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您终于醒了!”

宫殿,古装,一脸喜色的宫女,并且还随机附带上面那句话,这是十年前穿越宫斗小说的标配。

刚从一片迷蒙黑暗中清醒过来的舒鱼,被那宫女眼泪婆娑一句话糊在脑门上,还有些没搞清现在是个什么状况。

她记得自己狗带了,一点都不凄美,没有留下一些令人感动的留言类似“我去了之后你要好好照顾自己,忘了我”这种,就嗝屁了。

死亡的滋味……其实很平静。痛过了,害怕过了,但是那时候的浮望远比她更痛更害怕,所以她被他颤抖着抱在怀里咽下最后一口气的时候,只是很心疼。

综上所述,她确实死了。然后,她现在好像又活过来了,还是再穿了一次。所以,这次她又穿成谁了?还是和浮望在一个世界吗?

舒鱼刚动了动,就觉得头晕,但是这点晕对她来说根本不算什么,就在不久之前她的魂魄被那什么噬魂锥给吞了,那晕的感觉都比现在强烈百倍。

不对,她难道不该是像那个大长老所说的魂消魄散吗?怎么还能再次穿越呢?

“娘娘,您怎么样了?还觉得头晕吗?奴婢去给你找太医!娘娘您坚持住啊!”脸嫩的宫女见自家主子双目无神的躺在床上看着床帐顶,趴在床边哭的撕心裂肺。

“安静,别出声。”舒鱼嗓音嘶哑的开口,成功让那宫女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在脑海中找到了原主记忆的舒鱼,真的很想一跃而起摔桌子,这是坑爹呢!她确实是再次穿越了,也还是那本让她吐槽了一顿就穿书了的小说,但是这个身体的身份!真的让她好想再去死一回。

她穿成了原著女主,司徒静静。

舒鱼现在真想静静。

是的,她从一个在原剧情里远的十万八千里的女炮灰,一跃上位成为原女主了,她当年看小说时最恨铁不成钢的白莲花女主。她宁愿变成女主身旁的那个小宫女也不想穿成女主搀和她和男主的那些破剧情啊!这种复杂的悲愤心情,一时间连她被迫死的离开浮望的难过都给冲淡了两分。

一年多之前看的这本小说,很多细节都给忘了,只记得个大概,对照着这个身体的记忆,舒鱼发现了很多不符合剧情的地方,最大的改变就是,这个世界它,由普通的人类世界变成玄幻世界了!

许多许多许多年前,具体多少年前,因为年代太过久远不可考。总之很多年前,人间世界突然出现了许多的妖怪作乱,之后为了抵御这些妖怪,人间道法兴起,越来越多的人修仙问道……然后整个世界就玄幻了。

妖物可能会出现在人间的任何角落,还有不少扮作人类生活在人群中,修真门派也特别的多,那些修真的仙人们白衣猎猎御剑飞行四处降妖。

……那个原来还是十分安全,基本上除了宫斗就只有你追我逃虐恋情深的小说世界去哪了?怎么会发生了这么大的变化?世界观设定都崩坏了,原著作者知道了会哭的啊。

总体的大环境发生了改变,但神奇的是女主的路线竟然完全没有改变。女主司徒静静所在的吴樾国是大陆上一个小国,女主是这个国家中受民众喜爱的公主,天真善良,温柔美丽,好一朵天山白莲。

然后司徒静静十八岁的时候,该谈恋爱了,于是吴樾国被旁边的一个大国,也就是霸道男主龙瑄所在的天运国给灭了,霸道皇帝男主最喜欢扩张自己国家的版图啦!总之女主她爹妈殉国,死了无数臣民,最后吴樾国被天运国给吞并了。

而女主,她爹妈在殉国前,派了最忠诚的死士送她离开了。女主家国俱亡,开始了流浪生涯,然后她发誓要复仇,要将那个灭了她国的皇帝杀死。紧接着,那个灭了女主国家的皇帝男主他觉得无聊,乔装打扮行走民间,和女主相遇了。

两人*,郎有情妾有意。死了爹妈没几天的女主投入了火热的恋爱中,不过还好,她很快反应过来,大仇未报谈什么恋爱!于是她含泪不告而别,找到了一个身份要进入天运国皇宫,孤身一人刺杀皇帝。

