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卿要找的人找到了?”

“是的,大皇女。=”

玉器碎裂的声音响起,桌上摆放的珍贵玉器被宽袖挥到地上碎了一地。在舒鱼面前一向表现的爽朗大方的大皇女声音森然,“我都吩咐了不能让她找到人,你们还让那个男人见到她,是怎么做事的!”

“大皇女息怒!”跪在大皇女脚边的人诚惶诚恐,生怕这位主子迁怒自己。

大皇女又一挥袖将桌上剩余的东西全数挥落,恨恨的道:“吩咐下去,我要让那个男人发生意外死去。”

“这,大皇女,舒大人她……”

“我要的人,还从没有得不到的,哼!既然她敬酒不吃,只好请她吃罚酒了!”

不只是大皇女知道舒鱼找到了自己要找的人,其他那些盯着舒鱼别馆的男奴贩子们都知道了,并且得到了那男子是那位神秘大人的主夫的消息,据说那位大人十分宠爱自己的主夫,将人藏在别馆中,不让见任何人。

有不少人见大笔悬赏没办法得到了,又试图去推销几个下人,哪有身份高贵能力出众的大人家中,只有一位主夫,并且没有下人的呢。不过,依然吃了闭门羹,因为舒鱼不需要任何人伺候,不管是男是女。

男奴不用想,舒鱼要是带了男奴回去,浮望立刻就能给她一个和善的笑容然后让她后悔莫及。用女子,不好意思,舒鱼也不愿意。不只有浮望才有占有欲,舒鱼也有,只不过一般比起浮望那么严重的程度,舒鱼就显得正常很多。

舒鱼把家里那位女管家也给辞了,所以这座别馆里就只剩下舒鱼和浮望两个人。不是舒鱼小心眼,而是浮望现在的样子,她实在不放心他被其他女人看见。

自从舒鱼说了那些话之后,浮望就很是配合的了解了一番这个世界男人的打扮行事,然后入乡随俗的扮起了一个合格称职的主夫。这里做主夫的男人主要的作用就只有两个,生孩子和□□。前面那个浮望做不到,但是后面那个浮望很满意且很积极。

舒鱼看到浮望的新造型之后就一直脸红耳赤,经常晕晕乎乎的又被浮望骗到床上去了。终究还是活的时间太短,道行不够高深斗不过浮望的原因。如果不是身体没有什么异常,舒鱼几乎要觉得浮望就像个采阴补阳的狐狸精,因为她老觉得浮望越来越光彩照人了。

这里的男人大多数时候只能在内院活动,为了能随时随地伺候主君,穿的十分轻薄,脚腕手腕或者脖子,都会戴上特制精美的圈,散发着一种能诱发情.欲的香味。他们并不涂脂抹粉,而是会按照各自的特色展露美色用来勾.引自家主君。

譬如浮望,他换了一身白衣,清透的白衣贴在身上,远远望去仙气缥缈,走近了就会发现身上某些深色的部位能隐约看见,衣襟敞开露出胸膛,举手投足动作稍大就会滑下去露出肩膀美背什么的,长发披散,或者随意扎起,手腕脚腕各戴一个精美银环,上面还有细小的铃铛,会发出细微清脆的铃铃声。

浮望除了赤着脚,就是穿着竹屐,衬得那双脚足形优美,皮肤透白。他神情慵懒惬意,倒像是真的在享受着这种安逸闲适的日子,如果舒鱼看他,他很快就会发觉,懒懒投来一个微带笑意的眼神,勾魂摄魄。

虽然装扮十分的有情♂趣,但他却没有时常露出魅惑的表情,反倒端方极了,就好像自己穿着打扮并不是这种令人感到羞耻的样子。不得不说,浮望十分了解舒鱼的喜好,舒鱼就喜欢这种调调,每每见他披着白衣立在廊下,将手拢在袖中,胸膛若隐若现,微微仰头露出一截脖子微微笑的样子,都把持不住。

这还不是浮望最让人把持不住的样子,真正让人把持不住的,是他穿着这种装扮半妖化的时候。狐耳狐尾,被扑倒躺在地板上,衣襟散开头发凌乱,大半个肩膀都露出来了,还有那双大长腿屈起,赤着足,脚腕上劲瘦的腰身被一指宽的腰带束起,松松的还能看见流畅的腰身弧度。

浮望不得了,他要上天了。舒鱼每次懵逼的顶着睡的凌乱的呆毛从床上坐起来,看到旁边浮望一副‘今天也吃饱了’的神情,就感到莫名的微妙。她真的有这么容易被勾.引到吗?答案是是的。

