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鱼沉默了一会儿,突然一拍手,对抱着自己的那个浮望说:“你从前就是像他这样忽悠我的,我每次都被你忽悠成功,然后开始怀疑自己。”

“因为太想得到小鱼,所以我宁愿变成满口谎言的坏蛋。”浮望咬了咬舒鱼的耳朵,轻声说。

床边靠着的浮望眼神一闪,“小鱼,你真的就这么确定他才是你的浮望?”

舒鱼:“这不是很明显吗?我的大鱼是暗红色眼睛的,你是黑色的眼睛啊。”

这理由太简单直白并且充分,两个浮望竟然都无言以对。浮望想用复杂的关系忽悠舒鱼,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顺着他的话往下想。

“而且,你有一个最大的破绽!”舒鱼努力从浮望的怀抱里挣脱出一只手,朝着床边的浮望一点,“你想冒充浮望,但是你犯了个致命的错误!你知道真正的浮望看到我被另一个男人抱着,还咬耳朵的时候,会做什么吗?”

舒鱼说完用手肘杵了杵抱着她不放的浮望,“大鱼你来说。”

魔煞缠身的浮望轻笑,“如果我看见小鱼被另一个人抱着非礼,我会立刻杀了那个男人,让他尸骨无存、魂飞魄散,而不是像你这样,只想着如何说来达到自己的目的。”

床边坐着的浮望没有反驳他,只是怔然了一瞬后露出了明了的神情,然后苦笑的看着舒鱼,“小鱼,你说错了,我不是冒充浮望,我就是浮望。”

舒鱼:他这么说,也没错啊。

“既然你能喜欢他,那我和他是一样的,我们都是浮望,难道这不代表着小鱼你也是喜欢我的吗?”

舒鱼:这么说也没错……不对!他又在忽悠人了!

舒鱼将大鱼推到床前,然后自己站到一边,很明显的表达出了“要撕逼你们自己撕不要让我来”的意思。

魔王·浮望笑着靠近脆皮·浮望,声音凉凉的在他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你很清楚你现在唯一的生路在小鱼身上,所以怎么都不肯放弃,但是你觉得我会让你如愿?”

脆皮·浮望沉稳的坐在那,脸色不变,“如果你真的不担心,何必这么着急的出现,我猜你现在出现应该对恢复很不利吧。”

“你说得对,你应该猜到了,现在我是杀不了你的,因为我杀不了自己。但是,我会将你吞噬融合,不管是你的身体还是意识。”魔王·浮望眼中有些疯狂的而残忍的笑意,“并且,我的目标不只是你,所有的浮望,我都不会放过,你只是第一个。”

说完,他不再和脸色更加难看的浮望说话,转而对一边瞧瞧竖着耳朵偷听的舒鱼笑了笑。

不知道浮望做了什么,舒鱼没听到他们两个刚才的谈话内容,只能看到脆皮·浮望越发难看的脸色。而她家的魔王·浮望朝她笑笑,说:“小鱼不必理会他,还有最多一个月,他就再也不能烦你了。”

舒鱼觉得他是故意当着脆皮·浮望的面这么说的。

这天之后,脆皮·浮望没有再来找舒鱼,舒鱼偷偷去看过两次,每次都看到他在翻看书和玉简,像在寻找什么。

舒鱼瞄了几眼,发现是关于魂魄的,这个浮望大概想找办法解决威胁他生命的魔王浮望。但是很可惜,就连舒鱼都知道他这个做法是徒劳的,要知道魔王浮望对于魂魄灵魂之类的研究早在一千多年以前就开始了,并且穿越了好几个世界的魔王,是现在的脆皮boss对付不了的。

即使都是一样的配置,但是lv1是怎么都打不赢lv999的。看着脆皮浮望突然将面前所有的东西全部都扔开,紧紧握着拳头坐在那沉默不语的样子,舒鱼突然觉得他很可怜。

另一个自己那莫测的气势,还有那种掌控一切的态度,以及他故意当着他的面说出的那番话,都像是一把悬在头顶的屠刀。浮望很清楚的感觉到另一个自己的恶意,他大概就是想看到他这样挣扎的样子,不疾不徐的宣告他的死亡,然后冷眼看着。