是的,女主她说自己的仇自己报,坚决的拒绝了忠犬死士的跟随,将他甩在宫外,然后一朵娇弱的小白花就带着满腔热血,以及一把小匕首,去了天运国皇宫。

她为什么这么容易带着那把小匕首进宫了呢?当然是因为霸道男主皇帝龙瑄早就知晓了她的身份,开始只是逗逗她玩罢了,但是渐渐也有了些好感,不过霸道男主只肯承认是想耍女主玩,于是给她的‘复仇’之路大开绿灯,让女主顶着一个小官之女的假身份进宫了,还给了她十二妃之一的妃位,就等着虐她呢。

舒鱼穿来的现在,正进行到女主见到了皇帝龙瑄,知晓了自己之前爱上的男人就是仇人,痛不欲生之下淋雨生病的情节。

原著里接下来就是,男主抓住了一群吴樾国前来刺杀他的刺客,然后以这些刺客的性命,来要挟女主,要女主自愿伺候他,于是女主哭哭唧唧的和男主啪啪啪了,然后就被拿住弱点不停的啪啪啪。之后和宫中众位美人争风吃醋遭到陷害,过起了白天恨男主然后被男主众位爱妃排挤,晚上一边哭一边被男主啪的日子。

再然后两人相爱又不说清楚,恨来爱去,接着女主怀孕了,都还没下得去手杀男主,哦,她自己是说没找到机会啦。反正怀孕的女主被陷害打胎,痛不欲生离开男主逃离皇宫,遇上了原著boss浮望,兰谷神医。

舒鱼当然不会管他什么的原著剧情,女主男主的恩怨情仇她也没兴趣去管,她现在只想离开皇宫去兰谷找浮望。

但是……这个世界改变了这么多,浮望真的还在那里吗?舒鱼到现在还没发现许多年前的世界变化和梦泽有什么关系,因为原著没有写梦泽和人间有联系,只说了boss从梦泽来到了人间。关于boss在梦泽和来到人世,男女主开始剧情之间,到底有多少时间差,原著统统没写,舒鱼就从心底里觉得大概没有过去多久。

至于世界为什么改变,她现在一心想去原著boss出现的地方找boss,哪里有心思去管世界为什么变化这么大,反正都是那么久到不知道具体时间的时候了。女主作为凡人也就是当个传说听听,舒鱼也就自然而然的不怎么在意。

好了,目前摆在她面前的有两个问题,一是,怎么离开皇宫?她现在可不是武力值强悍的天风瑾瑜啊。想到这里舒鱼就觉得心头滴血,努力一年多一朝回到解放前,心好痛!女主这个娇弱的身体怎么跑啊,连一个男人都干不过!

二是,这里的boss,还是那个和她相爱的浮望吗?这一点等找到他就能知道了,所以最重要的,兰谷在哪里,她要到哪里去找?小说里压根没说清楚,神医所居住的兰谷是无人知道在何处的,女主那时候也是随便乱走一头倒在湖边,刚好就碰上了boss在湖上泛舟。她不准备走剧情,哪里知道要去哪里找他,总不能出了宫每个湖边试一试吧。

舒鱼心累的躺在床上,不想起来。第一次穿越的时候,没多久浮望就来到身边了,很快就开始指导她陪伴她,所以舒鱼现在很不习惯,因为浮望不在身边,她还对浮望现在的情况一概不知,又担心又煎熬,偏偏目前的情况又很坑爹。

虽然女主还没和男主真的搞上炕,但也快了,舒鱼可没有被睡的兴趣,要是还有从前的武力值,那是妥妥的让那个霸道皇帝感受一把她苦练一年的“杀鸡狂魔”的威力,让他的口丁口只剩下口口,不对,是连口口都不剩,变成凹。但她现在不能,简直憋屈。

浮望,浮望你在哪里,你还好吗?想到自己死前浮望那个痛苦的样子,舒鱼就觉得自己心揪疼揪疼的。话说她脆弱的boss,应该不会因为她的死而黑化吧?再者,因为她出现改变了剧情,浮望现在有没有活着都还是个问题。

