民国十四年6月,以李宗仁、黄绍竑、白崇禧为首的新桂系集团,在孙中山和广东革命政府的有力支持下,以3000人马起家,消灭了旧桂系陆荣廷、沈鸿英的五六万人马,又击败了滇军唐继尧的十万大军,统一了广西。

李、黄、白面对的是一个被三年战乱和匪患蹂躏得千疮百孔、残破不堪的广西,要稳定政局,必须首先剿灭股匪,平定匪患。而且李宗仁起家于玉林五属,横跨玉林、北流、容县、桂平的大容山匪巢,自然是首先要扫荡的目标。

“杀鼠猫”大容山荡匪

玉林一带,匪势猖狂,六万大山、大容山股匪四出劫掠,如入无人之境。

民国十三年5月,大容山匪首梁川竟往六万大山匪巢与匪倡议联合行动,围攻玉林,同年八月,“烂豆豉”闻知玉林罗冲村民众拒绝拜会进帮,即率匪众攻入该村,除洗劫一切财物外,并将全村老幼100余人杀尽,抛尸村边池塘,塘水尽赤。

福绵村士绅唐某,蓄有一美婢,甚是宠爱。大容山匪首“石头螺”闻知,派人下山向唐某索要该美婢为压寨夫人,遭唐某拒绝。“石头螺”大怒,即率匪徒强攻入村,拉去唐某的美婢和唐的两名儿子入山。唐某只得将毫银12担送入匪巢赎回两个儿子,美婢则被“石头螺”强占为压寨夫人。

罗冲村、福绵村被洗劫后,附近士绅被迫通匪济匪,一时间绅匪不分,匪势更为猖獗。玉林五属一带,交通断阻,商旅不行,百业凋零。无论通衢大道还是偏僻乡村,每日上午十一时以前及下午四时以后,远路行人绝迹,中午必须有团丁护送才敢出行。玉林城入黑时东南北三城门紧闭,西门半掩仅允一人通过。远近乡村则天未黑即关闸闭门,家家户户,无论贫富皆提心吊胆,夫妻相望,母子相抱,连大气也不敢出,人人静候大祸降临……捱到天明,乡村城镇中便盛传昨夜哪村哪家被抢,哪户哪人被“拉参”,恐怖气氛弥漫城乡四野……

民国十三年,李宗仁派团长刘志忠率一团人马驻扎玉林剿匪。

刘团长初来,不知土匪之狡诈,出兵进剿,连连扑空。某日,众士绅在城内府园集会,请刘团长演讲剿匪之办法,刘团长急得连说:“冇办法!冇办法!”众士绅无不沮丧。“刘志忠演说——冇办法!”因此成为玉林一带的口头禅,广在民间流传,致使匪氛更涨,匪焰更炽。

李宗仁得知刘志忠剿匪“冇办法”,便加派参谋长黄旭初率林畅茂团坐镇玉林,指挥刘志忠、林畅茂两团进剿土匪。

黄旭初抵达玉林后,在刘氏家祠设立剿匪保安司令部,分别征求士绅富商及当地官员对剿匪的意见。他认为绅匪不分,是玉林五属匪患的特点,要剿灭土匪,首先必须坚决打击为匪作伥的劣绅才能使绅匪分家。黄旭初派出密探,侦知北流新圩四里局局董梁占元、高山允晓丹、霞山黎有柏及陆川山村温聘三、温珍祥等一批劣绅通匪济匪与匪分肥。民国十四年春节凌晨,黄旭初突然派兵包围上述劣绅之家,将众劣绅一律枪决。黄旭初此举,杀鸡儆猴,使地方士绅不敢再通匪济匪,逐步澄清了绅匪不分的局面,同时也打掉了贼匪的据点耳目。

黄旭初绥靖地方后,即部署进剿大容山和六万大山匪巢。鉴于大容山、六万大山地形复杂,匪贼散居,分兵进剿,难收实效。黄旭初决定采取“明修栈道,暗度陈仓”的办法。他大张声势,扬言要首先进剿六万大山,派兵在该山四周设点囤粮,调查入山途径,迷惑六万大山匪贼。六万大山贼匪闻讯后,不知是计,乃纷纷向大容山转移躲避,以图逃脱打击。黄旭初得知两山匪贼齐集一山,即分兵三路,秘密向大容山进剿。一路由容县、北流交界的天平岭进入大容山区,经金鸡、交子、木横城等地越过六连冲直捣匪巢,这是佯攻路线;一路由北流新圩进入大容山区,经三塘、高垌进攻匪巢,这是主攻路线。这一路,由于事先捕杀了通匪劣绅梁占元,无人给匪通风报讯,因此进军十分顺利。第三则由玉林的大塘进入大容山区,直扑匪巢。三路大军,分进合击,抵达匪巢时,匪帮们尚在梦中。剿匪大军以山炮猛轰匪巢,将其摧毁,匪徒们闻声惊惶四窜,部队一路追剿,荡平巢穴,擒杀匪首“烂豆豉”、“石头螺”等,一夜之间,为患多年的大容山、六万大山的股匪剿灭尽除。

章节目录

败兵成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黄继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继树并收藏败兵成匪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