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鱼在天心岛一处山顶练了半天剑,意外看到山上长了不少的果子,因此兴起摘了不少野生的葡萄带了回来。``し昨晚知道了浮望也在身边后,舒鱼就更加安心,心情更加放松了。

但是兜着几串野葡萄回到房里的时候,她意外的感觉到房里有其他人在。她把葡萄放在一边,拍拍衣裙收敛了一下表情走进去,正看见浮望坐在那里看书。

一身青衣,木簪束发,温润清朗。见她走进来,转头朝她微微一笑,“小鱼,回来了,玩的开心吗?”

和她记忆中的,那个在清野秘境里等她回家的浮望,一模一样。连眼神也是同样的宠溺亲昵。

舒鱼脸上特意摆出来的疏远表情碎了,下意识的快步往前走了两步,好奇又惊喜的问:“浮望,你恢复了!”

但是很快,她察觉到不对,在浮望身前七步左右顿住了。昨夜浮望才说了,他说他近段时间都没法恢复,不可能今天就能变回来。而且他昨天说了,这个世界的浮望能共享他的一部分记忆,说不定会用这个来欺骗她!

舒鱼警觉起来,面前这个,应该是这个世界的浮望,就像大鱼说得,他真的来挖坑了!

端坐在那的浮望见到天风瑾瑜面上先是冷漠,听到他说出的话后变作惊讶和喜悦,突然顿住后又变作怀疑,心中已经肯定了。这个天风瑾瑜,确实就是他梦中的那位‘小鱼’。梦中的一切,并不是梦!

浮望放下书,站起来走向舒鱼,一边靠近一边微笑道:“小鱼,我恢复了记忆,想起你了,你不觉得高兴吗?”

如果舒鱼不是知道大鱼在他身体里面寄生,和他完全是两个人的话,说不定现在还真的被他这个样子骗到,觉得他就是失忆又恢复了记忆的大鱼了。但昨晚上大鱼已经先来给她解释了,所以舒鱼面对这样睁着眼说瞎话的浮望,就忍不住露出了个呵呵的表情。

“你以为我会被骗?”小鱼挑了一下眉。其实,对浮望这个态度,她还是有些觉得怪怪的,他们太像了。

浮望眼神一动,突然摇头失笑,“小鱼这么肯定我不是你的‘浮望’,表情里还有一丝得意……让我猜猜,小鱼莫非已经见过了‘浮望’?”

舒鱼:卧槽这都能猜得到?!

浮望看着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猜对了,接着说:“依他的性格,既然在这里却不在你身边,恐怕是暂时没办法出现吧?”

舒鱼不想和他说话了,浮望一直就是这个样子,好像什么都瞒不过他。一个浮望就够难缠了,结果这又来一个。舒鱼呼出一口气,突然板起脸故作凶恶的说:“你知道的太多了,就不怕我杀了你灭口?”

浮望眨眨眼,突然笑了起来,很开心的样子,“小鱼,你果然很可爱。”停下了笑他还是勾着唇,“只要你是小鱼,你就不会杀我。更何况,你的‘浮望’还在我身上,你若是杀了我,说不定会出现不好的后果呢。”

舒鱼惊讶了,他怎么知道浮望在他身上的?难道他感觉到了浮望的存在?!

浮望又笑了,“刚才还不确定,现在看到小鱼的表情,我就确定了,那位‘浮望’确实在我身上呢。”

他的表情有一丝危险,随即又变回温和,笑吟吟的看着舒鱼,满眼的宠爱,“小鱼一直都没有变,这么容易懂。”

舒鱼沉默,突然一把抓住他伸过来想要摸自己脸的手,然后上前一掌将浮望打晕了。托着浮望软倒的身体,她把人往旁边的榻上一扔,捂住了自己的脑袋。

啊啊啊啊!浮望这种男人真的好烦的!怎么什么都看得出来,她一共都没说两句话啊!这种从人家表情里面看出端倪的技能她怎么就没有啊!还有他敢不敢不要故意诈人啊!她扛不住的好不好!她比嘴炮完全比不过浮望,好想把大鱼放出来让他们自己去撕逼啊!

浮望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榻上,将自己打晕的舒鱼就在他旁边不远处愤愤的吃葡萄。他想起之前突然被打的时候,自己出现的那种愕然表情,忍不住笑了,摸摸有点疼的脖子,他轻声喊道:“小鱼。”

那边正在思考什么问题的舒鱼听到这个声音,放下葡萄伸手过来。

又是一掌,将刚醒过来的浮望再次打晕了过去。

收回手,舒鱼想,虽然说不过他,但她可以让他闭嘴啊。这种放开心理负担打浮望的感觉还是挺爽的。浮望,她其实早就想打他一顿了。

浮望再次醒过来,舒鱼在摆弄几枝院子里剪下来的花。

“小鱼,你可真下的去手……”浮望一句话没说完,又被打晕了。

这回再醒过来,浮望没说话,伸出一只手做投降状。在梦中,那个‘浮望’和舒鱼的相处中,偶尔谁做了什么错事,就会这么做表示认输。果然,舒鱼的手顿住,好歹没有再干脆把他打晕了。

