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恩元也不落座,只是拍了拍插在腰上的驳壳枪,冷冷地问:“赵老大,你知道我今天来干什么的吗?”

赵老大见陈恩元面带杀气,心里不由地一愣,吞吞吐吐地说:“陈司令光临寒舍,必有赐教……”

陈恩元点了点头:“赵老大,我已查实你为匪罪行,证据确凿,今天我是专门来杀你的。你去告诉大嫂,让她给你做一顿好菜,你喝完三杯酒我就枪毙你!”

赵老大夫妇大惊失色,“扑通”一齐跪在陈恩元面前,乞求看在白崇禧兄弟的面上,免一死。陈恩元将驳壳枪放在桌上,挥了挥手,命赵老大老婆:“大嫂,快去做菜吧!”

赵老大老婆将酒菜端上桌,战战兢兢地给丈夫斟酒,赵老大喝过三杯之后,“砰”的一声枪响,陈恩元便将赵老大毙了。

陈恩元回到桂林,知道此事干系重大,立即打电报到南宁向桂系总参谋长叶琪报告,说桂林发生巨案,请叶总长即到桂林坐镇处理。

总参谋长叶琪外号“叶矮子”,为人精明强悍,现时已奉白崇禧之命主管全省剿匪工作,他接到陈恩元这个没有具体内容的电报,不知桂林到底发生了什么巨案,因此不敢怠慢,星夜驰赴桂林。叶琪到了桂林,陈恩元即向他报告枪决赵老大之经过,并出示赵老大抢劫的罪证,听从叶琪处理。叶琪知陈恩元捅了马蜂窝,他如何敢擅自处理此事,便又即回南宁,向副总司令白崇禧报告。白崇禧听了,一声不吭,他虽恨陈恩元杀兄之仇,但又不能处置陈恩元,因为这一切命令皆是他亲自下达的。他处置陈恩元,便是等于自己打自己的嘴巴,今后军令政令如何贯彻执行?白崇禧除了暗暗为其兄哀悼之外,便只能对陈恩元怀恨在心。

转眼间抗战军兴,桂系势力进入安徽。桂军第二十一集团军总司令廖磊驻军安徽,上马管军,下马管民,军政事务繁忙,他很希望广西方面能派一得力之人出任安徽民政厅长,分管政务。论资历能力,陈恩元是首选之才。白崇禧权衡半天,觉得抗战爆发,连蒋介石都不记前嫌,请他出任副参谋总长,对陈恩元的杀兄之仇,也就宽恕了,他提升陈恩元出任安徽省民政厅长,协助廖磊工作。没想到陈恩元正准备赴任时,却突然患病吐血不止,不能赴任。白崇禧闻知不禁拍手称快:“天有眼!天有眼!你陈恩元到底遭报应了!”

陈恩元既不能赴任,白崇禧便命陈良佐去安徽当了民政厅长。

陈恩元在桂北清乡剿匪,除杀了一大批该杀的土匪劣绅外,当然也还杀了不少被他污蔑为“匪”的共产党人。国民党失败退出大陆后,陈恩元在香港隐居,与发动“马日事变”的许克祥为邻,陈、许两人双手都沾满了共产党人的鲜血。据说后来中共统战部门给陈、许两人写信,希望他们回来。他们当然是不敢轻易回来的。后来,陈恩元由香港移居台北,在大陆曾经显赫一时的白崇禧此时已失去行动自由,陈恩元在茶余饭后,便毫无顾忌地向广西同乡子弟讲述了上面这个任何文献都没记载过的故事。笔者照实录之,以备查考佐证。

县长招安李妹妹

政权的更迭,社会的剧变,是产生匪类的温床。从日寇侵桂到投降的一段时间里,广西股匪又乘机活动。

民国三十五年(1946年)1月1日,年仅三十出头的韦瑞霖奉省主席黄旭初之命,出任平乐县长。当时正值抗战胜利后,桂东北一带发生粮荒,社会秩序混乱,土匪横行,抢案迭生,平乐县问题也十分严重。当时盘踞该县大同乡山区的匪首李妹妹,常率匪徒行劫。从平乐二塘到恭城莲花圩一带,道路曲折,山势险峻,中间周塘、三圳口、和风洞、油界、石墙坳等地段,经常受李妹妹股匪拦路骚扰抢劫,搞得人心惶惶,社会极不安宁。

未完待续,欲知后事如何,请登录新浪原创订阅更多章节。支持作者,支持正版。

新浪原创:#vip.book.sina.sssxsw.com.cn

章节目录

败兵成匪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笔趣小说只为原作者黄继树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黄继树并收藏败兵成匪最新章节