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成为大写b的魔,都会有一座宫殿,叫做魔宫。(小说阅读最佳体验尽在【】)

梦泽被浮望玩脱了后,和人族大陆合并,但妖族大部分还是生活在这一处,因此这里也有了个新的称呼,就叫妖界,真是个一目了然的新名字呢。总之从前浮望当老大的时候,在妖界里也圈了一大片地方,建了个魔宫。

在被迫羞耻的经历了“这个妖界我给你承包了”“谁点的火谁就要自己灭”“这种天气最适合杀人了”等一系列耻度爆表的(霸)反(总)派宣言之后,舒鱼终于淡腚了。

妖族长老们也冷静下来,他们用了一天时间就效率十足的将几百年前破败的魔宫修缮完好,毕恭毕敬的将浮望请了进去。于是浮望满意的拎包(鱼)入住,暂住。

从前做魔主的时候,浮望手底下也有不少追随他的下属,后来被他自己发疯干掉了不少,等他被囚,剩下的那些也跑了。如今浮望一回来,又来了一堆追随者。虽然浮望是个可怕的魔不错,但是因为他有强大无可匹敌的力量,崇拜强者的妖族里有相当一部分还是不怕死的想要追随他的。

浮望并没有拒绝那些送上门来的小弟,他把舒鱼带在身边,偶尔会去见见那些人。往往是下面跪着的小弟们满眼狂热激动万分的说,浮望漫不经心的听着,怀里还要抱着一个大型舒鱼抱枕,亲亲脸摸摸手,就好像得了皮肤饥渴症似得。

舒鱼一开始还会挣扎一下,后来发现浮望怎么都改不了,也就慢慢习惯了。大庭广众下秀恩爱这种事,习惯就好了。

但是有一件事,舒鱼始终没能习惯,那就是浮望变成了一个会随手杀人的变态。他从前虽然也杀过人,但那是为了生存,但现在,他似乎是完全不把任何生命看在眼里,随心所欲的样子让人心惊。

既然有崇尚力量的前来投靠,自然也有记住仇恨的要来踢馆。只是这几天,就有不少反抗魔主的勇士前来刺杀,都被浮望挥挥手干掉了,充分体现出了他身为一个反派b的职业操守。

有时候舒鱼看着他都会觉得恍惚,这个真的还是浮望?虽然知晓他经过那些变故肯定会改变,但现在这个样子,比她想的还要严重得多。舒鱼甚至觉得哪一天,浮望要是又受了什么刺激,会把她也干掉。哦对啊,她不是已经被干掉一次了吗?

舒鱼想起这事就有些打不起精神,她觉得浮望现在肯定已经不喜欢她了,至于为什么要把她复活带在身边,也许是因为某些别的原因?她在从前的浮望眼里,能清楚的看到他眼里的温柔和爱意,可现在这个浮望眼里,什么都没有。

甚至偶尔看到他笑吟吟的杀人时,舒鱼会有那么一刻感到害怕。她从未想过有一天,她会对浮望感到害怕。

因为这个,即使浮望表现的好像对她爱不释手极为重视,舒鱼内心还是有些难过。但她又不知道该怎么派遣这种伤感,便渐渐有些沉默起来。她本来就不是什么很活泼的性子,这心里装着事,就越发不喜欢说话了,每天被浮望抱着,腻在一起,什么都不做,发呆就能浪费一天。

复活后第五天,魔宫外又来了一大群妖族,为首的是一个混妖,据说从前是浮望的一个下属,如今听到他归来的消息,万里迢迢的从妖界北边带着一群妖回来效忠。舒鱼又被浮望抱着去接见下属,那位身高两米多,肌肉鼓胀的大哥站在殿中,声如洪钟,唾沫横飞。

舒鱼在这种宛如楼上装修噪音中昏昏欲睡,突然听到一句“……因此为了庆祝魔主归来,属下提议去往人间界狩猎人类,好扬我魔主威风……”顿时整个人都清醒了,突然从浮望怀里坐了起来。

她的动作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下面那位说话的大哥掩去眼底对她的不以为然,不情不愿的开口道:“不知舒大人有何意见?”

拜魔主的高调所赐,短短几天内,妖界内几乎所有妖族都知道了魔主身边有一个极受他宠爱的女子,有着和从前狐族神女天风瑾瑜一模一样的面容。所有妖族都理所当然的将她当做了魔主的替身爱宠。因为魔主的威慑不得不对她表示尊重,但是每个人心里都如同这位混妖一样不以为然。

舒鱼看得出来这些妖族的心思,但是她又没想和他们好好相处,管他们怎么想呢,她自己的心情还没收拾好,实在不想多花心思在这些妖族身上。只不过这次,她没办法这么干看着。

“怎么,小鱼不喜欢他这个提议?”浮望脸上表情看不出什么,摸着舒鱼的头发询问。他自然看得出来舒鱼的心思,所以他也在等着,等着看舒鱼究竟能忍他到什么时候。

舒鱼看看下面面色不善的混妖,又看看浮望,开口说:“能不要滥杀无辜吗?”

