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张牙舞爪企图蒙蔽她吓唬她的袱boss·魔·望,都是纸老虎,舒鱼终于清楚的意识到了这一点。

从牛角尖里钻出来之后,瞬间被打通任督二脉的舒鱼发现,黑化的浮望,也在乎她在乎的不得了,爱在心头口难开。装模作样什么,还不是给她给发现了,舒鱼表示很开心。

她不想去想他到底还爱不爱她,也不想纠结魔究竟会不会爱,浮望愿意听她的话克制自己,愿意和从前一样为了她变成他自己并不喜欢的半妖化,如果这还不是爱,那什么才是呢?浮望做到了她要求的一切,给了她他所能给的所有感情,这就已经够了。

更何况,他还说要带她回到二十一世纪的家。不管这话是真是假,他愿意退一步说出来,对舒鱼来说是根本无法想象的,从前那个时候她就知道,浮望在意这件事,现在她还有什么好说的呢。

有时候舒鱼会觉得,浮望将她的心思把握的一清二楚,什么时候该做什么说什么,让她兴不起一点想要逃避厌烦的心思。即使知晓他做什么,知晓他变了,但心里对他除了心疼就是一如从前的爱意。

如果他所说所做都是出于本心固然很好,若那都是他计算过后呈现在她面前的,那么他真是极为可怕,任何一个人都无法逃过这种细密的网。但是多思无益,他如果真的愿意花心力来这样哄骗她,又何尝不是从另一个方面表现出了对她的在乎。

但是……

浮望真的太在乎她了。

走在妖界大街上的舒鱼,看着身边空出的一大圈和其他地方挨挨挤挤的人群,再看看他们遮遮掩掩投过来的视线,觉得略有些窘迫。

大街上很多地方都贴着她的画像,还画的老像了,明明白白写着她是魔主看重之人,磕着碰着一点都要让魔主震怒——这个描述是什么鬼!这么直接真的没问题?舒鱼觉得自己的尴尬症要犯了。

更不要说这些人投来的视线,都是些安生过日子的妖族,也没有什么恶意,更多的是好奇,还有点惧怕的视线,但就是这种“看啊这人好*竟然能待在魔主身边”的眼神,才让人感到尴尬好吗,简直让她想要转头回魔宫去。

所以说她干嘛说要出门逛逛,看看现在的妖界和从前的梦泽妖境有什么不同啊!说来说去还是浮望整天把她往床上抱不对,如果不是为了避免好好的说句话又滚到一起,她至于出门到人来人往的大街上寻求安全感吗?

而且这样的机会也太难得了!舒鱼看向自己怀里抱着的一只小白狐狸,心痒痒的揉了一把他的耳朵。小狐狸抬头瞄了她一眼,换了个姿势躺着,肉垫踩在她手掌上痒痒的,懒洋洋的将尾巴甩了甩,搭在她的手腕上,又眯起了眼睛reads;仙路春秋。

她只是为了试探一下浮望愿意为她做到什么程度而已,试着要求了一下“变成狐狸陪我去逛街,因为想抱着你”这样,结果浮望就真的,变成了一只小狐狸,跳到了她怀里。

舒鱼愣了一下,就乐呵呵的抱着暖乎乎毛茸茸的狐狸球出门了。然后就变成了众人的视觉中心,倒不是说围着她,而是走过路过的都在不自觉的偷瞄她,周围也给她空出了一圈真空地带,实在压力大。还有一部分的视线凝聚在舒鱼手里的狐狸上。

没有人认出这只玉雪可爱的软萌小狐狸就是狂霸酷炫拽魔主,在妖族眼中,魔主就是凶残嗜血形状恐怖的疯子,怎么恐怖怎么脑补,比如说牛一般的红眼三米的身高,铁塔小山一样的身体之类的,不可能和这种无害可爱的小宠物形象扯到一起。

众妖只是觉得舒鱼不愧是魔主宠爱的人,连狐狸都敢公然抱出来。要知道自千年前那场灾难伊始,狐族就被灭族了,从前狐族的领地至今寸草不生。别说狐狸,但凡是靠近一些的亲族也都几乎四绝,妖界众妖那都多少年没看见过狐狸了,看见狐狸的几率都和看见魔主的几率一样了好吗。

舒鱼不明所以,在众多视线中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决定转头回去吧,下次出门一定要做好变装准备,她根本没想到自己的画像会贴满大街,出个门人家都认识她。

结果还没走两步,大街上轰隆隆的传来巨大的声响。一群光着膀子的妖族汉子骑着妖兽跑过来,灰尘滚滚,惊起一片的妖族退避。那一队妖族还喊着“南妖族角犀大王出行,退避!”

眨眼就到了舒鱼面前,舒鱼还没来得及退避,眼看那三米高的妖兽粗壮的蹄子要踩下来了,就见那模样奇怪的妖兽突然尖啸一声,骤然停了下来。那坐在妖兽身上的某汉子没有防备,一个打滚从妖兽身上栽了下来,恰好落在舒鱼脚边。

在一大群人都纷纷后退远离舒鱼一个人的情况下,她实在是太突出了。那位栽下妖兽丢了面子的汉子一张粗野的脸庞因为怒火涨得通红,吼道:“何人敢拦我角犀大王!”