这个世界里,男人的限制很多,比如说不能随意上街,不能随意见外女,不能拒绝主君的任何要求,还有不能在其他女人面前兽化,否则就会被认为是不知廉耻,是要被唾弃的。至于兽化用在什么时候,当然就是□□的时候了。不过女人就基本上没有什么限制,打架比试起来都经常使用兽化。

舒鱼接受不了这个兽化后那啥的设定,浮望提过一次见她立刻炸毛了,连忙顺毛摸把她安抚下来,之后再也没有提起过这个话题。

当浮望要学一样东西,没有什么能阻止他,而当他决定偷懒的时候,也没有什么能阻止他。虽然这个世界有些古怪,但是他基本上已经将这个世界当做了休闲场所。与其说是舒鱼将他藏在别馆不让人看见,不如说是浮望将舒鱼圈在了别馆里。

浮望想要得到什么,很少会直接说出来,他喜欢亲手去得到,并且享受着这个过程。他想要舒鱼的时候,任是舒鱼意识再坚定,也扛不住。就算舒鱼对他的尾巴终于有了一点点免疫力,但浮望那不是不只有一条尾巴吗,他有九条,只不过一般不露出来罢了。

关于九尾狐这事,舒鱼问过浮望,当时浮望回答说:“从前并没有,后来闲极无聊,用这身体做了个实验,就变成这样了。”他说的是舒鱼死去之后那段时间,疯的厉害,不止去迫害别人,还迫害自己。

舒鱼没多问,但是后来抱着他的尾巴也恹恹的提不起劲,被浮望压着滚了一圈就衣衫不整的恢复了精神。天大的事,睡一觉就好了,当然这里的睡是动词。

很多危险生物都不喜欢别人打扰自己进食,浮望狐狸也是。

替大皇女送信来邀请舒鱼的人对上浮望的眼神,瞬间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差点忍不住兽化,好一会儿才忍耐下来,战战兢兢的道明了来意。

大皇女请舒鱼带着主夫一起去认识认识京中贵族们。毕竟在大皇女看来,舒鱼要在这里住下去,自然乐意多结识一些上流的贵族们,就算她不愿意,也得为她那主夫着想,不带出来认认人,以后如果有什么事也不好照应。

然而,舒鱼并不准备在这里久住,也压根没想结识什么上流社会的人物,既然浮望想在这里休息休息,她就陪在这里好了。简单来说,舒鱼本就是个略宅的妹子,让她做现充,她做不到啊。

更何况,舒鱼可是看小说的人,大皇女怪怪的,说不定就要出什么幺蛾子,现在她家的浮望这么磨人,说不定带出去就被大皇女看上了,就算出现其他意外也不好,所以舒鱼毫不犹豫的拒绝了。

被人打扰了吃鱼的浮望除了用眼神吓了吓那人之外,就没做什么了,他听着舒鱼说大皇女的事,不由眯起了眼睛,最后冷笑了一声,“如果大皇女再来请,小鱼不如就答应好了。”

舒鱼:“为什么?和那些人打交道很烦的。”

“我不喜欢小鱼被别人觊觎。”浮望勾着舒鱼的头发,缓缓道。

舒鱼:浮望究竟是从哪里听出人家对我有企图,我自己都没发现,而且大皇女和我一样是妹子的好嘛!

“小鱼总是这样,对这方面反应的太过迟钝。”

就算浮望这么说,舒鱼还是半信半疑,直到大皇女再次派人上门来请,舒鱼带着浮望去了那个什么聚会,她才发现论起看人,浮望比自己敏锐的多。

不同于在别馆中,在外的男子穿的很多,脸也会被遮去一半,并且一般来说主君在场他们都不能插话,只能做个背景板。大皇女表示要和舒鱼说话,理所当然的朝浮望挥手让他下去。

大皇女一点都没在意这个看上去弱不禁风的无害男子,虽说身姿确实不俗,但她对浮望只有恶意和轻视。相反的,对着舒鱼,大皇女就是和善爽朗,只不过眼里藏着些令人不快的企图。她伸手去牵舒鱼的手,“舒卿许久未见了,风姿依旧,今日与我痛饮如何?快些叫这些弱男子们下去,咱们女人家喝酒聊天。”

