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辰花啊,我们灵族的习俗,若是找到想要相守一生的爱人,就亲手种一株星辰花,等开了第一朵花就让对方吃下去,这样两人就能相伴一辈子了。”

舒鱼还记得,在自己那位爽朗热情的邻居何苏儿家中,第一次见到那漂亮的星辰花时,何苏儿这么对自己说。

“你看,星辰花开的花有两种颜色混杂,紫色和蓝色。据说从前,神界有一位神,名叫紫星,她爱慕一名叫做蓝辰的魔,但是神魔互相对立,他们之间不可能有结果,紫星与蓝辰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有许多传说,流传的最广的一个就是紫星因为太过深爱,最终由神入魔,将始终不肯爱她的魔蓝辰融入了身体里,然后化作了紫蓝双色的星辰花。”

“放弃神的身份和漫长的寿命,她选择了和所爱的人变成一株花,一同开放,一同凋零。她留下一道神言,说星辰花代表着不分离和永世的纠缠,后来就有了这种习俗。若是想让你爱的人永远和你在一起,就种一株星辰花吧~虽然这种传说很多并且没什么可信度,不过也是一种情趣~”

何苏儿说着,朝她挤了挤眼睛,“那时候我和我家那位刚在一起的时候,我种了三株全塞给他吃掉了,你看他现在不是离不开我了~”

舒鱼并不迷信这种传说,因为就像何苏儿说得,这种传说太多了,就连浮望知道那么多的人,估计也不会去在意这种小姑娘家在意的传说。虽然嘴里这么说着,但舒鱼回家的时候,还是拿了一包星辰花的种子,偷偷摸摸的种在了院子里一角。

唔,她没有想给浮望吃那个花,就是觉得挺好看的!舒鱼这么对自己说,之后每天都记得去看三遍,浇浇水什么的,很快星辰花就发了芽。她那一天蹲在那些嫩芽面前想,也许过不了多久就能开花了。

然后,她死了,没能看到那些星辰花开花,没能和浮望一直在一起。

…………

舒鱼看着面前这大片大片的星辰花,胸膛里涌起说不清的酸涩,怎么都压不下去。

晴朗九师叔没发现她的异样,走在前面兴致勃勃的说:“历代大师兄都住在这里呢,好像是初代的大师兄喜欢这种花,就种了许多,后来每一代大师兄竟然都对这种花很有些喜爱,渐渐的越种越多,这些花就长疯了,蔓延了整座岛。我们大师兄也是,不修炼的时候就爱在岛上到处走,打理这些花。”

“小心脚下别踩到了,不然大师兄要不高兴的。”晴朗说着停下了脚步,给舒鱼指了一条掩藏在花丛里的路,“从这里一直走,到尽头就是大师兄住的地方了,你自己去吧,大师兄没让我去,我进不去的。”

见舒鱼表情愣愣的有些迟钝,晴朗还以为她是害怕,便安慰道:“你不用怕,大师兄最温柔了,一般不生气的,而且你是他要收的徒弟,他一定会对你很好~”

等这位天真跳脱的九师叔御剑离开,消失在云海间,舒鱼朝那条小路走去。铺天盖地目之所及都是紫蓝的星辰花,她以为这种花是没有香味的,可是这么多一同生长在这里,舒鱼才发现,原来这花有一种淡香。

淡淡的香味仿佛流水,浸入她的身体。她好像陷入了一种奇怪的氛围里,整个人都不自觉地有些迟钝,看着周围的景色都慢了两拍。渐渐地,花香变的浓郁,她的神色也随之茫然起来,她开始觉得脑子里乱七八糟的,好像蒙了一层雾。她要做什么来着?

