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还有三日便是最适合母亲炼药的极阴之日,这三日未免出现意外,便将天风瑾瑜放在我那处保管吧,我自当将她牢牢看在眼皮子底下。”二长老垂头说道。

伏在榻上的大长老没有对他这个建议作出回答,只掀了掀眼皮问了另一个问题,“十二此次也去找人了?”

二长老心中一跳,面上镇定道:“是的,他前些时候没能在清野秘境入口带回天风瑾瑜,便一直在寻找她的踪迹,此刻想来还在蛇族内寻找。母亲是想……”

大长老哼笑一声,半阖的眼中精光四溢。她活到这个年头,十二的那些小心思她也早就知晓,只不过他还翻不出什么风浪,她也便懒得花费心思在他身上。

她将目光移向被二长老扔在一边,动也不动的天风瑾瑜,随即有些不虞:“天风瑾瑜身体里的孤魂你怎么还没打散了去,我的摄魂钟不是暂时交予你使用了?”

大长老之所以在狐族中稳坐族长宝座,甚至在这种衰老的时候还没有多少人敢打她的主意,除了她从前积威甚重,还有一项本命法宝摄魂钟。

这摄魂钟从前是一个神族法宝,后来落入大长老手中成为她的本命至宝,摄魂钟一旦对人使用,便能将此人魂魄打散,连轮回也不得入,可见其威力恶毒恐怖。除了摄魂钟主人,还有坚韧的神魔之魂,以及少数魂魄稳固能力强大的妖族之外,其他少有能抗拒的。

大长老先前只以为天风瑾瑜体内是某个小妖魂魄,因着还没有到炼药时间,还需要保持那具身体的生机,便没有多做在意,反正在她眼中,那就是一味珍贵药材,只要药性不变,其他都没有关系。

可如今,她分明感觉自己暂时交予二长老使用的摄魂钟用过了,那天风瑾瑜身上的魂魄为何还没有打散?

二长老听见大长老带着不耐的问话,连忙解释道:“我是听从母亲吩咐用了摄魂钟,但是不知为何,她也只是无法动弹,而没有被打散魂魄。摄魂钟在此,请母亲查看。”

他就是对这摄魂钟再垂涎,大长老还活着,他也没法据为己有,更何况他的计划正在紧要关头,哪敢在这种时候弄出波澜,稍待些时候,该是他的自然会到他手中。二长老双手托着摄魂钟,模样恭敬。

大长老接过摄魂钟,通过感应发现确实如此,一下子对这天风瑾瑜生起几分惊异,一抬手便将她抓在手中。

这么细细一探查,大长老脸色霎时一变。这天风瑾瑜身体深处竟然有魔气,虽然被压制但是那确实是魔气。可神魔消失已久,按理说不可能还有魔残存在此间世界,可如今天风瑾瑜体内确实出现了。

是多年前残留在某些地方的魔气被她无意中吸收了,还是有新出世的魔?

若是后者,那么就要趁那魔还未成大气候前将它消灭再一细查,大长老又发现一件事,那便是在天风瑾瑜身体内的魂魄,竟然是一个异魂。与此世界不同的魂魄,带着一种不属于此间世界天道的玄妙感。

大长老也无法探寻这个异魂从何处而来,但是她骤然想到什么,面上竟有喜色出现。因着这事,先前那魔气反倒被她暂时压了下去。

能让她如此动容在意的,恐怕就是密室中的那个男人了。二长老见到她这表情,暗自猜测。果然就听大长老语气比先前急促了两分道:“你一向擅长阵法,现在就跟我去密室,布下夺魂阵”

夺魂阵,乃是掠夺一方魂魄滋养另一方魂魄的行为。二长老比起其他狐族人知晓的更多,例如被大长老关在密室里无数年的那个男人是一个失去了身体的魂魄,而那个魂魄经过这么长久的岁月,逐渐的减弱,大长老为此想了无数的办法,都没能彻底的为那个男人稳固魂魄。

从前她也不是没想过布置夺魂阵来稳固滋补那男人的魂魄,但是,那男人并不是普通妖族,他从前是一个神,虽然现在只剩下魂魄,也是神魂。一般妖族的魂魄根本无法滋养他,不过如果是异魂,也许真的能有作用。