果然,他们拥有同样的性格。

他知道自己逃不过,可是无论如何,还是想找到一线机会,为此不管什么办法,他都愿意去尝试。浮望很清楚那个浑身魔煞之气的男人,唯一的破绽就是舒鱼,所以当浮望冷静下来彻底意识到自己没办法凭借自己的力量摆脱死亡的时候,他再次将目标放在了舒鱼的身上。

舒鱼开始收到来自浮望的各种东西。精巧的手制小玩意儿、山间挖出来的兰草、舒鱼喜欢吃的各种果子和小食,味道熟悉的膳食、关着小灵物灯影的灯甚至还有一盆星辰花。每一样,都是舒鱼从前和浮望相处时候的记忆。

舒鱼不太明白这个脆皮浮望给她送这些东西的意思是什么,东西送来了她就堆在一边,也没有取用的意思,偶尔在路上见到浮望,也很淡然,丝毫没有被他蛊惑的意思。

开玩笑!她家大鱼就在浮望身上呢,他看得见的,如果她对这个浮望有个好脸色,谁知道小心眼的大鱼会不会折腾她!大醋缸,不,醋湖醋海!

而即使舒鱼一直没有理会他,浮望还是回忆着那些不属于他的美好回忆,寻找那些东西,送给舒鱼。

当他在灯下做一支簪子的时候,另一道身影悄然出现在他身后。

“你以为这么做,小鱼就会心软?”那道身影靠在一边,声音里带着嘲讽。

灯下雕琢的浮望吹了吹手上的木屑,“不试试到最后一刻,怎么知道究竟有没有一线生机。我们都是浮望,你应该很明白我是怎么想的不是吗。”

“呵~纵使拥有我的记忆,你也还是不会懂小鱼,她远比你想的要坚定执着。你所做的一切,都注定是徒劳。假的,永远不会成为真的。”

“如果我有足够的时间,未必不能以假乱真。”浮望说完苦笑了一下,“可惜,你不会给我时间。”

“我至少还给了你一个月喘息的时间。”

“所以,你比我残忍。”浮望盯着手中的簪子有些出神,“你给我那些记忆,让我明白从未明白的东西,然后在一个短暂的时间后夺去我的一切。没有什么比给予之后再夺去更残忍了。”

站在暗色中,眼底暗红的浮望表情没有任何的波动,“他人的痛苦,与我何干?”

“是,与你无关。”浮望继续做手中的东西,再没有出声。

几日后,舒鱼发现浮望不再送她东西了,他改自己上门来堵她。舒鱼打得过他,有恃无恐,只疑惑他究竟想做什么。

她是不可能为了他去伤害她家大鱼的,不管他做什么。但是浮望却没有要求她救他,一次都没有,不管是试探还是再次企图离间忽悠她,都没有过。浮望就好像真的只是来和她聊聊天,一反之前的态度,好像已经认命了。

因为被大鱼骗了很多次,舒鱼半信半疑,但终究没有像之前那样浮望一开口就打晕他了。

也许是出于同情,当然最大的原因是很无聊,所以在浮望邀请她一起在附近竹林走走的时候,舒鱼没有拒绝。一路上,浮望和她交谈,大多数时候都是浮望在说,舒鱼听着,偶尔嗯一声。但舒鱼的态度没有影响到浮望,他很有兴致的和她聊着在记忆里看到的东西。

两人走到一个寒潭边上,舒鱼发现这里就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大鱼半妖化的地方。那个晚上,她才刚穿到书中的世界不久,还没有喜欢上他,因为好奇跟来在这里看到了大鱼半妖化的样子,那时候,他在水里转身看过来的样子真是让她惊艳极了。

浮望也刚好想到了记忆里的那一幕,突然笑着开口说道:“这里,是小鱼看到他半妖化的地方吧。”

“嗯。”

“说起来,小鱼知不知道他是故意的?故意让你发现他要半妖化,然后引着你来到这里,再慢悠悠的点破你跟着他的事实。”

舒鱼的眼睛睁大了一些,“他一开始就知道?”