“那,什么才是无辜呢?”浮望微笑。

“没有主动来伤害你的,可以不要主动去杀害他们吗?”舒鱼不清楚现在的浮望会不会听她的,但还是开口解释说:“我从前和你生活在不同的世界,我从小接受的教育里,杀人是不被允许的。但我所在的是一个相对平和的地方,你和我从小生活的世界不一样,接受的教育也不一样,妖界比我的世界危险很多,奉行弱肉强食,杀人对你来说很平常,所以我从来没有对你要求过不杀人,毕竟这是不可调和的文化差异。”

“每个世界的人都有各自的生存法则,我没有理由要求你按照我的想法来做事,在我眼里你杀人是不对的,但是也许在你眼里,我从前坚持不杀人才是最傻的,我们都没错,只是从小接受的观念不同而已。”

她真心喜欢他,想和他在一起,所以一直在寻找两人相处的度。从前的浮望会顾忌她的想法克制自己的行为,为了她退步,不让她有一丝苦恼,但是现在的浮望不会了。

和这个浮望相处,舒鱼终于慢慢体会到,从前那个浮望,有多么爱她,为了她几乎改变了他自己的一切。她曾以为自己对浮望已经很在乎,可直到现在,她才渐渐发现,浮望比她爱的更深,所以他更痛苦。

浮望静静听到这里,撩起她耳边一缕碎发放在鼻间轻嗅,依然不疾不徐问道:“所以?”

舒鱼吸一口气,“我的想法是,对于那些想要伤害你的,你当然是可以杀的,但不要主动去杀害那些没有伤害你的人,不管是妖族还是人族。”每天都能看到有人因为一件小事死在面前,杀人的那个还要和她亲亲我我,实在很别扭。

她这话一说出口,下面那群妖族都面色一变,不满之色压都压不住。这都是些凶残的妖族,不乏当初跟着浮望,看着他几乎屠尽五族的妖,根本无法理解舒鱼的说法,只觉得她可笑,只有杀戮和力量才是他们所追求的,为此牺牲一些人又不是什么大事,或者说在他们的法则里,弱者根本就没有活着的必要。

舒鱼没管这些妖族,只紧紧盯着浮望,略有些紧张。谈恋爱这么久,直到现在她才有一种种族差异带来的相处障碍感。而且她也想要知道,这个浮望是否还会在意她的想法和看法,是否会因为她而妥协。

浮望启唇道:“如果我不愿意听你的,你会离开我?”

她的食物都变成他了,还怎么离开啊!而且以她多年看小说经验来说,说会他会更加黑化然后干掉她吧!舒鱼无奈的摇摇头,眸色黯淡,“我会难过。”

大殿之上突然响起一阵笑声,浮望倚在那看着舒鱼直笑,笑的舒鱼莫名其妙,笑的下面那些刚才还不满的妖族们脸色苍白。他们都清楚,魔主最是性情不定,他笑起来定是要杀人,他杀人的时候可不管他们是不是属下。

有几个妖族险些站不住的时候,忽然听到上首的魔主忽然柔声道:“那就听小鱼的。”

那殿中混妖忽然惊呼出声,上前一步道:“魔主!怎可被这种懦弱之人的想法左右!”

一句话说完,他的四肢齐齐被切断,喉咙上也有一条血线,但是人并没有死,嘴里赫赫的冒出些血沫来。

“我才答应了小鱼不滥杀,不然你们,敢用这种眼神看我的小鱼,都该死。”浮望收回手来,语气温柔。但在座的妖族都能听得出里面的杀意,纷纷认清了现实,这还是那个恐怖的魔主,他们不该抱着侥幸,魔主根本就不在意他们的性命,就和他们不在意那些人族的性命一样。

看着下面一堆求饶的,还有半死不活躺地上四肢流血的混妖,舒鱼突然有一种,自己变成了魅惑君王妖姬的错觉。这种暴君为了宠爱的妃子杀了忠臣的即视感,真的没问题吗?

尽力而为、无愧于心,舒鱼只能这么说了。

作为一个接受了二十年现代教育的人,她不可能对杀人无动于衷,但来到这里这么久,她也明白了有些时候只有杀人才能活下去,所以她那时候手上也沾了鲜血。但能杀和滥杀始终是不同的,她大概不可能完全改变浮望,但至少,她可以阻止一些不必要出现的悲剧。

这一刻,舒鱼好像突然找到了自己的新目标——成为异世和平大使,阻止魔王继续黑化,拯救天下苍生。

话说等等,这是不是太难了,而且也太中二了。

“小鱼如果不想我去滥杀无辜,就要好好待在我身边亲眼看着我。也千万不要让我有时间去想这些事,不然说不定哪天我会发疯,跑到人间界去大开杀戒。”浮望打发走了那些吓得两股战战的追随妖族们,这么对舒鱼说。

追随者,本来就是一些可有可无的乐子,他并不需要那些,他们做什么,是死是活他都无所谓,不过能逼得舒鱼开口,姑且也算是有些用处。舒鱼有些事憋在心里不说,他便等着看她什么时候才会说出来。

舒鱼瞪大了眼睛看浮望,他这难道是在威胁她如果敢离开就杀人给她看?可是她没想离开啊。还有不要给他想那些事的时间是怎么回事,他现在大把的空闲时间,难不成她还得给他找点事做?

浮望看她一脸懵懵的,凑到她耳边低声说:“小鱼可以把我留在床榻上,只要在你身上,我就没有时间去想那些了,对不对。”

浮望·黑化·b,大写的污。

“好吧。”舒鱼决定为了大我牺牲小我,做个有节操有情怀的人。

——

棍子

棍子鱼

鱼吃棍子

棍子又吃鱼

——

舒鱼:身体是一样的材质组成,怎么就只有我觉得累呢?

...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