舒鱼使劲回想,费了好大力气才想起来,对,她要找一个人。

舒鱼怔然的往前走,直到看到了不远处那个穿青色衣衫,拿着小木瓢,弯着身子在花丛里浇水的身影。

很熟悉很熟悉,是她要找的人!舒鱼脸上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朝那个人跑过去,她的裙摆掠过大片的星辰花,拂落了一地的花瓣,花香仿佛一瞬间更加浓郁了。舒鱼什么都想不到了,她的眼里只有那个熟悉的人影,她只知道自己在找他,终于找到了。

“浮望!”她笑着,扑进了那个人怀里,环住了他的脖子,他身上的气味让她觉得十分安心,忍不住用脑袋蹭了两下。

舒鱼小声喊他的名字,喊了好几声,才听到那人轻轻嗯了一声,舒鱼立刻高兴起来,抱着他不放,说:“我好想你啊。”

“是吗?”

“是啊。”舒鱼毫不迟疑的回答似乎取悦了他,他终于伸出手去抱住了舒鱼,将她压在自己怀中。

舒鱼抬头去看他,却觉得有些记不清他的面容,模模糊糊的,不由伸手去摸他的脸。那人一动不动的任她摸,舒鱼摸了一会儿又觉得欢喜,凑上去亲他的下巴,亲了一下又不好意思,垂下头说:“我想你。”

她的脸被抬了起来,那人低头给了她一个吻,缠绵的她呼吸都开始急促起来,险些软成一滩水,整个人都依偎在他怀里。那人放开她的唇,又来到她的脖子,在她的颈侧留下一个红印。

舒鱼拉着他的手,满脸喜悦的说:“我们回家吧,我们去看……”说到这里,她停了下来,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

“去看什么?”那人追问。

舒鱼表情茫然,去看什么?刚才的话脱口而出,可她自己也不知道如何说完。她的思绪艰涩,很多事都想不清楚,模模糊糊的。不过没关系,这个人在她身边,一定没关系的。

于是她难得有些撒娇的说:“我不记得了,我们回家吧,回家吧好不好?跟我回家吧~”

那人只是笑,没有回答。舒鱼有些慌起来,拉着他的袖子,眼眶有些红,“我们不回家吗?”

“会回去的。”他只是这么说,语气一如她记忆里的温柔。得到他这句话,舒鱼一下子放心了,只是这一放心她就觉得累,靠在他身上迷迷糊糊的说:“浮望,我有点儿困。”

“嗯。”那人摸着她的头发,一下又一下,满是安抚的味道,舒鱼就在他的怀里闭上眼睛。

茫然的看着周围的大片星辰花,舒鱼有些搞不清状况。刚才,刚才她好像看到浮望了?但是这里哪有什么浮望,只有她一个人傻傻的站在小路上,刚才那种情况就好像她是做了个模糊的梦,但哪有人站着就开始做梦的?

舒鱼为刚才那个模糊的奇异梦境感到不解。这时一只纸叠成的小鸟飞到她面前,一个清润的嗓音从小鸟身上传来。

“此处花香会使人陷入幻境无法自拔,看到自己想要看见的,对修真者无碍,但是对于普通人有不小影响。带上纸符能使你不受影响,纸鸟会将你引到我处。”

舒鱼觉得脑袋昏沉,看到小鸟嘴里叼着的纸符,忙伸手去接,那小鸟就将纸符放在了她手里。握住那纸符,舒鱼一瞬间就觉得沉重模糊的脑子清楚了起来,心下却不由有些怅然若失。果然是自己的幻想吧,浮望,她还没有把浮望救出来。

舒鱼根本没发现自己颈侧,有一个微红的吻痕。

跟着那纸鸟,舒鱼来到一个小小的山谷中,山谷两侧陡峭的山壁都长满了星辰花,像是卷起来的紫蓝色花地毯,又像是翻起来的海浪,似乎随时都要拍打在山谷的凹陷处。

那里有一座朴素的木屋,还有一个穿着白衣的人,是这片紫蓝色世界里唯一的一抹异色。那应该就是镇邪宗里积威甚重的大师兄了。

但是这个在晴朗九师叔眼中如兄如父般温柔可亲,又博学多才无所不能的大师兄,此刻像个普通凡人那样正在修缮房屋。他本来站在屋顶上敲敲打打,见到她到来了,便踩着梯子下来了,一应动作都十分的接地气,一点都不像是传说中的大宗弟子,和他****的身份也不相符。

但是人家半点都不在意,一举一动都自然自在,还非常养眼。舒鱼看清他的长相时,也不得不承认,就比浮望差那么一点点呢!