浮望这才叹道:“我不说了,可以让我回去休息吗?在这里躺着,我身上的伤都要加重了。”

“哦,你走吧。”舒鱼一脸你早该识相就不会被打的表情,目送浮望扶着脖子离开,有种油然而生的成就感。

浮望出了门,就不再故意做出虚弱的样子,而是扶着额低笑。乖巧听话,但总是在想象不到的时候挠你一爪子,还真像一只小猫。浮望觉得奇怪,天风瑾瑜给他带来的任何伤痛,都能让他清楚记得并且时刻准备加以报复,但被这位小鱼敲晕了好几次,他却丝毫生不起气。

脸上的表情突然复杂起来,浮望垂眸,“我可不会像他那么傻。”

接下来几天,舒鱼都没看见浮望到面前来晃悠,晚上的时候大鱼也没有出现。她觉得不太对劲,悄悄去看了看,结果发现浮望病倒在自己房里,身上的那些伤口都有加重的趋势。

忘了现在这个还是个脆皮boss了,难道大鱼晚上不能出现就是因为这个浮望的情况不太妙?舒鱼想到这里就坐不住了,翻出自己上次弄来的药,捏着浮望的鼻子给他灌下去,又给他全身抹了一层膏药,赤条条的扔进了被子里,接着一脸苦大仇深的抱着剑坐在床边。

在她抹药的时候浮望就醒了,微微勾唇露出个得逞的笑。既然她不允许他去找她说那些,那就让她来找他好了。

苦肉计对付舒鱼是最有用的,这是浮望从那段记忆里总结出来的,并且活学活用。不然这么点伤势怎么可能把他自己折腾成这个样子,要知道之前被天风瑾瑜那么折磨,他也依然好好的活着。

“咳咳。”浮望脸色苍白的睁开眼睛,舒鱼放松了些,立马站起来准备走人。既然浮望醒了,那以他的能耐应该不会这么容易死吧。

“小鱼,我想吃你做的糖水蛋。”

舒鱼回过头,看到神情温和中带着一丝祈求,显得脆弱无比的浮望,开口道:“想再被我打晕一次吗?”

浮望的眼神黯然下来,舒鱼不为所动的看着他。

“好吧。”浮望坐起身靠在床边,喘了两口气,说:“小鱼,你就没想过一个可能吗?说不定,我才是你的大鱼呢。”

“小鱼为什么那么肯定先去找你的那个‘浮望’才是你的浮望?说不定他才是得到了记忆,伪装成大鱼去骗你的,而我,才是你的大鱼,却因为某些原因失去了一部分记忆。你的那个浮望很厉害,对吧?如果是他,寄生在这个身体,也一定是占上风的那个,而现在这具身体的掌控者是我,小鱼为什么就不怀疑,我才是你的大鱼?”

“我不知道你见过的那个‘浮望’跟你说了什么,才让你觉得他是真的。但是我猜,他一定要你防备我疏远我对不对?也许他就是在害怕,你和我相处的时候会发现真相,发现我才是你的爱人。”

“虽然我只有一部分记忆,但不如让我们来做一个简单的推测。你和浮望一起来到这个世界,你在天风瑾瑜的身上,而原本天风瑾瑜的灵魂不知去向。那浮望在这个身体里,难道不应该也是控制这具身体的吗?原本的浮望会被排挤,那现在在小鱼面前的我,难道不更应该有可能是你的浮望?”

“我可能失去了一部分记忆,而被我排挤出身体的浮望无意间得到了我所有的记忆,所以他去找你,想要离间我们。我并不担心自己,但是我怕你被欺骗,被伤害。”

一脸懵逼的舒鱼:我竟然没办法反驳?!细思极恐!这是个什么鬼发展,他好像说得挺有道理?不对不对,肯定是骗人的,但是……我去,这家伙嘴炮怎么这么厉害!

见舒鱼表情纠结,浮望更加急切的说道:“小鱼,你相信我吗?”

舒鱼没说话,她觉得又手痒了。

“呵~”

突然一声轻笑,从浮望额头上冒出一股青烟,那股青烟朦朦胧胧,形成一个人形。一身青衣,周身却裹着一层挥之不去的魔煞之气,温润的眼底深处却藏着血腥的暗红,与床上那个浮望一般无二的脸,却带着一股说不出的气韵。

“我刚醒来,就听见有人在觊觎我的所有物,这可真是让人不快。”后出现的这位含笑看了一眼舒鱼,就将目光投向靠在床边的浮望。

床边靠着的浮望却没有看他,而是看着舒鱼,继续轻柔的道:“小鱼,你可千万不要被他所欺骗了。”

“是啊,小鱼可千万别被我的花言巧语骗了,听从自己的心,怎么样?”魔煞之气环绕的浮望来到舒鱼身后抱住她,在她耳边含笑道。同时,冰冷的眼神看向那边虚弱的浮望。

作者有话要说:舒鱼:你们打一架,谁打赢了谁就是我家boss。

哈哈哈哈哈~

...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