舒鱼满腹心事在床上挺尸,也没能清静多久,因为先前那个宫女安静了一会儿又哭唧唧的开口了,她说:“娘娘,您没事了的话,该起来准备晚上给国师洗尘的晚宴了,皇上吩咐了,各宫娘娘都要到的。桐香之前还担心主子病得厉害去不了,又要被贵妃娘娘责罚,现在好了,娘娘您没事真的太好了~”

晚宴?什么鬼?她一点都不想见到那个原著霸道男主皇帝。还有那个国师是怎么回事,原著里压根没什么国师啊。

舒鱼在司徒静静的记忆里搜索了一下,发现此国师属于天运国历代供奉的一个职位,每过百年,上一代国师就会从不知道哪个旮旯里带来一个新的国师代替自己,然后去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从容赴死。前面不是说世界变成玄幻了嘛,这个国师主要的用处就是保护天运国,避免天运国的皇亲贵族们被妖怪迫害,以及在大量妖怪作乱的时候出面保护天运国。

关于天运国国师,有许多的猜测,有人说国师都长得极其貌美,就算百年后都不会老,有人说国师本身就是妖怪,总之类似种种。

因为不论哪一代国师都戴着诡异的面具,就没人见他们摘下来过,一群见光死。更夸张的是他们连名字都没有,所有人包括皇帝都得称呼国师大人。

舒鱼突然坐了起来,因为她突然在司徒静静的记忆里发现一件事,那就是历代国师都是神棍,上知天文下知地理,还有各种绝学,例如寻人,不仅能寻人还能御妖。

如果她能拜托那位国师,是不是能找到浮望?

“晚宴,国师会出席?”

“对呀娘娘,这可是专门为国师大人准备的接风宴呢,国师大人在皇家清静山祈福三月方才归来。”桐香提起国师就满脸的崇敬,舒鱼想了想,似乎这里的人都是这样,对一代代守护着天运国的国师很是尊崇,因此皇帝龙瑄对国师可不怎么喜欢。

舒鱼换下了女主最爱穿的一身白,选择穿了自己习惯的红衣。也许是因为换下了柔弱的白衣,桐香觉得自己伺候的主子好像换了一个人似得,美得令人炫目。司徒静静本来就是个女主标配绝世大美人,不然也迷不住坐拥三千后宫的男主。

但原来的司徒静静像雨打的琼花,惹人怜惜,现在的她却像跳跃的火焰,安静却带着一种灼热。

舒鱼这身气质,可是实打实的在妖族清野秘境里面和无数凶残妖兽及妖族干架,干出来的。

舒鱼带着桐香来到晚宴的时候,不早不晚,后宫团的位置上坐了一群莺莺燕燕,温言软语之中暗香盈袖,一派和乐融融锦绣富丽。

她一走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那群美人就停了下来,开始一致对外。和舒鱼打招呼的聊天的,那话中都绵里藏针。舒鱼不知道怎么应付她们,只好盯着面前的屏风看。她们这群后宫团和外面那些百官是隔开的,不知道待会儿看不看得见那位国师。

见舒鱼没有理会她们,那群美人脸上都有些愤愤,其中一位美人眼睛一转端着茶靠近,嘴里说着:“静儿妹妹平日里总穿白衣,如今穿一身红衣,才是真正动人呢~”还没等她娇嗔着将茶‘不小心’倒在舒鱼身上,舒鱼就反应极快的躲开了。

开玩笑,她的反应速度是练出来了,怎么可能这点都躲不过。刚想着她就感觉头上发髻一松,宫女桐香努力了半日扎起的发髻被人弄散了。偷袭成功的那位一脸歉意的看着她,语气里却没什么歉意,反而满是幸灾乐祸,“哎呀,真是不好意思,姐姐没注意~”

舒鱼的头发半落不落的,她干脆伸手一把扯散,然后随手拿了一根带子扎了个马尾,干脆利落。她从来没有扎过那么复杂的发式,重重一坨顶在头上累死了,现在这样也好。

“哼,装什么,不过是个亡国的奴才。”

“真当咱们皇上稀罕她呢,矫情什么。”

那一堆窃窃私语,舒鱼都听见了。她略暴躁,宫斗什么的,她根本不想玩!但这只是个开始,就在晚宴进行到一半后,舒鱼正在努力的去透过屏风看外面的国师,冷不丁听见大殿之上的皇帝开口说:“众卿,有酒无乐总归不美,朕近日新得了一位美人,乃吴樾国公主,不仅容貌动人,据说舞姿也是极美的……静妃,你可愿献上一舞?”

