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帝龙瑄黑着脸摔了一个茶杯,旁边站着的宫女太监唰的就跪下了一片。摔了茶杯他还觉不够,又一把将桌上的奏折全数挥到了地上。

他最近几日过得实在是不顺心,总觉得人人都在与他做对。龙瑄本就不是个脾气好的,他最厌恶有人忤逆他的意思。他少时称帝,国政清明,天运国又是周围国家之中的大国。作为皇帝,文武双全英俊霸气,从小到大只要他想得到就从没有得不到的,简直可以称得上是无所不能。

这种顺利让他的自大心膨胀到了极致,极度自我又狂妄至极,从小到大,有让他不高兴的人,他挥挥手就能让人死的悄无声息。只有一个例外,那就是三王爷。这三王爷是个只知玩乐的草包,但是因为他是中宫皇后所生,身份尊贵,就得到了不少的拥簇者,偏偏那时候的皇帝老儿也更喜爱这个只知风月的草包儿子。

龙瑄生母不过是个宫女,原本他也没法坐上皇位,但是他野心不小,十几岁就进入军队,还做出了不小的成绩,渐渐得到了皇帝的关注。但是那时他只被当做三皇子的可靠下属培养,龙瑄自然不愿意屈居人下,开始暗中收买人心,培植党羽。

后来宫中大乱,龙瑄成功的夺了皇位,但是他想将三皇子一同杀死以绝后患的时候,那位从不理国家政事的国师却出手救下了三皇子。国师一职向来神圣,便是龙瑄也不敢在执政之初就公然违背他的意思,只能咬着牙容忍了三皇子,并且封了他一个王爷,将他远远打发到封地。

那位三王爷一直倒是挺老实,龙瑄这才渐渐打消了对他的杀心。只不过前不久有暗卫传来密报,那位三王爷在自己的封地不老实,养了一群野心勃勃的门客,还在暗中练兵,似乎想要夺取他的皇位。龙瑄顿时大怒,这三王爷竟然险些用他那草包的外表将他瞒住。

龙瑄怎么能容忍这种事情,当下就想要责令三王爷入京,然后找个办法弄死他。他当上皇帝后随心所欲惯了,但是底下的臣子自然不会让他如此行事,连忙来劝。其中叶太师更是极力劝说,龙瑄虽然是暂时打消了这个念头,但仍旧心中不爽,回到自己宫中就发起了脾气。

宫人们也不敢劝,等他发泄过后,才悄悄上前收拾打扫。

再说龙瑄,他发了一阵火后,忽然想起了几天没注意了的司徒静静。对司徒静静,他也是有些特殊关注的,但是他这种性格,就算有些喜欢那也不算什么,司徒静静对他的抗拒在他眼里就是不能容忍的,他便打算像是驯兽那样,驯服这位亡国公主。

可是,事情的发展却并不像他想的那么顺利,开始还好,如同他想的一样,在他的纵容下,司徒静静在宫中过的并不好。但是从那日晚宴开始,这个司徒静静就有些不一样了,龙瑄也是从那日起,到今日第三日还没再见到她第二面。

派去威胁恐吓的小太监回来禀报说,司徒静静被那几根血腥断指吓的生病卧床了,他才有几分满意,想着再晾她几日,就可以继续他驯服计划的下一个阶段。今日这一出,龙瑄想着不如去看看那司徒静静是否已经学会听话,恰好也给自己换个心情。

他想到便做,起身就往外走,一边走一边问身旁随侍的太监,“静妃如何?”

太监答道:“静妃病的越发厉害了,在房中说见不得风呢?”

龙瑄皱起了眉,“不过一个小病怎么还未养好,还越发严重了,该不是她又在闹幺蛾子故意装病?”

