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鱼不太开心,因为作为一只奶喵,她不能说话。交流上,因为浮望很会察言观色,她一般的问题都能得到解答,但是某些时候,想要表达一些复杂的事情的时候,浮望就不明白了。

为了表达自己想要恢复人类身份的愿望,舒鱼喵跳上书桌,指使着浮望给她弄了墨水,然后她举着爪子,用爪印艰难的在白纸上拍出了歪歪扭扭的“变人”两字。

浮望拿起那张溅了许多墨点,还有无数黑色爪印的白纸看了一阵,在舒鱼亮晶晶的眼神中,露出一个赞赏的笑容,“小鱼真厉害,这两个字写的很有大家风范,特别是最后这个爪印印的位置恰到好处,很有画龙点睛之意。”

舒鱼:……谁要你夸我,而且这么昧着良心的夸奖你也说得出来,看看那两个字表达的意思好吗?!

舒鱼喵沉默了一会儿,跳上他的肩,毫不客气的在他脸上印了一个黑色的梅花儿。面对这样一张‘安德拉伯爵’的脸,舒鱼毫无压力。

浮望把不高兴的奶喵抱在怀里哄着:“不是我不肯让小鱼变回人形,而是我现在还没有办法,但是很快,我就会解决这件事,小鱼相信我,再耐心等一等好不好?”

舒鱼不是会乱发脾气的不讲理妹子,之所以不开森是怀疑浮望故意逗她玩想看她变成猫,既然现在浮望都解释了,她也就暂且相信这个说法。至于事实究竟是不是浮望说的那样,舒鱼看看他诚挚的眼神和毫无破绽的脸色,这男人要是想骗人的时候,谁都看不穿。

舒鱼喵恹恹的趴在浮望怀里,懒洋洋的看着他把那张印满了梅花的纸收起来,放在他自己的乾坤袋里,和之前打劫来的那些宝物金币放在一起。然后浮望就带着舒鱼去洗她的爪子,温热的水还有力道恰好的揉捏,舒鱼喵被捏的眼睛都眯起来了。

浮望揉着那小爪子,也很愉悦。他们现在在安德拉伯爵的庄园里,浮望原本以为那个拥有特殊气运的人就在安德拉伯爵身边,但是把整个庄园里的人全都看过一遍后他发现,竟然没有。不过他也没有急,每天都抱着猫看看风景,尝尝好吃的。

对浮望来说,哪个世界都没有关系,只要怀里这个人还在他身边,他就什么都不惧。而且这个世界奇异的和他原来的世界不同,各种力量也和他从前世界的力量不同,引起了他的兴趣,让他想要多看看多了解。

简单来说就是,浮望那看到什么感兴趣的技能都想学的学霸之病发作了,想要研究魔法之类的东西。更何况现在舒鱼这么可爱的样子,真是让他日日夜夜都爱不释手,想要时时刻刻握在手中。如此难得的机会,当然是能多看一眼就多看一眼。

只有一点,不能做更加亲密的事情了,有些可惜。昏昏欲睡的舒鱼喵突然一个激灵醒了过来,疑惑的看看满脸温柔的浮望,又看看周围,没有危险啊?

舒鱼喵也没多想,拍了拍浮望的手指,喵了一声。

“喵~”——我饿了。

要说变成猫有什么好处,唯一的好处大概就是她不需要喝浮望的血了,因为不是浮望给她弄的那具身体嘛~特地为她准备的那种奶和奇怪果汁还是挺好喝的~

午后,浮望坐在花园里研究魔法卷轴,舒鱼喵在他怀里午睡,侍从送来了一封信,是帝都公爵大人的邀请函,邀请他参加公爵爱女的成年舞会。

这位帝国第一公爵大人是安德拉伯爵的叔父,对他这个侄子一向疼爱,甚至超过了自己的几个儿子,安德拉伯爵一年里有大部分时间是在帝都公爵府上度过的。按照往年的习惯,就是没有这个舞会,安德拉伯爵这个时候也确实应该去帝都了。