大概除了二长老和大长老,再也没人知道,狐族的大长老会如此疯狂,竟然做出了囚神这种事。在神魔陨落的那个时期,最后一个神,却被狐族大长老瞒天过海,摄住魂魄藏在了那个密室里这么多年,甚至天风瑾瑜这个所谓的拥有神族血脉的人出现,也是因为他。

天风瑾瑜这个拥有神之血脉的神女,对外的说法是许多年前一位神遗留下来的生机,恰好被狐族一位小姐得到,才得以孕育而生下天风瑾瑜。而实际上,天风瑾瑜出生时不过是个高等妖族罢了,根本没有所谓的神族血脉。

是大长老,她突发奇想,将那个男人无法依附的残破神躯,和刚出生的孩子炼在一起,为此,那段时间狐族失去了不少新生的孩子,其他的都失败了,只有天风瑾瑜最后成功了,才造就了这么一个神女。就是因为刚出生时被炼制过,天风瑾瑜才会变成一个嗜杀暴躁的疯子。

原本那个孩子是准备当做那个男人的容器,可是谁知这个混杂了神和妖血脉的躯体,那个男人的魂魄也无法进入,她只能放弃。后来她折损寿数为那个男人修补神魂,自己寿数大减,就决定将天风瑾瑜炼药,当做让她延长寿命的补药。

舒鱼一直都是清醒的,只不过被那怪异的钟声给控制无法动弹,如今见到那老妪,被她那种带着恶意的目光一扫,各种不好的预感纷纷冒头。这老婆婆是大长老,天风瑾瑜的记忆里见到大长老还是在十年前,她还是个风华绝代的美人,不知有多少追求者。而如今,看来是寿数要尽。

他们抓她的目的,舒鱼不清楚,但是显然没有她之前想的那么简单,否则她此刻也不会在这里了。浮望和她简单说过怀疑狐族这些长老们对她有不好的想法,但那时浮望自己也是猜测,便没有多说,现在看来,他们确实有什么秘密。舒鱼一边想着他们到底要干什么,一边想着等浮望回家发现自己不见了会怎么想。

他该不会认为她是走了吧?按照一般的小说套路这种时候浮望就开始误会她是不想和他过了,再然后就黑化……当然以浮望的智商基本上不可能这么发展,那就是妥妥的他会发现她被抓走了,然后就会追到这里来救她。

说起来,浮望会来救她吗?舒鱼其实不太希望浮望来闯这龙潭虎穴,二长老都那么厉害,一照面,她苦练那么久的武力值压根拿不出手,更何况还有个更深不可测的大长老,这里还是狐族的地盘,怎么想都凶多吉少。

浮望现在已经摆脱了他厌恶的半妖身份,日后只会过得越来越好,如果他不来的话,自己一个人好好的,定然会比以前过得好。

但是,舒鱼觉得不是她希望不来浮望就会不来的,相反她能肯定浮望一定会来。她现在在浮望身上根本看不到原著里boss那种自私心狠的影子,就算最开始还有些冷酷,现在也全都变成了一汪春水,这些时日,浮望对她称得上是掏心掏肺真□□,这样一个浮望,一定会来救她。

舒鱼一点都不想拖后腿,可是很多事不是她不想就不会发生的,像是现在,她根本就无法抵抗这些人要对她做的事情。

听大长老说什么密室,还有夺魂阵,一听就有种大难临头的感觉。舒鱼试着动弹手脚,但是没有丝毫用处,她还是无法控制身体,就好像整个魂魄都被禁锢在身体里,而无法掌控身体。就这么被二长老抓着,舒鱼发现自己来到了他们口中那个密室。

说实话,没有哪家密室会布置的这么变态的。和电影无极里面那个鸟笼有些相似,但是要更加华丽,面积也更大一些。

足足十几米高的铁栏杆,镶嵌在白玉之上,那栏杆上都雕着精美的花纹,里面挂着一重重的白幔,顶上几百颗明珠做成的豪华大灯将这里照的亮如白昼。还有里面摆放着的各种奢华的用具,和这里相比较起来,舒鱼刚穿过来看到的天风瑾瑜那华丽宫殿都不算什么了。

在那片雪白的世界里,有一个倾国倾城的美人,遗世**。细看和天风瑾瑜的面容有两分相似,但是比天风瑾瑜美上了不止一筹。套用某电视剧里面的一句话:世上怎会有如此出尘绝艳的男子

“沧宵,我找到替你稳固神魂的办法了,你高兴吗?”