“是蔡太医亲自来回禀的,应当没有错。”低着头的太监眼里动了动,低声回答。

蔡太医是他信任的太医,听到这话,龙瑄有些犹豫,病的这么严重,他去了也没什么趣味。不过转念一想又有些犹豫,既然想驯服她,这时候去看看说不定更有效果。于是他继续往前走道:“摆驾静妃宫中。”

身旁的太监知晓他并不喜欢别人干预自己的想法,也不好再劝,不过想到那位大人的吩咐,便对另一边的一个小太监使了个眼色。那位小太监点点头,一下子不引人注意的退了出去。

过了一会儿,龙瑄刚走出自己的宫殿,就听见有小太监急急追来报,说叶太师有重要军报呈上。龙瑄毕竟还是个皇帝,后宫之事只是消遣,既然朝上有事,他自然是回去了前朝,没有了再去看司徒静静的心思。

而舒鱼呢,这位据说卧病在床的人,此刻好端端的在院中练剑,有人侍候茶水点心,还有宫女等着给她擦汗。

她压根什么都没做,也不知道皇帝那边认为她病重,从她那日从国师所在明月台回来之后,她就再没有出去,也没有做其他事,只是认真的练剑锻炼身体,企图寻找机会离宫。而这几天,她的宫殿里非常平静,没有人多说一句什么话,也没有外面的人前来打扰。

在她不知道的地方,她所在的宫殿被人为的隔离了,没人知道这宫殿之中的真实情况,就连皇帝,都只能知道某人想让他知道的情况。

自以为对前朝后宫掌控手中的皇帝,自然不会怀疑有那么一个人凌驾在他之上,随心所欲的控制着他的想法做法甚至是心情的好坏,他只能看到假象,听见应该被听见的消息,做到被允许做的事。

舒鱼同样不知道,她的大部分心思都被不知道在哪里被关小黑屋的浮望所占据,还有一小部分在苦恼怎么不惊动霸道渣男主离宫。

从知道浮望的情况后,她就陷入一种既焦躁担忧,又害怕胆怯的情绪中。她如果真的再次见到浮望了,他还会记得她吗?是的,那时候浮望很爱她,舒鱼从不怀疑这一点,可是毕竟过了这么多年,时间能消磨一切,更何况他可能还经历过了很多很痛苦的事情。

舒鱼都不敢肯定,浮望是不是还记得她。

想想也是苦逼,她就觉得自己睡了一觉起来,之前还在亲亲我我黏黏糊糊的热恋爱人就很有可能压根都记不起她是谁了。舒鱼并没有抱有幻想,又不是小说里动不动就深爱千万年的,寻常人谈个恋爱,能一辈子几十年不变心就是一件十分难得的事情了,更不要说千年,简直像个不可能的童话。

但是不管浮望还记不记得她,还喜不喜欢她,浮望都依然是她深爱的爱人,她会尽自己的努力将他救出来,至于之后的事……那就到时候再说吧。

舒鱼这样决定后,就开始努力的锻炼,想要逃离皇宫,她总不能让这个弱弱的身体给拖累吧。所以即使心底急的不行,她还是努力吃好睡好,让自己能保持充沛的精神和体力。

一晃就过去七日,龙瑄数次想要去看司徒静静,都被各种突然发生的意外所阻拦,因为这些意外都发生的太过自然,龙瑄毫无怀疑,只觉得所有的事情都突然堆到了一起,实在让人烦躁。而舒鱼,她在第七日的夜晚,在寝殿中见到了一个人。

隐岚,那位护送司徒静静从吴樾国逃出来,又因为司徒静静那个要自己亲手复仇的伟大梦想,被她甩在宫外的忠犬死士。这位和原著里描写的一样,是个不苟言笑沉默寡言,但是愿意为司徒静静豁出生命的忠犬。

舒鱼还记得,就在她当年看完原著小说的时候,还沉痛的感叹过,说女主不和鬼畜boss在一起情有可原,她宁愿女主和这个从头到尾忠犬到底的死士汉子在一起,也不想她和那个渣男主在一起。

现在那位被她认为原著里唯一值得托付终身的好男人忠犬站在她面前,舒鱼莫名有些心虚,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她摸了摸鼻子,就见这位隐岚低头跪在她面前道:“隐岚未听公主命令擅自前来,请公主责罚。”

大概是因为她不是这位忠犬效忠的静静公主,所以才会觉得心虚?舒鱼调整表情问他:“你潜入皇宫,没有被人发觉?”

“回公主,并无人发觉。”隐岚低着头。

舒鱼眼睛一亮,又问:“那如果你带我出宫,会不会被人发现?”

