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唔。”一声轻轻的呻吟从空荡的教室里传出来,趴在课桌上的女生捂着脑袋坐起来,有些茫然的看着周围陌生的景物。

这里是哪里,她是谁?用力的晃了晃脑袋,女生发现自己脑袋里空空的一片,什么都没有,不知道自己叫什么名字,不知道这里是哪里,什么都不记得。

夕阳昏黄的颜色映照在女生的身上,突然响起乌鸦嘎嘎的怪叫声,把茫然无措的女生惊了一跳。她转头往窗外看去,正看到几只乌鸦站在窗外的枯枝上,扑闪着翅膀,暗红的眼睛定定的看着她。

夕阳已经快要落山了,最后一丝光线挣扎着游荡在天际,闪烁着不详的红光。残阳如血,站在窗边的女生往外看去,偌大的学校里面没有一个人影。

一栋栋教学楼都已经变得昏暗,一个个窗口黑洞洞的像是怪物窥伺的眼,让人心中生出一种不好的预感。女生忍不住往后退了一步,可转头看着被夕阳映照的像是染了血色的教室墙壁,她又有些不敢动作。

虽然没有了记忆,但是她下意识的觉得害怕,这种好像随时都会出现灵异事件一样的地方,让她觉得无比的害怕。

如果他在身边,就不怕了。女生这么想着,突然一愣,“他”是谁?可惜她想破了脑袋都没得到一个确切的答案。

眼看着天已经完全要黑了,女生不敢再在这里耽搁下去,她定定神朝着教室门走去。可是刚到门口,她就发现门被哐的关上。心里猛地一跳,女生安慰自己这大概是风把门刮上了,一边伸手去拉门把,却摸到了一手的湿润。

手掌中的湿润还带着一股腥气,她不敢看,只用力的去拉那扇门,但是那门就是纹丝不动,好似被铁焊上了。女生听到自己的呼吸变得急促,眼角瞄到门旁边的电灯开关,她赶紧按了开关。

瞬间变亮的空间让她不适的闭了闭眼,然后感到舒服多了,明亮的光总是能驱散恐惧的。然而当她看到自己的手,发现上面沾着刺目的红色血液,忍不住退后了一步撞在一个课桌上。稀里哗啦的声音,是她把那个课桌里面放着的东西撞出来了。

人的手臂、手指、大腿,身体的各个部件,从课桌的抽屉里滚了出来。其中一个头颅滚到了她的脚边,头颅上杂草般的头发遮住了那张狰狞的脸,只露出一双满是恶意的眼睛,刚好对上她恐惧的眼神。

女生感觉自己手脚冰凉,僵硬的转动脖子去看其余的课桌,在她能看得到的课桌里,都摆着这些,人类的残肢,还有一颗摆在抽屉里看着她的头颅。教室里有大概三十几张的课桌,每张课桌里面都有,包括她刚才醒来时趴着的那张。

“啊!”急促的尖叫了一声,她更加用力的想要去打开那扇教室门,就在这个时候,明亮的灯光突然闪了几闪,慢慢暗下来,变成了一种诡异的红色,整个教室里除了她的呼吸听不到一点其他的声响。突然,漆黑的黑板上突然出现了一行白色的粉笔字——想要离开这里吗?

很可爱的字体,但是在这种情境下只能让人感到无比的诡异。

“如果想要离开这里,那就去杀掉在这校园中的另一个人,至于那个人在哪里~嘻嘻~你就要靠你自己去找啦~”黑板上的字这么写道:“如果做不到,你就死在这里吧~和这些人作伴~”

怎么都拉不开的门在这一刻哐当打开,外面同样漆黑的走廊像是要吞噬一切。僵立在那的女生立刻夺门而出,想要离那个教室远远的。外面的走廊没有人,其他的教室关着门,她不敢去其他的教室看,只能顺着楼梯往下跑。

只要离开这个学校,离开这里就好了!