浮望拿着那邀请函若有所思,也许安德拉伯爵身上那点沾染上的特殊气运,就是在公爵府中,毕竟安德拉伯爵在那里待得时间更多reads;女秘书宦海沉浮:上位。

虽然浮望变成了安德拉伯爵的样子,但是行为举止多少还是有些不同,也没有他的记忆,只能靠他自己的应变。然而扮演一个人,对浮望来说是没有压力的,他也不担心被人发现异样。实在不行,他还能带着舒鱼离开另找身份另想办法,之所以这么做不过是为了方便罢了。

将邀请函放在桌上,浮望接着研究自己的魔法书,吩咐侍从:“准备好行李,明天就出发去帝都。”

“是的,伯爵大人。”

毕竟是魔法大陆,赶路的方式自然不只有马车,那些旧派贵族们就喜欢这些人力的东西来彰显尊贵和身份,真要赶路去那么遥远的帝都,就需要动用到魔法传送阵了。当然这种传送阵传送的越远,传送的东西越多,耗费就越大。安德拉伯爵这么传送一次,花费的就是普通平民一辈子都赚不到的钱。

浮望对传送阵很感兴趣,随即定下了下一步学习传送阵的目标。因为安德拉伯爵是个没有魔法资质又吃不了苦的贵公子,所以他既不是魔法师也不是武者,身边就有十几个负责保护他安全的魔法师和武者,还有侍从女仆,一大串人和一大堆行李。

从头到尾,浮望都坐在马车上,直接连人带马车到了传送阵上,过了大约一盏茶时间,就到了万里之外的帝都。从帝都传送阵出来,已经有公爵府上的管家在等着,将他们一行人引入了公爵府。

浮望住在公爵府里也很是自在,因为府中的仆人对他十分尊敬,那位公爵大人也在第一天就亲自跑过来嘘寒问暖。知道了他之前在拍卖会上差点被九级妖兽伤了,还安慰的送了他一堆好东西,并且信誓旦旦的说会给他出气,热络的姿态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不是他侄子是他儿子呢。

结果浮望还真的从几个仆人口中知道了一些辛密,安德拉伯爵还真的是公爵大人的种,至于公爵大人和安德拉伯爵母亲的那些私情就不说了。不知情的外人都以为公爵对安德拉伯爵的疼爱是因为他父母双亡。

据说公爵大人的私生子有两个,一个就是安德拉伯爵这个备受宠爱的,另一个则是刚好相反,在公爵府里连普通下人都过得不如。那个公爵私生子是公爵醉酒后强占一个低等侍女生下的,出身本就不好,不仅是天生的废柴体质,还是黑发和暗紫色的眼睛,这在魔法大陆上象征着恶魔。

没有一出生就被杀死,还算是公爵勉强看在他身上流着他一样血液的份上。

但他也就是没死而已,公爵不许任何人说他的身份,也不让他学习魔法和武技,只把他当个粗使下人,那日子过得有多差显而易见。特别是和安德拉伯爵这个年纪一样却犹如云泥之别的人比起来。

最糟心的是安德拉伯爵还不知道为什么就喜欢找他麻烦,每次安德拉伯爵住在公爵府都要让他来伺候,然后各种羞辱他。

浮望看着这位身板挺直,眼神中深藏着恨意的黑发青年,缓缓露出一个笑。很好,此间世界气运独特之人,找到了。而且这青年眼里透露出的野心和不甘,有几分他很久以前的样子,这是个渴求力量并且会为之牺牲一切的人。

名叫布契的黑发青年知道了一个惊天秘密,那个一直欺负他的安德拉伯爵已经不再是安德拉伯爵了,而是这几天闹得沸沸扬扬的九级妖兽化身,而且他对他提出了一个极为诱人的交易条件。

“布契?有没有兴趣和我做一个交易?”