一脸无辜的围观群众舒鱼:“……我没有拦你。”她什么都没做好吗。

“那本大王的骑兽为何突然发狂!敢让本大王丢面子,今日你的小命就留在此处吧!”角犀大王还未说完就一掌朝舒鱼拍去。

妖界融合人间界之后,比之从前的梦泽更加大了,地广妖稀的,这角犀大王离得远,知晓了魔主归来的消息就急急忙忙搜刮了治下一些好东西,前来送礼表示效忠。虽然知晓魔主发了话,身边有一个千万不能惹的爱宠,但奈何舒鱼的画像还没传得那么远,所以角犀大王没认出来,否则这会儿他就不是喊打喊杀了。

舒鱼是带了她的虹鲤剑出来的,所以这时,她一手捏了捏怀中小狐狸蠢蠢欲动的小肉垫,一手反手拔剑出鞘,迎上角犀大王那双肉掌,将那以皮肤坚韧利器不入为名的角犀大王手掌戳了个对穿。

舒鱼抽出剑,洒下一片血花。

很好,她的身手还没有丢,苦练的剑法总算没有白费,浮望给她炼制的这具身体简直棒,她感觉现在比当初天风瑾瑜的那具身体还要厉害了呢!

苦练了那么久的剑法,终于又找到了装逼的机会。而且现在变得这么厉害反倒不用出手简直是浪费。舒鱼脸上面无表情,收剑入鞘,有点满足,被她单手抱着的狐狸又看了她一眼。

捂着胸口的角犀大王被两个属下扶住,哼哧哼哧直喘粗气。舒鱼很能把握分寸,那一剑当然不可能杀了他,只是受了点小伤而且暂时动不了灵力罢了。

“以后记住,别在大街上骑着妖兽横冲直撞。”舒鱼说完抱着狐狸就要走,又被角犀大王喊住。

“本大王为魔主上贡而来,你伤了本大王,想这么一走了之,就不怕魔主怪罪reads;我爹是袁绍!”

给浮望送礼来的?不过听到后面那句话,舒鱼惊呆了,这人,好会扯大旗,哪里来的脸?她看看怀里眯着眼睛的浮望狐狸,又看看周围围观群众和自己一样的微妙脸色。

面对这位无知的倒霉的兄台,她竟无言以对。良久舒鱼才表情纠结的憋出两个字:“不怕。”

“你这是公然挑衅魔主!”角犀大王眼睛一亮,给她扣帽子,大声吼道:“如此不敬魔主,必定心怀不轨!还公然带着狐狸,必定是狐族余孽,给我一起上,替魔主抓住这有异心的妖族!”

就在他高喊的同时,另一群人飞快的来到此处,打头那位舒鱼认识,是浮望的众位小弟之一。他先是看一眼那高声嚷嚷的角犀大王,挥挥手让人将他制住,连着身后那一串属下都被制住了。然后来到舒鱼面前,对她行了个礼,“舒大人,可有什么地方受伤?”

“没有。”

那原本还在叫嚣着的角犀大王见到这一幕,突然灵光一闪,想起了那个传闻。魔主有一位极宠爱的女子,不知姓名,只知姓舒,爱穿红衣,与魔主形影不离。难不成、难不成就是这位?!想到这里,角犀大王顿时感到无比惊恐。他是在南边被其他几个妖族排挤过不下去了才会跑到这么远来投奔魔主,现在全都完了,这条小命都保不住了!

不管他是如何的后悔害怕,舒鱼都不知道了。站在她面前的这位大哥,虽然口口声声的舒大人,但是显然看不起她,语气也硬邦邦的:“舒大人无事还是不要随便出来,否则出了什么事魔主怪罪下来,就算舒大人是魔主喜爱的宠物,也讨不了好,所以还是请舒大人回去。”

原本准备立刻回去的舒鱼,不想回去了。这些家伙看她不顺眼,她看他们就更不顺眼了,都是一群残暴杀戮无度的家伙。

舒鱼举起手里的狐狸,鼻子对着鼻子问:“我是你的宠物?”

狐狸的耳朵动了动,嘴巴似乎是个笑模样,“不是,小鱼若是不高兴,我替你杀了他就是了。”

那位大哥听到狐狸嘴里冒出熟悉的魔主声音后就已经惊呆了,听到这里,再见到那血色的眸子,霎时间冷汗浸湿了后背,哪里还有刚才那硬气的样子,哆哆嗦嗦的求饶:“魔主、魔主大人饶命,属下知错了!”

整个场面安静极了,随后短促的尖叫四起,人群避开这里四处逃窜,三分钟后,热闹的大街上只剩下舒鱼和她手里的狐狸,以及那位站不住还在冒着冷汗的大哥。

目瞪口呆的舒鱼:浮望的名字已经不是可以止小儿夜啼这种程度了,看他们吓得,浮望当年究竟做了多么可怕的事情啊。

“如果早知道我出来会造成这种后果,你应该提醒我的。”

“何必在意其他人的看法。”浮望蜷在她怀里,舔了舔她的大拇指。

舒鱼的心情又好了起来,举着狐狸亲了一口,亲了满嘴的毛。旁边的大哥已经被吓到龇牙欲裂,满脸不敢置信。魔主,那个可怕的魔主,变成了一只狐狸,温驯的被人抱着?!他是做梦还是死了?

舒鱼没管他,干脆抱着浮望狐狸在无人的大街上四处走走看看,刚好,人都被吓走了,她一个人可以自在的逛街了。

那天之后,妖界又有了一个新的传说——魔主的女人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一步杀一人,一身白衣染成红。

舒鱼不知道这个传闻是怎么传出来的,但她也不在意了,至少那些浮望小弟看她的眼神凝重多了。

在妖界没过多久,舒鱼又跟着浮望回到了人间界,因为浮望要做的事还没做完。

...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