“当然,他是故意的呢。”浮望的笑容也大了一些,似乎在期待小鱼知道真相后生气。

但小鱼让他失望了,因为她惊讶过后没有生气,反倒露出了个‘果然如此’的表情,嘟囔道:“我就说,被人偷看到半妖化也太淡定了,原来真的早就知道了。”

浮望问:“你不生气?”

舒鱼奇怪的看他:“他又没有伤害我,干嘛要生气,我没有那么小气的。”

浮望:“我以为你无法忍受欺骗。”

“你该不是又想用离间计吧?”舒鱼怀疑的看了他一眼,见他没有一点心虚的意思才说:“你说的太严重了,顶多就是耍个小心眼而已,恋人间相处没有一点小矛盾是不可能的,因为我喜欢他,所以愿意包容他的一些小心思,他也清楚。所以说,为了维持一段关系的长久,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你还是太年轻了。”

浮望:“……”

又走了一段路,浮望突然再次开口:“我越来越嫉妒他了。”

之后几日,浮望每日来见她,送她一些有趣的小东西,这一次和之前不一样,不是那些她和大鱼记忆有关的东西,而是浮望按照他自己的想法送的。舒鱼看着这些东西,觉得自己好像发现了什么不太妙的事实。

她不会在一个坑摔倒两次,浮望也不会的吧?

一月之期最后一日,浮望又来了。他说:“一起去山上走走吧,今早起来就闻到了清冽梅香,想必是山间的白梅开了。”

就像他说的,山间十几树白梅一夜之间开了大半。浮望摘了一朵白梅,朝舒鱼眨了一下眼睛,“给你看一个有趣的把戏,把手伸出来。”

小鱼摇头。

浮望:“……我保证不会做不好的事情。”

看到他祈求的眼神,舒鱼还是伸出了手,浮望将一朵白梅按在她的手腕,低头吹了一口气。再拿开,舒鱼就惊奇的发现那朵白梅变成了一个浅浅的梅花印记,印在她的手腕上。她试着用手擦了擦,发现完全擦不掉。

“我用了一个特殊的方法,这个印记是消不掉的。”浮望说这句话的时候,眼里有些狡黠,“这样的话,以后你看到这个印记,就会想起我。”

可是,这个身体她又用不久,等大鱼做完了他的事,她离开这个世界,这具身体就没了。舒鱼想了想还是没把这句能噎死人的话说出口,而是想了想说:“以我的记性,这件事大概能记个十年左右吧。”

“十年啊,够了。”浮望立在梅树下微笑着,有风吹过他的青衫,“起风了,我们回去吧。”

“明天,我可能就见不到你了。”他说完就紧紧盯着舒鱼,像在期待她说些什么。

舒鱼想了想,试探说道:“祝你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浮望呼出一口气,有失望,有释然,仿佛抛开了什么,轻松的笑道:“不好意思,你的祝福我大概无法实现,因为我被融合了魂魄之后不能转生。”

舒鱼:“哦。”

舒鱼心很累的想,这种两个浮望撕逼的剧情,应该不会再来一次吧?一次就够呛了。半夜,舒鱼躺在床上,突然睁开了眼睛。一个人影站在床前,青衫温润,墨发黑瞳。

她坐起来伸手抱住那人的腰,“你恢复了?”

“小鱼怎么知道是我,而不是这个世界的浮望?”真·boss·浮望反手抱住她,状似不经意的按住了舒鱼的手腕,随手将上面一朵梅花印记消去。

“因为我闻到了很重的醋味。”舒鱼举起那只白皙没有一丝痕迹的手腕:“我爱的男人心眼小。”

被顺毛摸了的boss轻笑,低头摸着舒鱼的眼睛,“小鱼,我很庆幸是我遇到了你。”

“你曾经那么痛苦,还觉得庆幸吗?”

“只要你还在我身边,我会遗忘那些痛苦。”他说着,执起舒鱼的手腕在唇边轻,“只要小鱼一直陪着我。”

作者有话要说:女主:舒鱼男主:浮望男配:浮望

小鱼:是不是有哪里不对?

...

章节目录

(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扶华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扶华并收藏(穿书)治愈蛇精病BOSS的妹子你雄壮威武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