“不会。”隐岚毫无迟疑的回答,其他的一句都没有多问。

舒鱼简直要仰天长笑了,这是什么?这就是想睡觉了来枕头啊还等什么,开始她解救boss的旅程吧

舒鱼把衣服穿好,抓起枕边放着的剑,又从柜子里掏出个早就准备好的包袱,对隐岚说:“那我们立刻出宫。”

“是。”隐岚还是什么都没多问,他顿了一顿又说:“请公主伏在属下背后,如此比较好施展。”

“麻烦你了。”这种逃跑的路上,舒鱼没什么心理负担,就是趴在隐岚背上的时候,她忍不住卧槽了一下。因为她被隐岚背起的时候,再一次无法控制的打从心底觉得安心。好吧,她现在能确定自己的感觉一定是出了问题,随便碰到一个陌生人都觉得安心,一定不是她的错,对吧?

感受到背上的重量,隐岚那平凡的面容上,一个邪气的笑容一闪而逝,眼中也有一丝红光。

就像隐岚说的,舒鱼发现隐岚的功夫真的不错,好像比司徒静静记忆里的隐岚还要厉害一些,看来这些日子人家忠犬小哥在外面也是拼了命在努力啊。舒鱼只感叹了一下,就发现隐岚一路畅通无阻避开了所有明里暗里的夜巡侍卫,半个时辰后,成功的离开了皇宫。

就在他们离开之后,司徒静静的宫殿之中,一位和司徒静静长相一样的女子出现,代替舒鱼躺在了那张床上,没有任何人发现。

明月台的高塔上,最高一层仍旧烛火不熄,而此间的主人却不见踪影,不知去了何处。

叶太师府中,本已休息的叶太师被人叫起,只因他的独子叶临淮又不知原因的陷入了昏迷。这些年来这种事经常出现,在确认儿子只是昏迷而没有生命危险后,叶太师叹息着吩咐人照看好他,就离开了叶尚书的院落。

舒鱼回望渐渐远去的皇宫,觉得有些顺利的不可思议,困扰了她好几天的难题这就迎刃而解了?还真是车到山前必有路舒鱼离开了那个有渣皇帝在的皇宫,只觉得心情大好,又被隐岚背着风驰电掣的出了城后,她拍拍隐岚的肩说:“如果累了,就先休息一下吧,接下来要往哪走我还要和你说说呢。”

“是。”隐岚停下步子,将她放在一棵树下的大石上,“请公主吩咐。”

舒鱼很是慎重的说:“接下来我要去修真第一大派镇邪宗,我想请你护送我前去,到了那里,你就不再是谁的死士,可以自行离去。”

隐岚并没有犹豫,“属下永远追随公主。”

“你不问我去镇邪宗做什么?”

“不论公主要做什么,隐岚都会帮公主达成心愿。”

看看多么好一个忠犬啊舒鱼又在心里默默加了一句,当然她家的浮望才是最好的忠犬什么的,早在她沦陷在boss这个大坑里的时候就变成了过眼云烟了。

“那这一路上,就拜托你了。”舒鱼慎重的表达了感谢,她是真的很庆幸隐岚这位神队友的出现,不然她估计现在还在宫里面转圈呢。隐岚始终沉稳并且面无表情,只简洁的说:“请公主休息,属下守夜。”

舒鱼并不娇惯,野外露宿也不是一次两次。闻言也有一股倦意袭来,终于离开原著操蛋剧情发生地皇宫的她稍稍放心,又有原著里那么忠犬的隐岚在,她也就放心休息了,明天还要赶路,她要尽快去到镇邪宗。

舒鱼盖着衣服在树下蜷缩的睡熟了,隐岚就坐在附近的大石上。月上中天,隐岚沐浴在银白的光辉之下,肌肤都似乎变得莹润透明,隐隐有什么变化。

那边的舒鱼忽然发出了什么呓语,坐在大石上的隐岚缓缓转头去看她,眼睛不知何时变得血红。白皙的手指间拈着一朵星辰花,被鲜红的舌卷入口中。隐岚盯着那边熟睡的人,半眯着眼睛咀嚼口中带着涩意的花,仿佛在细细品尝着令人留恋的美味,眼神危险至极。

如果舒鱼此时醒来,就会发现那个看上去老实沉默的隐岚,此刻就像变了一个人,面容隐在黑暗中,只有一双血色眸子氤氲着暧昧不清的光。

那双令人心生恐惧的眼睛里并无温情,只有意味不明。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