“我需要你的这具身体,作为交换,我会给你一具新的身体,新的身份。从此之后你不再是公爵府上一个仆人,你可以得到我手中的魔法书籍,武技和钱财。然后你可以得到力量,用这力量去做到一切你想做到的事。”

恢复了原本模样的九级妖兽在布契眼中,就像是一个真正的恶魔。他端坐在那里,黑发血瞳,笑容再温和也掩饰不了那种弥漫全身的血腥味,那种令人心颤的恐惧几乎将他压倒reads;[韩娱神话]争取‘不二\\\\’。

定下了契约,走出了那个安德拉伯爵所在的园子,布契还有些回不过神来,他觉得自己好像是一个和恶魔交易,把灵魂出卖给了恶魔的人。不过……布契狠狠握拳,如果能给他力量,不管是恶魔也好妖兽也好,他都愿意去试试。

而且换了一具身体的话,他亲爱的笛莉亚,他的妹妹,就能和他在一起了吧。

公爵唯一爱女笛莉亚的成年舞会,邀请了帝国无数青年才俊前来参加,也有着选婿的意思,所以晚上的舞会很是热闹。不仅有几位王子出席,笛莉亚小姐的好友爱尔柏塔公主也前来参加。

公爵打算着将女儿笛莉亚嫁给一位最有可能继承王位的王子,然后撮合爱尔柏塔公主和自己的侄儿安德拉。可惜现在正在房间里说悄悄话的两位女士,对于他的这个决定都并不开心。

“亲爱的爱尔柏塔,我应该怎么办?我的父亲想把我嫁入王室,可是,可是我爱的人是布契,我不能背叛他!”美丽动人的少女哀伤的说,眼神悲切。

坐在她旁边的爱尔柏塔公主替她擦了擦眼泪,表情同样不好,“亲爱的,先不说你和布契是兄妹,即使他不被公爵承认也是一样,只要公爵不肯答应,你们根本不可能在一起。”

“我知道,可是我们的爱是无罪的,我愿意和他离开这里,我不要这华美的衣服和首饰,我只要他。”

爱尔柏塔公主摇摇头,叹息道:“我可真佩服你的勇气,我就没有办法了,你知道公爵一直想让我和安德拉,就是公爵那个所谓的侄儿结婚,天哪,那个男人真是个只有脸能看的草包,但是很可惜的,公爵大人连我的父王都不怕,我很有可能得嫁给那个草包。”

笛莉亚抱歉的看着她,更加的难过,“爱尔柏塔,我们为什么都要承受这么痛苦的命运!”

“这就是我们的命啊笛莉亚,不要再哭了,马上就要开始舞会了,到时候你这样出去一定会被看出来,公爵会生气的。”

华美的殿堂里,舒缓的音乐缓缓流淌。穿着时兴衣裙,戴着昂贵首饰,手拿香扇窃窃私语的夫人小姐们,不停的用眼睛偷偷去瞄那些英俊挺拔的男客们,时而发出一阵小声的哄笑。也有男客眼神热烈的追寻着某位小姐,然后按耐不住端着一杯酒上前攀谈的。

晚会将要开始的时候,门口的侍从又迎进了两个人。是什么人这么姗姗来迟?灯火辉煌的大厅中,不少人将好奇的目光投向门口。

一位金发灿烂,眸子海蓝深邃,表情温柔迷人的俊美男子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中,被这位身上那种说不出的气质给惊艳了一把的人们,很快都讶异的发现,那竟然是公爵的侄子,爱德拉伯爵。关于他的身世,是上流圈子里不能说的秘密,如果是他的话,这么晚才出现也能说得过去,谁叫公爵看重他呢。

不过,一段时间不见,这位伯爵似乎有了些改变?那令人心生好感的笑容,深邃包容的眼眸,风度翩翩的迷人姿态,都是从前的伯爵所没有的。更让众人惊讶的还在后面,那位心气很高,一心追求公主的爱德拉伯爵竟然姿态温柔神情缱绻的牵着一位陌生女子的手,和她一起走进了大厅。

众人将视线转到那位伯爵的女伴身上,顿时一阵哗然。因为那位女子的黑发黑眼,也因为她太过美丽的容貌。穿着不像其他人那样露出肩膀和背部,反而一直包裹到脖子,交错镂空的图案露出漂亮的锁骨。白色蔷薇簪在胸前,纷繁复杂的蔷薇图案绣在裙摆,随着她的行走交错间流传出银色的光华。

纯黑银绣的礼服和那绸缎一样的黑发以及暗如夜空的黑眸,再加上她脸上淡漠的表情,让她看上去就像一个高傲的女王,白色的手套搭在爱德拉伯爵的手上,任谁都能看出他们之间那种圆润和谐的氛围,无人能打破。

因为他们的到来,大厅中静了一瞬。

...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