她在六楼,原本早就该下到底层了,可是跑了这么久,她却还没有到达底层,霍然抬头一看,只见旁边墙壁上有一个六层的标志,她竟然根本没有跑下一层楼。而且如果这是第六层,那她刚才下来的是第几层?她喉咙发紧,不再试图往下走,而是掉转头开始往上走,这回走了两层楼梯,她就看到一扇门。深呼一口气拉开了那扇门,一阵迎面而来的风吹得她闭上了眼睛。

外面是天台。正对着她的地方有两个人,一男一女,女孩子拿着一把刀疯狂的扎在男孩子的身上,血肉飞溅到她脸上。男孩子的胸口被戳出了一个大口子,早就已经死了,女孩还浑然不觉,只是不停的重复机械的动作。

过了一会儿,女孩子回过神来,她有些疯狂的笑道:“我、我杀了他了,我能出去了,我能离开这个该死的鬼地方了哈哈哈!”

她似乎没看见刚上来的女生,只是兀自高兴着,可是突然,她的目光凝聚在被她杀死的男孩脸上,混沌的神情开始清醒,然后她露出了惊惧的、不可置信的神情,手中的刀摔到一边,用沾满鲜血的手抱着头喃喃道:“不可能,这不可能,我想起来了,我想起来了……我怎么会,我竟然杀了你,可是,可是我不记得了,怎么会是你……不、不!”

她十分难以接受的去触摸男孩的脸,然后突然崩溃的大叫,又笑又哭,像个疯子。接着,她恍惚的对死去的男孩子说:“我来陪你了,我马上就来陪你。”几步靠近了天台的栏杆,毫不犹豫的纵身跃了下去。

站在门口看着这一切的女生回过神来,试图去拉住那个要跳楼的女生,但是她的手捞了一个空,那个长发长得挺漂亮的女孩子摔下了楼。女生一惊赶紧往下看,但底下却什么都没有,没有那个跳楼的女孩子的尸体。她再转头一看,身后那个被女孩子杀死的男孩子尸体也不见了,天台上只有她一个人。

天台一角的水箱上站满了漆黑的乌鸦,嘎嘎的声音像是什么人嘶哑的笑声,充满了嘲讽。

突然水箱往一边倒下来,鲜红的血液从水箱里面溢出来,很快就铺满了一面,浓稠的血色湖泊。女生浑身颤抖,咬着唇压抑住了尖叫,低喘了两声,从来时的门跑下去,继续奔跑在楼梯上。此刻她也没办法去想刚才看到的那两个人是怎么回事,脑子里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离开这里。

栏杆的扶手上有大块干涸的斑驳血迹,女生手上也沾满了干涸的血迹,她跌跌撞撞的跑在楼梯上,也顾不得这些。开始只有她一个人的脚步声,可是渐渐的,她好像听到了楼上传来另一个人的脚步声,那个人也在下楼梯,好像在跟着她。如影随形的恐惧让她一个不小心,脚下一滑从楼梯上摔了下去。

腿上传来剧痛,女生艰难的从地上爬起来,听到那个脚步声越来越近,像是踩在她的心脏上。就算腿上再痛,她还是扶着楼梯接着往下走,不敢让身后那东西追上来。

她好害怕,真的好害怕,有没有谁来救救她!

……

这个世界有些奇怪,浮望翻看了一下醒来的教室里面那些零零碎碎的尸体,没找到什么收获,唯一的线索就是面前那块黑板子上出现的字迹。上面说,如果想离开这里,就去找到这个学校里面的另一个人,然后杀掉她。

另一个人,会是小鱼吗?他刚醒来的时候,似乎有什么试图控制他的记忆,但是他的魔魂凝练,又经受了千年的锤炼,几个世界的磨练,那种试图控制他记忆的力量远远不能对他造成影响。

但浮望猜测小鱼很有可能会和她遭遇一样的事情,她就不一样了,她的魂魄虽然比一般人要强,但是比他的魔魂要弱得多,虽然依然是用的他炼制魔身,但是很有可能会被那种力量影响记忆。

而且,浮望记得,小鱼似乎是最害怕这种东西了,连长得狰狞可怕的妖兽都不怕,却怕这种看不见形体的奇怪鬼魂。当年他们在他原本的世界时,有一次歇在荒山古庙里,那里有一只厉鬼,就险些把她吓哭。之前还一派威风凛凛,那时候就吓得像只可怜的小猫,抓着他的手瑟瑟发抖。