皇帝此言一出,众位嫔妃都开始窃窃私语,嘲讽的眼神一个个钉在舒鱼身上。哦,在这里,后妃在朝臣面前献舞,是十分自降身份的事情,皇帝这么一说,就是故意折辱这司徒静静了。皇帝早前召司徒静静侍寝,司徒静静推拒了,自然惹得他不快,这不就逮着机会要教训她了。

舒鱼倒是没感觉,所处世界不同带来的文化差异,当众跳个舞还真没什么,她也不在乎这些人怎么看她,她还想出去看看国师是个啥样子呢。只不过,会跳舞的是原本的司徒静静,她不会。让她练上一两个月也许能依照记忆跳得出司徒静静一样的舞,现在的话,她有记忆,不熟练,跳出来就是惹人发笑的。

她久久没有回答,殿上一片低气压的寂静,连那群妃子都不敢随意开口了。良久舒鱼在一片寂静中冷静的开口:“只会剑舞。”

对,她不会其他的舞,舞剑还是会的。

上头的霸道皇帝冷哼了一声,“来人,给静妃奉剑。”

舒鱼干脆的从屏风后走了出来,殿中有明显的抽气声,显然是从未见过这位吴樾国的美人。舒鱼一抬头,没看最中间那位霸道皇帝男主,而是先去看了那位坐在皇帝相对高台上的国师。

一身白衣上用黑线绣了层层叠叠的奇异纹样,脸上覆盖着一层白玉似得面具,漆黑长发披散,安安静静坐在那处,整个人好似散发着月亮的光辉——好一个神棍形象。

舒鱼感到那皇帝盯着自己,淡淡瞟他一眼,不在意的收回目光,接过一个小太监送来的一把长剑。剑自然比不上她的虹鲤剑,但也还行。

与其说剑舞,倒不如说她就是在演练剑招,拿上了剑的女子霎时变了眼神,干净又锐利,仿佛没有什么能入她的眼。明明是个弱女子,挥剑之中的气势让大殿上的侍卫们都不由自主的一手按上了佩剑,生怕这位想不开就直接行刺了。

红衣翻飞墨发飞扬,衬着那张如玉面容,剑招本身并不柔弱,反而带着沉沉杀机。在座不少人眼中都露出既惊惧又惊艳之色,有会看眼色的看着上方脸色沉沉的皇帝,都低头不敢再看。

舒鱼不管这些人在想些什么,她练完一套剑法,初时还有些生疏,后面越来越顺畅,收势后骤然将剑脱手向右一掷,只听一声尖叫,那长剑穿破屏风,将屏风后某位妃子高高的发髻削落后,扎进了后面的柱子里,发出笃的一声。那位刚才故意弄散了舒鱼头发的妃子此刻披头散发,尖叫不止,又被人忙忙的捂住了嘴。

如果是从前的舒鱼,她大概不会做这种事,但她被浮望宠坏了,又恰好是在这种心情糟糕的时候,就任性了一把。吓吓这些妹子,也好让她们别没事想不开冒着生命危险找她玩宫斗。

还好剑法她很是苦练了一番,虽然没有了妖族身体和灵力加成,但怎么也算得上是个三流剑客了,验证了这一点的舒鱼总算觉得有了点底气,不由高兴了点,露出了再次穿越后的第一个笑容。

有目光从上面射来,舒鱼察觉,敛了笑朝上看去。国师大人没什么异样,一动不动带着个面具看不见神色,也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倒是皇帝看样子气得不轻,咬着牙道:“静妃的病看样子已经大好了,既然静妃如此表现了一番,晚间便由爱妃侍寝吧!”

侍寝?舒鱼开始思考阉掉皇帝之后,逃出皇宫的可能性有多大。

这可真是糟糕,她现在被浮望宠的一点委屈都受不得。而且浮望不在她身边,她似乎有点冷静不下来。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