舒鱼看着那位吃了一枚丹药变成了美女的大长老,一副痴汉模样的扑到栏杆前,满脸微笑的对栏杆里面的美人这样说道。

然后美人,没理她,只看着手上一串破破烂烂的珠子发呆。但是大长老显然习惯了他这个模样,径自说得高兴,“沧宵,等我替你稳固神魂,我的寿数也增加了,我就继续替你寻找重塑肉身的办法好不好?到时候我们两就能好好的在一起了。”

美人依旧没理她。二长老抓着舒鱼站在角落里,眼里有些嘲讽。而舒鱼……对不起,此刻她看着面前这种场景,不由自主的脑补了二十万字虐恋文。

二长老布置好了那夺魂阵,两个看上去充满了令人发毛气息的阵纹,舒鱼被放在了其中一个阵纹之上,另一个阵纹在那美人脚下。随着二长老一个动作,舒鱼发现自己能动弹了,但是同时,她感觉自己开始头昏,像是有什么东西在被抽离身体,断断续续的痛苦让她忍不住抱着头低声呻吟。

那大长老见状,脸上露出喜意,不断询问那栏杆内的美人感觉如何,美人还是没搭理她。她说了一会儿后也不说了,只是过了一会儿她的手开始失去光泽,变回了老太太的手。她一惊,连忙掩面转身离开了密室里。二长老忙跟在她身后一同离开,这下子密室里就剩下了那个美人以及舒鱼在。

那两人一走,舒鱼立即不呻吟了,咬着牙艰难的爬了起来,从乾坤囊里掏出了一个小玩意。

那是浮望给她做的,浮望自己研究阵法,舒鱼对此一窍不通,后来有一日浮望送了她这么一个小玩意儿。这东西无法破阵,天下阵法何其多,变化无常者不知几何,因此浮望做出的这个小玩意儿,能使人身处杀阵时,暂时开辟出一处隔绝阵法的空间。

舒鱼只是试探的试了试,没想到还真的有用。那一个小盒子样的东西被她拉开之后,霎时间她就觉得全身一松,那种脑中的刺痛也消失了。舒鱼坐起来,看着那个小盒子,盒子上本来画满了红线,如今上面的红线正在一点点减少,等到红线完全消失,这个暂时的屏障也就消失了。

多亏了那大长老对自己的地盘太放心,没让人在这里守着,才让她偷了个空。

只是,就算这样她还是没法摆脱这个阵法,也没法出去啊舒鱼从乾坤囊里掏出了不少东西,可是每一个能用的。她拿了剑对着阵法外膜砍了一阵,没用,反正她在这边上蹿下跳能想到的办法都用了,愣是逃不出去。连这个阵法都破不了,更不用说外面那重重关卡,舒鱼有些丧气。

再看那边,那位美人和洋娃娃似得坐在那,连睫毛都没颤一下。

就在舒鱼表情严肃的坐在那里想着自己之前到底立下了什么flag,才会导致这种奇怪发展的时候,那边的美人突然开口了。

他说:“你身上有魔气。”

舒鱼:“不好意思,我不知道。”

他又说:“你身边有魔。”

舒鱼:“没有魔。”话说魔这种可怕的东西不是早就灭亡了吗喂,而且她身边除了一个浮望又没有什么其他人。舒鱼觉得这位清尘绝艳的男子是在这个小黑屋里被关久了,关出毛病来了。

“我曾向她发誓,杀尽所有的魔,既然你与魔有牵连,我便杀了你。”

舒鱼:人长得这么帅怎么就这么坏呢,动不动就杀杀杀,还是她家浮望好。

“要杀我?好啊,你先把这个阵法打开先。”舒鱼面无表情说。他自己都被关着,说什么大话呢。

“嗯。”美人赞同,然后他就真的抬抬手把这个阵法破坏掉了。

舒鱼:……诶?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