现在在这里,她一个人不知道要害怕成什么样子。只是有点麻烦的是,这个世界有点奇怪,他破坏不了这里面的东西,小型的破坏,普通人能做到的破坏是可以的,但是大型的破坏,比如弄塌这一整座楼就不能了,就算弄坏也会在下一刻复原。

正想着,一直试图将他关在这个房间里的门自动打开了。浮望干脆提步走出去,他要赶紧把小鱼找到。让他猜猜,他的小鱼现在会不会害怕的躲在什么地方哭呢?害怕的哭泣,然后投入他的怀抱,以后都不敢离开他了吧。

浮望脚步一顿,露出个笑容,往旁边的楼梯看过去。刚想着小鱼,她就来了。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还夹杂着急促的呼吸,频率太过快的心跳声,他在这里都能听见了。他可怜又可爱的小鱼,看样子真是吓得很惨,而且听这个脚步声,她似乎腿部受伤了?浮望干脆踏上楼梯,在拐角处张开怀抱,将几乎是从上面冲下来的人抱住。

“啊!”骤然被人抱住,已经吓到草木皆兵的女生再也忍耐不住的尖叫了一声,剧烈的挣扎起来。

“小鱼,别怕,我找到你了,别怕,没事了。”

一个长得很好看,像是从古风画卷里面走出来的男人,并不是她想象中的什么穿白裙子的女鬼之类的东西。虽然这个男人给她的感觉很安心,但是她也并不敢掉以轻心,仍旧挣扎着离开他的怀抱,然后问道:“你是谁?”

他有体温,应该不是鬼,所以她也没有转身就跑,而是小心的和他搭话。不得不说,这个男人的出现,让她紧绷的神经松了松,在这种诡异的地方看到那些诡异的场景,这个时候能看到另一个活人真是太好了。

头发乱糟糟的,脸色惨白,眼眶通红,看到她那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浮望笑了笑。她这个样子,似乎让他想起了刚见到她的时候,那种被惊吓到的模样真是像极了,可惜后来她越来越坚强,这么可怜的样子再也没见到过了。浮望想着,原本就温柔的声音更是柔和了好几度,听着都要把人融化了。

“我是浮望,你的恋人,你叫做舒鱼,小鱼忘记了?”他说:“我在一个房间里醒过来,里面有很多的尸体,我不放心,就来找你了。”

见她听到这话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浮望就猜到她肯定也是在一个类似的地方醒过来,而且,大概她也看到了那种“想要离开这里就杀掉另一个人”的字迹。这个世界也有点意思,想让两个人自相残杀吗?他当然是不会伤害小鱼,但是,失忆的小鱼会不会在这么害怕的情况下,选择杀了他来达到目的呢?

浮望不自觉的有些期待。如果小鱼真的这么做的话,他就有借口‘欺负’一下小鱼了,到时候满腔愧疚的小鱼定然是不会拒绝他的。该怎么欺负她?新奇的世界总是会有更多新奇的玩法。

“我是,叫做舒鱼?”女生有些犹豫的问,她心底有什么告诉她,这个人可以相信,但她实在太害怕了,而且在黑板上看到的字迹,以及在天台上看到的那两个人的幻像,让她没法完全的放下心来。

楼梯上又传来那种沉闷的脚步声,一声一声的越来越接近,已经基本上认可了自己身份的舒鱼脸色一变,有些求救似得的看向浮望——这个据说是她恋人的男人。

浮望也并没有让她失望,伸手重新将她纳进怀里,安慰的轻声道:“别怕,我不会放开你的。”

舒鱼没说话,几乎想把自己藏到他身体里面去,整个人都在发抖,特别是听到那个脚步声,响一声她就抖一下。

浮望心里那点还没成型的淡淡恶意都被怀里这个颤抖的身子给抖没了,只剩下一腔无奈和心疼。真的这么害怕?比从前还要害怕,是因为没有了记忆的原因?

也许他应该先找个地方,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想到这里,他看了一眼楼上,直接转身往下走去。原本舒鱼怎么都到达不了的底楼,浮望抱着舒鱼轻轻松松就到了,走出了那栋教学楼,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只有一个地方亮着灯,在一片漆黑中格外显眼。

作者有话要说:一点都不可怕有没有~我是一个完全没有写恐怖小说天分的人,对,没错就是这样。

...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