伸过去的手还没碰到舒鱼,就齐手腕断掉了,鲜血喷涌而出的时候,在场众人都没反应过来。

大皇女握着自己的断手痛嚎,众人慌乱的请女医,又是警惕的看着周围,想找出行刺的人,因为没人发现大皇女的手腕是谁切断的。舒鱼淡定的瞄了一眼浮望手中吹落的一根头发,没做声。

倒是大皇女缓过来之后就直指浮望,认定了他是来历不明的杀手,要让人将他压下去关起来。

舒鱼和浮望都被卫兵围了起来,浮望依偎在舒鱼身边,一副受到惊吓的样子,和这里的男子没什么二样。只有舒鱼和他对视的时候,从他眼里看到了看好戏的笑意,以及表达出的‘上个世界看小鱼出糗这个世界让小鱼看我出糗是不是能扯平了’的意思。

舒鱼对此只有一个想法:浮望究竟是有多喜欢角色扮演?

舒鱼看了一眼人后狠狠盯着浮望,丝毫不掩饰恶意的大皇女,又看看周围明显很紧张的卫兵,坐在那拿起桌上割肉的匕首掂了掂。

这里不让带剑,但舒鱼又不是离了剑就没办法,到她这个程度之后,武器已经不重要了。浮望不仅是一个很好的爱人,还是个很优秀的老师,给她找来各种剑法以及修炼法法门,会陪她练剑,给她讲解,至于拉着她做那档子事,也算是双修的一种,偶尔兴致来了还陪她过过招,所以舒鱼每天都在进步。

对付这些人,空手足以,但是她觉得用匕首有点帅,想试试。

打起架来的舒鱼确实帅到炸裂,她自己没发现,她打架的时候,表情专注地好像世界上再也没有其他事能引起她的注意,还带着一种磨砺过后的杀意,与平时待在浮望身边的舒鱼极为不同。活生生另一种版本的,认真打架的女人最帅。

如果不是这里有太多碍眼的人在,这会儿舒鱼就要被压倒次掉了。

最后被舒鱼一脚踩在胸口的大皇女还有些不能置信,指着舒鱼和浮望道:“为什么你们没事,我明明在你们身上放了毒蛊虫……”

“你是说这两只小玩意儿?”浮望不缩在舒鱼身后装弱了,来到大皇女面前蹲下,给她看手掌中两只芝麻大的小虫,一只黑一只红。

“让我猜猜你想对我们做什么,这只红色的,是小鱼身上的,黑色的是我身上的。”浮望笑着,将红色的小虫弹进了大皇女嘴里。只一会儿,大皇女就开始欲.火焚身,神智不清的拉扯身上的衣服。

浮望的眼神明显冷了下来,面上依旧是笑着的,又将黑色的虫子弹进大皇女嘴里,这回过不了多久,大皇女双目暴突,挣扎着没有了声息。周围躺在地上的人们看到这一幕,都面色一变,虽然她们没被杀,但大皇女就这么死了,她们也倒霉了。

自觉就要倒霉了的众人,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那行凶的歹人相携离开了,没有一个人能爬起来去拦住她们。

只听那两人谈话说:“好好的被打扰,不若去其他地方玩玩?”

“好吧。”

“主君,不如路上你兽化带我赶路?”

“别闹了,我又不会兽化。”

“那就我兽化带着主君。”

“我们不玩了好不好,别叫主君了……”

“不好。”

舒鱼:如果浮望再用这种撒娇的语气跟我说话我就要炸了。

他们说走就走,延续了一贯扔下烂摊子不管的习惯,潇洒的很。大皇女死的毫无用处,连对舒鱼的企图都没说出来就被浮望弄嗝屁了。

至于这个世界气运特殊的人,舒鱼和浮望在这个世界待了半年后遇上了,一个身形高大被嫌弃的男子,他非常厌恶女子但同时也厌恶着自己的男子身份,浮望替他换了一具身体,属于女子的。这位男变女的汉子今后会变成什么样,舒鱼不知道,她只知道因为浮望的恶趣味,很有可能这个世界的男主角被他弄成了女主角。

另一位气运特殊的人是在又一个半年后遇到的,一位穿越而来的妹子,弱弱的,和舒鱼刚穿越那会儿有点像。被浮望两三句忽悠的换了具更漂亮的妹子身体,后来据说开起了后宫,后院经常起火。

嗯,浮望又成功拆散了原本应该是一对的两位。

毫无自觉的浮望晃了晃手中的银环,对舒鱼说:“小鱼,今晚想玩什么?”

舒鱼:其实这个世界就是用来给浮望玩各种羞耻play的对吧?

作者有话要说:扶华:对呀。

...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