打出,将浮望打伤,逼得他不得不退后。

见到浮望嘴角溢出的深紫色血液,十二长老神情又变,“果然,你已入魔!本想留你一命,看来,今日你不得不死。”

他话音未落就朝浮望攻去,然而浮望的反应更快,他手指微动,两人所处的空间就发生了变化,那座平凡的房子消失,四周都化作一片灰蒙,浮望的身影凭空消失在这处地方。

“阵法?”十二长老一击落空,只觉得此处无处可着力,仿佛隔绝了一切。能困住他这种高等妖族的阵法绝对不简单,他不觉得浮望会布置此等高深阵法,一下子猜忌起来,是否他还有其他帮手,若说阵法最厉害的,莫过于灵族,但是狐族中擅长此道的,是他的死对头二长老。

突然出现的魔,还有天风瑾瑜的改变,会布置高深阵法的神秘人——这一切,都让这位习惯阴谋论的十二长老多想了,他甚至怀疑起这是二长老针对他所设下的局,毕竟他和二长老不合,平日就多有龃龉。

十二长老一点都没有发现,自己的想法有些危险,这自然就是浮望开始用计送入他身体中那团魔气的作用了。十二长老自觉自己暂时压下了魔气,却不知浮望能做的远比他想的要多。他利用魔气的影响,还有此处阵法的迷惑,还加了一种迷丹,将十二长老困进了一处迷局之中。

此刻的十二长老已然双眼泛红,警惕的看着前方虚空处,仿佛那里站着什么人一样。十二长老的幻觉已然产生了,接下来,只要能透露出他想要的信息他的目的就达成了。浮望擦拭了嘴边的血迹,正想着,就听十二长老张口道:“果然是你这老匹夫要我性命!说什么要抓天风瑾瑜那丫头去炼药,其实想借机除去我!”

浮望脸色一变,眼睛紧紧盯着十二长老狰狞的神色。要抓舒鱼去炼药?

想了想,浮望又手指轻弹,将阵法稍作改动,然后他声音一变开口试探道:“不除去你,难道还等着你与我抢夺那用天风瑾瑜炼出来的药?”

此刻,在十二长老眼中,浮望的声音就变成了他想象出来的二长老的声音。闻言十二长老嘲讽道:“我便知你也有私心,觊觎着那能提升修为增加寿数的神药,看你平日跟在大长老身边乖顺的像一条狗,原来也想着咬主人一口。”

“你说,若是大长老知晓你对她要的神药产生了想法,你会有如何下场。”十二长老说着,脸上有些得意。

浮望心中沉沉,神色更是阴郁,他有意收集了不少狐族那些长老们的消息,只稍稍一想就想清楚了前后关窍。狐族大长老寿数将近,要将舒鱼,或者说天风瑾瑜的身体炼药服用,以此增添寿数,二长老也知晓这事,也许还是交由他来操办。至于这位十二长老,他觉得二长老有异心,自己同样在觊觎天风瑾瑜神族血统所炼之药。

先前便隐约觉得不对劲,现在想来,原本的天风瑾瑜除了被纵容着杀妖提升修为外,根本没有培养什么自己的势力,其余公子小姐们都有心腹仆人甚至家族,只有天风瑾瑜,因为暴虐成性,连一个亲近些的人都没有,真真正正的独身一人。

就凭她那引人恐惧的行为,恐怕哪一日‘意外’去世,也无人会追究到底,更多的人只会是庆幸。浮望忍不住想,也许天风瑾瑜疯成那样子,也是被动了手脚,她的魂魄突然消失也许就是因为这样。那么,那位大长老是否知晓天风瑾瑜的身体中换了一个魂魄?

不管有没有换了魂魄,对大长老来说也许并无区别,毕竟她只是想要身体。浮望脸色难看,对这些人来说,那是天风瑾瑜,可对他来说,那是舒鱼,他自然不会这么看着她们将舒鱼抓去炼药。

可是,大长老根本就不是现在的他能撼动的,大长老若是真的出手,他无法保住舒鱼。若是再给他三年时间……

浮望脑中思考对策,又说了几句试图问出更加详细的消息。但他的阵法迷惑住十二长老的时间有限,很快十二长老就醒过神来,忆起自己方才说了些什么,他顿时大怒,又察觉自己体内灵力只剩五成,这回是又惊又怒还有些恐慌了。

浮望没想能在这里杀了十二长老,他只是借机留个后手,兼之想弄清楚一些事,现在差不多都达到了目的,没必要在这里拼命。

因为十二长老必定会有保命手段,真到了那地步,他也讨不了好。更何况这里距离他和舒鱼所在的小院不远,若真弄出了大动静,把舒鱼给引了出来事情就不妙了。浮望刚才才知道了那么一个大秘密,此刻满心想着的都是将舒鱼带到何处藏身,尽量拖延一些时间。

十二长老自从当上长老后,就从未这么憋屈过,自己还没施展出些威力,就因为太小看那半妖,一个疏忽被那诡异的半妖给束缚住了,阴沟里翻了船。如今他还不能拿对方怎么样,因为不知对方深浅,自己又元气大伤,不敢贸然动手。他毕竟还有脑子,见眼前形势对自己不利,强撑着破开阵法就遁逸了。

浮望的情况也不怎么好,为了困住十二长老,他此次阵法是以自己的身体为阵布置的,纵使是魔这般强悍的身体,在阵法破碎的时候,他也受到了极大的创伤,大口大口紫黑色的血吐出来,现在半个身子都被魔气环绕了,何况刚才还受了十二长老一掌。

强撑着将魔气收敛,浮望披上斗篷不引人注意的前往大昭城城外一处山口。那山中有一窝凶残的山匪,是浮望早就打听好选定的,不会引人注意的进食处,他如今受了伤,正是急需要新鲜血肉的时候。

就在浮望满身魔气在那处山匪窝里吸收血肉疗伤的时候,舒鱼这边也出事了。

原本舒鱼正在那里翻着故事书,听着书中小人咿咿呀呀的说话,昏昏欲睡,突然间就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气势。她抓住剑从床上跃起,就发现浮望在院中布置下的阵法并没有被破,那突然出现的人是直接出现在阵法之中的。

来人舒鱼认识,在天风瑾瑜的记忆里见过,是狐族二长老!

“在外面玩够了,你该回去了,瑾瑜……不,我该叫你,不知从何处来的孤魂野鬼。”

舒鱼一听这句话,眼睛就睁大了。这个狐族二长老知道她不是天风瑾瑜?可是为什么?她来不及多想,一种极度危险的感觉环绕着她,她不再犹豫,抽剑就攻向二长老。

二长老没将她的攻势看在眼中,只笑了一声,看着她的眼神就像看着一个将死之人。他一手抓着一个古钟,只轻轻一敲,舒鱼就觉得神魂震荡,不由自主的向前跪倒,手中的剑也啪的一声摔在了地上。

她没感觉身体有什么问题,那钟声应当是摄人魂魄的,她此刻神魂不稳,如何努力也无法控制身体,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十二长老一挥袖将自己抓起,消失在了院中。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