而且,不管怎么看,这个似乎要收她为徒的师父,在气质方面真的让舒鱼很有好感,因为他和舒鱼记忆里的浮望真的太像了,就连和浮望长相有几分相似的叶临淮,气质上都没有这位大师兄那么像。

在舒鱼的大脑反应过来之前,她就已经先因为这种太过熟悉的感觉放松了下来,因为要见到厉害家伙感到紧张的心情也一下子消失了。

“方才手中有些事还未做好,所谓没有前去接引你,还望你不要见怪。”他走到舒鱼面前三步远时才停下,微微笑道:“我是镇邪宗第十二代大弟子,名唤天决明。你我有一段师徒缘分,不知你可愿入我门下做我的弟子?”

“选择弟子就这么随意,没关系吗?”舒鱼语气不自觉的好了很多,她感觉很对不起这位,她来这里别有所图,说不定以后要对不起他们镇邪宗的,但是她已经决定了,就算心中再愧疚也绝不后悔。

谈了恋爱的妹子,就是这么苦逼。很多不愿意做的事情,和爱的那个人比起来,都会一退再退。舒鱼很为自己的三观和正直之心感到担忧。

“我们镇邪宗择弟子,一向如此,随缘罢了。还不知你叫?”天决明脸上带着温柔笑意,确如晴朗所说,令人见之可亲。

舒鱼把几乎脱口而出的舒鱼两字咽回去,又拍回了冲上脑子的天风瑾瑜,最后僵着脸回答:“司徒静静。”

天决明似乎又是一笑,然后敛起了表情,虽然依然看着温润,但气氛一下子严肃了不少:“镇邪宗诛妖镇魔,为天下苍生执剑,入我镇邪宗,一生都将以除恶诛邪为己任,这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或者说,这是一条极为辛苦的路。”

“并不如外界所传,成为修真者就代表着比其他人更尊贵的身份,拥有多大的力量,身上就会承担起相应的责任。你若是不愿意,我会送你离开,绝不勉强。若是愿意,今后你就是我的弟子,我会与你传道授业,助你走上修真之路。”

舒鱼快被这位身上散发的正义感刺伤了,心里更加的心虚。然而她还是咬牙道:“我愿意。”

然后她想着是不是要像电视剧里说的那样行个拜师礼什么的,只略一犹豫就口中道:“弟子见过师父。”同时往前跪去。

然而还没等她弯下膝盖就被人轻飘飘的托了起来,新上任的师父带笑的声音就在她耳边响起:“不用行此礼,宗内向来是一师一徒,彼此间关系亲密,徒儿只管将我当做兄长或友人便是。”

舒鱼的手臂被他轻轻托了一下,虽然他很快收了回去,舒鱼还是感觉到了那种熟悉的安心感。所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是那位九师叔有什么不对劲,不然为什么只有碰到他没有这种感觉?舒鱼一叶障目,脑子没转过弯来,怎么都猜不到是怎么回事。

天决明好似没看见舒鱼的疑惑,他指了指身后不远处的木屋,“在卦中得知徒儿将至,便将房屋修缮了一番,为师这处着实简陋了些,不如其他师弟师妹们所居舒适宽敞,景色也单调了些,还请徒儿不要嫌弃。”

“多谢师父,当然不会,我很喜欢这里。”舒鱼犹豫了一下,看着天决明那令她倍感亲切的笑,还是问道:“师……父,为何这里会种了这么多的花呢?”

“先代前辈所种,虽不知其所想,但我猜测,许是因为,执念不可消吧。”天决明轻声说着,手指拂过手边一株星辰花。随后他对舒鱼道:“为师见你脸色不好,像是病体初愈,今日奔波劳累这许久,不如先去休息吧。”

替舒鱼指了路,简单交代了些事,天决明嘴边噙笑的看着舒鱼的背影消失在门后,不由自主的探出鲜红的舌……舔了舔唇,一身清正气息消失的干干净净。

...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